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 女儿控有什么不对!
    ***************************************************************************************************

    这时候,却是终于轮到小黑炭登场上擂台了!

    于是,大家就见到了黄段子侍女那个笨蛋母亲,笨拙的牵着女儿的小手,一步一踉跄的匆忙赶出去,反倒是被慌慌张张的母亲牵着的女儿,十分冷静,反过来支撑着黄段子侍女避免让她上演平地摔。

    这就是所谓的皇帝不急太监……咳咳,是女儿不急母亲急吧,我有点能理解黄段子侍女的心情,就像是送自己的女儿去考场一样,但还是为她慌张笨拙的样子感到——萌萌哒。

    出去空间裂缝外面,面对人山人海,有男性恐惧症的黄段子侍女更慌了,还好她有给冷静的女儿,先是安慰母亲一番,然后纵身一跃,越过重重人群,准确无比的落到属于她的擂台上面,再回过头,默默给母亲送上安心的目光。

    已经完全搞不明白谁才是母亲谁是女儿了。

    等失魂落魄的黄段子侍女回来,立刻就远远地蹲在角落里头,手臂蒙脸羞耻的背对着大家。

    咳咳,这种时候才能彰显我这个主人宽宏大量,不计较她以前的嚣张且无节操态度的时候呀,于是我走上前去,不断轻拍着黄段子侍女的肩膀安慰,然后问了一句。

    “要祖传的过期避孕药么,包治羞耻,一天两粒。三天一周期,百试百灵。”

    “不不不,这种时候,应该穿我们幻想乡的特产,拥有神奇功效的符咒内衣才对。”红白公主嗅到了赚钱味道,身影神出鬼没的一晃就来到了旁边和我抢生意。

    “具体是怎么给神奇功效。不说清楚可不行。”我斜视她一眼,露出肯德基上校看向对面新开张的蓝蓝路教主的特有眼神。

    “只要穿上这个……”红白公主还懂吊胃口,顿了顿,用高调的语气道:“穿上这个,任何人对你露出嘲讽的目光,就会有符纸飞上去将对方炸飞!”

    “喂喂喂,这太暴力了吧,是要闹出人命的。”

    “没关系,因为是特制的。不会闹出人命,只会很夸张的将对方炸飞,仅仅是炸飞而已,另外……”

    “另外?”

    “必须穿在外头,让符纸察觉到嘲讽目光才行,被遮挡住了就无效了。”

    “也就是说必须把这玩意穿在外面或者干脆只穿内衣?!”

    “没错,正是这个道理。”

    “顺便问一句,符纸飞出去的那个符纸。就是构成这套内衣的符纸对吧。”

    “那是当然,不然兀以为平白无故哪来的符纸?符咒也是要讲道理。讲原则,讲常识的。”

    “那么符纸飞完了呢,不,不用等到全部飞完,飞出去一半就已经很不妙了吧,不是已经很暴露了么。而且还是一次性用品。”

    红白公主:“……”

    “该不会是从未考虑过这个吧。”

    红白公主:“……”

    我明白了,这家伙何止没有商业天赋,根本就是开启了自爆模式好不好。

    见红白公主一步一步退败,我得意的挺起胸膛,打算继续向黄段子侍女安利。以报多年受她的祖传避孕药骚扰之仇,没想到那边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句快看比赛就要开始了,下一刻,我整个人头朝地倒转了过来。

    被黄段子侍女一个直线型的蛮牛冲撞给撞飞了……

    呲牙咧嘴的回到电视前……哦不,是窥视裂缝前,果然,小黑炭的对手也登场了,是个法师,刚上场,一见个头娇小玲珑,虽然被斗篷遮住却透露出一股子可爱气息的小黑炭,这货嘴里就不知何时叼上了一朵红玫瑰。

    “啊,美丽的女士,这真是一场完美的邂逅,不是吗?”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沙希克,发出“叽~~~~~~”一样的声音。

    “等等,为什么你们要看着我?”沙希克方了。

    “这份骚包劲儿,让人情不自禁的以为他是你教出来的学生。”图拉科夫公布答案。

    “为什么?我什么时候骚包了?这家伙分明就连我百分之一的功力都没学到好不好。”高大的圣骑士立刻辩解道。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你比对方还要骚包一百倍以上,对吧。”

    “你完全没有听懂,要打架吗你这榆木脑子野蛮人?说来回到营地以后很久没有打一场了,骨头正好有点痒!”

    “啊?骨头痒了是吧,那就让图拉科夫爷爷我给你松松骨,站着别动。”

    “我的骨头痒,是想揍人的痒!”

    “啊?要打么,来吧。”

    “啊?谁怕谁。”

    “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点!”

    萨绮丽一个猛虎回头式,两记衰老一指齐齐点在二人死穴上,瞬间,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争吵着的野蛮人和圣骑士,下一刻就垂老朽朽的双腿打颤,急需一根拐杖。

    “准四翼级别的强者在空间裂缝里面战斗,会让空间裂缝出现波动甚至是破碎,请自重。”爱娃儿也出言警告了。

    “那她们两个没问题吗?”我指了指我那还在扭打着的笨蛋女儿。

    “没,她们很懂得节制。”

    “哦?”没想到竟然能从爱娃儿那得到这样的高评价,难道说我一直小看我这两个笨蛋女儿了?

    还有,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两个,竟然被水晶和琪露诺给比下去了,噗噗噗,请容我偷笑三声。

    法师还在那叼着红玫瑰瞎bb,一副大众情人的嘴脸,可惜我家的小黑炭稳如poi。根本就没回话,就算跟家里人,除了我和黄段子侍女以外,她也难得说上几句话,更何况是这种变态的法师大叔,所以。我们都是用冷漠中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他在那做无用功。

    而后,天使裁判让双方各自就位,比起选拔赛,小组赛多了一个环节,那就是好歹有个个人介绍,不像选拔赛,上来就直接莽,一场比赛打下来结束后,观众都还不知道你叫啥。什么来头。

    那位骚包法师的介绍我懒得听,到是护短且小心眼的黄段子侍女,似乎竖起了她的精灵耳朵,记了起来,准备以后对他做点什么的样子。

    果然,在比武大会结束不久以后,第三世界的酒吧里就流传出了一个小道消息,某位法师在阴暗小巷里被人敲闷棍。然后强行灌下了一整瓶药,拉了一个星期肚子。菊花差点爆裂的传闻。

    那是以后发生的事情,现在先将目光集中到擂台上,在介绍完了法师后,重头戏来了,大家不约而同的精神一振,就连正在大家的双子公主卡洁儿以及笨蛋女儿组也乖乖回到了裂缝前。聚精会神的看着。

    “下面有请我们另外一位年轻选手……”这名天使明显的练过的,比起大多数普通天使沉稳而缺乏感情起伏的声调,她的声音明显多了几分激情,带动起了气氛。

    “小队名字有点奇怪呢,是吴氏家庭冒险小队的一员。欢迎我们的选手莉莉斯,她的宣言是……咦?”

    明显惊讶的顿了一顿,天使还是念了出来:“希望永远留在爸爸身边做乖巧懂事的女儿。”

    这句话引发了全场数秒钟的寂静。

    “你这混蛋亲王啊啊啊,都对小黑炭做了些什么,想让我的女儿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吗你这个大笨蛋!!!”黄段子侍女二话不说抓住我的胸襟拼了命摇晃。

    “等等,为什么是我?证据呢?”

    “还用得着证据吗?”大部分人都异口同声的吐槽了一句。

    “好吧,我承认是我做的。”比了一个暂停手势,我正了正衣领,大无畏的承认了这个事实。

    “爸爸希望女儿能够留在自己身边而且乖巧懂事,有什么不对?!”

    “打死这女儿控。”

    一阵拳打脚踢后,擂台那边出现了新的情况,我暂时被饶过了一命。

    “能问一下……我的对手年龄到底是多大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嘴里叼着的玫瑰掉在了地上,小黑炭的法师问了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关键问题。

    “这……”天使裁判看了一眼资料,犹豫片刻,看了一眼小黑炭,对方轻轻摇头,于是她只能辜负大家的期待:“出于身份保密关系,我不能透露具体年龄,只能告诉大家,莉莉斯选手的很年轻,非常年轻,十分年轻。”

    一连四个年轻,让观众和法师哗然。

    天才裁判意识到自己似乎透露太多了,轻咳两声,然后大声宣布比赛开始!

    “真是失敬了,年轻的小女士,仔细一想,我们有必要打打杀杀吗?你输了,是一种遗憾,我输了,是一种错过,不如这样,假如你能答应我一起共进午餐,我主动认输如何,既不会留下遗憾,也不会错过美好的邂逅……咦哈?”

    啰啰嗦嗦的骚包法师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小黑炭当头一根骨矛给教做人了,像是团破布般被破空的骨矛击中腹部,击飞出了大老远的距离。

    小黑炭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把手中的死灵手掌轻轻一抬,指向对方,意思很明显,少在那瞎bb,快点开战吧。

    “呜呜呜呜呜,我家的小黑炭太帅了!!!”看到这一幕的黄段子侍女发出花痴般的尖叫。

    “看看,这才是我萨绮丽教出来的学生啊,哼哼。”身为老师的萨绮丽也是很满意小黑炭的举止态度。

    “瞧你们一个个瞎激动的样子……”因为刚才被揍了,我只能屈居于角落,哼哼唧唧的嘀咕个不断。

    “明明是我一个人的小黑炭好不好。”

    被击飞的法师,当然不会因为区区一记骨矛的威力就倒地不起,擦了擦嘴角的血丝,他露出了笑容:“这份燃烧的斗志……不愧是天才,唯有这样才能在小小的年纪拥有这样的成就,让我想想看,你现在应该还不到七十岁吧,连天使大人都感到惊讶,难道是小于六十岁?这还真是让人震惊,看来只能拿出我真正的实力,让你见识到我的强大,我们才能继续这段美好的邂逅了……喂,求了你等我把话说完!”

    眼看又有三根骨矛呼啸刺来,法师当时就泪崩了,哪有这样的对手,简直比那些高傲的亚马逊还要冷酷不讲道理。

    “哼,既然这样,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让你见识一下,我从选拔赛里一直隐藏的真正实力吧……”法师摇摇晃晃的抬起头,露出残忍笑容。

    十分钟后,这名法师大字型倒在地上,被石魔和骷髅们死死摁着拳打脚踢,哀嚎不断,最后举起了小白旗。

    所有人:“……”

    还因为这个法师是深藏不露的高手,隐藏着深不可测的实力,会是一场艰辛的苦战,原来却是个只会吹牛的骚包笨蛋而已,真想看看他队伍里都是一些什么人。

    当然,也不能说他实力有多弱,能够从数千选手里面脱颖而出,进入到小组赛,除非是运气逆天轮轮轮空,否则都有一定的实力,小黑炭这场战斗也不算很轻松,只不过是抓住了对方好几个破绽而已,看样子这家伙是个见了女性就不忍心下手的多情分子,难道说他在选拔赛里遇到的都是男性?只能这么认为了。

    在大家迎接小黑炭凯旋的时候,我却迎来了另外一场危机。

    “凡凡~~~”蒂亚这小丫头,忽然用娇滴滴的声线唤着我,把我拉到一边想要说些悄悄话。

    “怎么了?”

    “小黑炭是你给报的名,对吧。”

    “嗯嗯,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还会有谁?”我骄傲的把胸膛一抬,能写下那种宣言的家伙,舍我其谁!

    “我忽然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

    “似乎,我报名的时候,也是凡凡帮忙受理的对吧。”

    “那个……是这样没错。”我开始额头冒汗,下意识擦了擦。

    “那么,凡凡没有在上面添加一些奇怪的留言吧。”蒂亚的笑容比平时还要灿烂几分。

    “怎么会呢?哪会呢?不可能!”我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打死也不承认。

    “哼~~~是这样吗?我知道了。”注视着我的表情,蒂亚点了点头,竟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让我松了一口气。

    什么嘛,这丫头还是有点好骗的,我这种作死小能手,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在你的宣言里留下几句荡气回肠令人回味的宣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