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二十二章 打是情,坑是爱?
    ***************************************************************************************************

    此时此刻,地狱山的另外一边同样有着观战者。

    “贝利尔姐姐,你千里迢迢把我拉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看这种低层次的蚂蚁打架吧?”

    山巅之上,两道身影凛冽迎风,一大一小,大的宛如巨人,身材却分外苗条,凹凸有致,仿佛能让人充分到身材火辣的性感美人,但是她的那张脸却布满疤痕,狰狞无比,一头火红长发飘摆摇曳,宛如永恒燃烧,承载着无尽痛苦和折磨的烈焰,背后六根蛛爪,更是让她那玲珑有致的体型带来的美感全无,只剩下令人发狂的恐惧。

    苦闷与折磨的女王,安达利尔,此刻正用蜘蛛一样的阴冷瞳孔,注视着百里开外的那场对她而言动根手指头就能结束掉的无聊战斗,不明白身边的这位为什么大老远特地把她拉到这里来观战。

    “别这样嘛,在家里待着不是也很无聊吗?”

    安达利尔身边,一双蝴蝶翅膀慵懒的拍打着飞起,待着翅膀的主人飞上安达利尔那巨大宽阔的肩膀上坐下。数遍整个三界,能够这样做的人也只有一个,那便是四魔王之中的老大,虚幻与谎言之魔王贝利尔。

    “哼,那是因为贝利尔姐姐你从来不好好做正经事,当然很无聊,我可不像你。”

    “小安儿说的正经事到底是什么?”

    “当然是入侵暗黑大陆啊入侵暗黑大陆!这个计划一开始不是贝利尔姐姐你提议的吗?”饶是安达利尔早就知道这位大姐大有多不靠谱。此时依然有种给跪的冲动。

    “哦,是吗?我好像记起来了,似乎是这样的样子。”

    “不是似乎,所有的计划都是你制定的!”

    “哈哈哈,小安儿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本正经的。连玩笑话都听不懂哦,我当然知道啦,这种事情,我肯定是记得的,嗯,入侵暗黑大陆,没错,就是我贝利尔的阴谋之一,嗯哼。”

    坐在安达利尔肩膀上的蝴蝶萝莉神气地抬头挺胸。仿佛智珠在握。

    “真的?我怎么听着你的声音有点心虚?”

    “真……真的啦,啊哈哈哈,讨厌啦小安儿,总是疑神疑鬼可不好哦。”

    “好吧,就当是这样,那么贝利尔姐姐,请问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这场战斗已经拖延万年了。我想是时候该分个胜负,我要让那帮该死的人类虫子和虚伪天使受尽折磨。”

    紧握拳头。安达利尔发出刻骨铭心的仇恨声音。

    “下一步计划……嗯……下一步计划的话……我想想看……咕~~~头绪是有了,但总觉得还是缺了点什么,我得回去好好想一想才行,你也知道泰瑞尔那家伙可不好对付。”贝利尔的声音越来越弱。

    “我知道了,贝利尔姐姐,我等你的好消息。”相处了万年。眼前这蝴蝶萝莉是什么本性安达利尔早一清二楚了,她深深叹了一口气,不抱什么希望的应道。

    “不说这个了,我们来看看这场战斗吧,好久~~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简单粗暴的战术了。喂,喂,小安儿,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简单粗暴而已,对付这些愚笨的家伙到是格外有效。”

    “嗯~~~不像小安儿你的性格呀。”

    “什么意思?”

    “这种时候,不给对方添点料什么的,完全不符合小安儿你的疯狂暴躁性格呀。”

    “有你这么形容伙伴的么?”安达利尔再次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到战场上,嘴角随即泛起了冰冷的笑容,那是看到猎物一步一步接近蛛网的无声杀意。

    “没那个必要,甚至如果需要的话,我还想出手帮他们打下地狱山。”

    “小安儿竟然撇下我密谋计划?!”

    “还不是因为贝利尔姐姐你不务正业的原因,阿兹莫丹那笨蛋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是整天窜来窜去,满世界找蘑菇!它那叫什么?干脆把原罪魔王改成蘑菇魔王好了!至于沙耶……沙耶她,嗯,情有可原。”

    “啊,小安儿好偏心,就只知道心疼沙耶。”

    “咳咳,总之都是因为你们不靠谱的关系,所以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策划了。”

    “所以小安儿的阴谋到底是什么呢?”

    “阴谋……你到底是站在我们这边还是站在人类那一边?”

    “细节不必在意嘛,啊哈哈。”

    “没有必要打扰他们,就让这些小虫子在地狱山里扎根,扎的越稳越好。”

    “然后才方便小安儿你连根拔起,对吗?”

    “我就知道你能猜出来,没错,要是现在动手的话,诚然可以用其他手段绕过那位大人的限令,给这些小虫子们制造大麻烦,让他们无法得逞,但是无论怎么样也没办法一口气消灭掉他们,要是让他们觉得我们这些主人们太不好客,给吓跑了,那我们所能得到的只不过是和以前一样的空城废物罢了。”

    “要是让他们在这扎稳了根,觉得可以有所图谋,等五年过后限令时间一过,我们就能狠狠将其铲除掉。”

    “没错,就是这样。”

    “小安儿的计划也是那么简单粗暴,一点美感都没有呢。”

    “那贝利尔姐姐你到是教教我该怎么做?如果你有好办法,我很乐意现在就更改。”安达利尔有所期待的看着贝利尔,她知道论玩阴谋,自己永远都比不上眼前这只蝴蝶萝莉。

    “啊啊,太麻烦了,其实这样挺好。五年时间,对我们而言也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不是吗?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深呼吸一口压抑住郁闷怒气,安达利尔再次问道:“所以说,贝利尔姐姐,你把我拉到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

    “观战啊,一个人太无聊了小阿又找不到小沙不肯出门。只有找小安儿你了。”

    “我要回去了!”

    “别啊,你要抛弃经常迷路容易寂寞害怕黑暗的可怜姐姐吗?”

    “那你干脆改名叫寂寞怕黑与迷路的魔王好了!”

    “好过分,我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未听过那么过分的话,小安儿你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谁理你!!!”

    ……

    正在全神贯注观战的众人,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完全处于两大魔王的眼皮底下,对方只要勾勾手指头就能给这场地狱山攻夺战带来巨大的麻烦。

    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此时的某德鲁伊就很高兴,因为战斗已经接近尾声。魔王领主血腹兽被六大世界之力强者围殴,而且这六大世界之力强者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换算成类似装备成色来形容,全都是英雄级和救世主级。

    即便要从高个子里挑矮子,也就只有萨绮丽一个比较平凡,然而如此【平凡】的她依然有一个响当当的外号,叫营地魔女。

    在这样的六人组合围殴下,魔王领主血腹兽不悲催。那就没天理了,不。或许它在九泉之下应该含笑才对,毕竟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待遇,能够被这六个人合围,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了。

    享受着这份荣幸的血腹兽,慌慌张张的试图逃跑过好几次都没成功,最终血性爆发。一顿地动山摇的狂攻乱砸,可惜众人早就习惯了这种模式,抵挡过这最强烈的一波后,战斗终于接近尾声。

    此时,离斩首行动开始已经过去了将近六个小时。其中有足足四个小时耗在这头魔王领主血腹兽身上,它也足以为此感到骄傲了。

    持续了四个小时的激战过后,吾王尚且精神奕奕,身负两套神器的她,在体力方面大概和cosplay熊都有得一比,根本不怕持久战,卡露洁稍微有点气喘,但是还好,小狐狸这样的刺客就明显能看到疲色了,塔莫娅和卡露洁的状态相似,不过她身为熊人一族体质方面有加成,在持久战上肯定会更占据优势,小幽灵依靠着从者圣钻供给,表示本圣女biubiubiu的时候从来不知道累字怎么写。

    萨绮丽体质比刺客还弱,但是她一来不用近身作战,二来丰富的战斗经验也让她在持续不断的施法中,尽可能的优化战术,保存体力。

    好吧,我说了那么多骑士就是想吐槽本子娜而已,这货已经气喘吁吁累的够呛了,一看就知道是个缺乏经验的新人菜鸟,你看你看,连身为死灵法师的萨绮丽都还游刃有余,身为一个冒险者连场四个小时的持久战都打不了,不如回家去卖红薯算了。

    但是偏偏,这货运气好到爆,伴随血腹兽最后一声哀嚎,补刀的便宜竟然给她捡了,没错,竟然给这个没办法升级的人偶给拿去了。

    魔王领主血腹兽的庞大体型,轰然一声倒下,大家喘口气之余,也是神情一呆。

    “这……我……十分抱歉……”本子娜欣喜过后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自己抢了个不需要的人头,立刻就很怂的低头道歉了,喂,不是对我做了更多更过分的事情吗快点也给我道歉啊!像现在这样给我道歉一千次一万次!

    “娜娜你在说什么呀,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萨绮丽呆了呆过后,立刻就笑着上前,充满长辈慈爱的摸了摸娜娜公主的头。

    虽说经验分配是按照伤害量计算,但是也不能否认,抢得最后一击的人会分配的稍微多点,而实力接近魔王巅峰的血腹兽贡献的经验,那可是堪称海量,即便是全场等级最高,高达八十三级的萨绮丽,亦无法忽视这【稍微一点】的经验值。

    但是还好,在场的都是天之骄女,经验不算什么,想要随地都是,也就只有某德鲁伊才喜欢斤斤计较。

    “而且你看,血腹兽大爆了哦,要不是你这最后一击,换成是别人来或许就不会大爆了,这不是好事吗?应该说你立大功了才对。”

    “没错,正是如此。”

    “娜娜,你的运气不错,我也能稍微沾点光了。”

    “打起精神来,娜娜。”

    面对大家的鼓励和赞许,娜娜感动的抬起头,深深道了谢,然后忽然化作一道轻风,来到在远处装腔作势,张牙舞爪的某德鲁伊面前。

    毫无疑问,某德鲁伊希望能借此狠狠打击一下本子娜的嚣张气焰,然而表现的太过,被对方抓个正着。

    “你似乎很开心,很期待我受到责备的样子。”磨着冷森森的青色细剑,娜娜一步一步朝某德鲁伊逼近。

    “不……我一点都不开心,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某人哭丧着脸,不似作假。

    “是因为我得到了预料之外的原谅所以一点都不开心吗?”

    “知道就好……不对,不是这样的,娜……那啥……你听我说,听我解释,我不高兴的原因有很多,涉及到非常复杂的心理因素,简单来说我是个心理变态,可以随时随地的开心,也可以随时随地的不开心。”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纷纷远离几步,表示我不认识这个为了求饶连节操都可以抛弃的家伙。

    “那么心理变态的猴子先生,请给我开心一个。”

    “这……勉强没幸福你懂的。”

    “不是说随时随地都可以吗?”

    “脖子被一把剑架着,就算是心理变态也笑不出来吧。”

    “那就给我超越心理变态的层次,你难道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

    “就算你用这种冒充热血发言的话对我这么说……请问超越心理变态的层次是什么?”

    “生理变态。”

    “……”

    “……”

    “别装傻,说句话啊。”

    “心理变态本子娜,生理变态人偶娜。”

    “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么?”

    “爽快多了。”

    “那就给我去死你吧这笨蛋猴子!”

    “休想,我才不会轻易狗带!”

    “啊啊,这两个人又开始了。”萨绮丽无奈耸肩。

    “凡,还真是受女性的欢迎。”吾王沉稳威严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丝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微酸。

    “熊塔真是的,为什么老是要招惹娜娜,啊,莫非这就是他经常说的什么……抖m属性?”武帝大人陷入沉思。

    “下注啦下注啦,买定离手,小凡的额头到底会开几个洞,是单数还是双数,各位各位,请千万不要错过好机会,啊,这里只收钻石谢谢。”

    “尤丽叶,你也要加把劲了。”咪啪骑士煽风点火的朝闺蜜拍了拍肩膀。

    “加把劲?”迷糊骑士头呆萌疑惑的歪了歪头。

    “比如说这时候不顾一切的上前抱住他……”

    “尤丽叶,明白了!”娇躯一震,尤丽叶仿佛在瞬间开窍了,没等咪啪骑士说完就冲了上去,咻一下把某德鲁伊给抱住。

    我左跳跳,右跳跳,翘翘臀,扭扭腰,你就是刺不着,刺不着,你的套路我早看穿,对圣斗士使用同样招数是无效,是无效。

    “殿☆下☆嘿,尤丽叶抱住了。”

    “咦?”

    “呵。”

    然后,悲剧发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