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二十六章 进击的骸骨巨龙!
    ***************************************************************************************************

    但见这红白公主,一把白纸拿回来后就蹲在地上,运笔如飞,那手和那笔几乎带出残影来了,一张张符咒以比流水线生产作业还要快的速度被制造出来,眨眼间就铺的满地。

    “喂喂喂,用不着那么激动吧。”我无语了,这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饿了几天几夜的人看到食物后的举动,原来画符咒也会上瘾吗?

    “不行,根本停不下来。”红白公主的双手都舞出了花儿,脸上的神色却和平时喝茶一样淡然无比,仿佛正在忙碌的双手并非她在操纵。

    “能跟我一个停不下来的理由?”

    “因为太久没画了职业病犯了。”这红白给出了我刚才猜测到的理由,让人震惊。

    “到底得多久没画才能犯这种病?”

    “让咱想一想,大概是从回去以后的日子开始。”

    “那到的确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话说回来你就那么缺纸么?”我有点败给这红白公主的感觉。

    “咱爱纸,可是纸似乎不爱咱。”红白公主微微低头,一脸阴翳,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有什么故事吗?”我咕噜吞咽一口,甚至忘了上台去抽奖。

    “因为……”

    “因为?”

    “因为赛钱箱一直是空的。”

    “给我想点别的方法!”我怒掀心灵茶几。

    “兀的意思是说……直接用身体去换纸?这到是个盲点,有机会得试一试。”红白公主满是震惊,似发现了新大陆。

    “给我用堂堂正正的手段赚钱!”

    “兀有什么好建议吗?”

    “商人你是没天赋了,比如说打工之类的?端茶送水总会吧。”

    “喝茶真不错呢。”

    “我是说端茶!”

    “咱喜欢喝茶。”

    “给我端茶去!”

    “兀难道就是那些强迫少女去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残忍恶徒?”

    “……”

    这货,活该穷死算了。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细微一震,幅度很轻,甚至一些处于狂欢之中的魔王军还未察觉得到。

    下一刻,震动的幅度忽然加剧,已经是普通人都能感觉到的震幅了。

    一股无名的危机感忽然笼罩在这欢欣喜庆的教廷山上空,这份危机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心脏像被大手牢牢箍住般,穿不过气来,本能在发出强烈的警报,那是直面死亡时才会出现的不详信号。

    几乎在瞬间,所有人都脸色苍白的回过头,遥遥看向远方,伴随着刚才的震动,数十上百个黑点在阴沉天空上方出现,正呼啸着以恐怖的速度朝这边飞过来。

    不好!!!

    我心里刚拉响袭击的警报。一旁蹲着的红白公主已经有了动作,只见她小手一挥,刚画好的满地符咒立刻凭空飞起,飘零舞动,一张张符咒轻旋转动,符文微亮,亮光划过无数的残影,渐渐变成无数张半透明的符咒。眨眼间就将教廷山的半边天空覆盖,形成一个半透明符咒组成的巨大符咒盾。

    那数十上百道黑影说时迟那时快。在符咒盾刚形成的时候已经呼啸落下,和符咒盾正面相碰。

    “轰隆隆——————!!!”的数声,宛如毁天灭地的爆炸声响起,整个教廷山都处于末日笼罩下,似一叶风暴之中的小舟,在浪尖上不断打滚。剧烈震颤,让人感觉随时都会被那庞大的爆炸声所吞噬淹没。

    但是,如此剧烈可怕的攻击,符咒盾竟然硬是撑了过来,在长达数秒的碰撞交锋之中。硬生生将爆炸全部挡在外面,没有波及到教廷山分毫。

    只是,挡完了这一波爆炸后,符咒上的符文亮光也微弱的几乎接近于无。

    “符咒,只有这些了哦。”面临如此突兀的袭击以及危机,红白公主依然在用不慌不忙的,仿佛正在晒着午后阳光喝着茶的淡然神情出言道。

    “啊,哦,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谢了。”

    我反应过来,朝红白公主招招手,人已经带着膨胀到极点的怒气,从众多还处于呆滞状态的魔王军飞快掠过,几个跨步已经来到教廷山的船头,高高一跃,脚尖离地时,cosplay熊形态已经转换完毕。

    几乎在同时,和我心心相印的琳娅和小幽灵也反应过来。

    “大家镇定,暂停一切活动,工人们先随我回内部,然后是魔王军,保持秩序!”

    至于小幽灵,她找上小狐狸,凭借着小狐狸无人能及的速度已经先一步下到了教廷山内部的中枢大厅,散发着圣洁光芒的身体漂浮于大厅中心,开始操纵教廷山。

    备用能源系统,启动。

    主动防御系统,启动。

    反重力魔法系统,启动。

    “给本圣女飞起来啊啊啊!!!”

    伴随小幽灵一声娇喝,似庞然大物般潜伏在群山之中的教廷山,丝毫没有受到其臃肿庞大的身躯所阻碍的笔直上升,在不到十秒时间里就已经完全脱离地面漂浮起来,和当初第一次启动教廷山时那慢吞吞的动作,甚至还要圣月贤狼当吊车才能飞起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可不是么,现在的教廷山可是动力能源全满,且反重力魔法系统已经完全自我修复完毕,用专业术语来形容的话那便是——灵活的胖子。

    咻一声,被一个半透明的能量鸡蛋壳包裹着的教廷山,直直飞上数百米高空,然后一个调头潇洒飞走了。

    因为站在中枢系统操纵教廷山的小幽灵,通过教廷山的视角已经看到了敌人的身影。

    一头足有小半个教廷山大小的骸骨巨龙!

    记得小凡说过,那可是世界极限级别的强者。根本不是现阶段能招惹得起的,所以这小圣女一点骑士精神也欠奉的选择了跑路。

    至于cosplay熊,常年蜗居在项链里头的小幽灵比谁都了解,世界圆满之境无敌手的自称可绝对不是在吹牛,虽然和世界极限强者还有距离,但就算不是骸骨巨龙的对手。对方也别想干掉cosplay熊。

    所以说,她现在的责任是保住教廷山以及魔王军,其余的别多想,在这种关键时刻,小幽灵格外的清醒和稳重,或者说和某德鲁伊已经建立了心心相印之上的联系,不需要眼神或是心灵交汇,也知道对方希望自己去做些什么。

    有琳娅和小幽灵的迅速反应,工人们和魔王军已经进入教廷山内部。还留在外面的只有以绿龙德鲁伊威尔森和阿尔托莉雅她们为首的世界之力级强者。

    骸骨巨龙的威势已经传到这边,让众人知道,哪怕是想要获得这场战斗的观战权,至少也得是世界之力境界才行,世界圆满之境vs世界极限之境,这是一场几乎所有人都从未见识过的超规格战斗,哪怕是天使和巨龙援军也难得一见。

    “我们不去找它的麻烦,它到在自己找上门来了。”隐藏在观战众人身后蕾奥娜。皱了皱眉,用只有她周围的小伙伴们才能听到听懂的声音喃喃道。

    “是啊。有点奇怪。”神色温和的艾卡莱伊,也是满脸肃然,且透露出严重的疑惑之色。

    “按道理来说,这头骸骨龙身上还有一丝巨龙气息,它应该对公主殿下您的黄金龙气息十分敏感,存在着天然的敬畏和畏惧才对。怎么可能主动上前冒犯?”

    “管它那么多,这次来了,就让它有去无回!”蕾奥娜一脸愠怒,身为黄金龙的威严被冒犯了,这可不是能轻易一笑而过的小事。

    虽说某德鲁伊冒犯黄金龙的威严已经冒犯到连作死也不足以描述其亿万分之一的程度……

    “但是要怎么让它有去无回呢?除非公主殿下您暴露身份。否则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足以拿下这头骸骨龙。”艾卡莱伊点出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臣妾做不到啊亲。

    “我……真是气死我了,水晶,你给我先上!”看到还在吧滋吧滋吃着刚才庆祝宴会上的食物的蠢萌吃货水晶,蕾奥娜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前方的森严战场对水晶喝令道。

    结果水晶浑身一震,连手中吃到一半的肉卷都掉在地上,抱着蕾奥娜的腿嗷嗷大哭起来。

    “不……不要啊蕾奥娜老大,水晶害怕,水晶会被杀的,呜呜呜~~~”然后,她屁股下的地面又湿润了。

    所有巨龙:“……”

    “公主殿下,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教好水晶。”艾卡莱伊一脸羞愧。

    “在教水晶龙格斗技之前,先教教她如何树立巨龙的尊严,怎么在紧张害怕的时候不被吓尿吧。”

    蕾奥娜面无表情,内心累感不爱,有水晶这样的另类巨龙,整个巨龙一族的节操都要掉光了,还好这一幕没有其他人看到。

    而在不为人知的另外一边,两大魔王也吵闹开了。

    “贝利尔姐姐,你敢说这不是你的谋划?”看到骸骨巨龙出现,安达利尔一头烈焰般的火红长发变得更加猛烈炙热,这是她暴走抓狂的前兆。

    “小安儿,你应该相信我,这真的是意外,不是我造成的,我贝利尔怎么可能用这种毫无技术可言的阴谋手段。”贝利尔无辜的眨了眨眼。

    看到贝利尔不似撒谎,安达利尔微微松口气:“那就好,只要和我们无关,那位大人也没办法说些什么。”

    “就是就是,而且如果连这样的小骨头架子也应付不了的话,那根本不配当我们的对手,小安儿你说是吧。”

    “你还好意思说。”安达利尔没好气的重重哼了一声。

    “别想瞒着我,这头骸骨龙应该是贝利尔姐姐你的杰作之一吧。”

    “被发现了吗?啊哈哈,准确来说应该是失败品,灵魂残缺,智商不高,也不怎么听话,我就将它扔到这里自生自灭了,没想到过了些年竟然长大了不少,嗯嗯,果然是野生放养反而比较健康吗?”

    贝利尔以一副描述小猫小狗的态度对待骸骨巨龙,仿佛真的只是它随手扔弃的宠物。

    “贝利尔姐姐,我拜托你以后别再弄出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哦呀,这可不行哦,生命不息,研究不止,而且最近凝聚了我的心血的实验零号,差不多终于要大功告成了。”

    “实验零号?莫非你指的是……”

    “没错没错,就是那个莫非,请拭目以待吧。”

    “哼,就算成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绝对不会承认它。”

    “哎呀哎呀,小安儿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呢,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够了贝利尔姐姐。”安达利尔的目光一冷,忽然笑了起来。

    “意外的援军出现,实力到是有几分看头,看来我们的小虫子们的运气不错,这次无论如何都能安然度过难关了。”

    “哦哦,原来是那只小猫咪啊,它的尾巴用来做实验材料可真不错呢,还想再要一根,呜呼呼呼,快点长吧,快快成长吧,小猫的尾巴。”贝利尔高兴的原地转圈,哼起了意义不明的小调。

    “不知为何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以战场为中心,和另外两大围观者呈三角位置隐蔽观战的第三方围观者——加仑和双尾,此时双尾忽然莫名打了一个寒颤。

    “不去帮帮你的学生吗?”

    “暂时不需要,这小子……实力到是马马虎虎,提升的不错。”

    加仑嘴硬道,这何止是提升的不错,都快突破天际了呀,上次和这小子见面,他还是个刚刚突破到世界之力的菜鸟呢,这到底是磕了什么药才能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提升到这种程度,莫非这个世界上真有上帝亲儿子这种玩意?

    “至少和你的同伴们打个招呼如何?真没想到,你们人类竟然真的能在地狱世界这儿打下一片据点啊,虽说是多得那位存在的帮忙。”

    路西法的大喇叭刷遍三界,加仑和双尾又不是聋子自然能听到,此时此刻,双尾是巴不得加仑回到教廷山,回归同伴的怀抱,不要再拉着它四处乱跑,它有一种继续跟这家伙浪下去总有一天会被坑惨的不翔预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