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四十七章 特制女儿红
    ***************************************************************************************************

    这一吻就是天昏地暗,天长地久,甚至隐隐有些让我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许久许久,唇分:“凡凡是来找我的吗?”

    “是的。”

    再吻。

    许久许久:“凡凡想我了吗?”

    “想。”

    再吻。

    许久许久:“有多想我。”

    “跟你一样想。”

    再吻。

    许久许久,我觉得这样不行,被逆袭一次也就罢了,怎么能接二连三的被逆袭呢,男人的尊严何在,一家之主的威严(?)何在?

    于是没等蒂亚开口,我就主动将她用力一揽,继续吻个天荒地老。

    你敢信等我们回过神来,恋恋不舍的分开时,太阳已经下山了?这么一数,我和蒂亚竟然足足吻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这要是有单身狗fff团路过,该造成多少亿万点伤害啊?

    “诶嘿嘿,亲了一个下午呢。”蒂亚小脸红扑扑的,宛如诱人苹果。

    “是啊,整整一个下午,你这丫头越来越没羞没躁了。”我在她娇羞嫩滑的几乎能捏出水来的脸颊上,轻捏了捏。

    “才……才没有,就算是,凡凡后来不也一样吗?”小丫头表示不能只有我一个人没羞没躁。

    “我是被你勾引的。”我一脸正色。

    “啊,凡凡好诈。”

    “那可不是吗?我得保持自己的形象。”

    “哼,没羞没躁就没羞没躁。反正我们是夫妻,是夫妻对吧,怎么样都没关系,是夫妻,诶嘿嘿~~~”是夫妻这三个字,对蒂亚来说似乎有特殊魔力。每说一遍,脸色的光彩就耀目几分,等三遍过后,已经是充满幸福美满的灿光,并用期待的,仿佛会说话似的动人眼神看着我。

    是吧,我说的没错吧,是夫妻吧。

    “是是是,我的妻子公主丫头。”我一副没办法的表情。又捏了捏蒂亚的脸。

    “不许说丫头。”

    “好吧,那么我的公主殿下。”

    “好像又少了点什么。”

    “你的要求还真多。”我乐了。

    “才不是呢,是凡凡在欺负人,明明知道我想听什么。”

    “咳咳,那么听好了,我可只说一遍哦。”

    “噢!”蒂亚如临大敌般,紧箍小拳头,竖起耳朵。牢牢盯着我。

    喂喂,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夸张了吧。

    原本只是想调戏蒂亚一下而已。现在见她如此认真甚至带着点虔诚的态度,我都有些紧张害羞了,结结巴巴好一会儿,才挠着后脑勺,撇着头轻轻说了一句。

    “那……那,我的……咳咳。我的妻子大人。”

    “凡凡万岁!”话刚落音,蒂亚就感动的扑到了怀里,还没等我开口,热情火辣的香唇再次献上。

    我说你还没够啊,太阳都下山了!

    事实上。我也没够,所以只能没羞没躁的又陪蒂亚玩上了羞羞的亲嘴嘴游戏。

    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新婚尔尔,甜蜜腻人的笨蛋夫妻呀。

    “好了,你看月亮都看不下去,躲起来了。”

    唇舌分离,拉出一条晶莹丝线,我终于觉得还是留一点节操存底比较好,于是在蒂亚的唇上轻点了点,以示中场休息,暂时告停。

    要是惯着蒂亚,我觉得这热情大胆的沙漠公主,能够和她的丈夫一直深吻到明天天亮。

    “月亮才没有害羞,本来就没出来嘛,凡凡骗人。”小丫头颇有些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夜色下那自两片湿润樱唇之间一掠而过的粉色舌尖,差点诱惑的我又忍不住低头亲吻下去,重新将其虏获。

    “谈正事。”我拍了拍小丫头的屁股,将她松开。

    “传宗接代在我们赫拉迪克族里可是头等大事,比正事要紧多了。”

    我一个踉跄,你这丫头,这种话是跟谁学来的,怎么越来越像那无节操的笨蛋侍女了。

    在蒂亚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庄废墟,在我一路追寻下,这里已经是遗失城市的范围,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破落遗址,当然,这些遗址一般都盘踞着大量的怪物。

    蒂亚似乎把这里当成临时落脚点了,怪物早就被她清理光了,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这里,我猜可能是因为地面是石砖比较坚固的关系吧,沙漠里找地方落脚是个考验技术的活,因为普通的挖地钻洞手段阻止不了在地底下横行无忌的沙虫,谁也不想睡着睡着忽然从墙壁四周,甚至是你的屁股底下钻进来大量的沙虫,那可真变成瓮中捉鳖了,当然还有更倒霉的,那就是直接挖到沙虫巢穴掉进去。

    我可从来没挖到过哦,从!来!没!

    坚固泥地或是石板地,可以有效阻止沙虫肆虐,这是每一个想要在沙漠建立固定据点的人必须知道的事情,当然,如果你是号称法爷一族的赫拉迪克族,你可以奢侈的在整个地面下方布置大型防御魔法阵,让沙虫根本无法靠近。

    找到了合适的落脚点,接下来自然就是扎帐篷,起篝火,然后在火光下没羞没躁的啪啪啪……才怪呢你妹!我和蒂亚还没那么饥渴。

    填饱肚子才是正常流程,只是在刚才收拾战场的时候……顺便一提,那可真是够呛的,沙漠环境你也知道,天气再好也会刮刮风什么的,于是好多金币宝石就在我和蒂亚玩连连看的时候被沙子掩埋了,稍微费了点心思才把大部分战利品收拾好。

    当然还有更呛的,那就是哼着愉悦小调的蒂亚,不顾夜色在附近收罗了好些沙虫以及沙虫幼虫。看的我眉头直跳,暗叫不妙。

    今晚,该不会又是沙虫大餐吧。

    镜头跳回刚刚,燃起篝火,架起锅子,我在胆战心惊之中。蒂亚拿出了些正常的食物材料,然后白了我一眼。

    “早知道凡凡你和娜娜都不喜欢吃这些,别在那打颤啦。”

    “早知道了你以前还一个劲让我们吃?!”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这丫头何止有点腹黑。

    “因为可以提供大量的体力能量啊,我一直希望你们能喜欢上,至少可以接受它们,想想看,能多接受一种食物摄取,不就意味着以后的存活能力更强一些吗?”

    这教科书式的贝爷言论。让我四十五度角仰望,无言以对。

    “况且……”蒂亚说到这里,忽然神情有些扭捏,竟然害羞了,天啦撸,到底是什么话,能让这大胆主动的沙漠公主如此害羞,我有些方了。对不起导演能卡一下么。

    “况且,沙虫蝎子蜥蜴毒蛇这些。根据我们一族的长期研究,可是还有……有壮……壮阳的功效哦。”一脸娇羞的蒂亚,扭扭捏捏说完这些后,仿佛完成了某件重要任务般,松了口大气。

    “……”

    其实我现在脑子里比较奇葩的在思考,放到原来世界的话。蒂亚这句话一出,估计这些沙虫蝎子毒蛇蜥蜴,用不了多久就要变成濒危动物了。

    “怎么样,现在想吃吗?”她期待的看着我。

    “不不不,我觉得我不需要。至少在我头发完全变白之前应该不需要。”我罢了罢手。

    “不……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啦,而是……而是可……可以助兴……更加兴奋的话……啊啊啊,凡凡真是大笨蛋,干嘛要让我说的那么直白!?”蒂亚又结结巴巴的害羞的解释,然后气呼呼的整张脸通红一片。

    我牢牢盯着现在的蒂亚,感觉以后看到她脸红的机会可能会越来越少了,因此格外珍惜。

    论没羞没躁程度,某些方面蒂亚已经堪比黄段子侍女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黄段子侍女只不过是个废材嘴炮流,无论嘴巴有多厉害一被扔上床立刻就方了,整个似小白兔般缩成一团,变成了任由摆布的抖m侍女,蒂亚呢,动口动手能力都超强,妥妥的理论实干派。

    “怎么样,凡凡现在想吃了吗?”火光下,蒂亚俏脸一片绯红。

    “不,还是不想。”虽然有些心动,但我还是死要面子的不愿意松口,沙虫什么的,本德鲁伊最讨厌了啦。

    “真是拿凡凡没办法。”蒂亚失望的叹了口气,正当我于心不忍想改口试试就试试的时候,她忽然一秒钟立刻恢复精神,元气活泼的让篝火为之黯然。

    “真没办法,本来想节约着点用的,只好拿出来了。”

    “什么?”

    “铛铛铛,就是这个。”蒂亚丫头献宝似的将一个棕色瓦罐坛拿出来,上面红纸黑字贴着【特制女儿红】三个大字。

    “不,这难道说……又是那个?”

    “诶嘿嘿,没错,就是凡凡说的那个哦。”

    “你爷爷到底给你埋了多少?”

    “不清楚,应该有不少吧,不过总有喝光的时候,所以才想省着点让凡凡尝试一下其他嘛。”

    “我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想问。”

    “什么问题。”

    “好像从对话开始,你就直奔着一个目标而去。”

    “凡凡现在才听出来吗?”小丫头娇羞之余,不禁困惑,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可就不大好了。

    “不,听是听出来了,多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吗?我和凡凡不是夫妻吗?”

    “说的也是……”略想一下,这丫头以前试图利用这样的酒逆推我的事都干过,比起那种事,她现在的举动实在正常的让我泪流满面。

    “所以说,真的要这么做吗?”

    “凡凡……不喜欢吗?”

    “哪里的话,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后半句完全听不懂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是凡凡的家乡话吗?”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今晚要喝个痛,干个爽。”

    ……

    第二天中午,我单手叉腰,呲牙咧嘴,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从帐篷里走出来,扫了一眼外边的狼藉满地。

    篝火早已熄灭,上面架着的锅里煮着昨晚的晚饭,原封未动,宛如被冷落的小媳妇一样散发出冷却气息。

    篝火旁边,约莫一斤装的瓦罐酒坛横卧于地,两只杯子凌乱丢弃在旁边。

    这一幕幕,似都在述说着昨晚的战况到底有多激烈,好吧,我的确得承认,我昨晚说错了一句话,流程完全没按正常路线走,说好的吃晚饭呢,蒂亚的乳名叫晚饭吗?!

    不行了,以后绝对不陪这丫头疯了,这女儿红我记得本子娜说过,可是有着一杯那啥,两杯那啥,三杯那啥的美名,我们俩昨晚整整喝下一坛,虽说是小坛但怎么说也有一斤装吧,难怪刚起来的时候腰跟断了似的,害我都想再转过身回过头去确认看看里面躺着的到底是蒂亚还是那只三尾小天狐。

    等我们这双没羞没躁不知廉耻的夫妻收拾好,填饱肚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嗯,貌似如果像昨天那样乱来的话,我们又可以玩一个下午连连看,紧接着扎起帐篷继续做(啪)晚(啪)饭(啪)了。

    还好,我们总算没有这么乱来,收拾好后,依照蒂亚的撒娇恳求就陪她历练去了。

    下午时分的沙漠如同大熔炉,热的惊人,真不知道昨天我们到底是怎么忽略这份热度,站在太阳底下玩了一个下午外加一个傍晚的连连看。

    当然,比起头顶上的骄阳,我觉得身边的丫头公主热度似乎更加惊人,她整个已经陷入新婚甜蜜模式,不顾炙热温度,抱着我的胳膊,将纤细修长而饱满的身体紧贴过来。

    喂喂,我说你这哪是沙漠历练,是马尔代夫新婚蜜月旅行吧!

    我很想严词拒绝,然后好好训斥蒂亚一番,让她幡然醒悟,重新走上历练的正途,为赫拉迪克族,为联盟争光。

    然而,手臂仅仅只是被她那丰满的胸脯那么一蹭,就什么都无所谓了,赫拉迪克族和联盟就由我来保护吧!

    一路走一路聊,逐渐地,我们发现了一件比较诡异的事情。

    其实在昨天就应该察觉到了,那就是,这一路上我们竟然半只怪物都没遇到,昨天也是,在原地玩了一个下午不止的连连看,怪物竟然也没跑过来打扰。

    难道说这年头怪物也讲究文明观球,提倡非礼勿视了?……(未完待续。)

    ps:点娘限制了标题字数二十个好忧郁啊,章节数都占了十个,已经没办法在标题上面卖节操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