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九十八章 蜜拉丝: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

    “哎哟,这是谁品味那么差啊?”我的话好像被完全无视了,咪啪骑士和本子娜啧啧称奇的打量着眼前的王座,左摸摸右摸摸,就是不肯坐上去,丢不起这个节操啊。

    只有尤丽叶,特别执着的扯了扯我的衣袖,那闪闪发亮,清澈纯净的眼眸子里完全没有眼前闪烁着【吸引力+100】金色字样的漆黑王座,而是一个劲的看着我。

    “殿下,殿下。”软糯清甜悦耳的十大歌姬级声线,所发出的一声声呼唤直透心扉,让我根本没办法故作忽视,明知道她想说什么。

    “夫妻正常在做的事情,尤丽叶想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想试一试,和殿下。”

    “这……”

    “不行吗?抱歉,是尤丽叶太任性了。”

    “不不不,也不是说不行……也不对,的确是不行,因为……”我变得语无伦次,目光频频望向咪啪骑士,希望她帮我解围,你再不说点什么,我真把你的好姬友给吃了啊?我可是禽兽公爵的原形问你怕不怕?!

    好吧,这次是自曝到底裤都没了。

    咪啪骑士总算是注意到了我的求救信号,从王座上挪开目光,温柔的眼神看过来。

    “尤丽叶,就算是夫妻关系也是要遵循渐进,一步一步来,你和殿下在一起的时间还很多。不着急,火候到了殿下自然会好~好~教~你~对吧。”

    对你妹!教你妹!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帮我解了围,尤丽叶把这一番话听进去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知道明白了些什么。但愿别越想越歪才好。

    “呐呐,殿下,尤丽叶和殿下……现在是什么等级的夫妻关系?”

    “我们是过家家级的夫妻关系。”我抽了抽嘴角,这迷糊骑士该不会忘记了什么吧,还是说越来越入戏了?

    “过家家级是哪个等级,很厉害吗?”

    “没错哦,或许在整个暗黑大陆都少有,至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咪啪骑士忍笑在旁添乱。

    “连见多识广的蜜拉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厉害?”

    尤丽叶震惊了。拥有超级迷糊属性的她,一直在好闺蜜的照顾下才能走到现在,因此对于蜜拉,她有一种特殊的信任甚至可以说是崇拜。

    “我没说错吧,殿下?”见我整张脸都抽搐起来了,咪啪骑士故作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没……”我得承认咪啪骑士并没有撒谎,伪救世主和十二骑士传承者的过家家式夫妻关系。说起来还真是旷古烁今,空前绝后。前所未有。

    只是……尤丽叶亲,你真的明白过家家是什么意思吗?明明是你提出来的对吧,为什么我现在感觉你好像把它的字面意思给忘记了?就算再迷糊也不应该呀,我知道了,这一定是咪啪骑士的阴谋,一定是她给尤丽叶灌输了什么奇怪的信息。

    心生警惕。我一把将尤丽叶拉到身后,戒备的看着咪啪骑士,不能再让你误导尤丽叶了,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不会让纯洁善良的尤丽叶再接近你一步。从现在开始尤丽叶由我来照顾,睡觉也得睡在我隔壁的房间!!

    咦,这样做是不是本末倒置了?算了,待会再想吧,因为本子娜走过来了。

    “怎么样,心动了吗?”我搓挪着手迎上去,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只要本子娜一时脑热一时糊涂一时失足真的愿意坐上去,我就算自称一声奴才又何妨?

    “嗯,心动了。”

    “真的?”我大喜过望,这本子娜今天的智商不咋地呀,是不是回去检查一趟,被人不小心把脑子里的智商发条给扭了好几转?

    “真的。”

    “那快,快,我用记忆水晶给你留个念。”无论如何,都要把接下来属于本子娜的羞耻一刻记录下来,绝对,嗯!

    “哦,记忆水晶,你这么一说到是提醒了我,不愧是歪主意多多的猴子,只有在这种地方十分在行。”

    “谬赞,谬赞,当不得。”我笑的十分艰难,这算是在夸奖自己吗?

    “记忆水晶拿来。”

    “哦。”我下意识将刚刚掏出的记忆水晶递了过去。

    “然后猴子坐上去。”

    “哦。”我下意识朝王座走过去。

    “不对等等,为什么是我坐上去?”总算没有继续犯傻,我一个猛回头,怒掀茶几。

    “你坐,我录。”本子娜笑意盈盈,那张脸明媚俏丽的宛如女神一般,却深藏着漆黑的心脏和灵魂。

    “不干,不要。”

    “就当是雇佣我的报酬。”

    “倪邹凯!泥费渠!我是赫拉迪克族的亲王,赫拉迪克族援兵的负责人我也可以兼任!”

    “决心很大呀。”见我如此坚决,本子娜微微讶然。

    “因为节操已经很少了。”我一脸血泪的跪倒在地,摆个教科书式的标准otz。

    大概是被我悲壮的表情给镇住了,这黑心的本子娜也生出了一丝怜悯:“算了算了,就当是在为蒂亚无偿打工,我不勉强你,话说回来这到底是谁的恶趣味?”

    “还能是谁,法拉老匹夫!”

    “哦嚯,没想到……改天得和他多交流交流。”

    “你想和他交流什么?”我一脸恐惧。

    “没什么,只是一点小小的心得经验罢了。”

    “调戏我的心得经验?”

    “连这也能猜到,行家呀。”

    “你滚,我才不要吃甜到掉牙的拔丝煎面!”

    “哈?”

    “不,没什么……”剧本台词念错了而已,请无视之。

    “咳咳。别扯那些有的没有的了,还是老实说一说你回去干了些什么吧,你的力量好像提升了不少的样子?”

    “一直和我瞎扯的不是笨蛋猴子吗?”本子娜还不肯承认,反咬我一口,我男子汉大丈夫不和小女子计较,她无趣之下。终于也开了口。

    虽然本子娜早就对自己的人偶身体控制自如,毫无阻滞,但这并不代表她的灵魂完全和身体交融了,用个比较容易理解的比喻吧,比如说本子娜的灵魂有一千个固定位置的螺丝,而特地给她打造的这具身体也恰好有一千个螺丝孔,两者恰好能对接上。

    现在,本子娜的灵魂和身体是已经完全对接上了,稳是稳了。不会出现想要动弹的时候,身体没动,灵魂从体内跑出来的搞笑场景,但也只是对接上,一千个螺丝还未拧紧,所以融合之后,本子娜的主要工作就是将这一个个的螺丝和身体的孔位都给拧紧了,只有这样。她才能真正发挥出据称是消耗了超神器的资源所打造出来的这具人偶身体的力量。

    当然,这只是打个比方而已。真正的过程远比这复杂亿万倍。

    “也就是说你回去这一趟做检查,是已经确认完全和身体融合了?”

    “嗯,差不多可以这样说。”

    “呼哼哼,真遗憾,我到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检查的。”

    “猴子的脑子里又在想些肮脏的东西。”

    “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的想法肮脏。”

    “不用说。你那些肮脏的东西都从眼神里溢出来了,顺便一说,帮我做检查的都是女法师。”

    “没必要特地对我说明吧。”

    “只是为了预防色情猴子的脑海里又在想些不健康的事情。”

    “嗯哼,你要这么说,其实女女之间……”

    “我刺!”

    “噢噢噢噢噢————!!!”

    不愧是完全融合的身体。细剑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额头喷出的血柱也比以前更细更远了。

    “也就是说,现在就是你的巅峰实力了?”

    从血柱喷出的距离估算,感觉到本子娜的实力提升,我半喜半忧。

    喜的是实力提升终归是好事,忧的是这也意味着本子娜以后再也没有提升的空间了。

    “谁说的?”

    “难道不是吗?已经完全融合的话,哪怕以后你再怎么努力,也要被身体机能所限制。”

    “的确是这样没错。”

    “那我的说法有什么不妥之处?”

    “你根本没搞清楚,哪怕完全融合了,现在的我也没办法发挥出身体的全部机能。”

    “怎么会这样?”

    “你以为导致我们赫拉迪克一族破产的这具融合了无数资源和魔法技艺的身体,只有区区现在的能力?”说着这话的时候,本子娜神色带着一半自豪,一半黯然。

    为自己一族的魔法造诣而自豪,为自己一族的没落而黯然,而这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导致她时时产生自责情绪,只能通过调戏笨蛋猴子来转换心情。

    “我说,你别擅自把自己的旁白念出来,行么?别为你经常数落我的那些可恶举动找个楚楚可怜的借口,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不,我只是在为以后继续数落你而找个心安理得的理由罢了,并不是为了获得你的原谅,请别在意。”

    “我不在意才怪!”

    能打这货的屁股吗?我能像对水晶一样打这货的屁股吗?!

    “就是说以后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对吧。”

    “嗯,正是如此,所以笨蛋猴子别在心里窃喜着以为我就要顿足不前,可以乘机追上我的实力然后对我做点什么。”说着,本子娜一脸凛然,威风飒爽的将青色细剑舞了舞。

    “我才不会欺负一名弱女子。”我也是一脸凛然,心里却虚的不得了,莫非这本子娜刚才对我用了读心术?知道我想打她屁股了?

    “最好是这样,另外蒂亚托我给你带话,让我告诉你再等她半年。”

    “哦,半年?这小丫头挺有自信的嘛。”我微微一笑,不愧是赫拉迪克的小公主,我引以为豪的娇妻,我一点也不怀疑蒂亚能说到做到。

    “想到半年后又可以对天真纯洁楚楚可怜的赫拉迪克公主每日每夜的肆意凌辱的色情魔王救世主,露出了禽兽般的微笑。”

    “请称呼这是丈夫盼望着妻子回到身边的温暖幸福笑容谢谢。”我面无表情的反驳,对本子娜的毒舌暂时免疫了。

    “尤丽叶也回到亲爱的身边了,亲爱的温暖幸福吗?”这话一说,被我拉着小手的尤丽叶瞬间进入过家家模式,眼睛又开始闪闪发亮了。

    “嗯,幸福,开心,你看我这笑容。”我ki★ra一笑,闪瞎狗眼。

    “笑的真蠢。”本子娜一脸被雷到的惊悚表情。

    “要你管,先回房间整理整理去,地狱山行动很快就要开始了,或许你该乘着还有一点时间出去稍微溜一溜,做最后的准备。”

    “要你管。”甩了我一记斗转星移,移花接木,本子娜一脸不爽的从我旁边擦身而过,眼角余光不忘猫一下我和尤丽叶紧牵着的手,鼻腔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哼。

    这人偶间谍,还真时刻不忘帮她的好姬友蒂亚监视我的花心举动。

    啊,不好,或许本子娜警戒的对,我现在和尤丽叶有走向危险的趋势,虽说迷迷糊糊的尤丽叶,或许出于女性的本能,在男女间的最后几道防线上还是很机灵的,但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放松警惕。

    总之,无论怎么说,也不能再将尤丽叶放在咪啪骑士身边,任其灌输一些奇怪的,让我头疼的知识了,至少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不许。

    “咳咳,蜜拉,辛苦你了,出去历练一趟一定很累了吧,你去休息,接下来尤丽叶交给我照顾就好了,放心吧,我会将她照顾的好好的,绝对不会教她【奇奇怪怪】的知识。”

    特地咬重了某个字眼,以表达自己内心对咪啪骑士某些坑姬友坑上级的无良举动的抗议,我拉着尤丽叶飞快溜走。

    “殿下慢走哦。”笑眯眯的目送着两人离去,蜜拉丝露出饶有兴致的狡黠笑容。

    “不愧是惹人怜爱的尤丽叶,连殿下的心防也快攻破了,殿下自己大概还没意识到吧,他已经无意识的把我挤开,站在了尤丽叶的主监护人位置上。”自言自语的嘀咕一句,蜜拉丝脸上的笑容盛放,稍微有点寂寞,但更多的是带着深深的温柔和祝福。

    “尤丽叶,关键时刻可别再犯迷糊,要抓住幸福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