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八十九章 请帮我报个名
    ***************************************************************************************************

    我:“……”

    冒险者:“……”

    “是新人小弟你呀……”

    “怎么,不能是我吗?”

    “到不是,只不过你好歹是堂堂的救世主吧。”

    “救世主就不能干杂活吗?”

    “别说了,我都替你感到心酸了。”

    “知道我心酸就别再往我伤口上撒盐了啊混蛋!”

    这里是参赛者登记处,以上,是我和一名熟识的冒险者的对话,那个百族公主,竟然让我来干这种登记员的杂货,还哄我说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胜任得了的,是个识字的人都可以做吧混蛋!

    “总之呢。”轻咳两声,旁边的尤丽叶立刻递来茶水,我喝了一口,润润喉,总之呢,既然上了贼船也没办法,反正横竖都是干杂活我已经认命了,唯一的愿望就是琪露诺和水晶那边别给我再添乱子。

    “总之先登记吧,话说你这家伙呀。”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前的冒险者一眼,他的身后还跟着数人,看着像是一整个队伍,实际上的确是一个队伍,叫做什么来着?多罗夫巨狗小队?

    “是巨狼,巨狼!!”对面的大汉似乎会读心术,我才刚刚这么想完立刻就被他更正了。

    “我又没说什么。”

    “的确没说什么,但你这不是已经写上了吗?”他指了指我笔下的登记簿,眼睛瞪得贼大。

    “哦,不好意思。是巨狼不是巨狗对吧。”

    “不用一而再的确认!还有身为救世主你写的字也太丑了,回去好好练字!”

    “用你管,你这不是能看懂吗?还要不要登记了?”

    “真是好心没好报,算了,我们的名字,应该不用再报了吧。虽然知道新人小弟你的记性不好,但是连我们的名字也忘记掉的话,我们可是会很伤心的。”

    巨狼小队是图拉科夫小队的好碰友,托这个的福,当初在第三世界的时候我和他们也经常一起在酒吧里打打闹闹过,因此除了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以及达迦和辛巴,这五个人和他们各自的小队队员以外,眼前这个多罗夫巨狗……咳咳,是巨狼小队应该就是我最熟识的一批了。所以要说忘记了他们的名字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知道知道,大叔你是多哥纳格对吧。”

    “没错没错,你明明还记得嘛,这样我就放心了,要知道被熟人忘记名字可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看起来你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没错,那是一个大雪飘飞的黄昏,我走在雪白孤独的街道上,咯吱咯吱的踩着厚厚的雪地……”

    “说重点。”

    “结果在前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我曾经暗恋的对象,于是惊喜的跟上去往对方肩膀一拍。她回过头对我说了一句【你谁呀】,我当时就心碎了。”

    “那还真是有够可怜的。”我有点同情他了,被初恋情人遗忘的家伙呀,怎么想都有点可怜。

    “别闹了队长,后来你不是跟我们说过,的确是你认错了人吗?那个人只不过是背影像你的初恋情人罢了。不是这样说过吗?”身后的队友纷纷揭露道。

    “咦,是吗?有这回事吗?抱歉抱歉,时间隔的太久了我都已经忘了,只有那份难忘的悲伤保留下来了。”沧桑嘴脸被戳穿的多哥纳格,脸不红气不喘的大笑一声。就想蒙混过去。

    我:“……”

    “好,登记好了,下一个。”

    “喂喂喂,没有登记好吧,明明没有登记好吧,你都给我写了些什么?!”对面砰砰地拍着厚实的登记柜台,一副要闹事的模样。

    “队长,你就别赖着在那了,快点吧,我们还要登记呢。”身后的队友又催了。

    “不是啊你听我说,新人小弟太过分了,你们看看。”他将登记簿抢过去朝队友们诉苦。

    “名字不是写对了吗?”

    “对对对,名字写对了就行,其他细节不用在意。”

    “我说啊,你们真的是我的队友吗?确定不是地狱一族那边派来的奸细?到是认真看仔细一点呀,比如说小队名字,涂改了两次竟然又变成了巨狗小队,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愤怒吗?”

    “完全没有感觉,只要我们自己的信息别弄错就行了。”

    “倒不如乘机和队长撇清关系就好了,从此以后第三世界又多了一个队伍,一个和多罗夫巨狼小队相似,但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多罗夫巨狗小队,真是可喜可贺,队长请努力的去招聘队员吧,我们会给你加油的。”

    “不要抛弃我啊混蛋,我们同生共死建立起来的友谊就那么脆弱吗?还有你们再看看这个,这个就真的太过分了。”

    “哦,这不是很好吗?队长,你竟然瞒着我们偷偷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了,太不应该了,走,登记什么的先放下,我们去给你庆祝一番再说,喝个痛快。”

    “对,喝个痛快,一醉方休。”

    “好,喝酒我最喜欢……不对,你们别想转移话题造成既定事实!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想挖坑埋我?我什么时候晋升到了世界之力境界,这种事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啊混蛋!把我一个领域级的放到世界之力级赛组合适吗?还有人性吗?王法何在?我们再来看看下面一条吧。”

    “你这情绪转换的有点略快啊。”

    “你们看,这里,个人说明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因为被初恋情人甩掉,心生报复,某天看到初恋情人的背影后,忍不住内心的怒火悄悄跟上去。用力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导致对方伤残骨折重伤不愈后来才发现是认错人了,搞毛啊!为什么能被歪曲成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我多哥纳格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队长到是心胸宽广。”

    “这个没办法否认。”

    “对吧,是吧,就连你们这群混蛋也同意了吧!”

    “但是,不能说有意。无意的话却很有可能。”

    “什么意思?”

    “队长你忘了吗?从野蛮人那学来的,老是喜欢用力拍别人肩膀的恶习。”

    “不是早就改了吗?”

    “所以说是以前,以前发生的事情。”

    “真是可怜啊,那位背影长得酷似队长的初恋情人的女孩。”

    “想象一下,斗箕大的巴掌用力拍下去,如果是平民的话,骨折重伤不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队长,请好好为那个女孩赎罪吧,首先赎罪的第一步是今晚请我们喝酒。”

    “很奇怪不是吗?!为什么我给别人赎罪却非得请你们喝酒不可?还有什么时候我将别人的肩膀拍成骨折重伤不愈这种捏造出来的虚构故事在你们口中已经变成了事实?”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有这些无良的队友,多哥纳格想必平时吐槽也吐槽的蛮辛苦吧,我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他。

    “罪魁祸首不就是新人小弟你吗?!”

    “好吧,我改,我改还不行么?”我夺过登记簿,刷刷几步飞快划着。

    “别把性别也改了你这混蛋!”

    “话说回来,真的不想体验一下世界之力级赛组?这或许是一生一次的机会了。”我咬着羽毛笔,露出【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的善良眼神。

    “没那个必要!少瞧不起人了。图拉科夫那小子能晋升,我肯定也能。下次比武大会就晋升给你们看,到时候再以世界之力强者的身份堂堂正正进入世界之力级赛组!”

    “哦,不错不错。”看到多哥纳格的坚定眼神和无畏身姿,大家纷纷鼓掌。

    “哼,到那时候,你们就擦亮眼睛看好我多哥大爷在世界之力级舞台上的表现吧。绝对会让你们目瞪口呆!”受到大家的鼓舞,多哥纳格更加得意,俨然一副已经是未来的世界之力级赛组的预定种子选手的架势。

    就在这时,冷不防的对话声音传出:“但是,就算下一届能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参加世界之力级别的赛组,一般来说不还是最弱垫底的选手么?”

    “我知道了,队长一定是让我们拭目以待他那虽败犹荣的身影,若是第一场就遇到新人小弟这个级别的对手,说不定会以破纪录的速度被打倒,让我们目瞪口呆一番。”

    “你们啊……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好歹在这种时候,就不能说点鼓舞的话让我高兴高兴吗?”多哥纳格真的哭了,遇到这样的队友,他一定是上辈子偷了上帝的拔粪宝。

    眼看后面又来了人登记,已经排起了队伍,我才放下作弄多哥纳格的举动,迅速的帮多罗夫巨狼小队给登记上去了。

    “你们来的可真够晚,再过几天就是截止报名日期了。”

    “还不是因为队长,受了图拉科夫的刺激,这几年拉着我们拼命历练,说实话脑子都快只剩下挥舞招式使用技能这些东西了。”

    “所以你们怨气才那么大?才这样对你们的队长?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到不能说怨气,若是比赛里和队长遇上,请好好给我们揍一顿,大概就没问题了。”

    “果然还是有怨气吧,你们老老实实说出来我不会生气!”

    “真的?”

    “嗯,真的,刚才不是说过吗我心胸宽广,你们也承认了。”

    “好,现在就请给我们揍一顿吧。”

    “咦,你们……你们这些家伙,等等,给我住手!你们还反了不成?!”

    见多罗夫巨狼小队打打闹闹的离去,我有些羡慕,可以一起热热闹闹的组队历练也不错呀,可惜,我从来就没有固定的历练小队,当初阿卡拉想将我和大师兄二师兄以及莎尔娜姐姐编成一个固定小队,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到现在小队已经变得名存实亡,只在大战衣卒尔的时候合作过一次。

    熟手以后,这份工作也不难,很快,我又帮了十多名冒险者登记,其中大多都是伪领域级别的,像多罗夫巨狼小队那样的领域级精英小队,在联盟毕竟还是比较稀少的,伪领域级冒险者的数量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下一个。”飞快用蚯蚓般的文字做好一张登记簿之后,我头也不抬的念道。

    结果对面并没有发出声音,我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愣住了。

    一般来说,冒险者都是一个小队一个小队一起来报名的,当然,单独一个人的情况也是有的,比如说眼前这位,似乎就是一个人前来。

    只是……

    全身包裹在黑色的法师袍里面,连脑袋也被宽大的袍帽所笼盖,不仅如此,若是想要窥一窥它的几分真实面貌而稍微放低目光,会发现,那宽大的法师帽里面,被阴影所遮盖的脸庞,竟然还丧心病狂的用布条层层蒙了起来,连眼睛也遮住了,乍一看还以为是木乃伊呢。

    除非你动手去取下那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布条,不然别想看到对方是什么模样。

    但是……我该说些什么好呢?

    察觉到我的目光,这位把自己裹的牢牢实实的仁兄,不,是仁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那修长高挑的身体微微驼下,尽量让自己的特征不那么明显,然后才紧张兮兮的开口,用一听就能听出来明显是刻意变过声的女性声音。

    “我……我要报名,麻烦登记一下。”

    我:“……”

    黑袍法师蒙面少女:“……”

    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姓名。”

    “蒂……咳咳,茵蒂克丝。”

    我:“……”

    黑袍法师蒙面少女:“……”

    “性别。”

    “女……不哦,男,不对,是女。”

    我:“……”

    “种族,是赫拉迪克族么?”

    “不是!不、不对,勉强算是……就填赫拉迪克族好了。”

    我:“……”

    “职业呢,野蛮人?”

    “呜~~~是巫师,巫师!”有点生气了。

    “参加的赛组。”

    “领域级赛组。”

    “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那……那个,我……我会赢的,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好,完成了,本来嘛,形迹可疑的家伙是要确认一番的,这也是拉斐尔大人交代我的重要任务之一,不过……还是算了,这次就特别放过你吧。”

    “哈……啊哈哈,谢……谢谢凡……咳咳,谢谢凡长老。”

    目送黑袍法师蒙面少女狼狈离去的身影,我远目良久,思考良久,最后,低头在登记簿上刷刷的填写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