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你说的很有道理
    ***************************************************************************************************

    咱如今还不算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些普通的小杂兵就敢于冲上来捡便宜?未免也想的太天真了一点吧。

    干脆利落的将上百暴风施术者干掉后,对方只剩下两位数的数量,不过魔王暴风施术者和它的随从们都还健在,总体实力仍在,就是没办法再形成势对我造成一丁丁影响了。

    魔王暴风施术者低吼一声,能升到魔王这个等级的怪物,绝大部分智力都不逊色于正常人,狡诈犹胜,在它的命令下,剩余的暴风施术者很快就摆好了阵型,以魔王暴风施术者当头,另外六名拥有精英实力的仆从形成扇形包围圈,剩余头目杂兵在背后接受保护并伺机行动。

    在这样一个稳健保守的阵型下,剩余数十名暴风施术者再次冲过来,这一次包括了它们的老大在内,气势立刻变得不凡。

    冰之斩首剑扛肩,我并未选择硬碰,而是横挪后撤,希望能突破正面防守,绕到后面将最后的杂兵干掉再说,如果是换成其他怪物种类,我自然不在乎这些杂兵,圣月贤狼虽然皮脆血薄了一点,那也是相对于熊人变身而言,继承了所有牧师全体系技能,获得凝神、神圣、血魔转换这几个关键性的血牛技能,在面对不死物和恶魔这两种怪物时,圣月贤狼的防御能力绝对高于重甲圣骑士,精英以下根本就伤不了血。就算是精英级怪物,非擅长攻击型大概也只能打出个强制伤害。

    魔王以下,对圣月贤狼而言都可以称之为杂兵,cosplay熊就更别说了,魔王级别的怪物,攻击力稍微弱一点的都破不了它的防御。这些杂兵也就大量集结起来,形成的势对圣月贤狼和cosplay熊还能造成一点影响。

    但是暴风施术者不同,它应该属于特殊型怪物,就算是普通杂兵,吸取法力的能力也能让圣月贤狼浑身不爽,就如同身上爬满了蚂蚁一样,可以做到的话,自然要优先将它们解决。

    我算算盘打的很好,但是对面既然摆出了这样的老鸡护小鸡阵型。自然不会让我轻易得逞,魔王暴风施术者一转身,仆从的位置一变,轻而易举就转移了方向,将我绕后杀辅助的行动击破。

    哎哟,这阵型挺熟练的嘛,兄弟练多久了?

    我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吸就吸吧。反正法力也用不大上了,正好温习一下圣月贤狼的近战技能。省得踏上纯法爷这条不归路。

    巨大的冰之斩首剑舞了几个剑花,刹那间拉近距离,堂堂正正的直刺对面的魔王暴风施术者。

    这一拉近距离,其余的暴风施术者就蹦跶起来了,那形同弯刺的手足开始源源不断吸取圣月贤狼的法力,肉眼可见的数十条蓝光连接着圣月贤狼和对面。代表着法力的流失。

    去死!

    斩首剑从上至下,毫无花样,大巧不工的重重划落。

    魔王暴风施术者宛若幽灵……什么宛若幽灵,他喵的就是幽灵好不好,它踏着幽灵鬼步。轻飘飘,毫无轨迹的一个后移躲开,身上不详的红光爆发,化作无数根尖刺向圣月贤狼袭来。

    愚蠢,圣月贤狼皮也不脆!

    顶着尖刺冲上去,冰之斩首剑直接刺了一剑,纵使被暴风施术者身上的红光阻挡了片刻,依然凑效,将对方刺的连连后飘,它的仆从和小弟们到是一等一的配合,跟着老大一起连连后退,阵型一点没变,宛如排练了许久的广场舞队。

    这家伙大概是止不住脑洞,又下意识把我当纯法爷看了,以为我必定会躲开攻击,岂不知这样威力分散的攻击对圣月贤狼根本就是挠痒痒,你要是将无数道针刺凝聚成一道,我还会考虑躲躲。

    不过,魔王暴风施术者虽然吃了一个小亏,但我貌似也没赚,被吸了不少法力,最要命的是,那些吸了我法力的暴风施术者们,在老大受伤以后,身上的弯刺触手又连接起几道红光,红光的另外一头是它们的老大,不用看都知道是在给对方补魔。

    吸了我的法力再给自己人补血补魔,你们这是练了北冥神功吧?

    看到这一幕,我忽然希望圣月贤狼的法力快点被吸干了。

    深吸一口气,抡着冰之斩首剑,我再次展开狂攻,魔王暴风施术者也学聪明了,很短时间内就得出我并不是一个脆皮法爷的结论,开始将攻击凝聚,周身散发的诅咒红光,让它看起来身形膨胀了数倍,普通攻击根本割破不了这层红光的防御,各种附带诅咒能力的攻击也是如影随形,外加身后一群如同小蜜蜂的杂兵小弟,一时间和圣月贤狼难分难解。

    或许说正确一点,应该双方都有些束手束脚,打的难受之极。

    圣月贤狼这边,近战好久不练,有些生疏了,再加上晋升圣月贤狼之后慢慢走法爷路线,一旦被禁了法,那真是浑身难受,就好像腰上挂着一把手枪偏偏拔不出来,只能用拳头乱抡。

    正因如此,本来对付高一个境界的敌人也完全不虚的圣月贤狼,失去最强力的武器,只能和眼前同一境界的敌人玩泥巴战。

    对面的暴风施术者恰恰相反,它的战斗力并不强,不然也不会被溺毙死尸压制,只能在不死物区域里蜗居一个角落称王称霸,但是它对付法师类敌人却强的不要不要,法力吸取加血腥法力这两大杀器,让它面对哪怕高自己一个境界的法师敌人,也有信心能够击败。

    现在呢,魔王暴风施术者表示日了狗,就没见过近战那么溜。速度那么快的法爷,面对时时刻刻想要钻空子干掉仆从小弟的圣月贤狼,它也是焦头烂额,明明说好能对付高一境界的法爷,现在呢,对方只不过是和自己同境界而已。导演你是不是把剧本弄错了?

    双方都打的别扭,就像南拳对上北腿,比赛规则偏偏他喵的是柔道!

    激战持续了将近四分之一个小时,我露出沮丧之色,在不施展魔法,仅靠近战的情况下,大概是真的奈何不了这只魔王暴风施术者了。

    要不……撤一撤,改天再战?

    我露出犹豫之色的同时,对面的魔王暴风施术者也有了退缩之意。它也清楚,再这样打下去只会互相消耗,两败俱伤而已,在地狱世界这种充斥着危险的地方,没事绝对不要让自己陷入虚弱状态,渔翁得利的故事,分分秒秒发生在这片残酷的土地上。

    对视一眼,仿佛达成了共识般。双方的攻势都慢慢地减弱下来,打起了假拳。准备找个机会,留下一句狠话转身走人,从此分道扬镳,两不相干。

    嗯,就是这个机会,我撤!

    圣月贤狼的身形刚开始后退。就在这时,一只阴森森的鬼爪凭空出现在圣月贤狼身后,带着呼啸的,连空间也发出撕裂悲鸣的恐怖威势,像一把尖刀般朝圣月贤狼的背后捅去。

    要是吃实了这一招。恐怕以圣月贤狼刚才吹上天的防御能力,也要受到不小伤害。

    圣月贤狼后撤,拳头背后袭来,看似以有心算无心,无论如何都是志在必得的一记,至少爪子的主人是这么想。

    不,就算对方有所防备,以现在的距离和它的速度,大概也躲闪不开。

    带着这样的迷之自信,当爪子挥到尽头时,却掏了个空。

    咦,人呢,是不是自己的攻击过于凌厉,像刺穿一张纸般轻巧,所以才没什么感觉?爪子的主人不确信的看了看前方,然后呆愕。

    它的爪子,所刺穿的只不过是一个残影而已。

    而后,在它的背后传来明媚的银铃脆笑:“久等了,溺毙死尸兄。”

    不妙,自己中计了。

    溺毙死尸脑海里还没来得及闪过这几个字眼,就被一道横扫给pia飞出去,紧接一记二连竖斩,将它风干的躯体狠狠砸向地面,留下一个大坑。

    剧情的发展似乎只有一个人没读懂,那就是魔王暴风施术者,见它现在一脸撞鬼的呆滞表情就知道了,我说,你就是鬼啊喂,振作点!

    尘埃弥漫的地面洞坑,和普通溺毙死尸一模一样,却散发出惊心动魄威势的魔王领主,一步一步走出,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肩上灰尘。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偷袭的?”

    “早就猜到了,我魔法阵布置了那么多,那么久,而你呢,一贯喜欢在自己领地上带着小弟化身草泥马群跑来跑去的作风,却到现在也没有触发任何一个魔法阵,我想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你能察觉到魔法阵的存在,想到你区区一具腐尸,应该不具备这样的魔法洞察力,那么应该第二种可能性最大,那就是你一直在偷偷关注着我们,只有这样才能知道魔法阵的位置并且避开。”

    嗯,俗话说的好,反派死于话多,我这算不算立了flag?

    “所以你才把队伍分散,想把我给勾引出来?”

    “……”因为害怕flag应验我只是点了点头,强行转换冷酷形态。

    “你就那么有自信我会把你列为目标?”

    “因为我看起来最好欺负不是吗?”

    “桀桀桀桀,说的一点没错,就算你看穿了一切那又怎么样?你还是最好欺负的一个。”

    发出难听的怪笑,下一刻,溺毙死尸朝魔王暴风施术者一挥手,然后,它那看似僵硬的身体,陡然化作一抹清风,一道闪电,迅猛而不失灵巧,从四面八方传来它的恐怖笑声。

    “看起来你对我很了解的样子,那也应该知道我的速度很快对吧,这样的速度,你能跟得上吗?”

    哦,你也终于立flag了!

    圣月贤狼一拍手心,同样在下一刻,原地消失,转眼间,战场变成了无声而诡异的较量,两道快的连魔王暴风施术者都看不见魅影,就仿佛是穿梭于空间的一白一黑两道光线,如果不是还能察觉到它们的气息,暴风施术者恐怕会认为两人已经走远,不在这儿了。

    搞……搞什么鬼?!

    魔王暴风施术者大骇,在不死物区域里,它被溺毙死尸克制的死死,溺毙死尸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因给它留了一块地盘,这家伙用来对付法爷效果那是杠杠的。

    因此,魔王暴风施术者和溺毙死尸算是盟友关系,它正待相应号召一起对付眼前的敌人,本以为有溺毙死尸加入,这会是一场轻松愉快的战斗,但是眼前这一幕却让它完全呆蒙了。

    怎么这家伙的速度会变得那么快?比刚才和自己战斗的时候足足快了一倍……不,是两倍,三倍,四倍?亦或是是五倍?!

    难道说它一直在隐藏实力?但明明是法爷,速度怎么能那么快?!

    魔王暴风施术者的三观尽毁,面对这样的速度战,它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力展开身上的诅咒红光,帮圣月贤狼加个debuff什么的,顺带将对方的法力一直保持在吸干状态,也算是助攻不浅了。

    不仅是魔王暴风施术者,在圣月贤狼展开速度的一瞬间,溺毙死尸的心头也跑过了无数草泥马。

    它跟踪时日已久,自认为已经了解了圣月贤狼的能力,就算在和魔王暴风施术者的战斗展现了一定的近战能力,也没有觉得意外。

    但是这速度……这家伙开的到底是几级精力光环?

    “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吗?”忽然,耳边传来一阵轻柔却包含杀机的话语,溺毙死尸心道不妙,却是着着实实又挨了一记。

    轰隆一声,它的身体再次像全垒打般被击飞出去,而后重重砸落,摔了个眼冒金光。

    它最引以为豪的速度败给了圣月贤狼,这时候,溺毙死尸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无法置信的事实。

    “可恶,你这家伙……”溺毙死尸有点慌了,无以伦比的魔法和速度,它已经明白眼前的敌人也是变态级别的,比它还要变态。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完全不疼,一点也不痛,桀桀桀桀!!”紧接着一个表情转换,溺毙死尸再次狂笑起来。

    “你最强力的魔法,完全施展不出来对吧,仅靠这点近战攻击对我一点作用都没有,速度再快又有什么用?”

    “你说的很有道理。”圣月贤狼仿佛被提醒了般的一拍手心。

    随即,在溺毙死尸和暴风施术者眼球快要夺眶而出的愕然模样中,身上的圣光一闪,血腥法力诅咒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