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七章 吴氏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

    “所以说,你就去河边裸奔了?”第三世界牢房里,大家用冷漠的目光看着束手就擒,眼角含泪的坐在里面的高特大猩猩。

    “没错没错,都说是误会了,还有这才不是什么裸奔,吴老弟你不是早就已经理解我了吗?我和米山还有可汗,内心那伟大的自由放荡不羁思想!你不是一直都是我们这边的人吗?!”高特擦了一把泪,发出向往自由的呐喊。

    可以明显感觉到,在高特话刚落音的一瞬间,身边几乎所有的女孩,都下意识的远离我一步,在我周边形成了一个隔离圆环。

    不……等等,你们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啊!我不是高特那样的变态啊啊啊!!!

    “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吴老弟是谁,假如说是我在河边遇到一个裸奔的变态男,我会第一时间将他扭送到牢房里,绝对不会姑息。”我义正言辞还,大义灭亲的和高特大猩猩划清了界限。

    “怎么这样!!!我还以为吴老弟你绝对是我们这边的人啊啊啊!!!”高特在牢房里发出巨大悲鸣。

    “给我滚一边去,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陪你们在河边一起裸奔过!”察觉到女孩们看着我越发冷淡的目光,我也怒掀了一记心灵的茶几。

    “不不不,你再仔细回忆想想看,不是一起在河边脱光光过吗?我们大家,和拉尔。老马,卡洛斯,里肯汉斯他们,大家还一起玩过**打水噗喔!!!”

    高特话还未说完,就被我恼羞成怒的正义铁拳隔着栏栅给制裁了:“那叫洗澡,你和这种脱光在河边裸奔的变态等级完全不同。”

    “等等。吴老弟,我从一开始就很介意你这种说法,什么叫在河边里裸奔?这种说法不是很奇怪么,就好像把画画形容是乱挥笔,把唱歌当成是张开嘴,这种观点完全不恰当,河边裸奔只不过是一种直白的表达手段,我的真正目的是和画画唱歌相同的——为了追求无拘无束的自由艺术啊!请称呼我为自由飞翔的艺术家大猩猩高特!!!”

    “这家伙怎么办?”我已经懒得和这头笨蛋猩猩探讨裸奔艺术了,直接看向拉斐尔。

    “是呢。说到底卡丽娜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就这样将她的丈夫关起来,让他没办法参加接下来的比赛,似乎有点过意不去。”

    “那好办,就让这家伙保留戴罪之身,等他参加完比赛之后再关起来就好了,反正估计下一场也要被淘汰了。”

    “吴老弟,我们是朋友吧。我们是朋友对吧,你不觉得你刚才对朋友说了很过分的话吗?我啊。虽然是钢铁一样的圣骑士男人,但内心也是很柔弱的,是会哭的喔?”

    两手握着铁栏栅的高特,虎目流下了两行清泪。

    “大义灭亲也是身为朋友的职责啊,吾罪孽深重的老友哟~~~”

    “怎么这样,明明是想给丽娜一个惊喜。想争取到好的名次回去让他高兴的……”高特otz跪地,似乎终于意识到错误了。

    “果然,应该跑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追求自由吗?”

    “……”不,他一点也没意识到,是我太天真了。竟然期待一个笨蛋变态裸奔狂会改过自新,还不如期待米山失去对夕阳海边的眷恋。

    “好像第二轮比赛已经开始了。”看看时间,我忽然说道。

    “啊不好,我得去看看了,我的场次好像排得比较前。”蒂亚****微咋,拿出一袭斗篷就披了上去。

    “以前老是莫名其妙的丢掉维拉丝亲手给我做的斗篷……”看着蒂亚身上穿的肥大的几乎拖地的斗篷,我发出小声抗议。

    “不对!”化身神秘斗篷女的蒂亚,将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竖在我的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些都不是维拉丝亲手做的,是我给凡凡的。”

    “所以呢,你就理所当然的拿回去咯?”

    “这有什么嘛,只不过是拿了给七八件,十几件而已。”

    竟然还七八件,十几件?我以为只有两三件而已!

    “就算是你送给我的,我觉得这样贸然拿也不大好。”我语重心长,不希望蒂亚走向一条错误的道路。

    “和凡凡结婚以后,就没有偷偷拿过了。”

    “这样便好。”我松了口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总之以后我的衣服不会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现在都是光明正大拿的,比如说凡凡平时穿的便衣,拿来当睡衣的话正好。”

    我:“……”

    “那就这样咯,不说了,我先去看看比赛,省得自动失去资格。”蒂亚似乎也察觉到说漏口了,诶嘿嘿的难为情一笑,朝我们比了给胜利手势后就飞奔出去了。

    “真好呢,小小吴,有给爱你爱到变态的妻子。”回过头,就发现拉斐尔她们的目光十分微妙。

    “等等,蒂亚不是变态,只不过是普通的恋物癖而已,对吧,是给人都有吧。”

    我扫了众人一眼,然后便发现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似乎非常认同这番话。

    于是,监牢里的气氛再次陷入短暂寂静。

    “该不会……你们也偷了我的衣服吧,蒂亚这么一闹,我忽然想起来了这些年来我的确弄丢过不少衣服的样子。”

    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面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

    果然是你们啊啊啊!!!

    我正想训斥这两个嚣张侍女一顿,结果三无公主在笔记上唰唰的写了些什么,然后窸窸窣窣的贴近过来,只亮给我一个人看。

    笔记本上面这么写着“**打水”,然后一个箭头,指着“阿琉斯”三个字。

    竟然还威胁主人!!!

    我深深的震惊了。几次就像把三无公主放趴在腿上打一顿屁股,但是想到笔记本上面的意思,若是三无公主真的把高特大猩猩刚才说的事告诉阿琉斯,那给小腐女到底能制作出什么样可怕的黑色腐物,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算你狠,等着瞧!

    “兀的衣服。其实我也偷偷拿过。”这时候,红白公主忽然无缘无故的自首了。

    “你少凑热闹。”

    “是真的。”

    “基于什么理由?”我不耐烦的罢了罢手,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我可以理解,红白公主就完全无法理解了。

    “告诉这是圣月贤狼的东西然后卖给笨蛋琪露诺让她给我做苦力。”

    “啊啊啊,原来笨蛋灵梦给我衣服竟然不是妈妈的!”琪露诺惨叫一声,二话不说就将红白公主扑倒在地,施展她那迷一样犀利的格斗技将红白公主揍的苦闷出声。

    我:“……”

    所有人:“……”

    “不……不行,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我的小琳娅就要输了,就要输了……我得快点写信给她……让她也偷小小吴的衣服。十件八件不够,得二三十件才行……绝对不输,哪怕是那么变态的事情……”

    拉斐尔少见的露出不淡定表情,慌慌忙忙从身上拿出纸笔开始哆嗦的写起来,虽然无法接受这种变态的做法但是为了宝贝孙女那莫名其妙的胜负学她还是决心要去做。

    醒醒啊百族公主殿下!你别再给我添乱子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没衣服穿了!

    “真是一群怪人,恋物癖什么的,不是很奇怪吗?”恶龙蕾娜看不下去了。

    “我没办法说些什么。毕竟蒂亚也是元凶。”本子娜表示虽然很想毒舌笨蛋猴子一番但无论如何都会把好姬友牵连进去所以还是算了。

    “这种说法不对,无论如何我也想要纠正。”黄段子侍女上前一步。有话要说。

    “不是恋物癖,应该说是恋味癖才对。”

    “没错,原味,很重要。”三无公主也难得的开口说话了。

    “这不是更加变态了吗?!”

    “没办法,谁让我们有给变态的主人呢,被逼天天闻他的气味睡觉之类的变态命令。已经……已经早就习惯了,没办法改过来了。”黄段子侍女擦起了泪眼。

    “等等,什么时候变成我的错了?我什么时候下过这么奇怪的命令了?!还有你们两个,别轻易就相信别人的话,别用这种看爬虫生物的目光看我啊!!”

    “不相信洁露卡。难道还要相信你这猴子,没错了,蒂亚那么变态,一定都是猴子的错!”

    “好恶,你这笨蛋****德鲁伊别再靠近我一步,我怕被污染。”

    “没错,笨蛋亲王快点伏法承认了吧。”

    【认罪,然后交出更多的衣服。】三无公主也在笔记本上连连轻点。

    【原味的。】

    妈妈,这些女人好可怕,我想回家啊啊啊!!!

    “喂~~~能打扰一下吗?”这时候,高特大猩猩显得无比微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只见他那高大的身影,似乎缩小了好几圈一般蹲在角落,用泪光闪烁的小动物眼神看着我们。

    “打扰你们的家事我很抱歉,但是你们来这的目的到底是做什么,把我这个当事人忘掉真的好吗?拜托了,谁都好,搭理我一下,别把我一个人排除在外啊。”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数秒,然后重新回过去。

    “死刑,已经无法再忍受你这****猴子继续污染纯洁的蒂亚了。”本子娜怒然拔出了青白细剑。

    “等等,还是教给我来吧,我会一拳让他毫无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但愿下辈子能做给正常人。”恶龙蕾娜跃跃欲试。

    “不,大家还是稍微冷静点,说到死刑,不是应该先脱光犯人的衣服吗?”黄段子侍女比了给暂停手势,本以为她是打算来救我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这次的衣服无论如何都要留给小琳娅,我绝对不会让小琳娅一个人被排挤在外。”

    真的可以吗?拉斐尔大人,比起被排挤,现在你的宝贝孙女面临着做寡妇的危险,这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