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四十六章 没时间了,快上车!
    ***************************************************************************************************

    我的运气不错,赶上了沙漠的好天气,放眼望去,天边就似一条分割线,上边是澄空碧蓝,下边是金黄璀璨,倘若忽略沙漠的危险要素,到是一片令人心醉神迷的好风光。

    我说的危险要素,可不光是头顶上悬挂的,似想要将万物融化掉的炙热艳阳,还有埋藏在地底下的东西,以及直接在地表上四处蹦跶的东西。

    比如说沙虫啊,又不如说沙虫以外的地狱怪物。

    为什么要将沙虫单独列出来呢?这货和小矮人一样,有些是土生土长的土著产物,种类杂的很,也多亏蒂亚……不,是所有经受过千年围困的赫拉迪克人,能够将它们一一辨别,并从中挑选出可以吃的,做出口感微妙,形同吞嚼脂肪的沙虫大餐。

    因此,不得不说每个赫拉迪克人都是一个暗黑版的贝爷,而一只沙虫,可以提供我们日常活动三天所需的能量,这才是沙虫如此受赫拉迪克人欢迎的原因,比起毒蛇蜥蜴蝎子,这货能量价值最高好不好?!

    不行不行,最近我是怎么了,一想到沙虫,几乎立刻就忽略了它的怪物身份,满脑子都变成了沙虫大餐,难道我已经被蒂亚洗脑了?

    身为贝爷中的贝爷级人物,蒂亚在沙漠里历练,根本不愁吃的问题,至于喝的水……你忘了她是法师来着?来个冰风暴能在沙漠吃刨冰我就问你服不服。

    总之。蒂亚去哪里都不愁吃不愁喝,这点毋庸置疑,呃,为什么绕来绕去又绕到了这种话题呢,似乎我那元气活泼天真可爱的沙漠公主的形象,已经逐渐被一个握着一把瑞士军刀的平头短发鹰嘴鼻大叔身影给取代了?

    不行。我得赶紧想到蒂亚的其他好才对,比如说天真烂漫,热情主动,第一次认识就嚷嚷着问我什么时候来要她的身体,差点就让我变成赫拉迪克族全民公敌了,好在之后怒刷了好几波声望,终于刷到了哪怕是蒂亚再次满脸天真的向我大声喊“凡凡什么时候来要我的身体”,亦只是被诸多慈祥的目光注视的地步。

    话说回来,这会不会是蒂亚的潜移默化手段?现在想想。其实一开始单纯天真的蒂亚,从赫拉迪克族跑出来后,不知道跟谁学坏了,变得有那么点小腹黑,尤其是是对爱情的主动进取,很有套路化,甚至是教科书化。

    一定是我多心了,嗯。多心了。

    这般全心全意的想着蒂亚,回忆着和蒂亚的一幕幕。我嘴角不由自主的溢出了笑容。

    和蒂亚的相识相爱,大概是最坎坷不平的吧,当然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明明早就已经意识到蒂亚的心意,心里也非常喜欢蒂亚,却还是一而再的视而不见。甚至是委婉抗拒,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就两个词可以形容。

    矫情,欠揍。

    或许是这份浓厚的思念,连在时空管理局洗马桶那个家伙都感应到了。本以为要花上一点时间才能找到蒂亚,结果就在我按照泰恩长老的提示传送到遥远绿洲,往遗失城市方向搜寻的第二天,就感应到了蒂亚的气息。

    哪怕在炙热无比的沙漠里,灵魂感应中的蒂亚,也是一团突兀的炙热火焰,能够融化人心的热情火焰,沙漠公主,在沙漠之中自然绽放的更加娇艳。

    我收敛起内心的激动,隐藏起自己的气息,向蒂亚所在的方向悄悄赶去,约莫半个小时过后,终于看到了她的身影。

    远远地战场上,一大群剑齿猫和矛之猫外加沙虫组成的杂牌怪物大军,正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战场中心。

    而在战场中心,两头超过十米长的能量巨龙正在发出咆哮,一冰一火,宛如守卫,拱卫着最里面的那道身影,又时不时的化作两柄利剑,刺向怪物堆中,如虎入羊群。

    而里面那道矫健身影更是不得了,配合冰龙和火龙,她手中的闪电就似长了眼一样,在地表不断闪窜,吞噬着一个又一个的怪物,逐渐形编织出了一张蛛网般的闪电带,明明是怪物数量占据上风,将一人两龙包围起来,等这张闪电带形成的时候,却奇迹般的给人一种这一人二龙反包围了数百数量的怪物的感觉。

    等闪电带形成,身影便不再拘泥于闪电魔法,而是冰火雷三种魔法信手拈来,但是有一个规律,那就是这些魔法一律都是一二阶的魔法,甚至地表形成的闪电带,竟然是用一阶的充能弹制造出来的。

    如果是用三阶的闪电,或者四阶的连锁闪电,或许有不少法师都能做到这种控制程度,但仅仅是一阶的充能弹,即便是以我这个魔法外行人的眼光来看,也觉得非常厉害,绝对已经达到了,甚至超过了第三世界一般冒险者的技巧。

    另外,这道身影的矫捷灵巧也不容忽视,身为法师,在这种包围圈下却硬是没有使用过一次瞬移,若是将她施展出的漫天魔法屏蔽掉,光是看她的身影挪动,你大概会以为这其实是一名刺客。

    因为活泼爱动的性格,蒂亚的身手可是极其敏捷,而当我们两个灵魂联接之后,她从中获得了大量敏捷力量和体质方面的属性反馈,更是将自己的优势运用到了战斗方面。

    一个远程能糊你脸,近战能打你脸的法师,你怕不怕?

    我不知道别人怕不怕,反正这群杂牌怪物最后是怕了,在损失过半之后斗志崩溃,开始四处逃窜,可是面对法爷这种职业,不是说你想跑就能跑的。她甚至可以背着双手淡定给你三秒钟逃跑时间,然后轻吐口气,唰一下,齐鲁灰灰湮灭,就是那么酷。

    当然,想这么干你得先花点时间学会如同用吐口气的方式施展技能。毕竟耍帅是有代价的,呃……

    生长在沙漠艰苦环境中的蒂亚,显然是个朴素务实的公主殿下,她并没有给敌人三秒逃跑时间,也没有去学如何吐口气施展技能,怪物一出现崩溃逃窜迹象,她就已经有所行动。

    直接一个五阶的改良版雷云风暴,也是她从开战至今第一次使用高阶魔法。

    碧蓝天空顿时聚集起了诡异阴云,引发晴天霹雳。紧接着壮观一幕出现了,无数道惊雷落下,受地面上的闪电带所吸引,连成一片,组成了铺洒于天地间的雷霆大网。

    这招有点眼熟呀,不就是圣月贤狼的雷霆地狱的迷你版吗?不同的是圣月贤狼直接通过魔法阵系统施展出来,而蒂亚则是剑走偏锋,先是用充能弹组成闪电带。然后配合改良版的雷云风暴组合出这一招。

    虽说复合魔法的威力爆炸,但同系魔法之间其实也是可以互相组合。形成新的攻击手段。

    看到这一招,我不禁为之惊叹,虽然蒂亚这丫头还没有捣鼓出魔法阵系统,却通过前些日子,就是当初想去抢回教廷山的时候,我和小狐狸不是跑去和她学习修复魔法阵么?就在那时。蒂亚利用一点空余时间,在梦之境界里研究了圣月贤狼的魔法阵系统,魔法天才如她,想必现在已经有些心得了。

    或许,我很快就能从蒂亚身上见识到除圣月贤狼以外的第二个人使用万法之阵了。当然,蒂亚和圣月贤狼不同,圣月贤狼是直接从人妻骑士那继承了大量魔法阵,可谓一步到位,而蒂亚还得自己一步一步摸索,大概要花许多时间,并且,如果没有圣月贤狼那样的精神力,她的万法之阵威力也不可能像圣月贤狼施展的雷霆地狱暴风雪地狱那么夸张。

    万法之阵,本来就是圣法之贤将繁杂深奥的魔法简化,以便让更多人能够学会掌握魔法成为法爷的手段,并不是什么太高深的东西,圣月贤狼的万法之阵之所以吊,或者说未来会很吊,是因为有庞大的,几乎无人能及的精神力做为支撑,并且足足掌握了数百个。

    你想想看,在万法之阵被捣鼓出来的时候,一般来说只有天赋较低,没办法正常领悟那些深奥繁杂魔法的人,才会选择这种简易版,自然的,天赋较低的他们也只能将有限精力和时间放到数个,或者最多十多个魔法阵之中。

    这样的法师,别说面对圣法之贤,也别说面对完全版的人妻骑士,哪怕是面对只从人妻骑士那继承了一小部分的圣月贤狼,和咸鱼又有什么分别?

    蒂亚为什么要学简易版的万法之阵呢?很简单,在天才手中,再简单的手段也能化腐朽为神奇,况且在万法之阵的系统中,由圣法之贤在后期所创造出来的一些高深且威力强大的魔法阵,其实已经不是简易版了,比如说雷霆地狱和暴风雪地狱这等环境魔法,你要说它是简单易学的简易版魔法阵,其他法师分分钟就能把你给扇死。

    这就跟学数学,小学一年级学了加减乘除,次次考试一百分,就感觉数学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最后被教做人的道理一样。

    万法之阵也是如此,一开始圣法之贤的确是打算只做一些简易版简化版的魔法阵让更多人能学会,让更多人享受法爷的福利,后来做着做着,身为法师的研究狂人属性就开始发作,渐渐开始向更有挑战性的方向迈进,然后就给万法之阵添加了一些加减乘除以外的东西,这种做法直接导致万法之阵后来被误会,那么好的东西竟然泯灭于众人,没有流传下来。

    回过神来,蒂亚已经杀戮掉了崩溃的怪物十之**,剩余一些零散的,逃也就逃了,花费力气去追杀没有任何意义。

    手臂轻轻一抬,两头巨龙发出一声清脆龙吟,化作一冰一火两道能量缠绕于蒂亚的手臂之上,最后变成一柄一人高的法杖。

    没错,这两头冰火巨龙,其实是赫拉森遗留下来的神器忏悔之杖的化身,不过我习惯性将它们当成是窃取经验的狂魔,一开始只有半米大小的它们,如今已经长成了十多米长,看来没少和蒂亚争经验。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该怎么给蒂亚一个巨大的惊喜呢?忽然蹦出去吓她一跳?或者悄悄溜到她背后伸手蒙住她的眼让她猜猜我是谁?好像手段都有些老套了,容我再想想看……

    结果这一愣神的思考功夫,等我抬起头来,蒂亚就消失不见了。

    咦,咦咦咦?!

    我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暗自懊悔,都老夫老妻了,还搞什么惊喜呀,直接现身和蒂亚相见不就得了,现在可好,蒂亚估计是战斗一结束就直接瞬移跑人了,连战场也不打扫打扫,你看看着散落的满地金币药水,还有很多宝石,以及足足十多件装备,多浪费,多浪费呀!我可不记得我教出了这么一个奢侈的小丫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