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七十八章 不回家的夜魔女王
    ***************************************************************************************************

    “族人?”这个字眼似乎勾起了莉莉斯遥远的回忆似的,以至于倔强和我对视着的眼神出现了数秒的恍惚和动摇,紧接着,她露出了超乎寻常的戒心。

    “你这血奴想要做什么,谁允许你问这种秘密了?!”

    “秘密?不至于吧,我只是想关心一下你而已。”我有些懵逼,难道说踩雷了?

    “哼,本王才不需要区区血奴的怜悯。”

    “不需要说到这种地步吧,才不是什么怜悯,只不过是父亲对女儿的关心,关心!”

    “哼!”莉莉斯干脆不理我了,哎呀哎呀,看样子虽然这段时间我们两个的关系是进步了不少,但是远还没到她信任我并向我敞开心扉这种程度。

    “好吧,我换个问法。”想了想,我还是不死心,作死小能手火力全开。

    “你想过去找你的族人吗?你的家乡应该在地狱世界吧,你应该知道她们在哪吧。”

    这句话刚落音,怀里的莉莉斯就嗖一声消失,临前还赏了我一记飞踢,被我机智的躲开了,这样可不行哦莉莉斯,爸爸可不记得有教过你在怀里偷袭人。

    “你到底想做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别以为本王会任由你继续嚣张无礼下去!”恼羞成怒的莉莉斯落在对面。再次将她的蝙蝠翅膀张开,呲着尖锐的小虎牙,露出进攻姿态。

    “瞧你说的。我只不过是想问一下而已,你老是本王本王的自称,在夜魔里面地位应该非比寻常对吧。”

    “正是如此,我乃夜魔之王,有着高贵血统,你这血奴终于意识到这一点了吗?”莉莉斯高傲的扬起下巴,小小的蝙蝠翅膀得意扇动。

    “早就意识到了啊喂。你不是从一开始就自称本王了么。”

    “那你还敢一直一直对本王如此无礼?!”

    “和你是不是夜魔之王没有关系,也不是无礼,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宝贝女儿呀。”

    “你……你这无礼之徒。嚣张血奴……”拳头紧握,莉莉斯一副恨不得冲上来胖揍我一顿的愤怒表情。

    “只有这一点我绝对不会让步,听好了,莉莉斯。无论如何我也会把你当做我的宝贝女儿。爱护你保护你。如同在发表誓言般的,我两手叉腰大声说道。

    “……”莉莉斯无言的看着我。

    “所以说,稍微告诉我一点,稍微信任我一点好么?莉莉斯。”

    “不要!”

    “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大受打击。

    夜魔一族到底在哪,这一直是个迷,我好歹在地狱世界也转过两圈,横穿过东西南北,跑过许多地方。却从未听说过或者遇见过和夜魔一族有关的信息,按道理来说。夜魔一族应该是个有高度智慧的种族,可是以我在地狱世界的遭遇来看,别说是夜魔一族,除了双尾以外,我连个拥有高等智慧的怪物都没遇到过,哦,如果不算之前和安姐对峙的话。

    我也曾经和霍德林他们打听过,这些老早就打入地狱世界的情报人员,竟然也对夜魔一无所知。

    这么看来,就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可能性了。

    首先是夜魔一族恰好位于我和霍德林他们都没有找到的盲点区域,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毕竟地狱世界那么大。

    其次,夜魔一族有着特殊的手段可以掩饰自己的居住点不被人发现找到,只是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做?曾经身为堕落恶魔的宠眷,就算被赶出了失乐园也没必要躲躲藏藏吧。

    最后,夜魔一族的居住地可能是位于中心地带,甚至是在已知的地狱世界范围外,以前也说过,地狱世界并不止七巨头统治的这块地方,在我们所掌握的地狱世界地图以外,还有大片如同被战争迷雾笼罩着的未知区域,里面说不定生存着古老的,连七巨头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地狱怪物。

    这并不奇怪,地狱怪物的种类千奇百怪,不能用常理去想象,我们只知道已知的这块地狱世界,包括中心地带在内,是整个地狱世界的心脏部位,就如同一个国家的首都王城,其实光看我们之前在洞窟里找到的壁画就能隐约猜到,初代的地狱十王很有可能是在这块区域发迹的,甚至乎,假如说我做的那个梦是真的,说不定那个洞窟就是初代十王还是婴儿的时候,一开始躲藏的地方。

    又把话题想歪了,摇了摇头,我回过神来注视着眼前的莉莉斯,露出伤心表情。

    “真的不能告诉我,连爸爸都不愿意告诉?”

    “不能,还有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夜魔里根本没有父亲这种概念,你就死了心吧。”

    “夜魔是没有,但是你却是在暗黑大陆里长大的,接受的是暗黑大陆的观念。”

    “啰嗦啰嗦啰嗦,区区卑微生命的观念,岂能影响我等高贵夜魔族一直根深蒂固的伟大传统!”

    “能的,只要有爱就一定能!”我以热血漫画的风格,高举拳头宣告道。

    “……”一直精力充沛的和某德鲁伊对着干的莉莉斯,面对眼前死缠烂打的家伙,此时也不禁有点脱力,产生了扶额叹息的冲动。

    “是不是告诉了你,你就可以滚远点别来烦我了?”

    “当然不行……咦,你改变主意,愿意告诉我了?”我吓了一跳,莉莉斯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哼。反正很快,本王就会将你这一再冒犯羞辱本王的区区血奴杀死,一个将死之人。就算告诉你些许秘密也无所谓。”

    哎呀哎呀,我家的莉莉斯还真是傲娇,想告诉我还得找这么个理由。

    “好吧,首先回到第一个问题,好不容易回到地狱世界,莉莉斯不想念自己的族人吗?”

    “不想。”

    “也是想都不想就回答了!为什么?”

    “你以为我们夜魔一族是靠什么维持种群关系?可不是无聊可笑的感情,而是血统!地位!”

    “这个……父亲姑且不说。和母亲多少应该有感情才对吧?”

    “哼!”重重哼了一声,莉莉斯没有回答我,显然又是傲娇了。这孩子很不擅长应对和感情有关的话题,我直到最近才发现这点,她没有回应,应该就是代表默认了。

    “除了母亲以外。族人之间完全没有感情可言?”

    “我们夜魔可不是你们人类这种娇气脆弱的蝼蚁。感情对我们而言是多余的,是负担。”

    “别这么说嘛,我和莉莉斯不就是相亲相爱,情同父女吗?”

    “……”长久的相处,莉莉斯也渐渐学会了什么时候应该无视这可恶血奴的挑衅,等自己有了压制对方的实力再慢慢秋后算账也不迟。

    又学到了新知识,原来夜魔一族竟是如此冷漠的种族,也难怪。虽然是高等智慧生命,但本质上还是地狱生物。是由负面情绪加上堕落恶魔的影响所诞生出来的地狱一族,要是她们一个个感情丰富,团结友爱,大概才是最令人惊讶的事情。

    “那么下一个问题,莉莉斯你……难道不想去找你的族人吗?难道说是因为不知道她们在哪里?”

    “哈?怎么可能!”莉莉斯依旧是即刻秒答的作风,看来她放下戒心后,也是个嘴巴停不下来的话唠,嗯嗯,不愧是我的女儿,和我真像。

    “怎么可能指的是哪个,去找族人这件事,还是不知道家乡在哪?”

    “两者都是!”

    “为什么?后者我可以想象,你以前好像说过,夜魔在血脉苏醒后,无须教导,天生就可以传承到一些有用的知识。”

    “亏你还记得,没错,这是高等种族才会拥有的能力,我们夜魔一族的传承,在一出生的时候就已经铭刻在灵魂之中,而不需要像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一样,还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学习。”

    “是是是,我承认你们是高等种族还不行么?”

    恶龙蕾娜好像也说过,巨龙一出生也会天然的得到某些知识传承,而不用另外花时间学习,其中最丧病的就是水晶龙了,顺利的话这个巨龙品种甚至可以得到一条巨龙漫长一生所积累到的大部分知识和经验,也就是说刚进入游戏就是满级勇者的状态了,简直吊打新手村有木有,所以水晶龙很可能是巨龙一族里最快具备强大作战能力的龙种。

    很可惜,水晶不在此列,这可怜的孩子估计是在传承知识的时候姿势不对,只把它的孕育者——我严重怀疑其死因是饿死,因此,她只把孕育者在饿死之前的执念给继承到手,满脑子都是饿饿饿吃吃吃。

    “也就是说,你的传承已经告诉了你夜魔一族世世代代的居住地到底在哪对吧,那么前面的问题呢,为什么不想去找你的族人?”

    “……”这个问题莉莉斯没办法秒答了,她沉默了片刻,看样子并不是真的不想,而是另有隐情。

    “怎么可能……”

    “没听到,可以大声点吗?”

    “怎么可能现在就回去!!!只有……只有区区一个血奴,而且只能用区区一个血奴,这是……这可是莫大的耻辱,身为夜魔之王,绝对会被嘲笑,绝对会!”莉莉斯几近自暴自弃的咆哮出声,然后摆出抱头蹲防的苦恼之极姿态。

    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如此毫无防备的表达自己的感情。

    原来莉莉斯苦恼的是这个呀,对此我也爱莫能助,甚至心里有点小开心也说不定,女儿能多依赖一点父亲总是好的,来吧,不用客气,虽然只有我一个可以吸,但是我可是长期饭票哦,就算被莉莉斯吸一辈子也毫无怨言,倒不如说甘之如饴才对。

    或许这些话会让人误会,我必须再次重申,我不是抖m!

    “你这血奴……你这混蛋血奴……非但不给本王分忧,反倒在偷笑,本王落入如此地步就那么好笑吗?竟然敢幸灾乐祸……幸灾乐祸……你这家伙……你这卑贱……欺骗本王!”

    某德鲁伊暗自高兴的表情被莉莉斯捕捉到了,骄傲坚强如她也忍不住的涌出了泪光,好不容易才决定赐予这卑贱血奴一丝丝信任,将心里话说出来,却被立刻背叛了,想到这里,莉莉斯毫不犹豫的黑化暴走,愤怒咆哮着气势汹汹的飞扑而去,一副要和对方同归于尽的疯狂模样。

    “不对哦。”下一刻,我主动出击,在莉莉斯的攻击到来之前就将她抱在怀里,用力地。

    “我是很高兴,但绝不是幸灾乐祸,我是在高兴,这样一来,莉莉斯不就像是我一个人的了吗?不用和其他人分享莉莉斯的爱了,我啊,说不定看到莉莉斯吸别人的血会很嫉妒,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怀里的莉莉斯的挣扎动作,瞬间停了下来,片刻之后忽然用力挣脱,闪退出去,然后用一脸蔑视和嫌弃的高傲神色,注视着我。

    “区区血奴也敢说这种话,竟然产生独占主人的念头,真令人难以置信你的胆子到底是什么做成的,再怎么嚣张无礼也该有个限度吧。”

    嘴上毒舌个不停,但是莉莉斯的嘴角,却不受控制的微微勾起了半分,再也看不到一丁一点的委屈愤怒。

    “不过到也有好消息,你这该死的血奴终于拜服在了本王的魅力之下,被本王迷的神魂颠倒了么?哼,早就应该如此了,害本王差点对自己的魅力失去了信心。”

    哦呀?原来莉莉斯竟然在介意这种事情。

    想想也没差,夜魔虽然武力强大不假,但是对于食物,也就是男性,她们更依仗的却是自身魅力,让男人心甘情愿的成为她们的裙下之臣,即便是被吸干至死也毫无怨言。

    莉莉斯的第一个对象是我,但是,我虽然对她的吸血要求从来都是满足到底,却迟迟没有被她的魅力所吸引,进而表现出神魂颠倒,臣服膜拜的态度,这或许让身为新生夜魔的莉莉斯产生了开局不利的挫败感,再加上无法接受其他男性,在其他男性身上验证自己的魅力,失去自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可真是个失格的父亲,竟然一直没有留意到这点,一直没有察觉到莉莉斯的沮丧,早知道的话就配合些表现出神魂颠倒的模样,给莉莉斯找回一点信心,让她知道,她的夜魔魅力的确强大无比,只不过是爸爸我定力太强,固守节操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