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九十六章 法拉:我去年挖了个坑
    ***************************************************************************************************

    仔细算算,我们出来也有二十多天了,外加回营地的一个月,离教廷山改造完工的日子眨眼间已经所剩不多。

    也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了。

    至于不死物区域,虽然被我干掉了魔王领主,但想占据这里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失去魔王领主的关系,整个不死物区域的怪物陷入巨大混乱之中,竟然出乎意料的抱起了团,大概直到有新的魔王领主产生才会恢复平静。

    这段时间里,我们几个也不敢随意出手,大肆刷怪,漫山遍野的不死物集聚在一起,其中可能还有一两只魔王级,以及大量精英级的强者,别的不说,光是那股势就气冲云霄,让人望而却步了。

    一个区域的所有怪物抱团起来,还是挺恐怖的,我们应该庆幸地狱怪物都是一群窝里斗的混乱逗比,要是它们能像联盟一样齐心协力,同进同退,暗黑大陆大概用不了一个月就会被攻陷。

    在不死物区域逗留了最后两天,查探了一下变化情况,确认不会对接下来的地狱山攻略造成影响之后,我们一人二龙就开始打道回府了,屁股被无辜胖揍一顿的水晶——至少她觉得自己很无辜,一路上不爽的散发出虎视眈眈的龙威,一副要找谁泄恨的样子,导致怪物逃窜,从不死物区域直走到家门口。竟然鲜有遭遇战,让我也是醉了,到是小雪它们还能跑远一点,继续狩猎。

    脚刚踏上教廷山,水晶就高呼一声,溜的无影无踪了。原本想跟我们两个出来混,以躲开艾卡莱伊的严厉教导,未曾想到蒙受如此之大的心灵创伤,接下来一段时间她大概都不会接近我和恶龙少女了,除了肚子饿的情况以外。

    话说她有肚子不饿的时候吗?

    “真是的,跟你这笨蛋出去瞎混了几十天,虽说我们巨龙寿命是长,但也不是这样拿来浪费的。”

    同样产生变化的还有恶龙少女,一回来后性格变得更加傲娇和恶劣了。不过好在那天的气到是早就消了,我还以为以她的记仇性格大概要对我横眉冷对一个月以上,这家伙是不是意外的心胸宽广?

    我看她胸也不是很大呀,比圣月贤狼的**版水晶还不如。

    结果似乎又被读心了,挥起拳头痛揍了我一顿,这恶龙少女气呼呼的迈着八字离开。

    太暴力了,太残暴了,以后我再也不要和巨龙组队了。让啥捞子龙骑士见鬼去吧,能在巨龙的暴烈脾气下生存。龙骑士都是抖m么?

    摸着鼻青脸肿的面庞,我找小藤它们去诉苦去了,小雪几个为了能早点晋升,残忍的抛弃了我这个主人,并没有跟着一起回来,还逗留在教廷山外围继续努力。刚才遇到了天使巡逻队,打听了一下,发现一起出发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回来,或许我那时应该再去不死物区域邻近的区域逛几天,说不定还能多取一个魔王怪物的首级。

    剧毒花藤和橡木智者已经几乎完全合为一体了。我从未想过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召唤生物能够如此和谐相处,不,应该是所有德鲁伊都想不到吧,剧毒花藤+橡木智者=圣诞树?脑洞开再大的人也想象不到。

    不过好处慢慢凸显出来了,似乎经过神奇的结合之后,橡木智者的buff扩大到能给整个教廷山里面的人叠加了。

    要知道,橡木智者可是经过召唤融合,是和狼獾之心以及棘灵的三合一体,增加的buff可不少,然而事实上并没有太大用处,都是一些增加伤害准确率以及反伤的灵气,战斗时才有用,但哪可能在教廷山范围战斗啊?真到了被敌人攻打到教廷山上,也差不多该弃船跑路了。

    大概也只有橡木智者本身自带的增加生命,可以让大家在正常时候自我良好一些,健康一些,当然,橡木智者晋升到精英级别后多出来的一些其他德鲁伊的橡木智者所没有的功能,对冒险者也是挺实用的,至少它没白白【牺牲】。

    现在,两个召唤生物还没有完全结合,或许等它们彻底变成一颗真正的圣诞树以后,还会有其他惊喜也说不定,嗯,我期待着,小藤小橡,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呀。

    对着圣诞树絮絮叨叨一番之后,差点没让路过的行人以为魔王大人出去一趟把脑子撞坏了,我赶忙去找我的宝贝琳娅。

    教廷山内部,琳娅正煞有其事的带着一顶帽子,和法拉老头手下的数名法师一起,检查改造进度,时不时交流意见,修改细节,见我回来,温柔亲切的妻子大人露出大大的惊喜笑容,落落大方的上前和我拥抱了一记。

    “吴大哥,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怎么了,教廷山改造出什么问题了吗?”我理所当然的问道。

    “不,改造到是挺顺利的……”琳娅不知为何,露出古怪表情看着我,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我有不翔的预感。”我的第六感已经在拨打妖妖灵报警了。

    “应该算是好事……吧?”

    “为什么是用疑问语气?”我更加不安。

    “总之,改造工程里的第一个完工建筑已经诞生了。”

    “哦,那是好事啊。”我心里一松,却没来由的并没有完全安下心,总感觉还有哪里不对劲,看琳娅旁边的几个老法师,一个个露出【慈祥】而惋惜的微笑,我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吴大哥要看一看吗?”总感觉琳娅这句话问的小心翼翼,是错觉?

    “嗯,完工了当然要看一眼。在哪里?”我在内部四处张望,疑惑着,按道理来说整个改造工程应该是一体的,并不存在分支,何来的第一个完工部分?

    带着微妙的笑容,琳娅把我领到了教廷山外层。

    原来是在外面。记得上面是有一些改动,原本打算把一些教堂以及教堂附属建筑拆掉,后来天使支援部队来了,考虑到这样做会让她们不爽,再加上留着也无大碍,需要的时候想拆还是可以随时拆,只不过是自己动动手的事情,所以很多改动都取消了,只清理了一小部分。

    这也能算是完工部分?

    带着这样的疑惑。琳娅终于停下脚步,指了指前面。

    那是一栋被幔幕遮住的巨大建筑,感觉怪怪的,好像藏着什么秘密,说起来,我之前刚回到教廷山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后来被转移注意,带着初来乍到的琳娅她们去观察圣诞树的生态结构去了。

    “可以把布扯下来吗?”琳娅向旁边的一名女性老法师问道。

    “当然了。虽然法拉那死老头说要把人叫齐了效果更好,我想还是算了吧。不能和他一般恶趣味。”法师一边说,一边还撇了我一眼,似乎和我有关。

    法拉老头?他想做什么,又捣鼓出了什么歪主意想陷我于不义?

    “不如……还是让吴大哥你自己来吧。”

    “我吗?没问题,只是你们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我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一挥手。足以将整个建筑遮挡的巨大幔幕就被刮了下来,露出这座有近二十米高的宏伟建筑的真面目。

    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就是一座教堂的独立大殿吗?或许是经过了一番改造,那些精美的,和教廷以及天使有关的雕刻图案以及文字。都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嗯?几分阴森的庄严。

    我开始方了,目光一抬,正对着大殿门口上方,上面的雕字差点把我的双腿吓软。

    那是以繁古文字为载体,加之苍劲有力的笔画雕刻而成的【魔王殿】四个大字。

    把神殿改为魔王殿吗?简直恶趣味,除了法拉老头以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那么闲着无聊。

    度过最初的惊讶后,我感觉良好,表示还能抢救,比起之前的不幸而言,这并不算什么,充其量是大人的恶作剧而已。

    “就这样?”为了表示我对法拉老头的不屑,我一脸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个……吴大哥进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好吧,我到要看看他还能折腾出什么?”大步走进魔王殿,只张望了一眼,我就知道,法拉老头的闹腾本事真不小。

    里面的布局真宛如魔王宫一般,从门口到深处的宫殿中心地带以长方形黑色地毯铺盖,围绕着地毯,左右数排固定的石质座椅整齐布置,就如同肃立的士兵,给人一种强烈的规则以及森严感。

    而在中央地毯的末端,跨过十多级台阶而上的宫殿最深最高处,一张宽近三米,当床用都嫌大,以及椅背高达七八米之巨的漆黑王座,高高在上,巍然耸立,以国王的姿态俯视着下方数排座位,满是不明觉厉的即视感。

    “啊哈哈哈……”琳娅已经先开口苦笑起来了。

    “这恶俗的品味,果然不愧是法拉老匹夫。”我拼命想保持淡定,但嘴角却已经在不断抽搐,如果上天可以现在就给我一个法拉老头站在眼前,我非得打死他不可。

    “抱歉,没能阻止得了。”身为负责人,琳娅歉意低头道。

    “不,和你没有关系,都是法拉老头的错,我看改造图纸的时候就没发现有这玩意,说明他是蓄谋已久。”

    但是没关系,我手一挥,咬牙切齿的说了两个字。

    “拆!”

    “咦……可是……这样好吗?”琳娅一愣。

    “怎么,你也想让我一脸羞耻的坐在这种地方?”

    “不,虽然说法拉爷爷的品味的确是……但这也是大家辛辛苦苦造出来的,包含着大家的心血和心意,就这样拆掉也未免……”

    “饱含心血?也就是说其他人也赞成这么做?”

    “是的,以极大的热情,日夜赶工,最先完成!”琳娅小拳头一握,摆出胜利姿势,看到我一脸黑,不由的调皮吐了吐香舌,悄悄放下拳头。

    “这群混蛋……就不能将干劲放到正确的地方吗?给我好好把教廷山内部改造好啊!”我富鱿凯了,这是要联手坑我的节奏啊。

    “好吧,魔王殿先放着不拆,至少这张座椅。”我指了指那张宛若王座一般……不,那就是魔王座椅吧?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吧,椅背顶端那个长着邪恶羊角,张嘴欲噬的狰狞恶魔头颅雕刻!!

    “唉?”琳娅又发出可爱的困惑轻叹。

    “又怎么了?”

    “整个魔王殿,就以这张座椅花的心血最多,因为是用了上好的料子,雕刻起来也格外麻烦,听说一些精细的部分,因为这里的工人达不到手艺要求,还特地弄回大陆去找最优秀的精灵雕刻师帮忙,总算是完成了。”

    “关我鬼事啊,为什么你们能把热情用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我终于忍不住怒掀一记心灵茶几,有那个时间闲情,我宁愿你们回大陆拉坨屎再回来都比做这种事要好!

    “咳咳,都是法拉的错。”

    “没错没错,是他非得要这么做的。”

    “果然当初就不应该放任他。”

    见我生气了,其余的法师轻咳数声,纷纷甩锅,如果没有你们的赞同,至少是默认态度,法拉老头能那么猖獗,瞒着所有人捣鼓出这样一座魔王殿?以及这品味恶俗的魔王座椅?

    “总而言之,拆不拆是一回事,这张椅子我可绝对不会坐,要坐你去坐吧。”我推了推琳娅,促狭的看着她。

    “咦?我?”

    “对呀,你现在也是教廷山的管理者,按道理来说坐在那上面并没有不妥。”

    “可是很羞耻啊。”琳娅头一歪,爆了句老实话。

    “……”知道很羞耻还让我去坐?我是羞耻专业户吗?知道我这些年来掉了多少节操吗?我不跟你们吹,加起来可以绕暗黑大陆十圈!

    好像……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