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八十一章 特别的……女儿们
    ***************************************************************************************************

    就在我们开始收拾,准备过个一两天就回暗黑大陆时,预想不到的客人出现。

    说客人或许不大恰当,至少她本人没有这个自觉,神秘兮兮的出现,又神秘兮兮的消失,仿佛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浪人。

    浪人巫女。

    没错,我说的就是红白公主,某一天早上,我起床推开门的时候,她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家中,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用目光催促着维拉丝赶紧上早餐。

    “你这家伙啊,可真够乱来的,招呼不打就消失了,幸好我已经习惯了你的作风,否则还不得担心死?”

    知道这红白公主有特殊的手段可以出入地狱世界,当初我第一次陷入地狱世界的时候还是她把我给带回去的,所以我到不是很担心,只不过抱怨一下还是必须的,不管怎么说这家伙是在我的地盘,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感到自责。

    “兀请放一万个心,曾经有位好友对我说,我这个人除了节操以外什么都丢不了。”红白公主甩动着后脑勺上的大红蝴蝶结转过头来,朝我竖起拇指,颇为自豪的说道。

    “我到不觉得这番话是在夸你。”

    “不不不,换个角度来理解,这番话的隐喻不是在说【你这家伙的节操多到丢不完】这个意思吗?”

    “好像是这么回事。”我一想,脑子有点糨糊,被红白公主的话给唬住了。

    “不对,节操再怎么多也不是可以随意甩卖丢弃的理由!”

    “兀真是个吝啬鬼呢。怪不得别人都说兀是罗格第三吝啬,节操这种东西就跟钱一样,只有用出去才有价值,一直存着的话只不过是废铁而已。”

    “你这么一说好像又真的有道理。”身为徘徊在情愿与不情愿之间,游离于被动或主动的境界线的资深节操欠费狂人,我再次被红白公主这一番话所打动。

    没错。节操就是货币,积攒着不用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这番话,我十分赞同。”发话之人却不是已经内心动摇的我,而是路过忽然插话的黄段子侍女,她一个闪身介入到我和红白公主之间,和红白公主手握着手,目光犹如恋人一般深情凝视,那是找到毕生知己的无憾目光。

    谁来呀,快来人制止这两个迸发出火星撞地球般的火花的家伙呀!

    制止的人来了。小黑炭揉着眼出现,看到女儿,黄段子侍女立刻恢复正常,宛如鬼魅一样出现在房间角落,手中拿着鸡毛掸子左拍拍右扫扫,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副勤劳侍女的做派。

    这笨蛋侍女……完全将她的能力用到邪门歪道上去了。

    回过头,目光再次落到红白公主身上,我又多了一些发现:“你好像……很狼狈的样子?”

    “兀猜的一点都没错。”红白公主没想隐瞒自己的糗事。或者说根本不在乎。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离开后去了哪里?当然如果是秘密的话不说出来也可以。”知道这无节操公主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好奇打听的同时顺手给自己找了个下台阶,就跟和小师妹相处一样。

    身边的人当中,就属她和贝安沙神秘气息最重,我都已经习惯了,当然,要是算上非人存在的话还有一把下体不明的咸鱼剑。

    “回家了。”

    “哦哦。和我猜想的一样呢,然后呢,为什么会弄的那么狼狈?”

    “乘着兀要对付骸骨巨龙的时候,大赚了一笔。”红白公主没有立刻解释,而是先陷入了回忆模式。

    “这个我知道。所以呢?”

    我差点笑出声来,当初红白公主说有对付骸骨巨龙的方法,可以用路痴符(擅命名)让它找不到教廷山的方向,为此我给她提供了大量的白纸用以制作。区区一些白纸而已,在红白公主口中竟然是大赚一笔的事情,这让我听到感到好笑之余,又不禁替她感到心酸,你好歹是一族公主呀,要不要说的那么可怜?

    另外,在攻夺地狱山之战结束后举行的抽奖庆祝活动中,她也用抽到的最差奖品——一颗碎裂宝石和琳娅换了些白纸。

    我想表达的是,红白公主身上的白纸余额富裕了,真是可喜可贺。

    我并不了解红白公主的那些神秘之处,但还是可以根据知道的一些信息作出猜测,记得她跟我说过,她跑出来是因为神社又被几个恶徒给拆了,不得不暂时跑出来避难,等积攒了足够的符纸,她就要立刻回去报一箭之仇,顺便惩罚那些家伙帮她重建神社。

    看到红白公主现在的模样,莫非复仇失败?艾玛,不知为什么竟有点小开心,不好不好,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呢。

    “对我等而言,符纸就是力量,有了力量自然要回去,教训恶徒之余顺便抓几个苦力重建神社。”

    “……”这货不单止是想报复拆掉神社的人,还打算牵连无辜,该不会幻想乡最大的恶徒其实就是眼前的红白公主吧。

    “看你一副狼狈的样子,计划失败咯?”

    “不,成功了。”

    “哦?那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复仇成功了,用大量的符纸狠狠教训了两个吸血鬼一顿,连那栋小洋馆都被拆了小半。”

    “那真是恭喜了,然后呢,应该还有后续剧情吧。”

    “虽说教训了恶徒,但是想顺势让她们屈服并乖乖的成为苦力去重建神社,却不大现实。”

    “嗯嗯,可以理解。对方既然敢拆你的神社,肯定不会轻易屈服。”

    “所以只能去找比较容易欺负和屈服的家伙帮忙了。”

    “……”可以将这一脸理所当然的为祸乡民的家伙赶出去么?

    “虽然很想就此打住并将你扔出去,但我还是姑且继续问下去,最后为什么会弄成这副模样?”

    “说来话长……”

    “你就长话短说好了。”

    “其实是这样的。”红白公主顿了顿:“在抓苦力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没注意到符纸已经用完了。”

    “恶行终于无法继续实施下去了真是个好消息。”

    “当时正处于战斗中。”

    “因为符纸用完了反过来被对方狠狠教训一顿就变成这个样子对吧。”

    “兀猜的一点都没错,真是个天才。”

    “不。我并不想在这种地方被你这么夸,而且就算夸我也没好处我不会白送白纸给你的。”

    “啧,兀个笨蛋吝啬鬼小气之徒。”

    我:“……”

    “好吧,具体情况我了解了,你就好好呆在教廷山里继续攒一波符纸回去逆袭吧,顺便祝你失败。”

    “不,还有后续。”

    “还有什么?”

    “我等,不止被狠狠教训了一顿那么简单。”

    “为什么连说这种话你也能露出一副骄傲自信的表情,到底是什么赋予了你这样的勇气?”

    “细节不必在意。总之被教训了一顿后,我等还被对方胁迫答应了耻辱的条件。”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请做好觉悟吧。”

    “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是你被教训了被胁迫答应了耻辱的条件,却让我做好觉悟,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

    我惊恐的指着红白公主,比起为了吃霸王餐而屁遁的穆矮冬瓜。她今天又再次刷新了我对厚颜无耻的认识。

    红白公主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转向门外。顺着方向看去,门口处,半张脸从外面探了进来。

    冰蓝色的披肩长发,显得活泼精神,如同苹果般圆润可爱的脸蛋,如同瓷娃娃一样精致。上面透露着无邪的天真幼稚之色,让人恨不得捧在手心,轻咬一口。

    一只咕噜噜转动的灵活眼睛,透过门扉瞧进来,从我们每一个人身上扫过之后。露出失望之色,然后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将红白公主扑倒在地扭打起来。

    “笨蛋灵梦骗人,大笨蛋灵梦,竟然骗琪露诺说妈妈在这里,骗子骗子大骗子!”

    “呜呜呜……没……没骗人……兀……兀的妈妈就在眼前……眼前……”

    明明每次都可以机智的躲开我的德式拱桥摔的红白公主,不知为何却没办法躲开琪露诺的擒抱,被扑倒在地,一阵扭打,似乎近战无力的红白公主完全被琪露诺的王八拳给压制了,只能发出呜呜悲鸣,并向我投来求救目光。

    为什么我非得出卖自己的节操去拯救这无节操公主?

    叹了一口气,我心里自我安慰,这可不是为了红白公主,而是为了我这萌萌的笨蛋女儿琪露诺。

    无视眼前令大家不知所措的小孩子扭打,我无力的耷拉着肩膀回到房间,数秒之后推开门,扇了扇背后的六枚冰翼,努力的从圣月贤狼模样的脸蛋上挤出一丝亲切笑容。

    “琪露诺,你在做什么?打架的孩子可不乖哦。”

    “妈妈!!!”

    蓝色长发以及系着蓝色蝴蝶结的女孩,正是那个让我头疼不已,比之水晶或许还要更加难对付的幻想乡女儿,眨眼间就放弃和红白公主纠缠,六枚冰翼欢快扑打着朝我飞奔而来,一个乳燕投林,抱了个满怀。

    “乖,数年未见,让我看看琪露诺长大了没有。”紧抱了抱怀里冰凉沁心的女儿片刻,我退后一步,半蹲下来仔细托着琪露诺的脸蛋注视。

    呃……话说这不是一点都没变吗?就连号称万年贫乳的矮子精灵公主贝雅,过个几年,先不说个头和胸部,至少眉目会舒展几分,变得稍微成熟一点点,但是琪露诺却根!本!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我一开始见到的十二三岁模样。

    哦,变化是有的,原本齐肩的短发,变成了披肩的中长发。

    “诶嘿嘿,因为很羡慕妈妈的长发,所以琪露诺也开始留了,怎么样,和妈妈越来越像了吗?”察觉到我的视线,琪露诺献宝似的将飘逸的长发轻轻一扬。

    “嗯,不错不错,但是短发的琪露诺我也很喜欢哦。”

    “呜呜~~~”听到我这番话,琪露诺眼眶顿时湿润,呜哇一声再次扑到怀里哭泣。

    “琪露诺,琪露诺好想妈妈,琪露诺最喜欢妈妈了。”

    我:“……”

    那啥,咱能商量个事,别再一口一个妈妈叫了么?被大家盯着我压力有点大。

    还好,有了水晶这个先例,其他人对于琪露诺的叫法,似乎已经不那么大惊小怪了,只是……

    “大人,能和我们说明情况吗?至少介绍一下。”

    终于,围观群众之中,维拉丝被推攘出来,作为代表问出大家心中的疑惑。

    “一言难尽,我之前不是有和你们提到过吗?就是第一次从地狱世界回来的时候……”旧事重提,那段经历隐隐让我胸碎……啊呸,是蛋疼不已,大家听了后也终于露出恍然之色。

    毕竟,在幻想乡里认了一个……啊不,是一个半儿女的事,我也是和她们提到过的,只不过过了那么长时间都没见到真人,或许被误认为是我在吹牛了。

    还有,我并没有告诉大家,我是以【妈妈】这等身份认的女儿,这才是蛋疼的真正原因啊混蛋!

    “也难怪会把吴大……咳咳,吴姐姐认作是妈妈。”琳娅听了后,看看我,又看看埋首在怀里的琪露诺,露出认同目光。

    就仿佛是看到圣月贤狼和水晶站在一起那样。

    等等,总觉得琳娅刚才那一番话中有着足以令我无法忽视的东西在里面,是错觉吗?

    “是呀,尤其是翅膀,还有气息也很像哦。”莎拉也在一旁点着头。

    琪露诺的冰蓝发色,冰蓝眼眸,冰妖精之翼,以及由蓝白两色组成的连衣裙,还有散发出的冰凉气息,都让人能轻而易举的猜测出她的力量属性。

    绝对是个纯种的冰法无疑,甚至给人一种其自身就代表着冰之力量的感觉。

    不巧,圣月贤狼也是圣冰属性,这也是为什么我这笨蛋女儿第一眼看到我就把我误认为妈妈。

    “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是……大人你的……你的……”维拉丝两眼转圈,眼前这一幕已经严重超脱了她的常识范围。

    大人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大人生了一个可爱女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