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 村庄建造
    ***************************************************************************************************

    地狱世界的景色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反而阴沉,压抑,充斥着死亡混乱杀戮的刺鼻气息,法师公会给教廷山内部打造了梦幻一样的草原美景,却没有在教廷山外部也造假一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教廷山并不是固定建筑,它是一艘移动飞船,注定没有办法在外表上面要求太多。

    极度让人不适的环境,让女孩们,尤其是身为牧师的双子公主,并没有在外部滞留太久,只有寥寥数个地方逗留了稍长时间。

    其一自然是剧毒花藤和橡木智者合体而成的圣诞树,如今我能感觉得到,两者已经完全合二为一,就算哪天技能栏里的召唤剧毒花藤和召唤橡木智者两个技能忽然变成一个,我也不会再感到惊讶了。

    合体后的圣诞树……姑且先这么称呼着吧,不仅可以用做教廷山的人工智能,让它执行一些简单的命令,不用小幽灵事事亲为,又开发全新的功能——灵气光环。

    在合体完成后,一个覆盖教廷山方圆几十里的巨型灵气光环诞生了,某一天,教廷山上的冒险者忽然感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身体特别有劲,几经查实,才发现是被圣诞树的灵气光环给笼罩。提升了一些属性能力,虽然对领域强者而言并没有提供多少加成,但总归是白捡来的是不?而且覆盖范围超广,在靠近教廷山的其他地狱山区域都能享受到。

    再仔细琢磨琢磨,如果能将灵气光环覆盖的范围作为以后的新手历练区,把它当成新手福利,不是可以让初来乍到地狱世界的冒险者多一份保障。降低从第三世界到地狱世界所忽然拔高的难度么。

    最重要的是,这很好玩呀,你想想看。一颗圣诞树提供灵气光环耶,不愧是魔王大人的召唤生物合成的奇怪家伙。

    听说最近有不少法师和德鲁伊绕着圣诞树直转,要不是慑于我的魔王威严(?),他们怕是把圣诞树连根挖起然后切片研究的心思都有。

    睡了六个续集以及两个剧场版的剧毒花藤。和女孩们打交道很少。但是橡木智者却是她们熟悉的好伙伴,我清楚记得,当年女孩们还热衷于外出历练,希望有一天能帮上我的忙的时候,我便是将橡木智者留在她们身边,橡木智者提供的灵气光环对我来说已经没多大用,对女孩们而言却帮助不小。

    如今,橡木智者已经驾鹤西去……哦不。是已经变成全新形态,变成一颗硬邦邦的圣诞树。再也不是那个能量海星状的软软抱枕了,这种变化多少让女孩们有种当年漂亮可爱的青梅竹马变成了如今的抠脚女汉子的感慨和伤感。

    说完了圣诞树,接着是另外一个地方,魔王殿。

    系马达!!!

    我这该死的金鱼记忆!我这该死的金鱼记忆!我这该死的金鱼记忆!

    狠狠砸了自己三板砖,我含泪陪同女孩们一起浏览完了魔王殿,还被双子公主兴致勃勃的拉到魔王座上,坐在一起,用记忆水晶照了个留念。

    得,这下不用拆了。

    我万念俱灰,自暴自弃,又拉着维拉丝,莎拉,甚至是尤丽叶,三无公主一起自拍,浪费了十多枚宝贵的记忆水晶,在魔王座和魔王殿的各个角落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最后摸了摸兜里,节操……已经没余粮了。

    随后是参观把她们送来这里的地狱传送魔法阵,对于当初那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也就是哈洛加斯心脏的初始形状,竟然能变得如此高大上,大家都不由纷纷的称奇。

    最后逛了圈因为天使族的到来还没来得及拆光的神殿教堂,感受一下当年土豪教廷的艺术底蕴和历史气息,中途遇到菲妮,抓住她又想在神殿里偷偷摸摸的现行,狠狠教训一顿之后,这趟外表之旅就算告段落了。

    毕竟地狱世界的环境,对实力较弱的人而言并不怎么友好,像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里的欧娜和碧丝,只和菲妮出来不到十分钟就回内部去了,也导致菲妮这家伙无人约束,看到栋栋金碧辉煌,古老华贵的神殿,盗墓贼之魂又冒出了头。

    或许我得和法师公会那边商量一下,等将地狱传送优化好之后,也看看能不能在教廷山上捣鼓个类似于空气净化器一般的魔法阵,隔绝一部分地狱世界的恶劣环境和气息对教廷山的影响,这也是提升民生工程的重要工作呀。

    随后几天,随着大量木料石料等等建筑材料的运达,村庄的建设也正式拉开帷幕,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极度奢侈的使用冒险者作为建筑工的行为,让建设进程几乎是以十倍数十倍的速度在飞快推进,不出意外,大概用不了半个月,我们就能迎来一个全新的,让强迫症患者欢呼万岁的美丽村落。

    只是这命名问题……始终是个大问题呀,为什么大家就不相信我呢,以为我会取星露村冒险村彩虹村图斯库鲁村这些俗气的名字吗?告诉你们,不!

    至少也得是西红柿蛋花村或者是菠萝炒肉村这样的标新立异命名。

    村庄建设的如火如荼时,我也没闲着,在教廷山不比在罗格营地,只要你想找事儿做,总归是不会闲得发慌,就比如说——去找阔别半个月的骸骨巨龙童鞋谈谈心。

    不过,每次去找骸骨巨龙都会负伤而回。我不想让女孩们一来到教廷山就为我担惊受怕,所以pass了这个选项,估计那头骸骨巨龙就算醒过来。也只能在自己的领地里瞎乱转吧。

    前提是红白公主的迷路符咒能对它凑效。

    说起红白公主,这两天好像没见到她的身影呀,那一身露腋巫女装,只要出现在附近就绝对忽视不了,难道说又回她的老巢去了?嗯,有这个可能性,我记得红白公主要做迷路符咒。让我给她准备大量的白纸,她应该是贪污了很多。

    于是乎,可以想象。有了白纸,就等于有了符咒,有了符咒就等于有了力量,有了力量就有了底气。有了底气自然就要回家去教训那些胆敢拆掉她的神社的家伙。顺便奴役她们给自己重建一座神社。

    我是不是有助纣为虐之嫌?

    法师公会的地狱传送优化研究,到了最后紧要关头,我便时不时跑去给大家打气,普通的方式对这些油盐不进的老法师自然无效,于是阿卡拉的金字招牌亮起,只说了一声“不按时完成削减研究经费”,原本还各自进行一点私下研究,开着小差的法师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果然只有阿卡拉才能治得了这群人。

    此外就是萌萌哒酷酷哒小师妹,原本以为她神出鬼没居无定所的属性。就算我离开时吩咐了她尽量留在教廷山帮我防一下骸骨巨龙,她也会忍耐不了几天就跑出去。

    没想到,等我将尤丽叶暂时交给黄段子侍女,终于获得少许独立空间时,贝安沙就哧溜一下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跑了出来,飞扑到我的怀抱里,像小猫一般亲昵磨蹭。

    “贝安沙,好久不见了,想师兄了吗?”

    “嗯。”小猫一样的贝安沙,软呼呼的发出可爱鼻音。

    “来,我们坐下,和我好好说一说你最近做了些什么。”被萌出血的我,擦了擦鼻子,拉着贝安沙坐下,和她闲聊起了家常。

    贝安沙的生活很是简单,除去那些她可能没办法告诉我的神秘元素,大部分时间,她都过着一目了然的生活。

    摘蘑菇,屯蘑菇,赶走试图抢蘑菇的坏蛋。

    “……”果然我猜的没错,其实蘑菇就是地狱世界里的硬货币么?

    不过最近,贝安沙找到了新的事情可做,在教廷山附近新出现了一批蘑菇,数量不菲,最重要的是生长速度有些丧心病狂,几乎是摘了以后隔个两三天又可以去摘了,弄的贝安沙首次为蘑菇太多而产生了幸福的烦恼。

    这些天我不在的时候,贝安沙便承担起了蘑菇守卫的神圣职责,精心照料着那一片奇特的蘑菇。

    终于,她等到我回来了。

    为什么要等我回来呢?当然是要和最最最亲爱的师兄一起分享快要塞满口袋的蘑菇啦。

    这一刻,我忽然很想见一见她那个喜欢吃烤蘑菇的妹妹。

    “你的妹妹呢?”

    “最近一直在睡觉,有点担心她。”聊起妹妹,贝安沙天真稚嫩的面庞上,总是会出现一丝丝的成熟和温柔。

    “担心她的身体吗?”

    “不,身体我到是一点都不担心。”

    咦,难道我猜错了,她妹妹不是类似莱娜一样的,常年卧病在床的病弱属性?

    “那你担心什么?”

    “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说到这里,贝安沙变得含糊其辞起来,脸上写满了歉色,我便知道,这又是禁止事项,不能透露的秘密。

    和贝安沙相识至今,也算很长时间了,我却依然对她口中时不时提到的两位姐姐,以及经常提到的妹妹,没有一丝具体的印象实感,似乎她的姐妹们就是贝安沙的最大秘密。

    也罢,聊点其他吧,比如说这烤蘑菇……我能加点塔莫娅的妈妈做的酱料吗?就算是死,也想死在美味手上。

    过不了几天,兽娘幽灵组外出历练回来了,家里再次迎来一波热闹,顺便,也终于可以将家的位置定下来了。

    其实我觉得这和小幽灵没啥关系,这笨蛋圣女的窝,不是我脖子上的项链才对么?

    小狐狸和塔莫娅也兴致勃勃的参与其中,塔莫娅我可以理解,毕竟她是和我们住在一起,小狐狸嘛……

    当我色眯眯的提出这个疑问时,理所当然被小狐狸一尾巴扫了。

    “哼,本天狐当然是要和自己的族人住在一起。”

    “为什么?”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明明说好了完成第二次天狐考验之后就会考虑咱俩的婚事。”

    “才……才没有说,哼,就算一时口误说了,那也只是考虑而已,考虑!”在女孩们面前,小狐狸有些拉不下面子,脸色羞红,傲娇度比平时还要高。

    “露西亚,你就给吴大哥一个回应吧,老是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琳娅看不下去,竟然开始帮腔。

    “是啊,露西亚姐姐,这样大哥哥有点太可怜了。”莎拉也附和道。

    “是有什么其他不得已的原因吗?”维拉丝目露关切。

    “露西亚,太嘴硬不好,等错过了可别后悔,虽然我不认为以熊塔的性格会让错过这种事发生。”这是和露西亚感情渐渐深厚的兽娘组合另外一员,塔莫娅。

    “你们……奇怪的是你们才对吧,哼,我不和你们说了,回去看看族人!”在大家的助攻下,这只脸薄的小天狐狼狈逃走。

    “唉,看来还是有点难度。”我哈哈苦笑的挠着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你们,尤其是……”我尤为感激的看向维拉丝、琳娅和莎拉,感谢她们的包容。

    “我们可是早就把露西亚当成家人了。”维拉丝柔柔一笑。

    “我也不希望多一个分享吴大哥的人,只是你们两个的关系现在还有谁不知道呀,这生米都煮熟熟烂煮焦了,一到谈婚论嫁却变成这样,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比以前你和蒂亚的事还让人操心。”琳娅摇头叹气。

    “大哥哥,我觉得露西亚姐姐只是抹不开面子而已,加把劲说不定就能成功了。”莎拉紧握小拳头,fight!

    “哪怕身为女性,我都有点羡慕你了,熊塔,你以后可千万别辜负了这些一心为你着想付出的妻子。”塔莫娅表情郑重。

    “爸爸,加油!爸爸,加油!”双子公主给我鼓劲。

    【最近缺乏新题材灵感,所以上吧】三无公主面无表情的抬起她的小本子,上面这么写道。

    我正一边咬牙切齿的揉着三无公主脑袋上的柔软包子帽,一边为大家的无私付出和关怀而感动,就在这时,一直没吭声的尤丽叶也凑了上来,拉着我的衣袖,露出打开一扇新世界大门的希冀目光。

    “殿下殿下,尤丽叶也想体验一下被求婚的感觉。”

    “干脆叫魔王后宫村得了。”牵着小黑炭站在一角的小气巴巴爱吃醋黄段子侍女,忍不住酸溜溜脱口而出,在突兀的房间里声音显得特别清晰嘹亮……

    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