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七十七章 魔王军女儿队
    ***************************************************************************************************

    正当我和黄段子侍女唇枪舌剑,互相比试着谁的节操更没底线时,小黑炭那边的训练告一段落,和双子公主一起走过来了。

    我和黄段子侍女摇身一变,刚才还满口荤话,仿佛连空气都被我们两个污染了,眨眼间就变成了和蔼可亲,面目慈祥的父母。

    “小黑炭,干的好,继续这样下去,再过不久或许就可以尝试带你在教廷山的边缘地带兜转,感受一下真正的地狱世界历练了。”

    小黑炭的进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包括给她制定训练计划的萨绮丽,因为自她来到教廷山以后,我就从来没有放下对她的对战训练,准确的说,应该是对莉莉斯的对战训练。

    苏醒夜魔血脉的莉莉斯,和小黑炭是同一具身体同一个灵魂,自然的,小黑炭作为死灵法师所掌握的技能,所学会的技巧,莉莉斯一样可以顺畅的施展出来,并且比小黑炭更加凌厉。

    在一开始的时候,莉莉斯以夜魔血统自傲,不屑于施展她自认为三流职业的死灵法师的力量,后来在对战训练中一直被我欺负,才终于扔掉那点小小的自尊心,死灵法师的技能火力全开,配合夜魔的力量,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自此。莉莉斯就喜欢上了这种阴险的打法,试想一下,夜魔本来就是一个比较bug的血统,尤其是莉莉斯所拥有的夜魔血统很有可能流淌着堕落恶魔的基因,这使得她的灵敏更胜于刺客,狂猛不下于野蛮人。防御堪比圣骑士,再加上死灵法师各种不科学的技能,简直完美到没有任何缺点,以弱胜强对她来说似乎成了家常便饭。

    幸好我这个父亲,本体的锻炼也一直没有疏忽,否则现在说不定已经被莉莉斯压着打了,相比之下,小黑炭的战斗力还是弱了些,毕竟她没办法很好的运用自身的夜魔血脉。得在变身莉莉斯后才能完全掌控。

    “真的吗?”听到我的话,小黑炭微微抬头,那遮目的水银色柔顺刘海之中,隐约透露出几许遮掩不住的亮光。

    “当然是真的了。”我摸了摸小黑炭的头,又心喜的将她抱在怀里,在她那光滑细嫩的脸蛋上蹭蹭。

    对于我这个没节操的父亲的举动,黄段子侍女酸溜溜的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吃谁的醋:“擅自做决定可不好。怎么说萨绮丽也是小黑炭的老师,对小黑炭的训练有更大的发言权。这么做之前最好先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我刚想豪迈的回应【管它什么老师,我是小黑炭的父亲,我说了算】,可是一想到绮丽阿姨的雌威,营地魔女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于是缩了缩脖子。点了点头,怂了。

    “真好呢,莉莉斯,很快就可以成为一名独立的魔王军,帮上爸爸的忙了。要加油哦。”双子公主很是羡慕的牵着妹妹的手,送上真诚祝福。

    “嗯。”小黑炭罕见的露出几分激动之色,用力把头一点,紧抿的嘴唇透露出坚毅,双子姐姐的话完全说道她心坎上去了,让她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没错,很快,很快就能帮上爸爸的忙,成为对爸爸有用的人了,不再是一味躲在爸爸的怀抱里寻求庇护。

    “说什么傻话呀。”看到女儿们之间的交流,我哈哈大笑几声,舒展双臂将她们三个一起揽到怀里。

    “你们成为爸爸的女儿,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呀,要是没有你们出现在爸爸身边,说不定我呀,早就已经灰心丧气,丧失斗志了。”

    听到这番话的双子公主和小黑炭,心里甜滋滋的,宛如树袋熊一样扑在爸爸身上,献上犹如蜜糖一样的甜蜜笑容,就连小黑炭也幸福的晕乎乎,不知道是训练强度高了点还是什么的,身子有点发软,想倒在眼前温暖的怀抱里,赖上一整天都不放手。

    “不行不行,可不能中了爸爸的甜言蜜语。”双子公主忽然用力摇起了头,微微退后一步。

    “就算爸爸这么说,我们也想,想成为对爸爸更加更阿基有用的人,呐,对吧,西露丝(艾柯露)。”

    说完这句话以后,双子公主仿佛找到了长久困惑着自己的答案般表情如释重负,那绽放笑颜里却多了几分更加坚定的意志。

    “所以我们也要更加努力了,将来一定要像莉莉斯一样,加入魔王军。”

    面带着牧师的圣洁光芒的双子公主,却宣称想要加入魔王军,让我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不过一想到连天使都已经入伙了,便立刻释然。

    “好,爸爸等着你们。”

    “约定好了。”尾指勾到一起,许下约定,就连平时沉默寡言,什么都不主动参与的小黑炭也将她的小手伸了上来。

    让我再想想,里面应该没什么陷阱吧,双子公主就算再怎么学坏,也应该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玩文字游戏让我主动跳坑。

    不能和双子公主轻易拉钩钩,这可是有过惨痛历史教训的,比如说当初许下的父嫁约定,就是这么一个看似不起眼的钩钩引发的血案,让我至今都没办法在女儿们面前抬起头来。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爸爸爸爸,西露丝(艾柯露)决定要留下来和莉莉斯一起训练。”

    “你们有干劲我很高兴,不过到底要怎么个训练法呢?”

    “这个简单。”黄段子侍女在一旁献策:“战斗技巧之类的东西,对牧师而言是其次,等级才是关键,我们这里不是正好有大量的抓回来的小怪物吗?”

    “有道理。”我一拍手心,恍然大悟。回首用目光给黄段子侍女点了三十二个赞后立刻便开始付诸行动。

    为了让小黑炭得到更好的磨练,我们从地狱山区域各地抓来许许多多种类的怪物,将它们关起来供小黑炭用作战斗练习或者技能训练,这些怪物似乎也可以成为西露丝和艾柯露的一笔笔丰厚经验。

    具体怎么个操作法呢?很简单,不用黄段子侍女提醒我自个就能想到,先把怪物关好。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将它们弄晕过去,然后,双子公主只要在牢房外面练习弓弩射击也好,标枪投掷也罢,锻炼牧师技能也行,或者累了困了,我们还有海量的爆炸药剂和瓦斯药剂可以提供,只要一个劲往里面扔,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做到。

    我简直就是天才。不行,得快点将这个法子告诉阿卡拉,让她如法炮制,加快牧师的成长速度,结果和双子公主一说,才知道阿卡拉早就这么干了,只不过其他牧师学员可没办法像双子公主那么奢侈,毕竟有我这个伪救世主兼弱鸡魔王的暴发户父亲嘛。嗯哼。

    双子公主燃烧起了干劲,决定留下来在黄段子侍女的顺便监督下刷刷经验。自然的,接下来的湖边散步,广场休息,以及去找维拉丝的计划也宣布泡汤了。

    我跟着黄段子侍女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见西露丝和艾柯露渐渐进入了状态,便悄悄离去。当然,没有忘记赏身边的小侍女几记屁股巴掌,让她晚上洗干净身子乖乖坐在床上等受罚,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接下来做点什么好呢?略作思考,我便去了牧场那边。陪维拉丝放了一个下午的羊。

    紧接着,在晚饭过后,检查莉莉斯的进步,或许是因为地狱世界是夜魔一族的故乡,在这里,小黑炭的夜魔血脉随时都可以沸腾起来,化作莉莉斯形态,而不像在暗黑大陆,白天的时候莉莉斯喜欢沉睡,很难叫醒,就算到了夜晚也不一定会现身。

    所以晚饭过来,来到无人的训练场,我只是向小黑炭示意一眼,她合着眼过了几秒,重新睁开,水银色的刘海在一股极具压迫力的气势散发之下,开始絮乱飞舞,露出那双平时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妖异重瞳——不,此时是比血月还要纯粹和鲜艳的血红之瞳,那是威严和诱惑的集合体,意志稍差的人,只需看一眼灵魂就会被这双眼睛勾夺走。

    “哟,莉莉斯,今天的功课要开始了。”我可是久经考验的父亲,那双缓缓睁开的妖艳夺目的血红之瞳,只能让我欣赏和喜爱,而不会傻乎乎的沉浸痴迷其中,就算是笨蛋,吸取过几次教训之后也会学乖的呀喂!

    “哼,今天一定要杀了你!”面对我的招呼,莉莉斯冷哼一声,一双漆黑迷你的蝙蝠翅膀自背后舒展开来,小手一抬,每个动作都极尽可能的散发出夜魔的诱惑之美。

    然而这份诱惑却是危险致命的,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莉莉斯的举动可不单纯,几乎在一瞬间,我头顶上就出现了诅咒之雨,变异石魔还未现身,便忽然探出一直泥手试图抓住我的小腿,让我乖乖受苦。

    这还真是奇特的问候方式呀,我家的莉莉斯,对我这个父亲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热情洋溢。

    我感受到了一种另类的满足,陶醉的发出呼吸声,提脚躲开脏兮兮的泥手,身影迅速消失在诅咒之雨下方。

    “天真,实在太甜了,莉莉斯,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可是无效的,需要我提醒你多少次。”

    “天真的是你这个愚蠢嚣张的血奴!”背后传来莉莉斯冰冷戏谑的语气,以及霸道的攻击。

    我闪!我再闪!

    凭着直觉,我头也不回便接二连三的躲过了莉莉斯的所有攻击。

    还好还好,虽然本体的实力低微,但是和强者战斗所锻炼出来的战斗直觉却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帮我丝血逃生。

    “可恶,连这样的突袭也能躲开,你是泥鳅吗?不许躲,给本王乖乖站好!”

    “如果是想投入爸爸的怀抱的话,我随时欢迎。”

    “现在跪下求饶还来得及,本王今天破例不杀你,没错,怎么能让你轻易的死去,必须让你尝尽一千一万种痛苦折磨。”

    “啊,莉莉斯对我的爱,我已经感受到了。”

    “只不过是区区一介血奴……受死受死受死受死!!!”

    “因为生气露出了破绽,所以摸摸头。”

    “啊啊啊啊——————本王改变主意了,果然还是立刻杀了你!现在就杀了你!已经没办法再忍耐多一秒了!已经不允许再和你这卑劣血奴多呼吸一秒同样的空气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