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 钱是个大问题
    ***************************************************************************************************

    要说不安分,还是巨龙一族最不安分,见恶龙少女蕾娜和水晶要回去,艾卡莱伊和其余三名巨龙少女头歪了歪,最后也表示想回去一趟。

    她们要回的当然不是罗格营地,而是她们的老巢龙之乐园,说实话我很好奇,有机会的话还真想跟着她们一起去看看传说中的龙之乐园到底长得啥样,那可是比天堂还要神秘的地方。

    艾卡莱伊似乎也说了,那位和路西法同等尊贵的黄金龙王陛下,似乎十分欢迎我去做客,嗯,她应该不是在说反话吧?我可不记得我有招惹如此高高在上的存在。

    顺便,她也想带水晶回龙之乐园一趟,给她上个户口或者狗牌什么的登记一下,毕竟巨龙数量稀少,每一头都十分重要,必须做好记录才行,还可以顺道去领取新生巨龙人手一份的新手大礼包。

    教练我想重生当巨龙!

    本来是打算回去找阿卡拉和维拉丝蹭吃蹭喝,老大不情愿回家乡的水晶,一听有新手大礼包领,总算是打起了精神。

    于是乎,六头龙外加两个人又在地狱传送里捣鼓了七八个小时才总算挨个回到暗黑大陆,法拉老头说的很对,这地狱传送再不优化真的没法玩了,就算阿卡拉能找到愿意迁徙到教廷山的人,想想看,那可是数千人口。就算忽略传送的最大负荷量,一直连续不停的传送,也要足足花费数千个小时,一两百天才能传完。

    这个数字有点可怕,幸好法拉老头那边似乎已经有眉目了,期待他能够在居民来到之前优化传送吧。

    等齐了人(龙?人偶?)。我们再次踏上第二世界的世界之石传送阵回到罗格营地,到这里为止,艾卡莱伊她们就要和我们分道扬镳了,带着还想先回去要点吃的再走的泪眼汪汪的水晶,咻一下飞的无影无踪。

    嗯……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龙之乐园的所在地,比起哈洛加斯,距离罗格营地更近?

    算了,不管它,就算知道龙之乐园在哪又怎么样。敢闯?黄金龙王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就算是路西法都保不了你。

    “你不回去?”忽然发现恶龙少女蕾娜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没有随艾卡莱伊她们一起飞走,我瞪大眼,满心的不可思议以及……不情愿。

    “你管得着?”对方挑衅的扬了扬秀眉。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离家时间也不短了,就不想念家人吗?”我皮笑肉不笑的道。

    “我们巨龙拥有悠久寿命,时间观和你们不同,别说一年半载。就算十年八年不见也是常事。”

    “有机会还是要常回家看看的。”我不死心,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我这就要给这恶龙少女唱一首常回家看看,让她幡然醒悟,回头是岸。

    “你可真啰嗦,我爱去哪去哪,不用你管。”这恶龙少女干脆不耐烦了,直接一口封死了我的所有劝说。

    啧。叫维拉丝不给你做吃的,看你走不走。

    我心里念碎碎着,却也知道以维拉丝善良的性格是不可能放下蕾娜不管,即便她是一头性格恶劣的巨龙。

    “你呢,不回赫拉迪克吗?话说你才离开没多久。又跑回去别人不会说闲话吗?比如说【哎呀我们的万年公主还真是娇贵完全适应不了地狱世界的环境没去多久就逃回来了】这样。”

    “性格恶劣的人心里想什么都是恶劣,我的族人们才不会那么恶劣。”本子娜轻哼一声,露出轻蔑的眼神。

    “对不起我是猴子不是人,性格恶劣什么的和我无关你认错人了。”我面无表情说道,到是让这人偶公主呛的不轻,直瞪我不放,似乎想看穿我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所以说你到底回来做什么?”

    “和猴子有什么关系?算了,告诉你也无所谓,按照你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发条松了回来扭紧一些这样。”

    我也瞪大了眼无语的看着本子娜,她这不服输的性格到是令人欣赏,为了呛回我同样搞两败俱伤战术。

    “那你快回去扭啊。”

    “在这之前先吃顿维拉丝做的大餐。”

    “你一个人偶那么贪嘴真的好么?而且这种说法怎么看都像是砍头饭。”

    “要你管,砍也是先砍你这只笨猴子。”

    “哈哈哈,愚昧,你不知道吧,就算把我的头砍下来,它也会重新再长一个。”

    “噌——咻——!!!”

    “卧槽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别真试啊!”

    “别动,乖乖站好,说不定砍掉重新长个头你能变得聪明些,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我要信了你我才是真傻!”

    一路和本子娜打打闹闹骂骂咧咧的回到法师公会,恶龙少女出乎意料的沉默,只是这股沉默中颇有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气势,那双清澈寒冷的瞳孔一直在背后拼命瞪着我,让我寒毛直竖。

    别这样,我没得罪你吧,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感觉被冷落了?冷落了你就直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被冷落了?看着我和本子娜斗嘴觉得羡慕了?这种令人开心的事情你就大胆说出来嘛我俩是啥关系对不?

    结果因为太得意忘形被蕾娜一拳直接揍回了家。

    某德鲁伊的身体如犁田般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最后依靠前列腺刹车终于十分勉强的停在了家门口,卷起的泥土恰好将他埋没,堆积起来,状似一簇尖尖的坟头。

    维拉丝站在家门口,惊讶而困扰的看着眼前从无到有的新坟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此新颖的回家方式,十多年老夫老妻的生涯以来还是第一次,让这只单纯率真的小狗狗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好。

    “哟,维拉丝,我回来了。”

    维拉丝没有开口。到是坟头上忽然冒出一个脑袋,抬起头直盯盯的看着维拉丝打招呼。

    “今天穿的小内内是淡绿色丝质的,很可爱,很适合你哦。”

    “大……大人你真是的!!才刚刚回来就欺负人。”不堪害羞的维拉丝立刻俏脸绯红,捂着侍女裙连连退后几步。

    到不是她的侍女裙太短,时至今日,维拉丝依然十多年如一日的穿着当初在维塔司村酒吧里所穿的侍女服,那是十分朴素耐脏的侍女长裙。

    只怪眼前的新坟出现的太突兀,某德鲁伊的脑袋钻出来的位置也恰到好处。几乎就在维拉丝的正下方,从这个角度看,就算裙摆沾地也无济于事。

    也是维拉丝性格温柔,换做是小狐狸她们,就算是自家男人,也先抬起脚在这张臭不要脸的大脸上印个泥印子再说。

    “瞧瞧,我就说这只色情猴子没救了,竟然用这种下流手段作弄自己的妻子。维拉丝,快点和这种笨蛋色狼离婚吧。”背后传来本子娜气呼呼的声音。

    “没错没错。这笨蛋德鲁伊总有一天会干出惊天动地的蠢事,乘现在和他划清界限还来得及。”恶龙少女蕾娜的声音也在附和。

    “混蛋,我变成这个样子都是谁的错?!”本子娜毒舌我也就罢了,你个罪魁祸首还敢这样说?小心我打你啊!

    好吧打不过,这笔账咱先记着,日后再说。

    悻悻然的爬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我上前一大步,给维拉丝一个大大拥抱。

    “亲爱的,我回来了。”

    “嗯,大人。出门辛苦了,欢迎回来。”维拉丝小脸红扑扑的,接着露出一个嫣然笑容,把我看呆了。

    诚然,我家小狗狗的颜值略逊于琳娅莎拉她们,但是这份温柔笑容却绝对是独一无二,能够融化任何铁石心肠的家伙。

    真想将这份笑容占为己有,独自享用,不给任何人看到啊。

    “大人,怎么了?”见我在发呆,维拉丝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每次看到维拉丝呆萌的样子,我就会生起调戏冲动,想干就干,低下头,狠狠啾一口再说。

    结果维拉丝直接额头冒烟,羞晕在了怀抱里。

    咦,以前不会那么快晕过去的,看来是分开一段时间,我家喜欢害羞的小狗狗的害羞度又降回去了。

    抱起晕过去的维拉丝,在本子娜和蕾娜几乎能剐人的正义目光瞪视下,回到家里,不一会儿莎拉回来了,再晚一点,双子公主在希尔曼雅的守护下也双双回来。

    至此,一家人总算回齐了,嗯,除了两个不请自来的恶客以外。

    咦,是不是还忽略了谁?存在感再低也该有个限度吧。

    一夜叙情,第二天一早,我赶早来到阿卡拉的小帐篷里打算报个到,出乎意料她并不在家,在士兵的提醒下来到琳娅和莱娜平时处理事务的帐篷才找到她,凯恩也在,两人正埋头于文件海洋之中。

    “两位是怎么了,一大早的也太拼命了吧。”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琳娅走了,本来人手就已经紧缺了,莱娜再一走,又只剩下我们两个老家伙主持了。”凯恩抬起头,重重叹了一口气。

    “以前没有琳娅和莱娜的时候,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重温一下以前的感觉,不也挺好吗?”工作狂人阿卡拉呵呵一笑,表示大丈夫萌大奶。

    “怕是这把老骨头适应不了咯。”

    “凯恩爷爷说的哪里话,你还年轻健康着呢。”

    我这可不是安慰之词,前几个月在教廷山他还龙精虎猛的挥舞着三节棍和法拉老头过了一场,三节棍依旧能挥舞出让许多年轻人也自愧不如的残影。

    “不谈这些,不谈这些,既然回来了,那就和我们说一说这些日子的经历吧,虽然琳娅传回来的报告也十分详细,终归还是想听一听你亲口说出来,更加直观和有趣。”凯恩十分谦虚的一笑,转移了话题。

    直奔主题吗?我也没多废话,熟门熟路的自己泡了杯清神水,啜一口润润喉,翘起二郎腿坐下,便娓娓将这几月发生的事情和两位大头目汇报了一遍。

    “嗯,你们做的很好,地狱山攻夺战能够那么顺利的完成,老实说有点出乎我的预料。”

    两个多小时的汇报工作过后,阿卡拉满意的点点头,和蔼笑容中深含着几分睿智,似在大脑里高速分析着什么问题。

    “哪有顺利啊,难道刚才阿卡拉奶奶你没听到骸骨巨龙袭击的那部分?”我立刻叫苦,生怕阿卡拉觉得太轻松又给我点更有难度的任务。

    “不是已经被你赶走了吗?”

    “准确的说,应该是把我揍腻了才调头离开,这么形容才对。”

    “我可是听说了,那之后你主动去找对方的麻烦。”凯恩胡子一颤,神色古怪的看着我。

    琳娅也真是的,怎么能连这种事也和阿卡拉她们说呢。

    我老脸一红,随即便振振有词的解释:“那是因为害怕骸骨巨龙再次袭击,所以才主动去找上门,希望它能知难而退,以后别再招惹我们教廷山。”

    “不错不错,亲爱的吴,你越来越有大局观了。”

    “……”不管笑眯眯的阿卡拉说出这句话,到底是夸赞还是调侃,总之我就当她是在夸我吧。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最后问一下,那数千居民该去哪里找?”我眼巴巴的看着阿卡拉和凯恩,就像是讨要压岁钱的熊孩子。

    “别急,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两位老人开始卖起了关子。

    “可不能是良莠不齐的人啊。”

    “这你大可放一百个心,我们对教廷山的重视可不下于你,怎么会把那种人塞进去?”

    “那我可就真安心了,对了,人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本来是打算等琳娅和莱娜规划好村庄建设,就开始转移人口,不过法拉那边说地狱世界传送的优化有了新进展,所以我们打算等他那边先把传送阵的诸多不便给改良了之后再说。”

    “能省则省,那可是一大笔钱啊,为了这件事,我们营地几乎要勒紧裤袋过个几年了。”

    “一大笔钱?什么钱?”我有些不懂。

    “法拉老匹夫没和你说过吗?莱娜是怎么过去的,普通人坐地狱传送太危险,必须有保护装置,数千人就是数千个保护装置,这一笔账我光是想想就头疼,不敢去算了。”

    “……”完全忘记了,原来传送普通人还要有这个流程,记得法拉老头说过,一个保护装置成本是半枚完美宝石,虽然肯定有水分在里面,但也说明了的确是造价不菲。

    现在,需要造数千个这样的保护装置,我想了一想,也开始胃疼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