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七十五章 十王之乱
    ***************************************************************************************************

    相处多时,恶龙蕾娜的性格我多少也有几分了解,其中之一就是嘴硬心软,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如此做无用挣扎。

    这不,还不到十分钟,我还没拿出真正的力量——真.爆旋陀螺式原地打滚外加一百二十分贝连哭带闹,她就被我露出的锲而不舍的态度缠得没办法了,不情不愿的叹口气,让我有屁快放,让她安心的散个步……不,是巡逻领地!

    “我就想问问有关于地狱十王的资料。”

    “哈?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这方面的资料很少,想知道的话自个想办法潜入恶魔的书库中了解吧。”

    “开什么玩笑,我连失乐园在哪都不清楚怎么潜入?”

    “没事,这种事只要不放弃便迟早有一天能找到。”

    “我才不要这种无谓的热血式安慰,比起花个数十年想办法去潜入说不定还会被立刻抓住处死,我动动嘴巴问别人就能得到的信息,到底哪一种比较划算,就算是笨蛋也知道吧!”

    “你这笨蛋懒虫德鲁伊,为什么就不懂得享受沾满了辛勤汗水的丰收果实呢,年纪轻轻就老是想不劳而获这样真的好吗?”

    “说三道四的你是哪里来的邻居大婶么,要你管这么多,话说回来刚才还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让我快点问完滚蛋,现在却有闲情对我说教,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真令人火大。求人的家伙竟然还敢如此嚣张,你滚!”

    “我错了。”

    “只有审时度势立刻认错这一点值得夸奖。”

    “所以说就告诉我吧,答案。”我露出恳求目光,没有参杂一丝水分,真的很想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开了口之后,变得比之前更想知道答案了,仿佛内心有一种无名的迫切感在催促着自己,拜托了告诉我吧,就算让我三百六十度原地打滚汪汪汪叫三声我说不定也会考虑。

    “你……你这家伙呀,别忽然对我露出这种仿佛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的眼神,好恶心,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让我认真想一想。”

    看到某德鲁伊如此诚心诚意的乞求自己。蕾奥娜有点不忍,又有点暗爽,于是觉得可怜这笨蛋一会,动用自己的十成干劲去回忆。

    不得不说,作为未来称霸三界的三王之一,高贵伟大的龙族公主殿下还是很好哄,很容易满足的,行为举止完全不负某人给她嘴硬心软的外号——当然。这或许是因人而异也说不定。

    虽然在巨龙眼里,蕾奥娜还只是一头**的。牙齿都还未长齐的龙公主,但在凡人眼中,她却是已经活了数百年的智者,看过的书不计其数,知识量完全碾压那些自称学者贤者的人,当然。这些知识有没有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蕾奥娜得在记忆中好好翻找或许是超过了一百年分量的书籍记忆,她足足思考了五分钟才把眼睛睁开,那双虽然隐藏了真色却仍然灵动美丽的乌黑眸子,轻润的转动着。透露出几分得意。

    “想到什么了吗?”见她表现,我就知道有戏了。

    “嗯哼,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高贵伟大的巨龙,骄傲威严的巨龙,强大无匹的巨龙。”我连竖三个大拇指,一口气点了九十六个赞。

    “你这家伙呀,平时要是也这么识相该有多好……”深深叹了一口气,既满足又惋惜的蕾奥娜开口。

    “关于地狱十王的详细资料,我之前和你提到过的那些相关书籍里,是没有的,所以花费了一些功夫,才从记忆中的其他类别的资料里找到一部分。”

    “你们巨龙记忆力真是好。”我发自内心的羡慕,这简直就是一个移动书库呀,我要是有百分之一,不,哪怕是千分之一就好了。

    “嗯哼,姑且不论我们巨龙记忆力有多好,怎么想都是你这家伙太差了吧。”

    “……”可恶,我能和这家伙吵架么,可以么?!

    “既然想起来了就和我说一说吧,关于地狱十王的事情,比如说……它们的性别什么的。”

    我话刚落音,就遭到了恶龙蕾娜的鄙视,那是看虫子一样的轻蔑目光,不,或许是发情的虫子更加合适。

    “你这家伙果然已经好色的无药可救了,我还以为你终于开窍了想知道一段厚重的历史真相才来问我,原来关心的是这种东西。”

    “等等呀,这是误会,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就算是真的发情了也不会对地狱十王吧,什么年代的人物了!”

    或许是我的解释有理有据,恶龙蕾娜脸上的嫌弃之色稍减:“这种问题你找别人问去,我没办法回答,地狱十王是男是女重要么,在那个年代,在地狱深渊那种地方,实力才是一切好不好,性别什么的根本就是无人关注的旁枝末节。”

    “话不能这样说,万一里面有软妹子呢。”

    “你果然在发情是吧,你果然是在对地狱十王发情对吧!”

    “真的没有,话说就算是真的你也没必要那么生气吧?”

    “你管我,我就是看不惯你色眯眯到处发情的样子!”

    “你管我这句话我想对你说才真,你管的也太宽一点了。”

    “我……我这是在替维拉丝她们生气!”

    “说的好像你们关系很好一样,明明才认识没多久。”

    “要你管要你管,啰嗦啰嗦啰嗦,你还想不想听下去了,不想就滚!”

    这恶龙少女恼羞成怒的拿出杀手锏,我只能屈服。

    见我老实下来。恶龙蕾娜骄傲的把下巴一扬,润了润喉,缓缓开始说道:“在划分负面情绪之后,地狱十王应运而生,然而此时的地狱深渊已经存在多年,里面不乏混沌强大者。头顶上忽然冒出了十个统治者,它们未必服气,而十王诞生之初,虽然是代表了十种负面情绪,是天生的王者,对地狱一族有着天然的克制,但它们并非一开始就强的不可匹敌,就像我们巨龙,也必须经过一段虚弱的年幼期才能拥有三界最强的力量。”

    “哦哦。所以说呢?”我表面上好奇心十足,心里却开始震惊动摇,艾玛,这节奏怎么和我梦里梦到的有几分相似。

    “说到底,十王只不过是十种罪恶的凝聚体,主宰者,如果能在它们成熟之前将它们干掉呢?是不是意味着,可以将它们的罪恶之主的力量继承过来?这种可能性十分大。而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的确可以这么做。”

    “后来的事实?难道说十王未能成长起来就被干掉取代了?”我紧张兮兮的问道。

    “我怎么觉得你在关心地狱十王?”恶龙蕾娜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你的错觉罢了,我只是好奇。好奇心每个人都有。”

    “是这样就好,不过我什么时候说过十王被干掉了?”

    “你不是说了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这种话么。”

    “但我未必指的是现在说的地狱十王呀,拜托你别一惊一乍的老是插嘴,还能不能让我好好说下去了?”

    “您说,您请继续。”

    “咳咳,十王诞生之初。实力尚弱,它们的力量是有可能被剥夺的,面对这等诱惑,别说是混乱的地狱怪物,就算是普通人也会心动。所以可想而知它们要面临的压力有多大,简直就像是十个身怀巨宝却无力抵抗的婴儿。”

    “最后它们活下来了吗?”

    “当然了,这可是赫赫有名的初代十王,话说你们暗黑大陆多少也应该有一些关于它们的资料吧。”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表示反正我不知道。

    “真想狠狠揍你这笨蛋德鲁伊一顿,听好了,十王可是奇迹版成长起来的地狱开创者,虽然它们的身份卑劣,但是它们一路的成长史,以及它们的功绩,却值得让人尊敬。”

    哦哦,我懂,估计就跟原来世界的三皇五帝一样吧,先驱者总是能会被提拔到无以伦比的高度。

    “不过,我猜这后面大概也有堕落恶魔的功劳吧,好不容易地狱十王诞生了,地狱深渊将迎来秩序,他们当然不愿意看到十王被杀,再次陷入争夺王位的混乱之中,所以暗中保护十王也是有可能的事情,不过这并不能抹杀十王的顽强努力,要是它们不堪大用,承受不了这等磨砺的话,我想堕落恶魔也不会介意换一个人。”

    “说的很有道理,这背后一定有肮脏的……咳咳,我是说幕后黑手。”我点点头,赞同了恶龙蕾娜的阴谋论,或许是被天使恶魔坑多了,已经有心灵阴影了。

    顿了顿,恶龙蕾娜的神色忽然变得惋惜无比,就好似看到战士垂暮,英雄腐朽:“只可惜啊,成就是如此丰功伟绩的十王,却以让人始料未及的结局落幕。”

    “到底是怎么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也不清楚,或许就连堕落恶魔至今都还抱着疑惑吧,原本他们想借助地狱十王更便利的统治地狱深渊,但是在最后,本已经坐稳了地狱之王的宝座,划分地狱深渊而治的十王,却忽然出现了内斗,这场内斗惨烈无比,数以百亿计的地狱一族开始自相残杀,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可怕,就数量而言,估计这场战斗比之末日之战,原罪之战,甚至是现在的地狱入侵之战斗都要惨烈。”

    提到这个数字,哪怕身为巨龙的恶龙蕾娜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没办法,谁让巨龙数量稀少呢,别说数百亿计,就算是数百头巨龙战斗,对她们而言都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哪怕是蝼蚁,只要数量堆积起来,也能让巨龙感到震惊。

    “后来怎么样了?”我压下内心的不同于恶龙蕾娜的震惊,迫切问道。

    “那还用说么,在十王已经彻底分割统治地狱深渊的情况下,它们之间的内斗将整个地狱深渊的所有生命都卷了进去,所有怪物都疯狂了,不分敌我的杀戮着,十王之间的战斗更是将地狱深渊破坏的七零八碎,内斗来的如此突然,以至于连堕落恶魔都没有做任何防备,等他们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用带着悲凉的,感慨的语气,恶龙蕾娜长吁一口气:“这一场内斗在史书里可是大名鼎鼎,号称地狱深渊的十王之乱,因为只是地狱深渊自个的事情,并没有波及到三界,影响力不足,因此才没有拿出来和末日之战以及原罪之战相提并论,但论到战斗惨烈,牺牲数量,却是超过了所有的大战。”

    “这场内乱,最后是怎么收尾的?因为堕落恶魔的插手干预么?”

    “天知道。”这家伙也学我那一套,无奈的耸耸肩:“就算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也有一部分是根据其他资料,又族人前辈们推断出来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相,当然,比起之前说的关于壁画的故事,却靠谱很多。”

    “反正书上是这么写的,十王之乱过了不知多少年,终于有一天结束了,但是十王也跟着消失了。”

    “被堕落恶魔干掉了吧,辜负了期待,惹下这样的弥天大祸。”我装作漫不经心的猜测道。

    “谁知道呢,反正记得是又过了很久,新一代的地狱十王终于诞生,只不过比起一代,后面的地狱十王几乎都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资料很少。”

    “初代十王可不可能还活着?”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我们巨龙也没有这么悠长的寿命,数十万年了,就算当时没死,也早就老死了。”对于我的大胆猜测,恶龙蕾娜满脸怜悯——这孩子脑子有病啊。

    “好吧,初代十王已经挂了,我了解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现在的四魔王和三魔神,和地狱十王有关系吗?”

    “当然有了,它们就是十王的接班呀。”

    “可是它们的名头为什么都是折磨苦闷痛苦谎言之流?哦,三魔神除外,它们到是很好的继承了憎恨毁灭和恐惧这三大罪恶。”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吧,十大罪恶当初虽然被强行分割开来,但它们毕竟是互相牵连,互相影响着的,那么多年过去,四魔王所继承下来的十王宝座,已经变成交织杂乱起来了,至于三魔神……大概是它们比四魔王更加古老,所以继承的罪恶还算纯粹,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它们才能突破到四翼境界……”

    恶龙蕾娜将一些片段资料和自己的猜测结合起来,说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反正我是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