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一十章 节操大碰撞
    ***************************************************************************************************

    所以说我又跑题了?看来教廷山年度最佳跑题小王子应该是非我莫属了,前面说到哪里来着?对了,说到埃里雅、小黑炭和琳娅她们都各自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我没办法一天到晚的去打扰她们。

    于是乎,在魔王军都热火朝天的进行着b计划,连搬砖工们都像蚂蚁一样勤劳忙碌着的时候,我堂堂一介大魔王伪救世主竟然又无所事事!

    为什么要用“又”字形容呢?

    其实按道理来说,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这个大领导就当是在俯瞰全局,笑看云舒云卷花开花落,这不是颇有最终boss的范儿吗?

    没办法,被阿卡拉使唤惯了,这把贱骨头就是高贵冷艳不起来,闲不得,必须得找点事儿做做,当然,你要是把维拉丝她们给全叫过来,我立马当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混吃等死的废宅给你看。

    做什么好呢?我合计了一下,外出历练?现在整个地狱山正处于魔王军的密谋计划之下,在地狱山里瞎逛肯定是不可以的,那么只能出去了?问题是去哪好呢,上次不死物区域才被我外加两只无良巨龙大闹一场,连魔王领主都干掉了,估计到现在还未消停下来,我要是再去其他区域闹,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呢?万一引起地狱山周边区域的公愤。集结起来攻打我们,那乐子可就大了。

    连地狱山都还未能征服就擅自去吸引周边的仇恨,这种事可不大好玩,地狱山周边区域也不是各个都像溺毙死尸那样的善茬,根据霍德林他们的情报,好像有那么几个魔王巅峰级的强者。当然,最强的还是靠近中心地带那头极限境界的骸骨巨龙,这一点毫无疑问。

    地狱山虽然相比其他七巨头的领地而言,小的可怜,但是放到和一区一域相比,又十分庞大,狭长的地形囊括了十多个区域,与之毗邻的坏脾气邻居们就更多了,多达二三十个区域。这里面有好欺负的,也有不好欺负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惹起公愤的话会很糟糕。

    所以说,在不死物区域的动静消停下来之前,我还是别再出去作死了,要作死也得是把整个地狱山攻夺下来之后,才有足够的资本。

    不能和女孩们玩耍。也不能外出历练,那我还能做什么呢?回暗黑大陆?这到是个好主意。离开也有将近一个月的功夫了,就算名正言顺的回去看一眼维拉丝她们,也没人敢说什么闲话,只不过现在正是地狱山攻夺战的关键时刻,想到传送阵那蛋疼的冷却时间,万一发生什么紧急事件我没办法赶回来的话。那可就罪过了。

    准悲剧帝这个位置坐久了,我习惯性的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刻在了脑门上时时警示,意外这种东西对本德鲁伊大爷来说并不算意外,桀桀桀桀。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倒不如说想躲到被窝里抱着枕头大哭一场如果这个枕头是琳娅小妮子就更完美了。

    也就是说,回暗黑大陆的选项也被pass了。

    好闲啊。干脆去睡觉吧,进入梦之境界里修炼好了,可是一天也只能在梦之境界里修炼七八个小时,我刚刚已经修炼过了呀!难道天亡本德鲁伊?我这个伪救世主竟然不是被地狱七巨头干掉,而是被闲死的?

    总得找点事情做一做,哦,对了,上次贝安沙带我去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里有些奇怪的壁画,不如找法拉老头一起去看看吧,说不定他会发现点什么,我也能顺便打发时间。

    想做就做,我屁颠屁颠的跑去找法拉老头,结果还没开口就被他给呛了。

    “我现在很忙,闲人勿扰。”法拉老头犀利的眼神一眼就看穿了我,没错我是很闲,但我可是给你带来好消息的呀,你这混蛋,永远别想从我口中得到这个情报了!

    忿忿的转身离去,现在就算闲死我,我也不要和这老匹夫同享情报。

    干脆一个人去转转吧,上次顾着跟上贝安沙的脚步,看的匆匆,说不定这次去能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想到就做,本德鲁伊向来是个身体动的比脑子还快的人,嗯哼。

    给琳娅留下了联络手段,我随即变身圣月贤狼,悄然无息的离开了教廷山。

    那天和贝安沙一起去采蘑菇的时候,因为贝安沙的身法实在太溜,哪怕是圣月贤狼状态下想跟上她也有些艰难,根本顾不得打量周围的环境……好吧,我解释了那么多拿出了如此充分的证据,你们还试图将路痴路盲这些个莫须有的罪名加诸到我头上,我也没话好说。

    因为贝安沙跑的太快,我根本没来得及认路,甚至连大概方向都不清楚,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一个人重新找到那儿,可是机智如我怎么会没办法呢?当初打着用这个神秘之地从法拉老头那换点好处的主意,在利益驱使下智商暴增,竟然给我想到了留下精神标记的办法,虽说标记就跟假眼一样没办法维持多久,但是现在离那一天也没过去几天,不是吗?

    所以说,顺着精神标记,我顺利的找到了那个洞窟,值得一提的是,半路上就莫名的起雾了,要不是有精神标记在,我这个迷宫杀手铁定也会迷失,当初贝安沙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又是怎么蒙头跟着她来到这里的?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迷。

    “好吧,让我来仔细看一看。”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洞窟里面,且一向引以为豪的视线和精神力均受到极大的阻碍,说实话还是有点压力的,解闷的办法就是自言自语。

    顺着那几个卡通狐狸标记深入,黄澄澄的火球再次从手心上浮起。我开始细心的寻找着,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当初看到的壁画,洞窟内部似乎并不复杂,比起外面的八卦迷踪阵可谓是新手福音,路痴最爱。

    “这些图案……到底想说什么,完全搞不懂啊。”这一次。虽然有足够的时间让我看个仔细,但以我的智商好像还是完全无法理解。

    从第一副壁画可是看,好像是几个用了寥寥几笔线条构成的不知名生物,踩到了一根地平线上,接着看下去,这些聊聊几笔的不知名生物好像越来越多了,并且出现了其他同样是寥寥几笔构成但是形状不同的生物。

    我整个人都寥寥几笔了啊喂!能不能画的再好一点,这连我在幼稚园时的涂鸦都不如啊,至少我那会儿还能把太阳画的四方四正!

    接下来的壁画。试图用同样的寥寥线条诉说更加复杂的事情,就让我更加不知所云了,壁画的作者到底是谁,我给你跪了,石器时代的猿人们画的都比你好造不?

    “不行,这根本无法解读。”

    “话说你多用几根线条会死啊!”

    “这些是什么,蛆虫?蠕虫?阿米巴原虫?就算是单细胞动物结构也比你复杂啊喂!”

    “不明觉厉。”

    “好像几种不同形状的线条交织起来了,是在繁衍后代吗?嗯~~~难道说这其实是异世界地狱版的工口漫画?”

    “我的大脑。你要振作啊,绝对不能输给这些该死线条!”

    一路看过去。一路喃喃自语着,忽然,我停下脚步,乐了。

    “我看懂了,这里我总算是能看懂了。”

    这幅壁画上面,十个线条物体排成一列。对着它们头顶上的一个线条物体,不是很像神殿教廷墙壁上的那些浮夸壁画吗?一群凡人膜拜天使降临什么的,应该是这个意思没错吧,问题是地狱世界怎么会有这种壁画?

    “其实,这是一个男人和十个女人不得不说的故事。”

    “什么?”我震惊了。果然还是自己想太多,想的太复杂了,这其实就是地狱世界里的工口漫画!

    “另外,其实还有一个女人躲藏在暗处。”

    “十一个女人?”我失声道,地狱世界那么早就已经有了宫斗类的h漫画吗?我国引以为豪的先进文化思想竟然被这种蛮荒之地的粗陋工口壁画给打败了?!

    这不科学!

    不对,等等,在这之前我似乎有必须更加优先惊讶的事情。

    沉思数秒,我忽然发出一声凄厉尖叫,在寂静的洞窟里回荡良久。

    是谁,刚才是谁在和我说话?!!给我出来,圣月贤狼不怕鬼!

    挥动着手中的火球四处乱舞,差点就甩手砸了出去,我好歹找到了刚才说话的人影,它其实就蹲在旁边不远处,一身红白色的露腋巫女装,后脑勺上的巨大蝴蝶结状发带,蹲着低头的时候怪吓人的。

    “吓死我了。”认得对方的身份后,我拍着胸口……不,拍着额头松了口气,别问我为什么会忽然换地方拍。

    “兀,胆子意外的小呢。”

    “是个人都会被你这般出现吓着好不好?”我惊魂未定,牙齿依然还在打着颤,脑海中不由自主就浮现了诸多恐怖片。

    比如说在老旧阴暗的病房里,蹲在角落里头玩人偶的黑长直小萝莉,忽然回过头露出空洞双目以及从漆黑眼眶里潺潺流血的惨白面孔,阴森森笑着问道“叔叔约吗”这样。

    其实我是打算约的,只要是萝莉,鬼又有什么好怕,你连鬼都怕你还好意思自称萝莉控?

    好吧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惊讶问道。

    没错,这正是已经成为失踪人口多时的红白公主,大概有个两年多未见,我都以为她被某种神秘的和谐之力给吞噬了。

    “兀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红白公主依然蹲在地上,不慌不忙的用手中的锋利石片在墙上乱划。

    “哼,这个问题问的好,我现在可是地狱世界的第八魔王了。”说到这里,我神气的把胸一抬……不。是把下巴一扬,还是那句话,别问我为什么忽然在中途改变姿势。

    “哦,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那么你呢?”

    “这个问题问的好。第九魔王正是本人是也。”

    “什……什么?!”

    “骗兀的。”

    “魂淡,不用特地说明,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话说你在做什么!难道说这些壁画全部都是你刻的?!”

    我忽然发现一个更加震惊的事实,地狱世界工口版漫画的作者是红白公主?

    “呼呼呼,兀觉得怎么样,拿出去卖能赚钱吗?”

    “连腰斩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大概会被当成涂鸦或者恶作剧随手扔到垃圾桶里。”

    “兀的嘴巴,还是相当的不留情呢。”

    “不,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别把精力消耗在无用的地方。”

    伴随着熟悉的对话模式,我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很多问题都想通了。

    红白公主出现在地狱世界,到不是什么稀奇事,别忘了当年我第一次沦落到地狱世界的时候,就是因为遇到了她才得以得救,她的神社似乎是和其他世界相连的,包括地狱世界。

    “竟然难得有缘在这里见到了兀。”拍拍裙子站起来。红白公主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半人高的木箱朝我递过来。

    熟悉的赛钱箱啊……

    “金币的叮铃,可是世间最美妙的乐响。来吧,请不要客气,尽情的往里扔。”

    “不,就算你这么说,一见面就跟别人要钱也太过分了。”

    “神社被毁了。”

    “这真是个悲哀的故事。”

    “因为得意忘形,在外出逗留的太久。被敌人毫不留情的给夷为了平地,没办法只能重建了。”

    “这就是你这段时间消失的原因?”

    “好不容易建好了。”

    “恭喜恭喜。”

    “因为偷工减料睡觉的时候神社崩塌结果被埋在了里面。”

    “恭喜恭喜。”

    “后来找了兀的女儿帮忙。”

    “我的女儿?说的是琪露诺吗?我可不觉得她会建房子。”我呼了口气,这么一说还真有点想念那个笨蛋女儿了。

    “做冰块还是可以的。”

    “也就是说做了一个冰雕神社吗?”

    “兀猜的一点都没错。”

    “这会儿总算可以好好安心下来了吧。”

    “嗯,安心的住了一个冬天。”

    “我觉得我可以才想到你接下来会说什么了。”

    “本来明明还可以多支撑几天的,只不过是漏了点水而已。”

    “那不叫漏水吧!那是开始融化了吧!快点走。小心又被埋!”

    “结果来了一位客人。”

    “神社很危险快跑!”

    “结果神社被客人融化了。”

    “原来危险的是客人吗?!”

    “所以到此为止,又变得无家可归了。”

    “这不是自作自受吗?一开始好好重建神社不就行了。”

    “所以说,钱是很重要的。”

    “话题为什么能一口气转到钱身上?”

    “有了钱就能买很多纸。”

    “想做纸房子吗?”

    “有了纸就能打败敌人了。”

    “那到也是,不用再担心敌人会来踏平神社了。”

    “打败敌人后就可以尽情的让她们做苦力。”

    “好吧原来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卫神社,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你的神社经常会被毁了。”

    “兀也觉得那些家伙很过分,不是吗?”

    “半斤八两吧。”

    “……”

    “……”

    “所以说,钱……”

    “不给。”

    “呜~~~”

    “哭的太假了。”

    “十万金币一次。”

    “公然做起了皮肉生意!”

    “兀因为是熟人可以打折。”

    “不,这种活不可以向熟人兜售吧?”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个毛,陌生人也不行,请注意你的节操!”

    “十万金币,全卖给兀。”

    “如果能转移我到是想买……”

    我忽然有些脱力了,和这红白公主在一起就是永无止境的吐槽吗?我到底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