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二十章 八强抽签
    ***************************************************************************************************

    领域级小组赛的第三天,空间裂缝里,我意气风发,大摇大摆,走路似那鸭屁股一扭一扭。

    “凡凡看起来心情不错。”蒂亚瞧着我小人得志的嘴脸,抿嘴直乐。

    “何止不错,简直非常不错。”我以先行者的目光看着蒂亚,就差站在高处宣扬自己是灵魂的导师了。

    “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

    “比赛吗?第二场是个难缠的对手,费了一番功夫才赢下来。”

    “是吗?就算是种子选手,也不能轻敌呀,大家的实力差距并不是那么大,一个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我嗯嗯点头,煞有其事。

    “按照现在的情况,最有可能阴沟里翻船的不是你这猴子才对吗?”本子娜又忍不住要吐槽我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撇过头去,让这毒舌人偶公主恨的直咬牙,影帝当不成,我只能当个死鸭子帝了,反正打死不承认,一旦触及这个话题就装傻,你们奈我如何?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别吵了,让我看一看……嗯,下一个对手是野蛮人,看起来实力很不错的样子,真那么有自信吗?”

    “咳咳,什么对手是野蛮人,我没搞懂,说起来蒂亚你下一个对手是谁来着?”我差点又上当了。好可怕,我觉得这里的人当中就蒂亚最可怕,老是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让我不经思索的自曝身份,自挂东南枝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我不会再上当了。

    “也是个难缠的对手,我得加把劲才行了。”小丫头轻吐香舌。躲到了本子娜后面,怕我报复,显然已经察觉到我对她的警惕。

    “那我们就互相加……咳咳,那就加油吧,我会在这里注视着你的每一分努力。”差点就自己玩自曝了,好险好险,我这个人真是嘴巴不严啊。

    “诶嘿嘿,有点期待进入八强后会是什么形势哦。”

    “小丫头,别想的太远。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我好笑的做弹额手势。

    “放心吧,不会输的,万一赢不了就用这根法杖。”小丫头举起忏悔之杖,自信十足。

    “别用啊,输了也别用!”

    神器在领域这个级别里可是无解的大杀器,不说已经拥有领域级实力的冰火双龙,光是+15闪电技能等级,破坏力就已经爆表了。再加上bug小护身符的+7所有技能加成,以及自身的其他技能等级加成。会导致随便一道闪电弧都能让领域强者吃瘪。

    我估计,要是这丫头堆砌起全身加成闪电技能的装备,再握上忏悔之杖,很可能全闪电技能体系都达到了30级,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我就不多加解释了。

    “骗凡凡的哦,才不会拿出来暴露身份。”等我吐槽过后。小丫头才对我露出灿烂笑容。

    “好你个小丫头,竟然连我也敢调戏,有胆别跑。”

    “才不要,凡凡不也老是一口一个丫头的叫人家,明明都说不许那样叫了。我已经不是丫头了,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成熟了。”

    “身体姑且不论……”说着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忆起蒂亚那丰满玲珑,凹凸有致的果体,我咽了咽口水:“精神的话,刚才那样作弄我就是你精神还不够成熟的证据。”

    “作弄凡凡的又不止我一个,难道说大家都不成熟?”

    “没错没错,就比如说琳娅小妮子,以前蛮成熟的一个人最近也变得越来越不成熟了。”

    “娜娜呢?”

    “根本没成熟过好么,那张嘴巴一逮住机会就要对我行恶,三岁小孩都比她懂事。”

    结果话刚落音,我额头上已经开始潺潺喷血了,只见本子娜优雅的收回细剑,再次摆出刺的动作。

    “不成熟还真是抱歉了,既然你那么说了,就为我的不成熟付出代价吧。”

    “等等,为什么我非得为你的不成熟付出代价不可?!”一边艰难的躲着本子娜瞄准额头咻咻刺过来的细剑,我大声问道,这根本就一点都不合理,一点都不科学,没有任何依据好不好,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凭什么,凭什么呀!

    “因为我不成熟呀,还没办法付出代价只能找人代劳了。”

    “看来你是不打算好好说人话了。”

    “因为我不成熟呀,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

    “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因为我不成熟呀,你就原谅我吧,不是有句话叫童言无忌吗?”

    “你这不叫童言叫杀人,够了,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以为我好欺负,吃我一招空手入白刃混蛋!”

    单膝跪地,手掌拍苍蝇似的往额头上方重重一合,哼,抓住你了。

    本子娜的细剑,被我牢牢夹在了手心里面。

    我:“……”

    本子娜:“……”

    本子娜:我就这么轻轻一推!

    我:嘶嘶~~~

    被夹在手心里的细剑往前一送,额头又中招了,经过这次实践以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刺剑——它就没办法空手入白刃啊啊啊!!!

    ……

    拖拖拉拉快到中午时分,三十二强比赛才算结束,比预料中的晚了很多,究其原因,我觉得绝对不是因为某个神秘斗篷男将其中一个擂台弄坏了导致这个擂台一直处于维修状态直到今天早上才重新启用,这个锅不能让一个即便是穿着过时斗篷也依然掩饰不了他那帅气背影的可怜美男子背!

    接下来是十六强,不待喘口气立刻就开始了,蒂亚的场次还是先于我,她所说的那名不好对付的对手是一个刺客,理论上法师对上刺客的确有些劣势。但是赫拉迪克族作为法师一族,千万年来不断的研究魔法,对于能克制自己的职业早就有千百种应对套路了,因此,我也没见蒂亚有多艰难就将对手解决,甚至还没用上全力。比上一场还要轻松。

    这大概就是名为底蕴之物吧,赫拉迪克族能存活到现在,可绝对不光是靠着一群研究狂人。

    反观我……咳咳,是神秘斗篷男这边的对手,在我以为今天大概轮不上的时候,终于堪堪赶上了最后一场。

    于是,大家有幸看到了一个专精元素系的德鲁伊,持剑近身和野蛮人大战三万回合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才怪呢。

    再次吓掉了一地眼睛后,神秘斗篷男飞快窜离,留下三观破灭,对自己的技艺,对自己的实力,对自己的人生都产生了深深怀疑的野蛮人。

    但愿他能从打击中走出来吧,阿门。

    “你还真光用近战就打赢了野蛮人呀。”回到空间裂缝。大家纷纷对我的小宇宙爆发表示震惊讶然,就仿佛看到假面超人战胜了哥斯拉。

    “那是当然……咳咳咳。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因为得意忘形又自曝了一记的我泪流满面。

    “还真是没完没了,快点告诉我们你……好吧,神秘斗篷男是怎么赢的,我到现在还想不通。”

    “早就跟你们说过了,神秘斗篷男的近战很强。超级强。”

    “诶?只有这种不靠谱的理由吗?”

    “什么叫不靠谱,你行你上!”

    “哼,我问别人总行了吧,一定要把你……把神秘斗篷男丑陋的面具揭破。”恶龙蕾娜的好奇心很强,见没办法从我嘴里套出话。就转身去问其他人,结果一会儿得意洋洋跑回来。

    “我知道了,还不是因为某个家伙在亚瑞特之巅被野蛮人虐了三个月,我就说嘛,刚才那场战斗里,他对野蛮人的招数太熟悉了,熟悉的好像自己也是一个野蛮人。”

    我立刻瞪向小狐狸,她撇开目光,狐狸尾巴扫的飞快,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除了阿卡拉她们几个以外,就数这只小狐狸最清楚,透露信息的人除了她还能有谁。

    结果事情传开,知道我……不,知道神秘斗篷男是被虐出来的对野蛮人的套路熟悉后,这群无良的家伙又开始丧心病狂吐槽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不成?

    ……

    又一个第二天下午,十六强的胜者组和败者组全部决出,通往四强名额的最后最关键一次抽签终于开始了,胜者组八人,败者复活组八人,共计十六人齐齐站在台前,接受着最后的审判,因为人数就这么一丁点,抽签很快结束了,将小球紧紧握在手心,神秘斗篷男东张西望,试图窥视别人的号数,就是不敢看自己的。

    “凡……咳咳,亚凡,你是多少号来着?”同样一身黑色斗篷打扮,掩人耳目的蒂亚走了上来,好奇问道。

    “你先说。”

    “十六号哦,你看。”小丫头满不在乎的将手中小球亮了亮。

    “我是……我是……”一点一点将指缝张开,直到看清楚号数后,神秘斗篷男长吁了一口气。

    “我是一号,哈哈哈哈,看来我们只能在地狱世界再一较高下了,真是遗憾呀凡蒂。”

    “遗憾吗?”小丫头露出微妙目光:“好像……也不怎么遗憾的样子。”

    “什么意思?”

    “你看看,对战规则改了哦。”

    顺着蒂亚所指,在新鲜出炉的对战表上面,神秘斗篷男vs神秘斗篷女,赫然排在首位!……(未完待续。)

    ps:感谢【zerothhand】酱的十万飘红打赏,么么哒……咦,等一下,我又得多加更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