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八百零四章 我就是猴子请来的……
    ***************************************************************************************************

    这些稀奇古怪的谣言传播开来,但渐渐沉浸于扮演正义使者的角色,从未回过教廷山一趟的某德鲁伊截然不知,依旧在孜孜不倦、勤奋有加的代表月亮拯救世界。

    直到圣月贤狼膝盖中了一箭。

    没错,遇到熟人了。

    这是一个活跃在第八区域的精灵小队,队长摸摸头骑士,人称阿姆露迪娜……咳咳,错了错了,应该是阿姆露迪娜,人称摸摸头骑士。

    圣月贤狼发现她们以后,煞有其事的在脑海里分析着。

    第八区域地势相对平坦,却是怪林奇石森然,这里常年盘踞着两大类怪物,小矮人和树木潜伏者,这两种怪物,应该算是在暗黑大陆里榜上有名的最跳的怪物之一,小矮人大家都很熟悉了,个头小速度快,窜来窜去的像只贼溜的老鼠一样,十分符合它们的形象。

    至于树木潜伏者,身为沙漠跳跃者的进阶体森林小子版,那是真的很跳,到处在林石之间跳来跳去,猴子见了也自叹弗如。

    树木潜伏者可以先放到一边不理,它们虽然很跳,但是威胁性并不是很大,主要是小矮人这些家伙,模样像老鼠,生命力却旺盛的如同蟑螂,这两大害虫的结合体,可想而知它们的命由多硬。在暗黑大陆的库拉斯特森林,它们千万年来一直被精灵所仇视屠杀,却依然稳稳占据森林的主角之一位置,源源不断,杀之不尽。

    在第八区域,这些小老鼠虽然在地狱世界的环境下。有所遏制,只能在第八区域称王称霸,但也足够令人头疼了。

    让精灵们前来第八区域,扫荡这些小矮人,可谓是一场从暗黑大陆延续到地狱世界的宿命之战,持续了无数年的战争,让精灵们比任何种族和其他人都更清楚该怎么教训这些肮脏可恶的小东西,虽然还是没能找到彻底铲除它们的办法,就像原来世界。再高的科技也灭绝不了蟑螂和老鼠。

    来自精灵族的援军,原本由咪啪骑士担任首领队长,但是这个继承了人妻骑士狡黠爱作弄人性格的咪啪骑士,自己也要历练,还要带着尤丽叶,照顾尤丽叶,以及时不时作弄一下我,可谓身负【重任】。忙的不行,所以实际上。精灵队伍是由眼前的阿姆露迪娜负责指挥,咪啪骑士只挂了一个头衔,等阿姆露迪娜什么时候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咪啪骑士怕是会迫不及待的将这个挂名物归正主。

    阿姆露迪娜的天赋绝对是十二骑士传承者级别的,这一点毫无疑问,虽然没有咪啪骑士她们那样的传承外挂。但仅凭自己的加倍努力,她也快要迈出成为世界强者的最后一步,如今已经接近领域巅峰级别了,再加上她那特殊的盾娘之力,在世界之力以下可谓少有敌手。

    由她带领的队伍。应该是精灵族里的精英,再加上阿姆露迪娜一丝不苟的古板性格,绝对会按照琳娅所精心设计的路线行动,不会像其他冒险小队一样踊跃作死,按道理来说她是不会遇到任何麻烦才对,可事情总有意外。

    或许是恰巧偶然,或许是她的队伍表现的太过出彩,引起了其他怪物的注意,此时此刻,摸摸头骑士面临着三族怪物联军的袭击,陷入了一场苦战之中。

    三种怪物分别是最跳的其中两种,小矮人和树木潜伏者,外加一类同样在第八区域比较常见的怪物——矛之猫。

    这种投石怪的二阶体……倒不如说二阶体的名字更符合它们的形象,投石怪是什么鬼?明明投的是矛和药剂瓶好不好,光听名字的话不是很容易误导别人么。

    矛之猫是一群在地狱怪物体系里智商派得上号的怪物,不看其它,就看它们竟然懂得自制瓦斯药剂和爆炸药剂,光这一点逼格就比其他怪物高出几个等级不止了。

    单独一群矛之猫,对有经验的冒险者而言并不算太难应付,怕就怕这种怪物和其他怪物走到一块,就比如说现在的情况,小矮人负责无畏冲锋,用生命堆砌防线,树木潜伏者窜来窜去负责骚扰远程,矛之猫就可以很安逸的站在对面投矛扔药剂瓶了。

    阿姆露迪娜的作战和指挥经验都非常丰富,就算是面对这种不利局势,也没有露出丝毫慌张和破绽,沉稳有加的指挥着她的小队开始了反击,不过对面战术上的优势,加上己方数量上的绝对劣势,让她一时之间也一筹莫展,只能和这伙狡猾的怪物联军慢慢纠缠,看谁先露出破绽。

    嗯,原来是摸摸头骑士呀,恰好路过发现这一幕的圣月贤狼,陷入了某些回忆片段中,记得当年,阿姆露迪娜还是一个伪领域级别的小骑士,没想到眨眼间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看着眼前的阿姆露迪娜,我的眼中仿佛浮现出了当年她和龙鳄以及六头水怪激战的场景,对比之下,阿姆露迪娜的进步实在惊人,不由的让我老怀欣慰,忽然生出一股给她摸摸头奖励的冲动。

    到底是为了奖励她还是为了满足自己摸摸头的冲动呢?这种细节就别在意了。

    回归正题,我到底要不要出手帮忙好呢?

    看形势,虽然精力们陷入了苦战的不利境地,但阿姆露迪娜临危不乱,脸上的神色自信有加,胸有成竹,似乎已经找到对策了,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这种时候,我本应该调头走人,让阿姆露迪娜好好表现一番,但无奈最近做正义使者做上了瘾,看到这副情形总是忍不住手痒。想要上前传个好球,给力助攻一记。

    所以,圣月贤狼又开始偷偷摸摸行动了。

    在矛之猫投掷正酣,畅快淋漓的时候,忽然凭空出现一阵强烈的精神冲击,当时就让它们懵菜了。手中的短矛药瓶一歪,投到了自己人的身上。

    顿时间,原本配合有序的怪物联军出现了巨大破绽,树木潜伏者忙着扑灭身上的火焰,怪叫的一路窜来窜去,小矮人被穿透自己胸口的短矛所震惊,一时发愣,搞不懂为什么好好的矛之猫那群混蛋要临阵倒戈,这有什么好处?

    对面的精灵小队也愣了一愣。但是并没有错过这个良机,火力全开之下眨眼间就将已成乱势的怪物联军杀的溃不成军,四处逃窜。

    “不必追了。”阿姆露迪娜罢了罢手,阻止想要继续追杀上去的队员,目光忽然望向远处,留下一句原地等待便追了上去。

    队员们一脸莫名其妙,不是说不追了吗?怎么队长又……咦,难道是?

    扫荡队伍之间经常碰头交流信息。所以对于近端时间出现的神秘援军,阿姆露迪娜虽然没有遇到过。但也早有耳闻。

    而且,比起其他人,她心底里更多出一份猜测,对于神秘援军的身份的猜测。

    白袍……月下声乐……难道说……应该不会是……说的是那位大人吧?

    圣月贤狼她是没见过,但是妖月狼巫的形象却已经深深刻印在她的脑海之中,当年那个一力将玛德雅聚落升上天空。拯救了大家的英雄,让阿姆露迪娜为之钦佩和倾倒,它的雕像至今还在玛德雅聚落……哦不,现在该叫天空部落了,现在还在天空部落的广场上矗立。供世人瞻仰。

    妖月狼巫时代,就已经带上一个月字,和月亮有关了,再加上那一身白袍,让阿姆露迪娜想不将妖月狼巫和神秘援军联系到一块都难。

    只不过,妖月狼巫时代,还只是身材变得纤细一些,并未具有明显的女性特征,而众口相传的神秘援军,却是被许多人信口旦旦的说是女性背影,这一点又让阿姆露迪娜不敢确认了,所以刚才,她一旦发现似乎是传说中的神秘援军出手帮了她们的忙,便产生了一股战胜理智的冲动,不顾一切追了上去。

    她的速度比之圣月贤狼差距太远,按道理并不能追上,话是这么说,可是圣月贤狼也没办法放着她不管呀,这个摸摸头骑士性格古板一根筋,认定的事情巨龙都难拉回来,要是一直不肯放弃,孤军深入地狱山腹地,凭她现在的实力说不定会遇到危险。

    发现这一点,我无奈的停下脚步,等待阿姆露迪娜追上来。

    在那之后,每当回忆起来,我都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很傻,你停下来就停下来吧,等一下摸摸头骑士让她别再追了,为她的安全着想也是应该做的事情,可是你他喵的不会先把圣月贤狼变身给取消了吗?!

    于是乎,傻乎乎的等摸摸头骑士追上来的圣月贤狼,和傻乎乎闷头向圣月贤狼追过来的摸摸头骑士,便这么傻乎乎的迎面相遇了。

    一阵凄凄的地狱冷风吹过,面对面的两人相视无语,一个呆愣,一个发呆。

    “哟,阿姆露迪娜,一阵子没见了。”最后,还是我先打破了寂静,随便打了个招呼,是有好几天没见了,自从扫荡任务开始以后。

    “你……你是……”阿姆露迪娜呆滞的更加厉害了,眼前这道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彻底颠覆了她的正常三观。

    “我……我是……我是那啥来着……”哈哈苦笑一声,我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毫不在乎的“我是你的亲王殿下啊不认得了吗”这样解释,岂不是成了变态?

    紧张兮兮的“不是的别误会我不是女装爱好者”这样解释,岂不是也是变态?

    总之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变态的属性吗?

    总之阿姆露迪娜未必能认得出我来,我就姑且先卖个萌……啊不对,是先猫骗一记吧。

    “我是……你们亲王殿下请来的神秘援军,不用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摆一个pose,将耳鬓垂落的乌黑发束轻轻一撩,我故作淡定。面带圣洁柔和的微笑,仿佛要和那个满脸傻样的德鲁伊彻底划清界限,让阿姆露迪娜无法认出自己的真正身份。

    不过,这句话怎么和“我是猴子请来的逗比”一样如此让我感同身受?

    啪嗒一声,有着盾娘属性的阿姆露迪娜最信赖的战友伙伴,号称死也不会离手的盾牌。就这样在她呆滞的神情之中,脱离掌握,掉落在地,原地转了几个圈后无辜的倒在地上。

    又是良久的无语对视沉默,如果阿姆露迪娜是个脑筋转的快的八面玲珑之人,这种时候,哪怕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为了避免尴尬也应该顺着这话开口:啊,你就是猴子请来的……哦不。是亲王殿下请来的援军啊,真是幸会幸会了,鄙人阿姆露迪娜,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可是阿姆露迪娜并不是那么机灵圆滑的女孩,她那一板一眼的性格,让她无法说出这种睁眼瞎话。

    于是乎,她愣了许久,爆了一句:“是……是啊。亲王殿下,一阵子不见了。”

    这次换圣月贤狼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

    被……被认出来了,而且大概是第一眼就被阿姆露迪娜认出来了,我刚才都做了什么,好羞耻,不想活了!

    “啊哈……啊哈哈哈哈……被……被认出来了吗?到底是哪里暴露了?”

    我艰难的扯了扯嘴角,最终放弃了无意义的徒劳抵抗。因为阿姆露迪娜在喊出亲王殿下这个称呼的时候,目光没有丝毫疑惑。

    “和那时候的殿下,有好几分神似,比如说衣服……还有这里……”诚实的孩子阿姆露迪娜一口气就指了好几个破绽,除了一身类似神官祭祀的庄严白袍以外。妖月狼巫原本戴在脸上的面具,只不过是换了个位置,到后脑勺上去了,还有着双显眼的狼耳朵和以巴。

    原来如此,对于认识妖月狼巫的人而言,圣月贤狼竟然有如此多的破绽,我今天是第一次知道。

    内心摆了一个otz的挫败姿势,我打起精神和阿姆露迪娜闲聊起来,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身份,那也没什么好顾忌了,节操没了就没了吧。

    三观被颠覆了一次的阿姆露迪娜,也渐渐适应过来了,毕竟怎么说……圣月贤狼比妖月狼巫好看太多了,有种【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发现意外的带感】的感觉。

    亲王殿下是她仰慕的对象,妖月狼巫是她见证奇迹的形象,而眼前的圣月贤狼,有着殿下的温柔善良,有着比妖月狼巫更胜的圣洁美丽和高雅,这么一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眼前的圣月贤狼,只会让阿姆露迪娜更加喜欢和敬仰。

    “什……什么?我的事情已经传成这样了?!!!”

    很快,从阿姆露迪娜口中得知残酷真想的圣月贤狼,发出一声巨大悲剧。

    白袍天使,月下圣女……这都什么和什么呀,那群家伙的品味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了吗?竟然给我乱起这些古古怪怪的名字。

    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恨不得喷着火焰,现在就向那些胆敢乱传谣言的家伙杀过去,给他们认为制造一点扫荡难度。

    我他喵在背后不辞辛苦的帮你们忙,你们却在污蔑我的形象?!这不能忍。

    “殿……殿下?”

    “不,没什么,我想我得赶紧回去一趟了。”阿姆露迪娜的小心翼翼轻呼,让我回过神来,冲她勉强笑了笑。

    没错,现在不是和那些混账们算账的时候,得赶紧回去和琳娅小妮子解释,因为当初我们约定好了,得是冒险者出现了生命危险的时候我才会出手帮助,为了让琳娅的计划更顺利一些,我擅自把这个条件给降低了很多,比如说像阿姆露迪娜刚才遇到的困难也出手了。

    “是……是吗?”阿姆露迪娜自然不可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听我这么一说,又愣了愣。

    “抱歉,好像是我擅自出手,打扰到你们了。”

    “不,哪里的话。”用力摇了摇头,阿姆露迪娜一脸庄肃的走上前,握住我的双手,双目掩饰不住的闪烁着敬仰目光。

    “我觉得,殿下很伟大,总是在大家有困难的时候站出来,这样的殿下……我……阿姆露迪娜觉得……是大家的英雄!”

    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不容别人否认的坚定,带着这样的表情,阿姆露迪娜把话说完。

    “是……是吗?英雄?啊哈哈哈……”阿姆露迪娜这该不会是类似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明明那么羞耻play的事情,竟然也硬是给她理解成了英雄事迹。

    好羞耻,好难为情,白袍天使月下圣女什么的,我要回去想静静。

    “回去吧,别让你的队友担心了。”

    “嗯,殿下也请保重。”阿姆露迪娜将她心爱的盾牌重新拾起,目光有些不舍。

    “啊,对了。”

    “咦。”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轻步上前,我摸了摸阿姆露迪娜的头,在她呆愣的注视中笑着摆手道别,转身离去。

    “殿下……”

    呆呆的摸了摸头,上面仿佛还残留着那张大手的温度和触感,阿姆露迪娜露出陶醉神色,将摸着头的手,沾染了那余温的手心,紧紧捂在怀抱中…………(未完待续。)

    ps:气温越来越冷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