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零七章 一颗蘑菇引发的肥皂剧
    ***************************************************************************************************

    卧槽槽槽?!

    我一下子蒙了,在地狱世界发现了壁画?这是什么鬼,到底是哪个熊孩子在上面留下来的,不对等等,地狱怪物里有能画画的家伙吗?

    让我再看看,确认一下。

    将手中的火球凑到墙壁,在上面擦了擦,凑上去一看,我当时就差点脚一歪倒地。

    眼前的壁画,是一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卡通狐狸脑袋,看到这个似乎带着一丝狡黠笑容的卡通狐狸脑袋,脑海中便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某只小天狐那甩着狐狸尾巴贼笑的身影。

    “呃……”发出无力的**,我知道作画的主人是谁了,除了那只小狐狸以外还能有谁。

    也多亏了我和小狐狸关系过硬,才知道她喜欢在探险过的地方留下这样的不起眼标记,算是盗墓贼的特殊嗜好吧,颇有点【xxx到此一游】的赶脚,就是不知道菲妮的特有标记是什么。

    总之,现在可以确认的是小狐狸之前来过这里,这笨蛋狐狸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做什么?我既好笑又生气。

    这里可是连圣月贤狼都看不清,感觉不到,她一只小小天狐竟然深入到这里,当真是不知死活,回去以后我可得好好训斥她一顿才行。

    “唉,贝安沙。等等我。”从那流露着可爱和狡猾的卡通狐狸标记上回过神,我转头一看,发现贝安沙已经深入到我看不见感觉不到的地方,只有隐隐的脚步声从深处传来,还能确认她的方向所在,我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让我又气又爱的狐狸标记。连忙追了上去。

    跟上贝安沙的步伐,我一边走一边问:“贝安沙,你确认这里面有蘑菇?”

    “嗯。”贝安沙点点头。

    “这里好像很诡异的样子,我的视线和精神力都受到了严重阻碍,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随口一问,也没想过贝安沙能回答,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和我来到地狱世界,知道的肯定不比我多,除了蘑菇的分布情况以外。不是吗?

    “一个……”出乎意料,贝安沙应了话,而且声音里带着稍有的低沉和迟疑。

    “一个严肃的地方。”

    “哈?”

    如果不是环境不合适,我真想上前去摸摸贝安沙的额头,看她是不是找蘑菇找晕了头,说胡话了,她刚才说的话每个字我都懂,可是为什么组合起来却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

    想了想。我只能将它当做是贝安沙在强行解释,毕竟这个年纪阶段的孩子嘛。总是爱逞强,生怕别人误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脸无知。

    不过,贝安沙的神态表现到是真有几分严肃感,从进入洞窟以来她就很少说话,和平常那个总是喜欢师兄师兄的叫着撒娇的萌萌小师妹十分不同。

    沉默下来的贝安沙不知为何忽然多了几分威严感。我几次开口,想说个冷笑话什么的打破一下这令人压抑的气氛,都没能成功,只好默默的跟在她后面一路前进。

    对了,不如看看那只胆大包天的小狐狸。到底深入了多远吧?

    找到了消遣的地方,我将手中漂浮的火球继续凑到墙壁上,一边跟上贝安沙的脚步,一边仔细寻找洞窟墙壁上的标记。

    哦有了有了,在墙角下,标记放的蛮隐蔽嘛,不愧是刺客,不过还是逃不脱我的法眼,你这只小天狐,我就知道有着盗墓贼属性的你发现这种诡异神秘的地方,不会那么容易放弃,一定会深入到直至危机感迫近的时候才会调头。

    很快,我又找到了好几个狐狸标记,此时,洞窟里的阴森气息也越发浓郁,空气中弥漫着让人慌乱不安的东西,邪恶,愤怒,嫉恨,混乱,原罪,在这里仿佛凝聚成实质般,让人浑身作寒,喘不过气来,哪怕是拥有这些属性的地狱怪物,我估计它们也不会想在这里多呆。

    已经有一段距离没有发现狐狸标记了,看来那只小天狐也察觉到了不安气息,选择了离开,虽然知道这是她以前的所作所为,真人早已经安然离开,我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替她捏把冷汗。

    咦,等等,这里好像还有刻画,那只无法无天的小狐狸啊,我还是小看了她的胆量。

    往墙壁上一摸,再次发现人工雕刻的痕迹时,我刚落地的小心脏又重新提起,战战兢兢的往上面一看,愣了。

    不是卡通狐狸标记,而是一种……该怎么说呢?用粗陋简单的线条所描绘的一幅壁画,从刻痕上看,壁画的年代应该已经相当久远了,看上去就如同是石器时代的人们所留下来的史前痕迹。

    这真是奇了怪了。

    我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确信不是自己眼花,然后再往前走几步,又发现了其他壁画,虽然年代久远,但却并没有被岁月侵蚀而变得模糊不清,依然相当清晰,但是粗鄙的手法,简陋的线条,却让我根本无法从上面看懂任何意思,只能露出满脸的不明觉厉。

    说起来,我被小狐狸留下的狐狸标记所迷惑,一直忽略了一个信息。

    这里如果是天然形成的洞窟,按道理来说,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平整的墙壁呢?从发现卡通狐狸标记开始我就应该察觉到,承载着狐狸标记的载体,这面有着明显打造痕迹的墙壁,才是真正值得惊讶的东西。

    问题是,到底是谁留下的呢?难道是早些年来到地狱世界潜伏侦查的前辈们?不可能,这些壁画的年代太久远了,可能还在地狱世界入侵之前。

    或许是在更久以前,有大陆的强者们有意或者无意中来到地狱世界。是他们留下的痕迹?这可就说不清了。

    不过,或许也有可能真是地狱怪物留下来的痕迹,我忽然想起第一次流落到地狱世界的时候,双尾和我说过的那些话,在地狱世界里也有一群摆脱了终日沉醉于暴虐杀戮游戏的智者们,它们渴望着文明。不过这样的存在极少,且被七巨头仇视追杀,根本不敢露面,混乱与罪恶可是地狱世界的本质,七巨头的力量源泉,它们怎么会容忍这些追求文明的异端?

    算了,我去考虑这些做什么,这是考古学家们的工作,和我这个救世主完全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我的好奇心也就淡了,改天若是还能想起今天的遭遇,便和法拉老头或者凯恩爷爷提一提,或许他们会对这里很感兴趣也说不定?

    约莫一个小时过后,我们终于采到了蘑菇,从洞窟里走了出来,贝安沙很明显的长长吁了一口气。

    “哎呀,莫非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师妹。也怕黑?”看到贝安沙夸张的动作,我忍不住打趣道。

    “才不是。贝安沙一点都不怕黑。”小师妹握着小拳头上下摇晃,气鼓鼓的拼命否认。

    “知道了知道了,我信你就是了。”

    忍俊不禁的将贝安沙抱在怀里摸头杀,我笑着说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看贝安沙一身黑色打扮就知道了。她不单止不怕黑,怕是还很喜欢黑。

    话说,喜欢黑色的人和是否怕黑暗,有必然联系吗?算了,细节不必在意。

    “这会儿蘑菇该采够了吧。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该回去了。”陪贝安沙出来将近一天时间了,我也该重新回到岗位,继续巡逻扫荡计划,当好我那月下圣……啊呸,是正义使者的角色。

    “嗯,差不多够了,回去。”贝安沙果然信守诺言,用力点了点头,我正待开心,她补充了一句让我小心肝颤抖的话。

    “回去,贝安沙烤蘑菇,和师兄一起吃。”

    我:“……”

    能拒绝吗?可以拒绝吧?贝安沙应该不会介意吧?并是谁都有和她一样的强健胃口,她应该能明白我的苦衷才对,我也只是……我只不过是想活下去而已啊啊!!!

    失魂落魄的和贝安沙一起回到教廷山,甚至连萨绮丽她们迟来的调侃,都没有被我听入耳中,因为接下来我要面临的是生与死的抉择。

    没错,我这个笨蛋,我这个爱作死活该死的大笨蛋,没办法拒绝贝安沙的这种【小小】请求呀!

    要不是贝安沙怕生,不喜欢让别人靠近,我非得将教廷山上的亲朋好友全都叫来一起享受这场蘑菇盛宴,俗话说的好,贫道都死了,你们这些个道友还想活?

    ……

    “小弟他……没事吧?”

    等众人再次发现某德鲁伊的时候,他已经一脸深沉的坐在魔王殿深处,那张漆黑的王座上面,远远看去还真有大魔王的样子。

    “众爱卿无须忧虑,朕好的很。”王座之上,某德鲁伊手一抬,轻罢了罢,目光威严道。

    众人:“……”

    “没事,蘑菇吃多了而已。”亲眼目睹这场悲剧的小幽灵表示淡定。

    “蘑菇吃多了?”小狐狸脑袋上冒着问号,这坏蛋是吃了迷幻蘑菇的节奏吧,地狱世界里也有迷幻蘑菇?

    “对呀,就是这个,你要吃吗?”小幽灵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个,塞到嘴里咯吱咯吱的嚼着,将另一个递给小狐狸,示意随便品尝。

    “呜嗯~~~”小狐狸再三深思,还是败给了好奇心,见小幽灵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也就安心的轻咬了一小口。

    这时候,小幽灵眼角闪过一道奸计得逞的锐利光芒,张开嘴,将不知怎么滴还完整的蘑菇吐了出来,冲呆愣的小狐狸神秘一笑。

    “坏蛋~~~”

    此时此刻,吞吃蘑菇的两人正在魔王殿上联手上演好戏,露西亚俏脸酡红,眉目含醉般的莲步来到某德鲁伊面前,娇滴滴的喊了一句。

    “何事?本王可是很忙的。”

    “人家喜欢你嘛,大坏蛋。”

    “原来如此,没想到孤的美貌已经如斯可怕,今天一早又被自己帅醒,迷恋孤之美貌者接二连三出现,若貌美是一种罪过,则孤有大罪。”

    “尽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傻话,本天狐不管,本天狐就是爱你这坏蛋爱的要命,你要负起责任哦。”露西亚依偎上去,一脸怀春少女般的在某德鲁伊怀里撒娇的蹭着。

    “陛下对臣妾的宠爱,臣妾铭记于心,至死不渝,但是陛下,臣妾做不到啊!”握着露西亚的小手,扮演角色似发生了某种巨大反转的某德鲁伊开始痛哭流涕。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你现在就要娶我,现在,立刻,马上,我要和你这个坏蛋结婚,我要向全天下宣布,我是你这个大笨蛋德鲁伊的妻子!”

    “寡人的征途是那星辰大海,在打败敌人,征服三界之前,寡人誓不娶,嗯,也不嫁。”

    “那便快点去征服,然后我们结婚吧。”

    “咩哈哈哈,说哒好,随本昂一起来哒,这就去拳打四魔王,脚踢三魔神,统一宇宙,杀它个天翻地覆,本昂哒一生,注定素要被战争和鲜血染红哒!”

    “万岁,统一,结婚!”

    “本昂素无敌哒!”

    “无敌!无敌!”

    看着智商爆降之后,在王座上面旁若无人的上演狗血剧,说着一些不知所云的对话的俩人,萨绮丽她们目瞪口呆。

    “总而言之,这似乎是一种能让人性格转变,甚至有概率变得截然相反的蘑菇。”

    这时候,小幽灵以一副资深专家的身份出现,手中的蘑菇抛起抛落,另外一手早已经握上了记忆水晶,将刚才的绝景给录了下来。

    以后绝对不能惹这只幽灵,不,最好连接近和说话都别。

    看看对面,又看看正若无其事的拿着记忆水晶不断寻找角度抓拍记录的小幽灵,萨绮丽她们心里不约而同的闪过这样的念头。

    但是有句俗话叫极乐生悲,正当小幽灵录个不亦说乎的时候,忽然,王座上面的小狐狸凭空消失。紧接着,她耳边传来火山爆发前一刻的压抑怒吼。

    “你!这!发!光!体!好!大!的!胆!子!啊!!!!!!”

    啊,忘记了,这只骚狐狸只吃了一小口而已。

    手中的记忆水晶突然被迅雷不及掩耳的抢走了,小幽灵来不及夺回,抱头就跑。

    “站住,看本天狐不打死你!”

    “哎哟坏蛋,人家好喜欢你,好想嫁给你啊~~~”不知道在谁身上学来一身作死功夫的小幽灵,边跑还不忘回过头去模仿小狐狸刚才的口吻,娇滴滴的说道。

    “别再说了啊啊啊啊啊啊————!!!!!!”

    教廷山的上空,小狐狸抓狂的恼羞怒喊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未完待续。)

    ps:好冷好冷好冷,下雪花了,手指头都冻僵了,本来想偷懒一天但还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