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丧心病狂的风筝流
    ***************************************************************************************************

    “嘎嘎嘎,力量,我获得了力量!!”

    干掉暴风施术者之后的溺毙死尸,抑制不住得意的仰天狂笑,它浑身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体型不断膨胀,气势不断提升,就像是酝酿到极点的火山,要一口气喷发出来。

    有着魔王中级境界,高级的战斗力的溺毙死尸,本身在中级境界已经达到了一个将近临界点的强度,它本来打算依靠自身的力量提升突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权益之下只能从暴风施术者这里获得那最后一根稻草了。

    “还不够,还要更多,更多!!”状若疯狂的溺毙死尸,将暴风施术者死后的尸体——那一撮撮的灰烬,骨骸,宛如饿死鬼一样拼命的捞到嘴里,嘎嘣嘎嘣的嚼动,不断吞咽,它直至暴风施术者化作灰烬完全消失,没有留下一丁一点痕迹在这个世界上。

    这时候,溺毙死尸才意犹未尽的抹抹嘴,深呼吸一口气,体内的心脏强而有力的嘭一声跳动,仿佛在发出雀跃欢呼,随着这一声心脏跳动,溺毙死尸的那缓慢膨胀的身体终于获得一次质的飞跃,猛地窜到了八米之高,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受到了它变得更加庞大的身体的挤压,忽然一声塌陷,然后化作无形的冲击波,刮过方圆千米。

    “力量。这就是新的力量。”看了看自己将近变大了一倍的掌心,用力一握,感受到澎湃的气息,似乎连空间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一抓破碎,溺毙死尸腐烂的嘴角轻咧,露出邪恶笑容。

    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敌人看一看。它全新的姿态,全新的力量,然后露出恐惧表情,最后被自己干掉,然后扒皮喝血,届时,自己的实力或许又能更上一层楼。

    杀人越货的感觉,如此美妙。

    缓缓抬起头,那双镶嵌在空洞眼眶里。变得更加猩红锐利的双目,轻易的穿过了重重魔法阵,看到了位于中心的圣月贤狼,正低着头,耷拉着肩膀,全身微微颤抖。

    在害怕,敌人在害怕,害怕我这个不死生物的新王者。哈哈哈哈!!

    看到圣月贤狼的表现,自我感觉良好并且信心爆棚的溺毙死尸。觉得就应该如此,这次的剧本算是拿对了。

    来人啊,给朕赏导演和编剧两个鸡腿,我是说一人一个。

    ……

    圣月贤狼的确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在关键时刻优柔寡断了一次。

    承认,圣月贤狼是没有瞬发型威力巨大的招式。可以阻止溺毙死尸击杀暴风施术者,获得晋升的力量,但是,cosplay熊没有吗?

    虽然溺毙死尸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干掉了暴风施术者,但是这个短时间。也足够圣月贤狼切换cosplay熊形态,然后还能剔个牙,照个镜,抹个鸡冠头发型,再冲上去给一记无脑四重焰拳,来个双杀都不迟。

    然而,圣月贤狼却犹豫了,为了那该死的“圣光啊,那个敌人值得一撸”的念头。

    和圣月贤狼势均力敌的对手,地狱世界满大街都是,我这个蠢脑子,为了这么丁点事儿就白白错过了一个魔王暴风施术者的经验和爆率,这波亏大了,亏惨了。

    最重要的是,这货,这该死的溺毙死尸,竟然敢抢本德鲁伊的人头,呵呵呵,看来我罗格第三吝啬的美名,还没有深入到地狱世界中啊,已经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大亏了?呵呵呵呵。

    低着头浑身颤抖的圣月贤狼,很明显已经处于半黑化的征兆之中。

    “哈哈哈,恐惧吧,绝望吧,然后去死吧,没有人能够成为我溺毙死尸的对手,终有一天,我会加冕为王,称霸整个地狱!”

    眼看刚才将自己戏耍了一番的敌人,【害怕】到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溺毙死尸的自信膨胀到了极点,这一刻,似乎连四魔王和三魔神都已经不被它放在眼里了。

    没错,再一次又一次的群狼围伺下,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危机面前,我溺毙死尸不断变得强大,我就是那天命之子,注定要统治地狱的王!

    这一刻,溺毙死尸一扫前怂,身形仿佛变得高大威武起来,只觉得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加冕为王?称霸地狱?

    圣月贤狼瞬间受到了一百点逗比伤害,脑子里那根绷紧的理智神经终于“噔”的一声,断裂了。

    抢我的怪,还当着我这个地狱第八魔王说这种话,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变身吧,月光蝶!!!!!!

    万法之阵瞬间爆发光芒,这是皎洁的月光,和天空的明月互相辉映,渐渐不分彼此的融为一体,化作一团巨大的,比太阳还要明亮的圆月。

    在这圆月之中,生命澎湃鼓动,宛如一个即将酝酿新生的茧子,忽地,一根螺旋直角从内部刺破月亮,缓缓探出,然后是那两双由万法之阵所构成的,流动着无数符文阵法的绚丽蝴蝶翼翅,悠然的从破洞之中钻出,舒展,飞翔,身后拖着光芒璀璨的凤尾,背上凝聚着所有魔法精华和奥妙的圆月轮盘,高高升起。

    蝴蝶翅膀轻轻一振,月光蝶划过绚丽轨迹,优雅轻柔,却带着神临之威,从溺毙死尸头顶上轻轻飞过,翱翔了半圈。

    大半个不死物区域都能感受到这份忽然降临的神圣气息,漫山遍野的骷髅腐尸和幽灵等等,就宛如被狂风吹弯的稻麦般,满脸恐惧的趴倒在地,瑟瑟发抖。

    溺毙死尸保持着张嘴大笑的姿态,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新生的月光蝶。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不是已经给了鸡腿吗?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

    溺毙死尸开始退缩了,眼前的月光蝶,虽然力量层次上并没有提升多少,到达不可战胜的地步,但是在其它更恐怖的地方,比如说生命形态上。却已经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转身,跑路!!

    好不容易雄起了一次的溺毙死尸,没能坚持上三分钟,就再次变回了以前的怂包,刚刚提升起来的实力,获得的力量,全被它用在逃跑上面了,吃足奶劲的。

    但是,月光蝶的速度可不比圣月贤狼慢。而且更加飘渺鬼魅,毫无踪迹可循,那轻飘飘的,半透明的,如蕾丝轻纱一般的蝴蝶翅膀,没见怎么用力驱动,便从原地消失,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到拼命逃跑的溺毙死尸头顶上空。仿佛要给溺毙死尸现在的狼狈逃跑姿态来个全程直播,打造地狱世界第一个网红。

    看到月光蝶不快不慢。保持着匀速的吊在自己头顶上空,溺毙死尸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哪怕晋升过后,自己的速度依旧被对方碾压。

    它忽地一个急刹车,转过身抬起头,露出狰狞扭曲愤怒表情。就仿佛是一个要将自己的命摆上台桌的疯狂赌徒。

    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它一个堂堂的魔王领主。

    然而,没等它来得急付将自己跳墙的本事诸行动,铺天盖地的魔法就朝它淹没过去。

    雷霆地狱的雷蛇,变成了怒吼的电龙。十字雷霆的中心翻滚着浓墨般的漆黑,所有闪电光芒接近都会被吸收进去,仿佛直透深渊。

    地面上,熔浆四起,一只只火焰形态的,状如奇美拉的熔浆生物,从不断开阔的裂缝之中跳出,狮头朝天怒吼,蛇尾竭力嘶叫,肋间双翼用力一拍,飞了起来。

    随即,雷龙咆哮,雷霆闪猎,熔浆爆炎,这是一场魔法的盛宴,火与雷的共舞,天和地的齐鸣。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月光蝶头顶上的螺旋直角朝天一顶,月光束如同毛毛雨一般洒下,浸染了月光雨的火焰和雷,身上蒙了一层朦胧圣光,少了几分哆哆的恐怖威势,多了几分轻灵的圣洁,然而在敌人眼中,这些浸染在月色之中的雷电和火焰却变得更加危险。

    面对铺天盖地的魔法,经验丰富的溺毙死尸也愣了,眼前这一幕就仿佛是有十几个法师将它包围起来,齐齐施法,让它上天不得,入地无门。

    不服,我不服,我不能死在这里啊啊啊!!

    溺毙死尸抓狂的发出怒喊,猩红双目剧烈抖动,身体再次膨胀,甚至出现了轻微的裂痕,从里面渗出一丝丝青绿色的荧光血液。

    我要打倒你,只要打倒你一切都会结束!!!

    哪怕处于疯狂,溺毙死尸的战斗意识依然非常清楚,它双眼紧紧锁定着高空之中,正以摆出轻闲雅逸的姿态,拍打的蝴蝶翅膀和飘动的凤尾,不断带过如梦似幻的残影的月光蝶。

    然后,宛如一颗无回的巨大炮弹,笔直冲了过去,誓要冲破一切阻碍来到月光蝶面前,给她致命一击。

    雷龙袭来,它压下头,从其闪电之躯笔直贯穿过去。

    熔浆奇美拉肆虐,它咬紧牙根,探出双爪,忍受着一双手掌快要变成焦炭的痛苦,将其撕裂。

    十字雷霆击落,它嘶哑怒吼,将酝酿到极限的一口黑气吐出,乘着雷霆被阻挡的片刻一跃而过。

    目标只有一个,月光蝶!!

    近了,更近了!溺毙死尸的喉咙忍不住发出颤抖嘶鸣,成败就此一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人未近,它一拳轰出,笔直毫无花俏的一拳,拳头的威势不断放大,磨盘大小,水缸大小,房子大小,直至覆盖方圆百米,挡在面前的雷龙火焰全被扑灭,直击月光蝶。

    月光蝶不是战爷,当然不可能硬拼这种招式,它翅膀轻轻一扇,视封锁空间的拳头威势如无物,轻易就跳开了这一拳的笼罩。

    “跑不掉,你休想跑掉!!”溺毙死尸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疯子,追逐着月光蝶那轻灵飘渺的轨迹而去,再次全力挥出拳头。

    这样一追一跑,渐渐地,哪怕拥有特别强壮属性的溺毙死尸也开始喘起了气。

    更要命的是,月光蝶飞舞的身后,留下点点霜光,宛如彗星的尾巴,这些晶莹闪烁的霜光正是最纯正的永冻之力,溺毙死尸追在后头,不可避免的碰到这些霜光。

    一点两点无所谓,三点四点吃得消,五点六点忍一忍,当永冻之力的威力开始累积起来时,它发现,它强壮无匹的身躯,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薄薄冰霜,速度早就已经降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