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七十三章 埃弗拉
    ***************************************************************************************************

    所以说,十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这个字眼很关键,按照红白公主当时的语气,很明显,那唯一一个男人就是将地狱深渊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家伙。

    现在的问题是,我到底该不该信红白公主,或许那番话只是这个无节操公主的随口乱语,误打误撞命中了一些不靠谱的信息而已,你想想看,连巨龙也只知道这么一些模糊的信息,她打哪里来知道的那么详细,竟然还道出背后隐藏着一个女人,难道说红白公主比巨龙一族还要碉堡?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巨龙一族可是上帝的亲儿子,巫女一族比它还吊,她还能是上帝的老干妈不成?所以我也渐渐倾向于相信恶龙少女说的那种比较可靠的说法。

    毕竟初代圣女是自己人嘛,而且那时候也只有她才具备那种实力,那种魄力,这可是开创了后代延续数十万年霸主地位的教廷的女人呀,论对暗黑大陆的影响,就算是上天入地唯我独尊的亚瑟王也不如她。

    不过,红白公主的话久久回荡在心里,始终让我有点……嗯,有点痒痒的,不满足于此,权当是听恶龙蕾娜讲故事会吧,于是继续问道。

    “这种说法真的一点依据都没有?”

    “靠谱的依据完全没有,到是不靠谱的依据有一个。”

    “什么依据?”

    “杜撰那本书的前辈,自称是偷偷潜入堕落恶魔的书库里。找到的这段秘史。”

    竟然敢只身潜入堕落恶魔的书库,不愧是巨龙,这胆量也不比初代圣女差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第二种说法更靠谱些?毕竟只有堕落恶魔才知道真相。”

    “可问题是,它没办法证明它成功潜入过堕落恶魔的书库当中呀,就算是我们巨龙。想要潜入戒备森严的失乐园里,难度也十分大,除非是龙王或者诸位长老去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所以说那位前辈并非龙王和长老?”

    “当然了,否则大家早就信了。”蕾奥娜翻了翻白眼,道。

    “这到也是个问题,嗯,算了,反正也我们再怎么讨论也不可能得出结论,还有其他值得一提的事情吧。关于壁画上面的内容。”

    问到这里,恶龙蕾娜的眉头上扬,很明显戳中了她的痒点。

    “还别说,看到壁画之前,本来我是坚信第一种说法最靠谱,可是看了之后,我却有些动摇了。”

    “哦?快说说。”

    “根据不靠谱的第二种说法,那名什么也不是。根本找不到存在感的普通男子,在某种协力下进入到恶魔深渊之中。在各方势力的暗中引导下,安然无恙的穿梭于地狱深渊数十年,最后于东西南北四方萃取材料,于地狱中心打造熔炉,以圣人之血为燃料,锻造出一把地狱深渊之剑。命名为埃弗拉,最后,他用这把埃弗拉斩断了地狱深渊那无数纷乱的负面情绪,将其一一分割,使得邪恶有了源头。地狱诞生了秩序。”

    “满满的三流骑士小说画风呀。”等恶龙蕾娜用夸张的语气说完后,我立刻吐槽。

    “就是,这也太夸张了,根本让人无法相信这种。”恶龙蕾娜也点了点头,但是话锋一转:“但是,洞窟里的那些壁画却颠覆了我的想法,你回忆一下壁画的内容,是不是好像的确有这么一段类似的情节?”

    哈?让我想想,嗯……抱歉,想不出来,那些壁画实在太简陋了,一个人就是一根小火柴,谁看得懂啊。

    我无奈的耸肩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使得恶龙蕾娜深深叹了一口气:“如果那些壁画的内容,能够再精致一点就好了,说不定就能确认了,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因为心里知道这段说法,所以才下意识的代入到壁画当中?也有这种可能性。”

    哦呀,看不出来,这只嚣张高傲的巨龙少女,竟然还懂得自我反思。

    “那初代圣女的版本呢,有没有说明她到底是如此进入地狱深渊,用什么手段将负面情绪分类,说不定也能代入到壁画当中的内容。”

    “很遗憾,反倒是这个比较靠谱的说法,中间过程解释的十分模糊,或许,正因为历史是严谨的,严肃的,无法随便杜撰,才如此含糊,而另外一种说法根本就是杜撰出来的,所以反倒可以写的天花乱坠,十分详细。”

    “有道理有道理。”我嗯嗯笑了起来,这恶龙少女性格是恶劣了一点,但是分析问题却是一套一套的,很有文学少女的范儿,只可惜呀只可惜。

    “你又在心里说我的坏话了对吧。”刚想完,恶龙蕾娜的脸蛋又凑了上来,一改刚才的知性美感,变得凶巴巴。

    你看,我就说很可惜嘛。

    “你到是听我说话呀混蛋,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对吧,根本就无视我们巨龙一族的威严对吧!”见我不理她,恶龙少女更加愤怒。

    “烤鱼还要不要吃了?”

    “啊要,等吃完后再和你理论,啊啊啊你这笨蛋,快点转,这面快焦了,已经有些焦了!”

    “谁让你打扰我干活。”

    “谁让你老是要和我作对,心里想了些什么,一看便知,真是的,好歹我尽力尽力给你这笨蛋讲解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谢啦谢啦,来,你的烤鱼。”

    “哈呜~~~嚼嚼……你这家伙啊……哈呜哈呜~~~应该尊重强者……嚼嚼……嚼咽……对我更加敬畏……哈呜~~~为什么就是不懂……嚼~嚼……我可是巨龙呀哈呜~~~”

    “……”你这边吃边说话的形象,真是让我一点敬畏心都生不起来。

    不过,到是有点率真可爱就对了,我微微一笑。将另外一条烤鱼剔骨,放到尤丽叶的盘里,对面的恶龙少女眼角瞄到这一幕,飞快将盘中的烤鱼三两口狼吞虎咽吃下去,然后再将空盘递过来。

    “我还要!”

    “篝火上边有,请自取。”

    “你这家伙知道感恩戴德这四个字该怎么写吗?”

    “是是是。我取给你就是了。”

    “剔骨。”

    “哈?”

    “也要帮我剔骨。”

    “你吃的挺熟练嘛,干嘛还要我帮忙。”我在心里吐槽一句,这货吃鱼根本就没吐骨头,估计是连肉带骨一起吞嚼下去了,让人不仅感叹——这才是食物链顶端的巨龙吃相呀。

    不过,在家里蹭吃蹭喝的时候,烤鱼以外的一切食物,她的餐桌礼仪到是不比尤丽叶吾王甚至是爱娃儿她们差,优雅的很。而这份优雅之中又有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所以很荣幸的,这只恶龙少女成为了每隔几天就会上演一次的餐桌修罗场中的一员,是小幽灵的得力竞争对手。

    真是的,你可是高贵威严的巨龙呀,为什么会这么熟练,怎么能那么快就融入到我们家的市井小民风格里面!

    在迷雾山峦休息一宿之后,我们立刻启程回教廷山。至于恶龙蕾娜说的那些故事,我很快就忘到记忆角落里去了。孰真孰假,现在讨论这个有意义么?都已经是数十万年前的事情了,就算给你辩证出了事实又有什么卵用,我又不是学者,也不是考古学家,不爱这一套。或许可以将这些信息以及壁画告诉凯恩吧,他一定会很感兴趣,说不定能研究出点什么。

    只不过……埃弗拉?

    “不是我。”在我脑海中冒出这个名字的是偶,失踪人口艾芙丽娜忽然在心里发出抗议声音。

    “我什么都还没说你急着否认做什么,莫非是做贼心虚?”

    “我只是对你的脑洞太了解了。知道你肯定会想歪罢了。”

    “那么说来真不是你?承认也没关系哦,这可是好事,你想想看,唰一下就把地狱深渊的负面情绪分割开来,创造秩序,不是有一种开天辟地的感觉吗?”

    “我已经不需要这种虚荣了,嗯哼。”

    这把咸鱼剑,说的好像自己很了不起,曾经做过什么大事一样,语气狂妄的很。

    “好吧我信你,但是你一定知道点什么吧,只要透露给我我就信你了。”

    “我从不接受威胁。”

    “这不是威胁,只是交易。”

    “我从不接受这种肮脏的交易。”

    “埃弗拉,艾弗利亚,艾芙丽娜,你不接受我就在心里默念一千遍。”

    “你这种威胁别人的方式我活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

    “承蒙夸奖。”

    “好吧,看在你的智商让我重新开了眼界的份上,我就稍微透露一点。”

    “哦哦。”我满心期待,不知为何就是觉得这把咸鱼剑应该知道连巨龙一族都不知道的黑历史。

    “关于初代圣女……”

    “初代圣女的是什么?”我艰难吞咽一口,难道说,连巨龙一族都尚未解开的谜题,就要在我面前揭开了?

    “其实初代圣女和你这笨蛋有很深的渊源。”

    “哈?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数十万年前的人物,我能和她扯上什么关系?你倒不如干脆告诉我恶龙蕾娜说的第二种说法里那个男人就是我。”

    “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你这家伙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和艾芙丽娜心不在焉的斗着嘴,我一边思考——嗯,这一定是这把咸鱼剑的骗局,忽悠我的手段,我不能上当,往深处想我就输了,我这种家伙能和初代圣女扯上什么关系呀是不。

    半天后,一行三人终于会到教廷山,不出我的预料,四个小组当中我们做了吊车尾,因为这个还被本子娜嘲笑了几番,不过我不在意,哥这次出去的收获大大滴,知道了一段伟大的历史,你这种人偶公主又岂会清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