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六章 顺利晋级
    ***************************************************************************************************

    蒂亚抽到签的36号,在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分,果然轮到她上场了。

    虽然她的身份已经在我们面前暴露,但是为了对外人掩饰她的赫拉迪克小公主身份……哦,现在还多了另外一个身份,联盟救世主长老——也就是本德鲁伊的小妻子。所以,这小丫头依然是一身黑衣斗篷打扮,不过却没有再将整个脑袋都用黑布带缠上,弄的跟木乃伊似的,说到底她这样做也是一时糊涂,恰巧在登记处遇上我,手忙脚乱的就把自己打扮成那副模样了,本来是没有必要的。

    待一名准四翼级别的天使裁判,验过蒂亚和她的对手手中的签号后,没有多余的介绍,天使裁判高高展翅,将手一举,宣布比赛开始。

    我们早早的就围在擂台边上,等待着蒂亚的精彩表演,谁都不会认为她会那么倒霉,第一场就遇到硬茬子,就算真的遇到了,只要全力以赴也不大可能会输,虽然蒂亚现在的境界只有领域高级,但别忘了她可是赫拉迪克族的天才少女,不能按常规来判断她的真正实力,再加上赫拉迪克族独有的灵魂魔法,使得她年纪轻轻,在魔法技巧和专研上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白胡子老法师,最后,当然不能忘了她还有灵魂联接的优势,不说属性反馈。光是共享bug小护身符这一项,就能让她的技能威力大增。

    所以,就算纯拼实力,只有领域高级境界的蒂亚,此时在领域这个级别里至少也能排进前五,至于她到底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果然,战斗开始后,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了蒂亚的对手只有领域中级实力,别说是战斗力,就连境界也低蒂亚一个级别,这战斗还怎么打,你说换成你怎么打?

    蒂亚只用了火焰系的三个技能,共花费了四分钟,就将对手打败了。

    一个是火弹。一个是炙烈之径,还有一个是火墙,一共就这三个技能,说实话不是感觉有点欺负人,确实就很欺负人。

    就算是以初步掌握了万法之阵的圣月贤狼的目光来看,蒂亚的表现也异常出彩,尤其是对巫师比较少涉猎的炙烈之径这个技能。

    虽说没有没用的技能,只有没用的使用者。这句话早就被冒险者口口相传,但炙烈之径这个技能。对巫师来说定位的确有点尴尬,因为这个技能你必须跑起来呀,你跑起来,身后的敌人跟上来,这样才能造成伤害。

    或许对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的怪物投影分身,还能凑效。但是到了第三世界,怪物本体表示我又不是sb,干嘛非得跟着你走过的轨迹跑,我挪个小步会死么?

    怪物都不可能中招,就更别说冒险者了。当然,并不是没有优化的余地,只不过无论如何,【跑起来】这个条件,还是让许多巫师选择性的无视掉了这个技能,除了一部分兼顾近战的剑法师。

    蒂亚是个活泼好动的小丫头,这一点在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一身性感的兽皮短衣,匀称富有弹性和力量的体态,以及元气少女象征的小麦色细腻精致肌肤……咳咳咳,不能想了,再想下去昨晚和蒂亚用的那些没羞没躁姿势,又要在脑子里回放了。

    虽说今天有比赛,但果然还是小别胜新婚更加重要,蒂亚如是曰,这么说的确让我有点感动但是却又微妙的刺激到了我作为男人的自尊心。

    你这么说是不是在暗示你老公我没办法把你折腾累,而摆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态度?所以说,我也没因为蒂亚要比赛而特地留手。

    然后,战况惨烈打了个平手累的保持在负距离状态下直接相拥睡着的我们,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一大早,看到蒂亚精神奕奕的起了床,我再次对一句名言深有体会,有关于田和牛的名言。

    喂喂喂,这不是已经在脑海里回想起昨晚那些不健康的画面了吗?!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咦,刚才说到哪里来着?

    哦,对了,是炙烈之径,或许是因为活泼好动的丫头属性,蒂亚显然专门练过炙烈之径,你猜她把炙烈之径魔改成了什么?肯定猜不着。

    她把炙烈之径魔改成了地雷,没错,乍一看她并没有在施展炙烈之径,至少你见不到她脚底下冒火,但是,她每一步踏过的地方,却已经埋下了一个个火焰地雷,起初因为场地大,还看不出什么,等蒂亚在一个圈子里跑多片刻,正当人们疑惑着她好好一个法师放着瞬移不用干嘛要原地瞎跑的时候,地雷终于被引爆了。

    一道道被深埋在地下的炙烈之径破土而出,像极了德鲁伊的火山爆技能施展的模样。

    一个地雷的威力或许不怎么样,但是别忘了,蒂亚每踏出一步就会埋下一个火焰地雷,她用了三分钟在一块地上乱转,可以想象一下地底下到底埋藏了多少。

    当第一个地雷被触发的时候,胜负其实已经分晓了,蒂亚紧接着使用被魔改成不像样子的火弹这个最低级的魔法技能,完全控制着敌人的僵直,然后再利用漩涡状的火墙,完全覆盖敌人的视线,仿佛四面八方全都是火海,身边竖起了无数道的火墙。

    于是,可怜的敌人就这么一直被僵直控制,后退,再后退,而他后退的方向又是布满了蒂亚埋下的无数地雷,再加上漩涡火墙遮天蔽日,制造出已经被完全包围。根本无法逃脱生天的效果,行动和心理上受到双重支配,糊里糊涂的就这么败阵下来了,简直令人惨不忍睹。

    这与其说是一场实力上的压制胜利,倒不如说是战术和技巧配合下来的以小博大,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凭实力,大概就这场战斗的真实写照。

    但愿那位仁兄不要留下心灵阴影才好,没办法,他面对的是蒂亚这样的天才魔法少女呀。

    同时,她的炙烈之径技巧,也让一部分人看了受益良多,这一部分群体包括了法师和德鲁伊,尤其是德鲁伊,法师们对这种跑动法还是有些抵触。毕竟他们体质相对虚弱,比起跑,把瞬移练的更顺溜一点才是王道,德鲁伊就不同了,只要涉猎过元素技能,多多少少都会对火山爆这个比较好用的技能有所研究。

    蒂亚的炙烈之径表现形式和火山爆十分相像,或许,可以将火山爆改良一下。制造出类似的效果?

    这就是比武大会的另外一个好处了,它不但提供巨大的娱乐性。能激发冒险者的激情和干劲,而且还能通过观摩比赛互相学习互相交流,这才是举办比武大会的最大收获。

    蒂亚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无疑十分引人注目,让很多参赛者暗地里注意到了,开始将她列入硬骨头名单,等下一轮比赛。她的对手可能就不会那么容易应付了,乍一看似乎已经暴露出了她的强大实力,引起了大家的警惕,其实,这或许是蒂亚的计谋之一。

    能将火焰系的三个技能玩的如此出神入化。肯定是专精火系的吧,就算另外两系也有所涉猎,但肯定没有火系那么精通。

    这么想的人,就已经掉入了蒂亚的伪装陷阱之中,她可是三系全能法师,非要说三系里她最擅长哪一系,那也不是火系,而是冰系,误以为她是专精火系的对手,绝对会吃大亏,当然,前提是他们有足够的实力能够逼蒂亚施展出真正的实力。

    我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不是为蒂亚的敌人,而是为蒂亚,曾几何时天真无邪的小丫头,现在也变得如此腹黑了,唉,不知为何忽然有点怀念当初那个喊叫着“凡凡什么时候来要我的身体”的蒂亚了。

    “凡凡怎么了,我赢了不高兴吗?”小丫头的脸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吓了我一跳,然后连忙摇头。

    “怎么会呢,只是觉得对手实力太弱了,根本没办法让你拿出真功夫。”

    “是吗?凡凡那么期待看我的真正实力吗?诶嘿嘿。”小丫头一脸幸福傻笑,对我不露痕迹的马屁很是受用。

    这不是挺好哄的么,而且被夸一句就阳光灿烂,笑的十分满足,好像还是以前那个蒂亚,难道说我误会她了?

    “小丫头,加油吧。”

    “讨厌啦,都说不许叫我小丫头,我现在已经是凡凡的妻子了,还是小丫头的话,那凡凡是什么?小丫头的丈夫该什么叫,凡凡口中经常听到的熊孩子,或许正合适。”

    “你才是熊孩子,不单是小丫头还是熊孩子。”

    “娜娜,凡凡欺负人。”

    “好的,我来帮你报仇。”

    “卧槽,你别真的刺过来啊……啊啊啊,好疼好疼,额头喷血了!!!”

    面对一言不合就拔剑的本子娜,我已经不想再爱了。

    虽然蒂亚用了短短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战斗,但其它比赛并没有那么顺利,中途还出现了防御结界损坏,必须暂停修补的情况,可见战况之激烈,已经超出了想象。

    结果第二天结束后,营地的第一轮选拔赛竟然没能完成得了,还有最后几场,其它四个区域也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状况,只有两个区域完成了第一轮选拔赛。

    幸好我们也不赶时间,在第三天迅速将最后几场比赛比完,紧接着就开始了第二轮,剩余的选手还有四十七人,因为参赛人数是单数,其中一位幸运儿轮了空,然后我才得知,这个幸运儿竟然就是高特大猩猩!

    “……”他该不会是把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在了这一次抽签上面吧,如果真是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替他高兴好还是悲哀好了。

    这四十七人,还要再进行一轮选拔赛,决出前二十四名之后,才会和其他区域的选手汇合,凑足个百来名,再进行一场,就能决出六十四强了,当然,因为参赛者的数量不是很整齐,或许会出现很多轮空的现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呀,就比如说高特大猩猩,这辈子最后一次走运了,让我们一起为他祝福和默哀吧。

    而且晋升到六十四强,进入小组赛后,可就没有轮空这种幸运好事了,说到底想要获得高名次还是得凭实力。

    因为是四十七人,所以肯定还会有一个人轮空,第一轮比赛结束后,我在比赛列表上看到了那个孤零零的号数。

    赫然就是9这个号数。

    我:“……”

    莫非我一辈子的运气也用光了,都用在这次抽签上面了?不要啊!

    “哈哈哈,你的运气也不错嘛。”高特大猩猩一副我先轮空我是前辈的优越表情,来到我旁边拍了拍肩膀。

    “被轮空真是寂寞呢,这种感受,我懂的。”

    不,你一点都不懂,我不想将自己的运气用在这种毫无意义的鬼地方啊啊啊!!!

    老实说,我宁愿下一个遇到的是蒂亚。

    “话说你有点眼熟,和我一个认识的人非常像。”

    “你认错了。”神秘斗篷人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一点也不打算理会这头得意忘形的大猩猩,免得智商线被拉低。

    “是吗?哈哈哈哈,说来我的确会经常记错名字。”

    不不不,是认错了不是记错了!两者有着根本的区别你这头失忆大猩猩!

    “期待我们在今后的比赛相遇吧,那一定一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没打算理会这头大猩猩,他还越说越来劲了,甚至摆出一副【你说不定是我毕生的对手】的架势,强行也要把第二主角的头衔冠到自己头上。

    神秘斗篷男翻了翻白眼,走的更快了。

    “还是很熟悉呀,这背影,这氛围……”高特摸着下巴,做冥想状,片刻之后他挠了挠头,哈哈一笑。

    “算了,还是先去河边做个热身运动,庆祝一下吧,真想立刻让丽娜知道啊。”

    片刻之后,河边传来女性的惊叫声…………(未完待续。)

    ps:嗯,隔了两天没写,手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