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九十一章 暴风施术者:我可是打碎月亮的男人(?)
    ***************************************************************************************************

    像血腥法力这种诅咒技能,是可以被牧师的许多技能给净化掉的,答案就是那么简单。

    不仅如此,圣月贤狼的月光之力附带神圣属性,应该也可以净化掉血腥法力,甚至面对暴风施术者的吸取法力手段也能有一定的抵制作用。

    不能怪魔王暴风施术者的法师天敌外号水分大,只是牧师已经消失太久,久的让这些怪物也忘记了,直到有一天,它们想起了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阿喂导演剧本拿错了!

    咳咳,回归正题,它们已经忘记了,还有一种法师是不受它们克制,甚至可以反过来克制它们,这种法师学名叫牧爷,乳名为奶妈,她们没什么攻击手段,却能让地狱绝大部分恶魔和不死生物恶心的死去活来,哭爹叫娘。

    所以说圣月贤狼不仅是法爷,战爷,还是牧爷,三合一形态就问你怕不怕?啊,改天试试用月光炮给自己人加血如何,圣骑士的圣光弹不是一样能给队友加血吗?反正原理应该是一样的,多试几下总能成功,至于失败了嘛……果然还是得找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来实验。

    于是乎,整个教廷山的世界之力级别强者,在此刻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战。

    话题扯开了,本贤狼一直在装孙子,摆出一副被魔王暴风施术者克制的很惨的模样,至于将溺毙死尸这个地头蛇给引了出来。可以放开束缚,火力全开了。

    咳咳,在这之前请容我喝口恢复活力药剂,法力的确被吸的比较惨,得补一补。

    抽空喝了瓶止咳药水,体内快要枯涸的法力立刻涌上来了。不给溺毙死尸和暴风施术者这种路人甲级的演员多说话的机会,绚丽的万法之阵从圣月贤狼身上绽放,就宛如一朵指头大小的初生花蕾,瞬间怒放成艳丽的玫瑰,数百个魔法阵围绕圣月贤狼不断旋转,组成一个几乎严密的立体魔法球,给人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首先,还是最熟悉的环境魔法,暴风雪地狱和雷霆地狱。

    眨眼间。刚才让暴风施术者损失大半的环境魔法再次出现,漫天遮目的冰雪,每一道携带狂风的冰花都比刺客扔出的匕首还要锋利,暴风狂卷,似一条愤怒风龙,稍微脆弱一点的食物都要被它撕扯成无数碎片。

    云层上的无数雷蛇开始张开獠牙,发出低沉吼声,一道道雷霆凝而不落。聚集在上空,宛如死神手中的镰刀。带给敌人巨大的压力。

    “上!上!这家伙只是魔王中级,就算再怎么变态,我就不信我们两个联手还对付不了它一个!”向来很怂的溺毙死尸也被气疯了,终于胆肥了一次,可惜,这或许是它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魔王暴风施术者显得很无辜,这货和以前的画风不一样啊,怎么忽然就变得悍不畏死了呢?看到自己身后的最后一批小弟也在环境魔法的摧残下死去,就连六名仆从都在死死挣扎,眼看就要咽气了。它连忙让六名仆从快点跑,小弟没了多少都可以召集,仆从可不容易培养,在这种等级的战斗力里它们发挥不出任何作用,参与进来只是送死。

    你没看到,溺毙死尸也没将它的草泥马群小弟给招来吗?

    见六个仆从安全逃离战场后,魔王暴风施术者才回过头,开始仔细琢磨:反正老子是远程,近战危险的事情就让溺毙死尸干好了,面对眼前诡异莫测的敌人,自己在远处打打秋风,总不可能比溺毙死尸更危险吧,再说了,它心里也不服,凭什么我们两个打不过你一个?

    这种时候,暴风施术者的念头很类似一个经典flag——大家别怕,敌人只有一个,我们并肩子上!

    另外一头,溺毙死尸已经带着恼羞成怒的吼声冲向了圣月贤狼,它知道自己的速度比不过对方,而且还顶着暴风雪地狱,上头还有无数雷霆虎视眈眈,也就不敢班门弄斧了,只是你弄了个那么大的阵仗,看起来很厉害,但移动起来肯定会不方便吧,岂不是将自己的速度葬送了?

    看到圣月贤狼捣鼓出来的立体魔法阵,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溺毙死尸觉得对方图样图森破,自己可以用丰富的经验压制敌人,说不定都不用暴风施术者帮助。

    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喜欢挑些威力大的招式,也不管面对什么敌人,管不管用,合不合适。

    结果当头一道水缸粗的闪电,就将它给重新劈了下去。

    溺毙死尸当时就日了狗了,虽说有魔法抵抗的领主属性,闪电对它没造成太大伤害,但也被劈的灰头土脸,最重要的是将它重新劈落在地,这就好比好不容易爬上了陡峭的半山腰,忽然一个脚滑重新落到山脚,前功尽弃。

    “暴风施术者,掩护我!”不得已,溺毙死尸放弃了“我一个人能行”的念头,转头向盟友大吼一声。

    暴风施术者也没划水,闻言立刻将全力一个血红色的能量罩罩在溺毙死尸身上,顿时间,周围的暴风雪威力减轻了许多,人也如同穿上了一件盔甲,有安全感多了,溺毙死尸很满意,当初留暴风施术者一条小命的决定果然没错,法爷这个职业还是比较给力的。

    “继续掩护我冲上去!”头也不回的对暴风施术者继续下了一个命令,溺毙死尸一蹬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万法之阵冲去。

    嗯,看来光是两个环境魔法阵还奈何不了对方,这也在我的预料之内,世界之力强者岂是那么容易能打发掉的。

    两个环境魔法的同时施展。对圣月贤狼的压力也很大,最多只能再施展一个魔法阵,选择必须慎重,所以面对溺毙死尸的接近,我没有再将最后一个名额轻易浪费掉,而是单手高举。施展了圣月贤狼自身的力量。

    请你们赏月吃月饼吧。

    一轮皎洁明月诡异的出现在暴风雪肆虐,雷霆阴云密布的高空,当时就将暴风施术者和溺毙死尸吓尿,以为地狱世界药丸,后来发现是圣月贤狼的手段,不由气的哇哇直叫。

    然而,这轮明月撒播下来的圣洁光辉,却开始让暴风施术者身上的火光,以及溺毙死尸的红色能量罩沸腾。暴风施术者能感觉到,虽然月光对自己造成不了多大麻烦,但是自己的诅咒之光却被大幅度减弱。

    尼玛自己这哪是法师天敌呀,分明是对方是自己的天敌好不好?这一刻,暴风施术者忽悠有转身跑路的冲动。

    相比之下,溺毙死尸更惨一些,它明显感觉到罩在身上的红光在沸腾散发,但这种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月光——炮炮炮炮炮!!!

    五六道月光束忽然落下。就宛如一盆开水浇在冰雕上般,溺毙死尸身上的红光迅速溶解消失。然后,一道强化型月光束混合着雷霆之力再席卷着龙卷暴雪,拧为一道,准确无误的落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溺毙死尸头顶上。

    三合一的威力,这次可真是把溺毙死尸打疼了,最重要的是它又重新被揍落了地面。

    法师的第一准则是什么。别让敌人靠近,想当年在考验中,人妻骑士如此强大,也没让我靠近她的万法之阵一步,或许就是为了提醒我这点。

    虽然也有剑法师这种另类。但说到底,法师还是在远方一阵乱biu将敌人打死打残最合适。

    “暴风施术者,再加把劲!”一而再失败,溺毙死尸不甘的怒吼道。

    暴风施术者闻言欲哭无泪,不是我不给力,奈何敌人完克自己的能力啊,但它也不敢忤逆溺毙死尸,只能咬咬牙,再加把劲给对方套上能量罩,同时自己也动起来了,它知道,自己现在和溺毙死尸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溺毙死尸完了,它也别想活着离开,相反,溺毙死尸说不定还可以凭借速度跑路,保全一条小命,自己在圣月贤狼面前却连跑路的资格都没有。

    它现在反而担心溺毙死尸扔下它跑路,所以自然只能拼命了。

    发出怪异的咆哮,暴风施术者以视死如归的精神冲上被万法之阵包裹的圣月贤狼,身上的红光前所未有的绽放,一时间竟压下了漫天暴风雪的色调,让溺毙死尸心里大叫一声好。

    月光炮和雷霆频频落下,暴风施术者硬吃了几记,剩余的也给溺毙死尸躲开了,它的速度虽然受到暴风雪的影响,降低了起码四分之一,但毕竟还有特别快速和精力光环的加持,还有暴风施术者这把挡风挡雪的【雨伞】,两大世界之力强者配合下,终于靠近了万法之阵。

    “你完了!”溺毙死尸带着一肚子的憋屈,刹那间将身上的红光保护脱去,怒吼着,以无回的气势冲进去。

    然而,万法之阵躲开了。

    没错,万法之阵一个横挪,躲开了溺毙死尸,当时就让它气的吐出一口老血。

    说好的不便移动呢?

    原本以为万法之阵就像一个乌龟壳,将会严重限制圣月贤狼的速度,可是如今一看不像那么回事啊,你见过会漂移的乌龟吗?

    万法之阵的确是会对圣月贤狼的速度造成一定影响,但是暴风雪地狱也对溺毙死尸造成了影响,两厢抵消,圣月贤狼的速度还是溺毙死尸要快,所以即便是对方千难万苦的靠近了,也并没有什么卵用,想逃跑,也逃跑不能,除非你能比圣月贤狼快,或者在这种极端环境下用其他办法破解万法之阵。

    脑海里转过这些念头,溺毙死尸呆了,暴风施术者也呆了。

    气氛诡异的冷静数秒,两大魔王仿佛化作木雕,陷入了深思。

    终于,溺毙死尸抬起头,那本就嫣红血腥的双目,此时更是光芒大绽,缺了两片嘴唇肉的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呼出腐毒黑气:“呼哧,呼哧,这种屈辱我忍受不了,这是你逼我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说完,它低吼一声,原本和普通溺毙死尸没有任何区别的躯体,忽地开始膨胀起来,干瘦的外表不断蠕动,迸发出一块块菱角分明的肌肉,并且不断鼓动,眨眼间,这个不到两米高的瘦小干尸,就变成了五米多的干尸版绿巨人。

    “吼吼吼!!”仰天怒吼一声,头顶上刮着的暴风,都被溺毙死尸这一声怒吼给洞穿出一道真空地带,暴风无法进入,雷霆也被驱散。

    每个魔王级的敌人都会有压箱底功夫,不到生死时刻不会拿出来,只不过溺毙死尸更怕死,隐藏的更深,此时此刻,它终于要全力以赴,这份足以匹敌世界高级的战斗力果然不同凡响。

    暴风雪地狱带来的作用,落在此时变得强壮无比的溺毙死尸身上,效果似乎变得微乎其微,它的身形一弹,速度暴增,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万法之阵的上空,或许依然忌惮着万法之阵,它没有选择冲上去,而是张嘴一喷,一道黑幕般的浓墨气体从口中剧烈喷出,向整个万法之阵笼罩而去。

    圣月贤狼的第一选择自然是躲,这口臭攻击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不过,这时候圣月贤狼也出现了疏忽,忘记了自己的暴风雪地狱,无处不在的狂风虽然稀释了这口黑气,但也将黑气带入万法之阵中,尚不牢固的万法之阵立刻穿出滋滋滋的腐蚀声响。

    啧,被阴了一道。

    圣月贤狼果断停止了暴风雪地狱,它对强壮的溺毙死尸而言效果已经不大,到是雷霆还能让这头干尸版绿巨人吃点小苦头,还有天空那无处不在的月光。

    停息下来的暴风雪并没有浪费,在圣月贤狼的凝聚下,化作一头暴风雪巨龙,冲着溺毙死尸而去。

    “给我破!”溺毙死尸不躲不闪,硬是承受了冰龙的冲击,并一圈将其击碎,大大提升了我方气势,至少暴风施术者被鼓舞了。

    老大终于拿出了全力,自己的小命得保了,不,说不定还能一举反攻干掉敌人。

    暴风施术者的心思再次活跃开来,也发出尖锐吼叫,诅咒的深红光芒宛如发丝一般将全身包裹,最后破茧而出,变成一只介乎于暴风施术者形态和妖魄形态的怪物,八根弯刺变成了八只红光羽翅,轻轻扇动,看起来竟有几分邪恶的美感。

    它的目标是头顶上那轮明月,对它的克制太大了,化作一道红光,暴风施术者冲上了高空,在接近月亮的刹那诅咒之力爆发,硬生生将这轮圣洁明月给撑爆了。

    克制是相对的,当诅咒之力远远超过圣洁之力时,圣洁也会被其所亵渎克制。

    哦,原来还有这种手段啊。

    圣月贤狼抬头往了一眼,目无表情的打了个响指。

    顿时,天空又多出了三轮明月。

    是的,足足三轮明月,圣洁白光就近洒在暴风施术者身上,当时就将它的狗眼给刺瞎了。

    不是我小看你,和圣月贤狼同等境界又被圣月贤狼死死的克制着,你的战斗力真和渣渣没什么区别,哪怕变了身也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