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零五章 采蘑菇的大魔王
    ***************************************************************************************************

    “白袍天使……月下圣女……噗哈哈哈哈哈~~~~~~~”

    果不其然,回去以后,我遭遇到了历史少有的猛烈吐槽,以本子娜和小狐狸为首的一群毒舌少女们,对我发动了惨无人道的围观。

    这些人因为实力过强,为了避免引起魔王领主的注意,并不敢在扫荡行动中滞留太久,太卖力的干活,一般都是单独行动或者成双成对,当天去当天回这样,结果我回来的时候撞了个正巧,这是连老天也打算看我被强势围观吐槽的节奏么。

    “发光体,你的外号被人抢走咯?”小狐狸甚至不怀好意的去刺激这次同样离开我的项链蜗居跑去参与扫荡行动的小幽灵。

    “没关系,我觉得小凡很合适。”小幽灵煞有其事的点着头,一副资深圣女评论家嘴脸。

    “比你还合适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小凡这个圣女当的的确是比我优秀多了。”

    “你们够了!”我逮住小幽灵,揉着她的脸蛋,一边又恶狠狠的向小狐狸的尾巴抓去,恨不得能长出三头六臂,将这些女孩们的嘴巴挨个堵住。

    “又不是我故意的,我这也是好心帮忙,为什么会被传这样?这个世界还有天理和王法吗?为什么好心没有好报!”

    “大概是……吴大哥太好心了吗?”琳娅的话从背后缓缓传来,虽然充满温柔感,却让我为之一僵。气势大减,讪笑起来。

    “琳娅,是这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

    “我知道。”琳娅幽幽的看着我:“我知道不是吴大哥不相信我,只是太爱操心了。”

    “啊哈哈哈……”这种时候。除了傻笑我还能做什么,女孩们都太了解我了,估计琳娅也一早预料到我会有这种举动了吧。

    “所以说,这次就特~别~原~谅~月~下~圣~女~大~人~了。”越来越调皮的小妮子,巧笑嫣然的凑上来,捏了捏我的鼻头,一字一句的调侃道。

    “连你也……我可不打算原谅你!”我气急败坏,就想要逮住琳娅打屁股,被她跑掉了。

    “小凡。以后你就是本圣女的分身了,可要好好替本圣女干活和挡枪。”小幽灵一脸神气的以任命口吻说道。

    “哦哦,有新的工作了吗?原来我还可以拿来挡枪。”

    “没错,你看本圣女位高权重,高贵美丽,一定会有心生嫉妒的卑鄙刺客企图对本圣女不利,这种时候小凡就能派上用场了,毕竟是比本圣女更像圣女的存在。”

    “原来还有这样的刺客。我以前竟然没发现。”

    “嗯哼,现在发现也不迟。”

    “很可惜。桀桀桀桀,其实我就是那个刺客,已经在你身边埋伏了十多年了!”我大吼一声德玛西亚,爆起扑向小幽灵,打算先教训教训这只目中无人的小圣女再说。

    “救……救命啊啊!!笨蛋小凡要行刺本圣女。”小幽灵一边逃窜一边煞有其事的呼喊,演技简直逼真。

    “咔咔咔咔咔。你跑不掉的,跑不掉的,教廷山上都是我的人,你已经被包围了。”

    “嘿,骚狐狸攻击!”

    冷不防的。小幽灵绕到正欲看好戏的小狐狸身后,抓住她的尾巴狠狠朝我这边甩过来,看了真心疼。

    “你这发光体!!”

    小狐狸发出气愤尖叫,却被我逮住,摁在怀里蹂躏了一番之后继续追杀。

    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但很可惜只坑了小狐狸一个,本子娜她们有防备了,纷纷躲开,远离这两个危险人物。

    结果我和小幽灵只好假戏真做,继续追逐,一个追一个跑,追啊追,跑啊跑,终于又在前面发现一个可啪……不对,是可坑的家伙。

    “快来人,帮我挡住小凡……咦?”小幽灵一个飞扑,正欲不管三七二一逮住前面的娇小身影,不管是谁都怒坑一记,结果靠近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人好像坑不起的样子。

    是最近神出鬼没的贝安沙,我那又笨又萌的小师妹。

    “师兄,你们在玩什么游戏,贝安沙可以一起玩吗?”好奇的看着我们两个,在贝安沙纯洁无暇的目光注视下,饶是我老脸皮厚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咳咳,贝安沙,我们没在玩,那笨蛋圣女刚才骂了我,我要逮住她揉脸打屁股。”

    “呸,区区笨小凡蛋小凡,休想。”小幽灵冲我做了个鬼脸。

    “你等着,我这就逮住你!”

    “逮不着,逮不着。”

    我们两个开始绕着贝安沙玩起了捉迷藏。

    “贝安沙,帮我抓住这笨蛋幽灵。”我忽然想起小师妹可不是树桩,便开口让她帮个忙,本以为一直很听我话的小师妹会立刻答应,谁知她露出迟疑之色,然后竟然把我拦下了。

    “师兄,欺负人,是不对的。”

    我震惊了,这还是我那个怕生的,漠视一切外人的小师妹吗?

    话说回来,我记得贝安沙的确是表现出过对小幽灵非同一般的兴趣。

    同样被贝安沙的举动吓了一跳的小幽灵,反倒是像警觉的小猫一样,对刚才因为追逐打闹而一时忽略了的贝安沙产生警惕,反而躲到了我身后,用仿佛能发出“叽~~~~~”这般声音的目光紧盯着贝安沙,似乎只要对方一有个风吹草动,她就会立刻躲到项链里去。

    对于小幽灵和贝安沙之间的气氛,我只能用微妙来形容,明明是没见过几次面,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却偏偏觉得她们两个之间……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小幽灵,你应该还记得吧,我的小师妹贝安沙,贝安沙,这是爱丽丝,蜗居在我身边的一只笨蛋幽灵。”带着几分跃跃欲试。我再次给这两个人互相做介绍。

    结果小幽灵轻而易举的察觉到我的意图,狠狠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在我吃疼的嗷叫声中化作白光躲回了项链里。

    贝安沙的目光,愣愣的看向项链。

    “对小幽灵很感兴趣吗?”忍着肩膀上比施了伤害加深还要可怕的咬疼,我好奇的看向贝安沙,除了我以外谁都不接近的她,会出乎意料的和小幽灵成为好姬友吗?如果能那真是太好了,说实话贝安沙和小幽灵的孤僻性格都是我很头疼的事情。

    贝安沙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变成轻轻一点。

    “总觉得……有种贝安沙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小幽灵身上?除了作为幽灵体却还诡异的带着体香的味道。以及或许狗鼻子才能闻到的钻石粉末味道,我到是不知道小幽灵身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味道,会让贝安沙觉得熟悉。

    “师兄身上,也有。”

    “我?”我指了指自己,对贝安沙的神转折表示大跌眼镜。

    “嗯,变身以后。”贝安沙用力点点头,补充一句,让我隐约找到了线索。

    变身以后?我的cosplay熊变身贝安沙已经见识过。她到现在才说这话,应该指的不是cosplay熊吧。那就是圣月贤狼了,圣月贤狼和小幽灵同样的熟悉味道……难道是圣洁之力吗?

    “那么,那群天使,长着一双白乎乎翅膀的家伙,也有贝安沙熟悉的味道吗?”我确认的问道。

    “没有。”贝安沙肯定的摇了摇头。

    “……”线索中断。

    算了,贝安沙本来就神神秘秘。指望通过这点东西挖掘出她的秘密,显然是我太天真了,再说了,贝安沙对我有所隐瞒,肯定有她的理由。我不该拐弯抹角的去打听,除非有一天她愿意告诉我。

    “最近教廷山在进行着攻打地狱山的行动,可别乱跑给大家添麻烦哦。”想清楚后,我心头一松,开始日常的师兄妹亲昵,摸摸贝安沙的头,又捏捏贝安沙的脸,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贝安沙作为比我还要强大的战力,并且除了我谁也控制不了,更加不可能让她参与到计划之中。

    小师妹如同往常般,像只慵懒的猫一样蹭过来,轻轻点头。

    “贝安沙,听师兄的话。”

    “真乖,真乖。”

    “师兄和贝安沙一起玩吧。”

    “当然没问题,但是玩什么好呢?”

    “一起去摘蘑菇!”贝安沙想也没想就立刻脱口而出,看来她是早有准备。

    “摘蘑菇……地狱世界里有蘑菇吗?”

    “有,贝安沙知道在哪里。”

    “……”难道说最近小师妹神出鬼没的离开教廷山,就是为了去寻找蘑菇?她是被蘑菇附身的采蘑菇小女孩吗?到了哪都不忘去找蘑菇。

    不过,现在攻夺地狱山的计划正在进行中,身为底牌,我可不能乱跑,只限于地狱山的话到是没什么关系。

    “地狱山里也有?”

    “嗯……地狱山比较少,口味也不是那么好。”

    “……”我能吐槽吗?连哪片区域的蘑菇口味都已经了解的一清二楚了,贝安沙是专业的蘑菇达人吗?是连马里奥大叔也自愧不如的蘑菇食神?

    “这几天我实在走不开,只能在地狱山范围活动。”

    “嗯,那好,就地狱山吧。”贝安沙想了想,比起一个人摘蘑菇,还是和师兄一起摘更有趣,于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走,出发。”

    “哦!摘蘑菇!和师兄一起摘蘑菇!”

    跟琳娅打了招呼,在她哭笑不得的目送下,我们一对儿亲亲热热的师兄妹就在地狱世界的地狱山里展开了采蘑菇的小男孩小女孩之旅,又可以给贝安沙找吃的,又可以顺路巡逻,何乐而不为呢?我才不要留在教廷山等萨绮丽和咪啪骑士她们回来,铁定还会遭到更加猛烈的吐槽,这应该算是战略性避难。

    在我的提议下,贝安沙带我来到了第三区域,地势最险要之地,各种峡谷溶洞隐藏在群山之中,那一张张漆黑开口,就犹如恶魔布下的陷阱,择人而噬。

    在这种地方,贝安沙却是如履平地,我的意思是她并不单止实力强大,可以无视险要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她很熟悉这里,甚至乎给人一种她已经将地形完全印在脑海中的感觉,各种诡异的绕道,各种不起眼的捷径,她仿佛闭着眼睛都能摸到,各种神闪避神跑位神探路,紧跟在后的我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失去她的身影,这并不是实力强大就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让那些魔王军看到这一幕,肯定会羞愧不已,他们自诩已经摸索了好几个月,对地狱山熟悉无比,大家人手一份的详细地图,就是他们走过踏过的最好证据,但是比起贝安沙却差了远,这种距离就如同在这里生活了好几个月,已经彻底摸熟道路的人,和把这里当家一样的人的差距。

    难道说我这萌萌的笨蛋小师妹,竟然有非同小可的寻路技能?这并不奇怪,毕竟是一脉相承下来的师门血统,她的师兄我可是有着迷宫杀手之称,作为师妹,又怎么能在这方面甘于落后?

    贝安沙并没有注意到落在后面的师兄那【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欣慰注视,她专心走着路,不一会儿真的摘到了少量蘑菇。

    我:“……”

    这鬼地方还真有蘑菇啊,贝安沙真的没骗我啊?!

    不过……

    看着手中黑漆漆的蘑菇,仿佛经受了常年累月的地狱世界的邪恶诡异气息熏泡,整个蘑菇也变得如同墨汁染过,虽然体育老师教过长得漂亮的蘑菇大多有毒,越丑的反而越能吃,但是我敢以人格和所剩不多的节操保证,手中这乌漆漆的拇指大小的黑蘑菇,绝对是屎里有毒的级别。

    我不会傻的去问贝安沙这蘑菇真能吃吗?她和她那个貌似很喜欢吃蘑菇的妹妹的味觉系统,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样,库拉斯特森林的迷幻蘑菇,西部王国沙漠深处的风暴蘑菇,这些对正常人而言有着致命危险的蘑菇,都是她们的最爱。

    一言概之,姐妹俩都是超重口味,一般人学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