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 尤丽叶,认真的……
    ***************************************************************************************************

    傍晚,领域组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了,四个大擂台一共比试了二十三场,若是明天顺利的话,应该能结束第一轮的选拔赛事。

    一家子正在吃着晚饭,小幽灵还在睡觉没有出来,没了她这根餐桌修罗场的导火索,火爆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大家都在安安分分的……呃,能这么形容吗?

    尤丽叶、恶龙蕾娜、本子娜、蒂亚和黄段子侍女几个,因为自身的身份摆在那,正常情况下餐桌礼仪都很到位,优雅的能让绝大多数贵族看了自惭形秽,小黑炭在黄段子侍女的教导下也是有模有样。

    再看看三无公主,身为西部王国前公主的她餐桌礼仪自然也不在话下,只不过相当于快进了三四倍,眼力差点的都能从她挥舞着的刀叉上看到残影了,嗯,一如既往的三无公主作风,餐桌修罗场上的有力竞争者。

    然后是红白公主,虽然是叫公主但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个落魄神社的贫穷巫女而已,尽管这个巫女的身份是一个世界的守护者,身份高贵,然并卵,她依然只是一个落魄神社的落魄巫女,在神社里过着十分寒酸的生活,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不过……动作到也有礼有节,真想知道她是和谁学的,明明是个卖身都卖不出去的单身狗巫女。

    “兀,心里在想些十分失礼的事情。”红白公主抹抹嘴。抬起头用犀利的目光瞪着我。

    “直接用肯定语气是怎么回事,难道窥视别人的内心就不失礼了?”

    “竟然不打算否认?”红白公主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就餐动作忽然加速,快赶上三无公主了,一副自暴自弃暴饮暴食的模样。

    剩下的就比较奇葩了,不。倒不如说,我一开始就该这么说,我这奇葩的两个笨蛋女儿哟。

    水晶就不用多加说明了,狼吞虎咽都不足以形容这头吃货龙的吃相,至于琪露诺,比起水晶她自然好很多,但是却有一个奇怪的嗜好。

    无论是什么食物,是热腾腾的肉汤,还是冷盘。她都喜欢先冰冻起来,然后将冰块塞到嘴里嚼啊嚼,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听多了,就如同小幽灵吃钻石一般,让人牙齿发酸。

    果然人数还是少了点,不够热闹么?坐在餐桌主座上,我将一块烤扒戳来戳去,终于开口。

    “蒂亚。听说你参加了比赛?”

    自从被本子娜识破身份后,蒂亚就放弃了那身怪打扮。回归了,晚上也乖乖的回来吃晚饭了。

    “我很好奇凡凡是听谁说的,能告诉我么?”蒂亚的眼神至今还有些幽怨,放下叉子,她幽幽的看着我,往日的活泼模样似乎荡然无存。振作点啊我的元气公主殿下,不就是不小心坑了你一次吗?又不是故意的。

    “咳咳,总而言之就是承认了对吧,对了,抽到几号来着?”

    “三十六号哦。”话题进展下去。蒂亚立刻忘了对我的埋怨,打起精神,露出大家所熟悉的阳光灿烂活力充沛笑容,这才是大家所认识的赫拉迪克公主殿下呀。

    “那不是第一轮还没开始吗?明天就要上场了吧,到时候我会去给你打气的。”

    “打气是可以,但可不能像给莉莉斯那样哦。”蒂亚有点小警惕的说道,真是失礼,小黑炭不是很喜欢我和黄段子侍女给她打气的方式么,真是的。

    “说起来……”平时在餐桌上不轻易开口的本子娜,也难得的放下手中的餐具,优雅的抹了抹嘴,啧,区区同人界劳模……

    啪恰一声,刚被本子娜放下的银叉子不知为何出现在了我的额头上,我的额头不知为何流下了鲜红的液体,很奇怪不是吗?餐桌上这么凶残真的好吗?

    接过三无公主的手帕擦了擦额头,这时候,本子娜继续开口:“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一场别开生面,与众不同的比赛,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

    “看了看了。”刚说到这里,所有人就已经附和起来,俨然一副已经知道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哦,是哪一场?说不定我也知道。”我装作内心毫无波动,其实有点虚,这本子娜不会无的放矢,感觉她又想坑我。

    “一个和蒂亚那憋足伪装打扮十分相似的家伙的战斗。”

    “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娜娜太小气了。”听到自己还要被连带吐槽,蒂亚不满的咬着叉子,努起了小嘴。

    “不过,说起那场比赛……”她忽然又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显然还是对我出卖她的举动念念不忘,醒醒啊,我那个生气不过三秒的活泼元气妻子到底去哪了!

    “是啊,真的很奇怪呢。”

    “连比赛的时候也不愿意脱下一身古怪的斗篷打扮。”

    “而且竟然是个德鲁伊。”

    是德鲁伊哪里奇怪了混蛋!

    “明明是个德鲁伊,却似乎连召唤和变身两大系技能都不会。”

    “或许是为了隐藏实力故意没有拿出来。”我打算为自己……哦不,为神秘斗篷男辩解一波,这是战术你懂不懂,懂不懂!

    “是吗?是为了隐藏实力吗?正因为如此才把憋足的元素魔法拿出来吗?”本子娜和恶龙蕾娜做出一副恍然表情,让我恨的牙齿痒痒,但反驳起来却又略显底气不足。

    “元素魔法也……也不是那么憋足吧,应该。”

    托圣月贤狼的福,虽然我没怎么练过元素魔法,但很多技巧都能举一反三,在地狱世界的时候,也花了不少时间修炼自己的本体。而这个过程中练习得最多的又是元素魔法。

    所以,我想说的是,比起其他领域级德鲁伊,我的元素魔法并没有差到哪去,嗯,应该不会差多少。大概……吧?

    “其实也没那么憋足,还好,还好啦。”原本打算报个小仇的蒂亚,听到自己的丈夫被吐槽的如此凄惨,又不忍心的帮其维护道。

    “好吧,到也不能说憋足,这点必须承认。”

    “但是打扮的确憋足。”

    “而且很可疑。”

    “这种人混进来真的没问题吗?或许应该给伊兰雅队长报信立刻将他抓起来比较好。”

    “到底是怎么报名的?难道登记员就没长心眼么。”

    喂喂喂,你们已经上升到人身攻击了喂!

    还好,恶龙蕾娜和本子娜这对毒舌二人组。只是吐槽了几句,又把话题重新带回到比赛当中。

    “虽然不算憋足,但这家伙的元素魔法,施展起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身份别扭,就好像一个笨蛋把自己的傻气努力憋足不散发出来。”

    有你这么形容的么!

    “我想应该是……大概是想在战斗之中尝试新的手段吧。”身为魔法达人,蒂亚站出来说话,而且的确是说到点上了。

    我……不对,是神秘斗篷男。他的确是想将万法之阵的手段融入到元素魔法之中,这一点。在他在地狱世界修炼本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琢磨,也真是不嫌事多,明明狼人变身的万法之阵都还没玩转,熊人变身的狂怒技巧也还在瞎摸乱撞,时灵时不灵,竟然又树立起了一项同样耗时耗力的新目标。

    好吧。我是不是已经暴露太多了?干脆自暴自弃承认好了?不对,我觉得神秘斗篷人还能抢救一下!!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很理解本子娜和恶龙蕾娜所说的别扭感,并非是在打击吐槽我……哦不,是打击吐槽神秘斗篷男。她们说的是事实,神秘斗篷男试图将元素魔法和万法之阵的一些技巧结合,就从来没有好好正经的施展过元素技能,要是让固守传统的德鲁伊看到这种做法,非得跳上擂台去狠狠教训他一顿不可。

    而元素技能和万法之阵的技巧结合所释放出来的优化技能,也是时灵时不灵的,就像是某某某的逍遥步法和六脉神剑,时不时忽然来那么两记真的,吓的对手一惊一乍,疑神疑鬼,到最后都已经不能好好战斗了。

    结果,神秘斗篷男就靠着两分有诈唬嫌疑的元素技能,外加八分的近战手段,赢下了第一场比赛,也多亏了他的对手并不强,要是换个领域巅峰级别的,估计这么做就直接躺了。

    本子娜和恶龙蕾娜开了个好头,大家都纷纷的吐槽起神秘斗篷男,连区区弱渣垫底骑士黄段子侍女都有模有样的点评了几句,蒂亚更是以魔法达人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建议,虽然知道这些人是好心的在提醒我……提醒神秘斗篷男,在封印了召唤系和变身系技能以后所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毕竟她们是以第三者的角度观看比赛,总会有不同于神秘斗篷男自己的心得。

    我姑且替神秘斗篷男心领了这些好意,但是最令我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尤丽叶,她……今天怎么忽然就玩求婚了?思想再怎么天马行空也该有个限度吧,我打算好好问清楚以免继续受苦。

    “咳咳,尤丽叶啊……”

    “是的。”迷糊骑士恰好吃完,握着席绢手帕的小手宛如莲叶打水般在嘴角轻抹了抹,萌萌哒。

    “今天好像闹出了不小的骚乱呢。”

    “骚乱?”尤丽叶头一歪,表示没听懂。

    “对的,好好回忆一下。”我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的人,压低声音:“比如说,认真的……”

    “尤丽叶,记起来了。”难得的,这迷糊骑士记忆好了一回。

    “所以说,当时为什么……你真的是认真的?”

    “当然了,认真无比,尤丽叶。”她用力点了点头。

    “哈……”看到尤丽叶这么说,我反倒是无话可说了,难道说这迷糊骑士爱上了我?我该怎么办?现在准备婚纱还来得及吗?戒指应该买金戒还是钻戒?等等,冷静下来呀我,这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

    “但是忽然这么做,有点太吓人了。”我结结巴巴的说道。

    “因为,殿下说了,不是玩的时候。”

    “我是这么说过。”

    “所以,必须认真的,尤丽叶,一直想试一试。”说到开心处,尤丽叶哼起了悦耳的小调。

    “试一试?”

    “是的,说到夫妻的话,求婚的环节应该必不可少才对,殿下是这么认为吗?”

    “是……是的。”看来不知道是谁又再给尤丽叶灌输一些奇怪的知识了,以前她可从来没提到过求婚这种字眼,虽然知识点是没错,但放到尤丽叶身上却还是显得奇怪。

    “那么,对于夫妻来说,最认真的一刻,应该是什么时候,殿下知道吗?”

    “这……不大清楚。”是在签离婚协议的时候?

    “尤丽叶认为,就是在求婚这一刻。”

    “哦……哦哦!”我得承认,我跟不上尤丽叶的思维了,今天绝对是有高手给她开核超频了。

    “许下一辈子的承诺,难道不是最认真的一刻?”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好吧,总算有点懂。

    “所以,殿下说要超认真的,尤丽叶就想起来了,有什么不对吗?”

    “嗯,尤丽叶做的没错。”我温柔的摸着尤丽叶的头,眼角泛起怜爱泪光:但是反过来了呀,像尤丽叶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应该享受的是别人向你求婚才对。

    “你们在说些什么?”这时候,其他女孩终于没办法忽视我和尤丽叶的对话,纷纷把目光看过来。

    “我隐约好像提到了求婚的字眼。”

    “难道说欲求不满的亲王殿下,终于玩腻了妻子和侍女,打算向尤丽叶姐姐出手了?”

    “咦,咦咦咦?是真的吗凡凡?!已经玩腻我了?”

    “你别听这笨蛋侍女乱说,还有就算被诱导也好,女孩子不许说出这种话!”

    我瞪了黄段子侍女一眼,又在蒂亚的额头上轻轻一弹,在她诶嘿嘿的俏皮笑容中解释道:“没什么,只不过是在讨论过家家的事情。”

    尤丽叶也点了点头,大家露出恍然目光,却没有谁注意到餐桌底下,尤丽叶将手心里的席绢手帕握得紧紧。

    为什么,尤丽叶的胸口会忽然那么难受,刺疼刺疼的,喘不过气来,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是因为尤丽叶刚才撒了谎?可是尤丽叶为什么要撒谎?不明白,完全不明白,殿下……亲王……殿下…………(未完待续。)

    ps:本来想一口气继续双更,果然还是做不到,而且每天星期五要外出,不知道还能不能更新,看来给彼德酱的加更真的要放到五一了,不要啊,小七明明已经计划好了五一要好好混吃等死睡个痛快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