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 酋长欧提,尽在不言中
    ***************************************************************************************************

    “贝利尔姐姐!!!”

    当贝利尔领着奖品心满意足的回到原地时,安达利尔气急败坏的声音立刻传来。“纵使你是掌控虚幻和谎言的魔王,这么做也太冒险了。”

    “哦呀,小安儿是在担心我吗?”

    “我可不是在担心你的安全。”安达利尔深深叹了了一口气:“我是怕你的身份被识破了,忍不住大开杀戒,到时候违背了那位大人的限令。”

    “安心安心,没问题的,我可是贝利尔呀。”

    “可是那里有巨龙,你应该知道一部分巨龙有着真实之眼的天赋,说不定可以看穿你的能力。”

    “安心安心,看不穿的,我可是贝利尔呀。”

    “就算这样,万一被那位大人注意到呢?你这样的行为严格一点来说已经算是挑衅了,违背限令了。”

    “安心安心,她没在看,大概又在吃零食吧,大概。”

    “真不知道你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精神强韧如安达利尔,此时也不禁耷拉肩膀,露出一副有气无力的败倒模样。

    “信心来源于实力,我可是四魔王的老大呀,呀哈哈哈。”一手高捧着手中白赚来的完美红宝石,一手叉腰放声大笑,此时的贝利尔看上去宛如一只神气十足的可爱萝莉。

    这边的抽奖还在继续,在虚幻和现实的能力笼罩下。贝利尔的出现并没有引发动荡。

    紧跟1号后面,2号选手是萨绮丽小队的其中一名队员,他抽到的是一件未被辨识的精华级金色装备,虽然不知道属性如何,但这是一件双手武器狂战士斧,很明显不合适他使用。

    “什么什么?辨识过没有。属性怎么样?”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一左一右勾住了对方的肩膀。

    “对对对,别摆着一张灰心丧气的脸,说不定是极品属性,价值能比得上暗金呢。”

    “就算价值不高也别伤心,并不是排在前面抽奖就能抽到好的东西,做好这种心理准备的话就不会失落了。”

    两人一唱一搭,明是安慰,实则小人得意,作为垫底号数。每当看到排在前面的人抽到的东西不理想,就意味着自己多一份希望,这种心理大家都懂。

    但是,那么直白的说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不,两大作死仙贝又被萨绮丽的衰老一指放倒了。

    第三上去的是小幽灵,她抽到的个位数……的确是3号没错。

    不知道该说这小圣女运气好还是不好,她抽到了一枚无瑕疵的钻石。合适到是挺合适的,就是……

    只见从琳娅手中接过钻石的小幽灵。愣愣看了手中的钻石几秒,然后转过头,一边朝我飞回来,一边将这枚无瑕疵钻石放到嘴里边,狠狠一咬。

    咯吱一声,让在场所有人都牙齿发酸的声音发出。无瑕疵钻石被咬下了一小块缺口,然后小幽灵一边继续飞,一边继续啃,咯吱咯吱个不停,等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无瑕疵钻石已经被啃掉了一小半。

    看到这一幕,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小幽灵的这等凶残能力,看到她轻而易举的将钻石咬碎吃下去,不少人都揉了揉眼,疑似做梦。

    甚至有个别几个,傻乎乎的同样掏出一枚无瑕疵钻石,上下打量几眼,然后下定决心放到嘴里闭着眼狠狠一口咬下。

    咔嚓一声,不知道是牙齿的悲鸣还是钻石的悲鸣声响起,反正这么做的人都倒地打滚了。

    看到大家呆愣的表情,少数知情人士稍微透露了一点信息,传播出去,这时候大家才恍然,不过看着小幽灵的目光却充满了敬畏。

    毕竟空口啃钻石这等凶残能力,不是人人都能学会,哦,水晶到是一点压力都没有,连钻石都能轻易被咬碎,要是被这只幽灵咬一口的话,那还得了?

    同时,也有不少充满同情的目光看向我,要用钻石来养的幽灵,就算是救世主魔王也能吃垮吧,凡长老不容易啊。

    这一刻我几乎热泪满盈,终于能有人理解我为什么会变成罗格第三吝啬了,什么?你说我在遇到小幽灵之前就很吝啬?那谁,谁说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不过,说起咬人的话,我不禁又想起了死狗,它那一口诡异的犬牙也是,无论是弱鸡还是强者,被它咬一口都是疼得要命的效果。

    “怎么了?”看到默然啃着钻石回来的小幽灵,我将她揽到怀里,亲昵的蹭了蹭脸。

    “没有抽到小凡,不开心。”小幽灵索然无味的将剩下半块无瑕疵钻石塞回菊……哦不,是物品栏里,叹了一口气。

    “都说没那种东西了!”我哭笑不得。

    “怎么没有,眼前不就是吗?”

    “我可不是奖励。”

    “啰嗦啰嗦啰嗦,本圣女说小凡是,小凡就是,快点重新来过,让小琳娅给你贴上记号,刚才不算我要重新抽!”

    “万一你没抽到被别人抽到了呢?”面对着闹别扭的小幽灵,我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性。

    “哇!!”标志性的惊呼困扰声发出,小幽灵歪了歪头,最终无力低垂,放弃了。

    “没办法,本圣女就勉为其难用现在的小凡将就一下使用吧。”

    “怎么个将就使用法?!而且现在的我和抽奖抽到的我有什么不同?都是我吧!”我有些无法理解小幽灵的跳跃思维了。

    “不同的,现在的小凡是大家的小凡,抽奖抽到的是属于我一个的,嗯,至少在几天之内属于我一个,必须的。”小幽灵满脸正经的扳着手指头。一副精明主妇,精打细算的模样。

    “好吧,虽然不能陪你好几天,至少在现在,我是属于圣女大人您一个的骑士,这样还不行吗?”我心里一热。捧起小幽灵的精致脸蛋,在上面亲了亲。

    “马马虎虎吧,本圣女就强颜欢笑一下。”话是这么说,小幽灵还是忍不住笑逐颜开,宛如藏不住心事的小孩子般露出灿烂圣洁的笑容。

    “呐,小凡,陪骚狐狸她们去历练真的好无聊。”

    “怎么会无聊呢,一路都在和小狐狸打打闹闹吧,听塔莫娅她说。”

    “那是另外一码事。没有小凡在就是无聊。”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哼,小凡可要记得这份恩情,为了小凡,本圣女的幼小心灵受到了多大伤害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的。”搂紧小幽灵,我不断低头在她的睫毛脸蛋鼻尖额头还有耳垂嘴唇上亲吻,心疼不已。

    我是知道的。而且知道小幽灵受到的心灵伤害远不止她说出来的这些,据塔莫娅说。虽然一路和小狐狸斗嘴是事实没错,可是每当休息的时候,她却躲到离两人很远的地方去,蜷缩在一角,从来没睡好过一觉。

    我似乎能想象到这一幕……不,是完全能够想象出来。她躲在冰冷的一角独自无神喃喃的模样,因为在很久以前,我把小幽灵留在家里独自一个外出时的小幽灵就是这个样,完全封闭自己,对周围充满警惕。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以前的小幽灵是被我无奈留下,被迫陷入这种孤立状态,而现在的小幽灵,却是为了历练变强,主要去承受这一切,为了以后能帮助我。

    还是一点也没变呀,这小笨蛋,我以为她自从认识了小狐狸,见过了昔日的冤家艾娜以后,心灵终于可以敞开一点,每次看到她和小狐狸打打闹闹像一对欢喜姬友的样子就觉得很欣慰,结果听了塔莫娅的描述才发现,这笨蛋幽灵带在脸上的面具虽然变了,变得更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结果面具里面的真实面孔其实一点都没变。

    “小幽灵啊~~~”

    “嗯?”在怀里慵懒蹭着的小幽灵抬起头,脑门上冒出一个大大问号。

    “我永远……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哈?小凡在说什么傻话呀,应该是本圣女永远永远都会收留你才对,不是本圣女可不行,也只有小凡才可以。”

    “好吧,原来我的地位那么重要,已经不可或缺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壮起胆子提一提升职加薪的事吧。”

    “哇!!小凡想升什么职?加多少薪?”小幽灵露出困扰的表情。

    “比如说从仆人骑士晋升到暖床骑士,薪酬的话一天亲五次不能再少了。”

    “教廷里还有暖床骑士这种职业吗?”

    “从现在开始就有了。”

    “那以后会不会还会出现揉胸骑士和输液骑士?”

    “……”好吧,论污还是这小圣女厉害,和黄段子侍女都有得一比。

    还好,在我将小幽灵揽到怀里的时候,周围的人就自动避让开了,大家都有经验了,不避开保准会被这对即将开启秀恩爱模式的狗男女闪瞎眼,哪怕是已婚人士。

    抽奖在继续,小**是5号的西雅图克,他抽了一件暗金装备引发了所有人的哀叹,我早就说了,别看二师兄长着一张非洲酋长脸,其实是埋伏在我军的万恶欧提,还是欧皇血统的。

    对此,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纷纷表示要割袍断义,和二师兄绝交,脸不同何友乎?

    6号的萨绮丽运气也还成,抽到了一瓶全面恢复活力药剂,这种救命药水比一件金色装备价值要高很多,而且永远不嫌多。

    转眼到了9号选手本子娜,她抽了一根金色项链,哈哈哈,不愧是曾经的项链公主。

    吾王12号看起来排的不是很靠前,手气却爆表,抽了件绿装,而且是马维娜的战斗诗歌套装,即是亚马逊的终极套装,还是其中比较难以爆落的大院长之弓,因为造型比较特殊不用辨识一眼就能认出来,看的一干亚马逊职业冒险者直流口水。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玩意应该是那头魔王领主血腹兽爆落的,吾王的欧皇血统果然纯正,不是西雅图克那种酋长和欧皇的混血儿能比拟的。

    13号和14号竟然是咪啪骑士和尤丽叶,果然是主仆心连心么,连号码都要连到一起,应该不会有人怀疑是我们暗中操纵吧?

    小小的擦了一把冷汗,我静待结果诞生,出乎意料,咪啪骑士的脸很一般,只抽了一件大路货色,尤丽叶却手气红的不要不要,抽了枚完美宝石。

    尤丽叶亲,看来你的手气并没有传到我这里啊,内心涌起一股被背叛的感觉,我otz跪倒,再起不能。

    抽奖选手一个接着一个,舞台后面堆积如山的奖品也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不断消失。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早就是面无表情呈呆滞状了,最后一件暗金装备被抽走了的时候,他们痛心疾首,最后一件绿装被抽走的时候,他们表示还可以抢救一下,当最后一枚完美宝石,最后一瓶全面恢复活力药剂被抽走的时候,他们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事实证明,概率学并不可靠,先到先得的道理反而格外深入人心。

    到了这种时候,我到是格外淡定,反正不是还有人陪我一起垫底吗?最差也只不过是一颗碎裂宝石而已,带胶布,萌大奶。

    结果终于轮到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的时候,两人一脸垂头丧气的摸了枚金色戒指,一枚无瑕疵宝石,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在剩余物品当中这两样算是最好的了。

    很快就轮到最后两个,也就是我和红白公主,琳娅果然多准备了几样奖品,还有五件。

    “要上了。”红白公主一脸的慷慨就义。

    “加油。”我紧张的握起拳头。

    “噢!”

    于是她带回来了一枚碎裂宝石,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好,这红白公主果然一点财运都没有,快要盖过我的准悲剧帝属性了。

    不过红白公主到是一点都不沮丧,反而很开心的紧攥着手中的碎裂宝石,想了想,跑去找琳娅说了些什么,然后手中这颗碎裂宝石没了,换回了一大堆白纸。

    好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抽回了一大堆最需要的白纸,这的确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