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八章 救世主の选择
    ***************************************************************************************************

    蒂亚的比赛结束后,那些细心收集资料的参赛选手,俨然已经将她当成种子选手看待,从擂台上下来,立刻就受到了万众瞩目,大家的目光似乎想穿透那黑乎乎的斗篷帽子,看看这个神秘的斗篷少女到底是什么身份。

    也有不少人在猜测,至始至终蒂亚都是孤身一人,或许是少见的独行侠也说不定,能在第三世界当独行侠可不得了,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无疑,十分符合眼前斗篷少女的身份,但是数来数去,却没办法将她和已知的那些独行侠对上号。

    于是,蒂亚的迷之神秘斗篷少女的身份,越传越开,不到半天的功夫已经成了热门话题。

    “蒂亚同志,请问万众瞩目的感觉怎么样?”待蒂亚偷偷褪去神秘斗篷少女的身份,再次出现时,我忍不住打趣道。

    “一般般。”蒂亚萌萌哒把头一歪,模样颇为宠辱不惊。

    “要是在擂台上亮出身份,你说会造成什么样的效果呢?”我露出神秘笑容,自己好像不小心给蒂亚准备了一份厚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揭晓。

    “想想都觉得好羞耻,或许隐瞒身份来参加比赛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蒂亚眉头轻皱,有些后悔了,她虽然已经在领域组里被列为种子选手,但实力也并非呈碾压之势,肯定会有真正难缠的对手出现。到时候可没办法确保不暴露身份,比如说最容易想象的意外——在战斗的时候斗篷帽子被掀开。

    “这样看来,只能往身上叠多几件斗篷了。”想了想,蒂亚莫名干劲燃烧。

    “等等,别学我啊,你想让斗篷女的外号跟着你一辈子吗?!”对于蒂亚打算模仿我以前的绝招的行为。我表示了不满,希望她别误入歧途。

    “这不是很好吗?正好和凡凡凑成一对。”

    “拜托了,我可不希望是这样的一对。”我耷拉着肩膀叹息一声:“你就老实交代吧,到底偷了我几件斗篷?”

    “只报斗篷的数量就行了吗?”蒂亚弱弱的,强掩着一丝庆幸的问道。

    “到底偷了我几件衣服?”

    “啊,凡凡使诈,已经问了的问题不能再改了。”

    “那么换个说法,到底偷了我几件斗篷以外的衣服?”

    “哔哔,拒绝回答。”

    “好吧。我们再换个说法,斗篷和斗篷以外的衣服之间的比例是多少?”

    “哇喔,凡凡竟然能拐弯抹角的想出那么多算数办法。”

    “也真是奇怪了,难道这只猴子是假冒的?”

    “对对对,我们认识的那个笨蛋德鲁伊,可是连个位数相加都能算错,绝对不可能想出如此机智的问题。”

    “真正的亲王殿下一定已经被杀害并扔到药炉里做成了避孕药。”

    真要这样凶手一定是你吧混蛋!

    “亲王殿下,是假的殿下?”尤丽叶露出软乎乎的迷糊笑容。虽然是这么问了但身体却主动靠上来,被我握着的小手也钻紧了几分。用行动证明她对我的信任。

    尤丽叶亲啊啊啊,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我们私奔吧!!!

    “那么,这个假的殿下,尤丽叶,要了。”我刚感动完。尤丽叶的小手就一个反握,然后使出根本不像是这样一只纤细柔弱的小手能使出来的巨大力气,拉着我就走,喂喂喂,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啊尤丽叶。你别玩真的!

    “等……等等,那是开玩笑,开玩笑,尤丽叶,这个是真的,真的凡凡,可不能让你带走!”或许是察觉到了尤丽叶的认真意思,蒂亚也急了,连忙抱住我另外一条胳膊拉扯起来。

    “真是没眼看了。”看到这一幕的恶龙蕾娜,深深地扶额叹息,这个笨蛋德鲁伊有什么好,值得你们这样去争。

    好不容易和尤丽叶解释清楚,然后,高特大猩猩那边的比赛开始了。

    十分钟后,高特大猩猩的比赛结束了。

    “可恶,可恶,为什么我的运气那么差,竟然会遇到这种对手。”打出gg的高特一脸失落,整个人神色恍惚。

    或许真的是第一轮轮空,把他的运气给用光了,第二轮比赛里,他遇到了领域巅峰境界的对手,连【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让丽娜在擂台上看到我的英勇身姿啊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约定】之类的爆种逆袭flag都没来得及立起,就被干脆利落的打扫出去了。

    说到底,他要是能进入六十四强,那才叫奇迹呀,虽说高特大猩猩的天赋不错,但只有领域中级境界不说,还在早些年从全职冒险者过度到兼职冒险者行列,外出的历练机会减少,战斗经验渐渐被同行落下,因此,哪怕限定在领域中级境界这个阶段,他最多也只能排中游位置,更何论是在整个领域组里面。

    被刷下很正常,赢了那才叫真奇迹。

    我半蹲下去,拍着跪倒在地的高特的肩膀,向他伸出手:“来,站起来,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的站起来。”

    “吴老弟,你……”擦了一把鼻涕泪水,高特大猩猩有些难为情的笑了一声,渐渐收敛起了败家之犬的模样,不得不说他一旦认真起来那张国字脸还是挺沉稳威严的,整个人仿佛忽然被ps美颜了一样,不仅透露出几分气势魄力,笑容还自带闪光效果。

    “让你们看到我难看的模样真是抱歉,说的没错,我高特还没有倒下,这一次不行,就留待下次。轻易放弃可不是我高特的风格啊!”

    说完,高特重重的把手伸上来,想要紧握住我朝他伸过去的手,来个热血沸腾的男人承诺。

    然而在千钧一发间,我机智的躲开了他的手。

    “为什么?!”高特笑容僵硬,在最关键的时刻被最信任的人所背叛。大概就是他此时的真实心情写照吧。

    “抱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就是用这只手擦干了眼泪和鼻涕。”我嫌弃的看着他吊在半空的手,退后了一步。

    “这重要吗?男人的友情,难道还能被眼泪和鼻涕这种东西斩断?!”

    “不……该怎么说呢,我想是不会的,但是……咳咳,对,没错了,男人之间的友情。就算不握手也能表达,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笑容,一个背影,就是一份坚守的约定和承诺,这才是男人之间的浪漫啊!”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高特好似顿悟了。

    “听我的准没错。”

    “说的好,语言这种东西太肤浅了。对于我们男人而言,气势才是一切!要用气势来证明自己是个真男人!”

    “……”好像被微妙的误解了。没关系吧?算了,反正忽悠过去就行了。

    “所以说,吴老弟,我现在就要拿出气势,一鼓作气了!”

    “哦哦。”莫名的气势高涨起来了。

    “自由,追求无拘无束的自由的时间到了!”

    “打扰一下。卫兵,我记得拉斐尔大人好像说过等这家伙比赛完之后把他重新关回去的对吧。”

    “吴老弟啊啊啊!!!”

    再次被友情背叛的高特大猩猩,痛哭流涕的被两名罗格卫兵架着离开了。

    “男人的友情,真是可悲啊,还是我和蒂亚的感情坚不可摧。”看到这一幕的本子娜对我露出讥笑。

    “是吗?”

    “不然你认为?”

    “蒂亚说你的胸部没她大。”

    “什……什么?蒂亚。你真的说过这种话吗?为什么……明明我那么信任你。”

    “娜娜,娜娜,等等,我没说过,我没说过这样的话!”蒂亚连忙摇头否认。

    “女人的友情啊,也不过尔尔。”看到这一幕的我摇头晃脑,目光沧桑的宛若看穿了世间红尘。

    “呵呵呵呵,你这只该死的猴子,竟然妄图挑拨我和蒂亚牢不可破的友情。”

    “凡凡,不管怎么说刚才那样的撒谎也太过分了哦。”

    抬起头,就见本子娜和蒂亚面带微笑,宛如暴走的初号机一样摇摇晃晃一步一步地朝我逼近过来。

    女侠饶命啊!!

    “这家伙绝对是拖累了全人类的平均智商线。”看到某德鲁伊被施以十字禁锢按到在地,接着被一顿猛戳戳戳戳戳,而发出杀猪式的惨叫声,恶龙蕾娜做出最后感叹。

    第四天结束以后,第二轮比赛终于结束,此时另外四个区域也陆陆续续结束了第二轮比赛,整个第三世界一百多名出线的领域强者,终于齐聚一堂,进行最后一轮选拔赛。

    经过最后统计,剩余的参赛者数量为一百二十一名,为了凑足六十四名获胜者,最后一轮比赛的轮空名额较多,足足有七个,这么说来真是可惜了,若是高特大猩猩能再坚持多赢一轮,闯入到这里的话,再拿到一个轮空名额,说不定就能以超级幸运儿的身份进入六十四强了。

    可惜,遇到那样的强大对手,根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证明他的运气已经用光了。

    为什么要特地提起这家伙呢?因为我的运气也用光了,七个轮空名额并未再次幸运的落到自己头上,这一轮比赛得硬啃了,但愿不是太强大的对手吧,否则堂堂救世主在选拔赛就被淘汰,这个糗可就出大了。

    话说,当初我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报名呢?现在仔细想想,自己报领域组怎么都是吃力不讨好吧,赢了是理所当然,而且有以大欺小之嫌,毕竟你这家伙可是救世主呀,怎么好意思去欺负一群普通的冒险者。

    输了嘛,那就更丢人了,所以说无论输赢不是都没有任何好处吗?!为什么身为罗格第三吝啬的我要去做这种亏本买卖,我的智商到底去哪里了?

    算了,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无济于事,我得从中做出选择才行。

    到底是赢了之后背负以大欺小的冷眼,还是输了之后遭受徒有虚名的嘲讽。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选择么混蛋,我要前者,我选前者!

    抱着沉重而复杂的内心,在第五天,我……咳咳,是神秘的斗篷男终于迎来了选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

    他的对手竟然是一名法师!

    还好不是蒂……咳咳,是神秘斗篷女,因为她这一轮好像轮空了,这让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毕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胆色去直面种子级选手,这是第一届比武大会,意义重大,谁不想进入六十四强啊。

    神秘斗篷男仔细端详着对面的对手,正如对手也在仔细的观察他。

    这家伙……看这副打扮,该不会和那个神秘的斗篷女是一伙的吧?如果是的话那岂不是说两者的实力相近?

    想到这里,法师有点小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多节杖,寻思着战术的同时,眼角余光也在擂台周边微不可察的扫了一圈。

    好像没有看到神秘斗篷女的身影,难道是我多心了?不管怎么说这场比赛不能大意,对手的能力好像有点诡异,根据收集来的情报,应该是个十分罕见的精通元素系的德鲁伊,每每都能施展出一些令人惊讶的改良型技能。

    不过,说到操控魔法的话,我们巫师才是最强不是吗?德鲁伊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元素系半吊子,啧啧,完全无法理解专精元素系的德鲁伊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么想学魔法当初直接转职巫师不就行了?

    带着这份看似矛盾的谨慎和骄傲,在天使裁判的宣布下,战斗正式开始。

    然而,战斗一开始法师就蒙了。

    铺天盖地的元素魔法朝她吞噬而来,足足覆盖了大半个屏幕!

    有你这么玩魔法的吗?太简单粗暴,太奢侈了吧!!

    法师内心疯狂吐槽,她看到了对面那个奇怪的神秘斗篷男,光是一拳轰在地面上,就足足有上百道的火山爆从他四面八方的地底下喷涌而出。

    简直就是一座人形的活火山……不对,是一个人形的暴走魔法阵。

    各种各样的元素魔法,不要钱似的倾倒而下,若只是普普通通的元素魔法还好,偏偏里面又夹杂着一些这个神秘斗篷男在上一场比赛使用过的诡异魔改元素技能。

    比如说熔浆巨岩,你他喵的见过能将熔浆巨岩使出毁天灭地效果的德鲁伊?

    你他喵见过能将极地风暴使出暴风雪效果的德鲁伊?

    你他喵见过能将飓风装甲用在武器攻击上而不是身体防御上的德鲁伊?

    这一点都不魔法呀导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