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九百零八章 阿琉斯,很厉害,的说!
    ***************************************************************************************************

    “先不说里肯和汉斯,你们呢,别告诉我你们为了陪他们两个也都没报名。”

    “哈哈哈,哪可能呀我们幸灾乐祸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同情他们。”

    圣骑士巴尔闻言后哈哈大笑,结果被恼羞成怒的里肯和汉斯联手给痛揍了一顿,真是个可怜的家伙,空有大魔神之名却没有大魔神的智商,不,我看巴尔的分身智商都比他强。

    “所以呢,你们的战绩如何?”我看向幸存者法师基拉,他正做出一副劫后余生的掩口吃惊状,看样子也是想说类似的话结果被巴尔先开口一步,然后看到受难的巴尔,庆幸的笑了。

    嗯,没错,是笑了,法师都是腹黑吗?咦,等等,我这么说是不是把蒂亚她们也骂进去了,咦,再等等,蒂亚到底是不是腹黑?

    “我们几个的话,当然都参加了,而且绝大部分都进了小组赛。”

    “了不起了不起。”我也不指望从他口中听到我们都进入了四强这种话,四强总共才四人,全被你们霸占了其他冒险者还玩给球,给条活路行不行?能进小组赛就意味着是前六十四了,两个小队大部分人都进了小组赛,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要真霸占了四强,大概如老马刚才所说,联盟真的要考虑分割这两个小队了。否则历练会彻底失去意义。

    “全部都倒在了小组赛吗?还是说有人进了四强。”

    “有一个,本来要是运气再好一点的话,说不定还会有一个名额是我们两个小队的,可惜在小组赛的时候内斗了。”

    “有一个已经很不错了,到底是谁?”

    “你先猜一猜,看看我们几个到底谁有可能进入四强。”基拉并没有立刻告诉我答案。而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这道难题又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让我想敷衍过去都变为不可能。

    “这可难办呀,想进入四强不光光要靠实力,运气的因素也十分重要,在我看来,你们几个都有进入四强的实力,所以只能考虑运气因素了吗?”

    这一番话虽未刻意的拍马屁,但也是悦耳之极。让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听的欣笑连连,不断点头,没错,我们小队的成员可都是有角逐四强的实力的,你看连救世主大人都承认了这一点。

    “运气的因素太难预测了,我还是先从其他各方面综合考虑吧,让我想想看……是格里斯?”我的目光落到刺客格里斯身上,他那沉默寡言的性格。装逼如风的眼神,以及沉稳冷静的气质。无疑都证明着这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选手。

    “很可惜,格里斯虽然在我们两个小队里实力算很强,但他的运气不够好,不是他。”

    “那么是徳丝或是德娜?”我又将目光转到两位亚马逊身上,亚马逊在单挑战里比较占优势,而这一对双胞胎姐妹又是莎尔娜姐姐的死忠粉。以她为目标一直努力着,实力也很强。

    “真是可惜,她们也有竞争四强的实力,但是在小组赛里竟然遭遇上了,结果弃权。”

    “你是说她们两个。被分到了一组?”我惊讶的看着亚马逊姐妹,想象着那样的情景,为她们默哀一记。

    不过,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站在擂台上互相为敌,对观众来说大概是十分赏心悦目的一件事吧。

    “没错,就是这样,运气可真够背的。”

    “但是弃权是怎么回事?”

    “因为她们彼此都太了解对方了,无论是实力还是性格或是战斗风格,正因为太了解所以一开始就知道这场比赛不可能会有结果。”

    “可以用其他方式一决胜负,或者商量好了一个认输让另外一个赢嘛,两个都弃权实在太浪费了,不是便宜了别人吗?”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要是她们不这么做的话说不定我们队伍里又会多出一个四强选手,可是她们不这么认为,喏,你看。”基拉把头一点,我才发现徳丝德娜姐妹正在一脸不高兴的瞪着我。

    “亏你还是莎尔娜大人的弟弟,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我怎么了我?

    “不战而降可是我们亚马逊一族的耻辱,用其他邪门歪道的手段赢得比赛也是耻辱,难道你以为莎尔娜大人会用类似的手段?”

    嘛,以莎尔娜姐姐的高傲性格,的确是绝对不会这么做出这两种事,而身为莎尔娜姐姐的脑残粉,亚马逊姐们显然也不会,好吧我理解了,是亚马逊的高傲个性,导致她们做出弃权这种看似不理智的行为。

    “不是格里斯,也不是徳丝德娜,到底会是谁呢,真难猜。”

    “我说吴老弟,你就不能猜一猜站在你眼前的人吗?你看看我,我在哈洛加斯也是顶尖级的法师呀。”基拉寂寞难耐的做了一个健美姿势。

    “那么是你吗?”

    “并不是。”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的基拉耷拉肩膀,有气无力的沮丧低垂着头。

    “巴尔呢?”

    “瞧他那傻样怎么可能是他,吴老弟你别逗我了。”

    “基拉我跟你拼了!”刚被队长教训了一顿的巴尔心情很不好,闻言二话不说就动手,一个圣骑士近战揍法师,在阿卡拉和凯恩都在情况下,基拉连瞬移都不敢用,我只能说soeasy。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看到被揍的嗷嗷叫的基拉,我摇了摇头。

    已经排除了那么多人,答案呼之欲出,目光落到蹲在门口角落里头的娇小斗篷身影上,我招了招手。这小动物般的身影立刻小跑过来。

    “老师,阿琉斯,在!”

    “为什么躲在那种地方。”

    “怕,老师骂。”

    “为什么我要骂你?你做错了什么?”

    “因为阿琉哈利呜子哈卡……”出现了!阿琉斯自创的四字真言术!一旦一句话超过四个字就会咬到舌头,这种伤敌零蛋自损八百的招式,真是太可怕了!

    发出哈次哈次的悲鸣。捂着小嘴,眼角疼出了泪光的阿琉斯,好一会儿才放开手,受了天大委屈般的看着我,继续说下去。

    “因为,阿琉斯,至今,还没有,交到。一百个,朋友。”

    原来说的是这样,记起来了,为了让阿琉斯走出孤僻环境,我的确是给她布置了找一百个朋友的作业,结果这小腐女三番四次拿青蛙蚂蚁之类的来敷衍,被我用卷纸筒教训了。

    “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这次没有拿蚂蚁或者青蛙来敷衍。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这次就饶过你吧。以后继续努力,不能松懈。”

    眼见阿琉斯的舌头还呼呼乍疼,我心生不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露出和善笑容。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

    “哈哈哈,可别高兴的太早。下次我还会……呃……”

    话还没说完,就见阿琉斯高兴的蹭蹭跑出门口,蹲在地上,打开一个口袋,从里面蹦出数十只蚱蜢!

    “这次。赌对了,后手,用不上了,阿琉斯,太机智了。”一边放生,阿琉斯一边自言自语道,回过头,她的老师手握卷纸筒不断拍打手心,宛如巨灵神一样居高临下的怒视着她。

    啪——啪——啪!!!吴氏不传之秘技,卷纸筒三连击!!!

    “所以说,进入四强的人难道是你?”回归正题,我带着些许惊讶的问道,从来不知道这个经常被我欺负的泪眼汪汪的小腐女,竟然有那么强的实力。

    “阿琉斯,忘记了。”抱头悲鸣的阿琉斯,抬起头,用委屈控诉的眼神看着我。

    “那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看来你脑子里只剩下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事情,留着也没什么用了,干脆一口气全部忘了,过上新的人生吧。”我重新掏出卷轴,犹如职业第四棒般在空气中呼咻呼咻的挥了几下。

    “阿琉斯,忽然又,记起来了。”

    我:“……”

    果然,这小腐女以前靠着这种亦真亦假的手段,蒙混过不少对她不利的事情,该说她是笨蛋还是机智好呢?

    “没错,进入四强的正是我这值得自豪的妹妹,汉娜!”汉斯迫不及待的凑上来,拍着阿琉斯的肩膀,自豪宣称道。

    “和那边颗粒无收的弱鸡小队不同,我们可是拥有四强选手。”

    “我承认汉娜的实力的确不错,但说想以此把弱鸡的头衔冠到我们头上,看来只能在我们两个小队之间决一胜负了。”里肯一言不合就要摆擂台战。

    “等等等等,你们消停一点吧,想要打架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阿琉斯养精蓄锐,看能不能拿给第一名。”见两个小队又要干起来,我连忙劝道。

    “说的也有道理,就暂时放你一马吧。”

    “哼,要说这句话的是我才对,看在汉娜的面子上就先饶过你。”

    “阿琉斯,你也要加油努力,知道吗?”再看看小腐女,我好歹是又摸了摸她的头,出言鼓励。

    “阿琉斯,会努力的。”

    “嗯,就是这股气势。”我眼前一亮,说不定有戏,难得将她那么有干劲,或许阿琉斯真的能拿第一也说不定?

    但是下一刻,阿琉斯似乎就将比赛的事情忘到了后头,以无比郑重乃至是神圣的表情,将一叠子书本塞到我怀中,仿佛在说,比起那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想对老师说。

    “阿琉斯,最近又,出了一些,新作,请老师,务必鉴赏。”

    我:“……”

    卷纸筒十连击,啊嗒嗒嗒嗒嗒嗒嗒!!!

    看到小伙伴们都在比武大会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高特大猩猩除外,我感到由衷的高兴,情不自禁的高举手中的果汁,向除高特大猩猩以外的所有人祝贺。

    “来,诸位,为你们所取得的优异成绩而干杯,祝你们在下一次比武大会杀进四强,当然,也要祝已经进入四强的阿琉斯,白狼,小黑炭还有蒂亚,夺取第一!”

    “噢!!!”所有人高举杯子,只有高特莫名的捂住心脏,一脸痛苦,似遭受到了来自奈亚拉托提普的暴击,san值瞬间清零。

    “我的心好疼,在为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而做疼。”

    “真是要求多多,那就加上一句吧,为高特下一届比武大会顺利出局而干杯。”

    “等等,我下一届出局已经是既定事实了吗?!”

    “难道你以为下一届比武大会你能拿领域组的第一名?”

    “拿第一肯定是不可能的。”

    “没办法拿第一,那不就等于是出局嘛,你再仔细想想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好像说的也有道理。”

    “所以我们这不是在给你提前祝贺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按照道理来说是不会再有什么不满了。”高特被绕晕了,摸着下巴很苦恼的思考着,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那就让我们再举起杯子……”

    “等等等等,我明白了,是庆祝的方式不对,这种说法完全不对呀!!!”高特大猩猩终于想通了,不满的拍着桌子抗议。

    “应该换一种说法。”

    “好吧,随你高兴怎么换。”见没办法坑高特,我颇为意兴阑珊。

    “决定了,就换成【为了庆祝我以英勇无畏,斗志顽强的身姿参加比赛,最终意外出局】而干杯,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我好像错的很厉害,这头笨蛋猩猩一点都没搞明白。

    “看到你们年轻人闹,我好像也年轻了几十岁。”等大家的欢腾告一段落后,阿卡拉和凯恩站了起来。

    “这是哪里的话,阿卡拉奶奶你还年轻着呢。”

    我连忙拍马屁,其实这也是大实话,阿卡拉和拉斐尔的岁数相仿,你看看拉斐尔多年轻就知道了,阿卡拉比普通人还要苍老,是因为她选了一个折寿的职业——预言师。

    想到这里,我着紧的看了一眼莱娜,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看好她,不能让莱娜使用太多的预言术。

    “呵呵呵,亲爱的吴,你真是越来越会哄人了,还有维拉丝,感谢你的点心,感觉又有活力了,还能继续再做点什么。”

    “这可不行,老师,你必须休息了,剩下的请交给我吧。”莱娜站起来,担忧的握住阿卡拉的手,生怕她真的勉强自己继续工作下去。

    “好,好,好,有你这样的学生,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不过你也别太勉强了,吴,照顾好莱娜。”

    “当然了,请交给我吧!”我熊熊燃烧起来,为了我的宝贝妹妹,就算让我十天十夜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她我也能做到,不,倒不如说这完全就是一种福利!

    带着欣慰笑容,阿卡拉和凯恩的身影缓缓远去,其他人也陆续告辞,给刚从第三世界回来的我们一些休息时间,然后,晚上理所当然的要举行宴会,继续闹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