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画风不同,怎能配合
    ***************************************************************************************************

    萨绮丽一个人,去的快,回来的也快,没过几天,她就从第三世界回来了,恰巧的是,在她回来当天,拉斐尔也终于不能再继续在第一世界呼风唤雨了,她毕竟是第三世界的负责人,这都已经走了一个月了,虽说有艾伦奶奶她们顶着,但终归不是事儿。

    于是,萨绮丽前脚刚踏回来,后脚就顺带开始给百族公主殿下送别了,这强行送行,也是让我们的营地魔女感到很醉。

    “真是的,为什么我非得给这家伙送行不可?我也才刚刚回来。”萨绮丽站在一边,宛如受气小女孩般,半边腮帮都快要鼓起来了。

    “绮丽阿姨,你这话都已经说了五遍了。”和她站在一起的我苦笑着道。

    “怎么,五遍就不能再说了吗?还是说,小弟是在闲我啰嗦?”正愁找不到地方发闷气的营地魔女阁,下立刻对我张牙舞爪,进行非一般恐吓。

    “当然不是,不是。”我连忙摇头,看了一眼周围,很快就找到了借口。

    “你看,我们这不是已经根本走不了吗?不送也得送。”

    “那到也是,不能给卡丽娜添麻烦。”找到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萨绮丽脸色也缓和下来,虽然依旧写满了一百个不愿。

    传送阵周围,已经挤满了送行的人群,光是爱德华家的就有上百人。这还是小头,人数最多的当然是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平民和冒险者,百族公主殿下要离开了,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瞬间成为死忠粉的她们,当然要前来送行道别,就算爬也要爬着来。

    于是乎。传送阵几乎就变成了那天的罗格广场,人山人海,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拥挤的人头,估摸着少说也有上万人,从建立开始至今,营地传送阵怕是都没有迎来过如此汹涌的人数。可怜的萨绮丽,刚从第三世界回来,还沉醉在和老友的告别当中,头一抬。就看到上万双眼睛,上万个脑袋,从四面八方将她围住,沉稳如她也方了几秒,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到了某个奇怪的地方,后来才搞明白原来是给拉斐尔送别的,我们的营地魔女顿时富鱿凯了,但是除非插上一双翅膀飞出去。否则根本无法在上万人的包围下离开传送阵。

    萨绮丽能飞吗?她是世界之力强者,还是个法爷。当然能飞,但是营地上空禁飞呀,所以她才说不想给卡丽娜添麻烦,只能捏着鼻子强行【被送行】了。

    “早知道就不拒绝她们的酒会,再晚一点点回来了。”虽然接受了事实,但是傲娇属性发作的魔女阁下。依然喋喋不休,拼命想为自己现在的无奈和不愿辩解。

    “是是是,绮丽阿姨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实在是没办法才站在这里的,大家都已经明白了。”

    “小弟你这语气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想说出来吗?”

    大概是揶揄的语气太过明显了,被萨绮丽抓住了小尾巴,她恼羞成怒的从身后将我勒住,拼命晃着脑袋。

    “不……饶命……绮丽阿姨饶命……”

    “这次不会轻易饶了你了,最近我觉得小弟是比以前更嚣张,渐渐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没……没有的……事……”

    我拼命手舞足蹈,整张脸憋的通红,想挣扎又不敢扎挣的样子,仿佛被勒的快要看到彼岸花田了。

    天地良心,萨绮丽并没有用多少力道,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她胸前一对规模介乎在丰满和饱满之间,比拉斐尔大了一号的山峰,着着实实顶在我背上,那软乎乎的弹性美妙感觉,让我很是坐立不安,这放荡不羁的大脑,立刻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实地考察对比起来了。

    嗯,感觉起来竟然和小幽灵有得一比,难道说萨绮丽还隐藏了一部分【实力】?话说回来,这样一对比更显拉斐尔可怜了,已经不想去数她到底小自己的孙女几号了。

    这时候,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拉斐尔竟然过来了,难道说她又听到了我的心声,气冲冲的杀过来要送我回老家结婚?

    对于这些人一个个明目张胆的犯规,擅自使用读心术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我早就已经认命了,所以一看到拉斐尔过来,就下意识的以为东窗事发了。

    结果并没有,她反而是来救我的。

    “萨绮丽,你这人啊,我都懒得说你了,多大了,还在欺负小小吴。”两大魔女碰面,一开始就是唇枪舌剑,火药味十足。

    “说的好像你欺负小弟比我少似的。”

    “那不叫欺负,那叫疼爱。”

    “你哪叫疼爱的话,我这就是宠爱溺爱了。”

    “你还真敢说。”

    “有什么不敢?”

    “咳咳,二位,不要为我一个人伤了和气……”才刚刚被松开的某德鲁伊,开始实力作死。

    “闭嘴,小(小)小(弟)吴一旁呆着去。”

    “是……是……”我弱弱的缩了缩脖子,赶忙躲到阿卡拉身后,才敢对两位魔女露出反抗的忿忿神色,突出一个怂字。

    这一招……是从水晶那学来的?真所谓有其主必有其宠……好像倒过来说了,算了,细节不必在意,总之知道意思就行了。

    那边,魔女们还在斗嘴,幸好有阿卡拉这个就火大队长在。

    “好了,我亲爱的拉斐尔,大家都还在等你呢。”

    闻言,百族公主殿下偷偷的,狠狠的给萨绮丽做了一个鬼脸,唰一下跑开了。让对方有仇报不得,这到底谁是小孩子呀?

    “小琳娅,我就要回第三世界了,以后再也难见到你了。”来到乖孙女面前,这卖萌的公主殿下又开始装委屈了。

    “很难吗?”琳娅虽然也不舍,却对奶奶的话提出了疑问。

    “小小吴。你给我过来。”见就要接揭穿了,机智的百族公主殿下立刻转移话题。

    “我可怜的小琳娅,就要去教廷山陪你吃苦了,这山高水远,鞭长莫及,你要是敢背着我亏待欺负她的话,被我知道了,你可就得小心了?”冲我晃了晃拳头,百族公主娇蛮说道。

    “哪能啊。哪会啊,最近琳娅都给你学坏了,越来越调皮,嘴巴越来越不饶人了。”我委屈巴巴的低着头。

    “吴大哥才说了我和以前一样温柔乖巧。”小妮子不服气的冲我吐了吐香舌。

    “那是……那是被你迷住了,说了违心的话。”我发出无力的反驳。

    “这样调皮,嘴巴越来越不饶人的我,也能迷住吴大哥,说明没什么大问题。嗯。”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拉斐尔,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孙女了。

    “你们两个小家伙,别在我面前秀恩爱!”拉斐尔怒了,我丈夫都失踪了一万年,你们还在我面前秀恩爱,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话说,明明是你把丈夫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吧。怪我们咯?

    “不行啊,不和吴大哥恩爱一点的话,万一他像刚才那样嫌弃我就糟了。”

    琳娅小妮子大概是真的得到了精髓,转过来把我的胳膊一搂,就开始打趣她的奶奶了。这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总……总而言之,敢欺负小琳娅的话就饶不了你。”被我们秀了一脸的百族公主气势无形中弱了不少。

    “哪能啊,你要是从第三世界杀过来,那也就分分钟的事。”我叫冤的同时不忘提醒对方,你就别拿山长水远鞭长莫及说事了,这都有了传送阵,串门不要太简单。

    “说的没错,就算算上地狱世界的传送冷却时间,最多一个小时,敢欺负小琳娅,小小吴你就只有一个小时可活了,嗯哼。”强行装一波,百族公主一半满意,一半心虚的催促着阿卡拉闪人。

    站在高台上,面对着给她送行的上万粉丝,她刚才的那份娇蛮冷静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沉稳优雅,魅力四射。

    “我还会回来看望大家的,要等我哦。”用力招了招手,她语气坚定的说道。

    “拉斐尔大人万岁!”

    “我们等着你回来!!”

    一时间,上万人激动的齐声高呼,欢呼声响彻云霄。

    “再见!再见了!!”要不是时机和地点不对,我觉得拉斐尔估计都要直接在传送高台上给大家表演一曲,以表感激了。

    百族公主就是这样一个人,说复杂也复杂,说单纯也单纯,那些喜欢着她的人,也会被她所喜欢,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的魅力才如此惊人。

    “快回去吧,第三世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会常回来的,只不过到时候是悄悄的回,还是光明正大的回,就得看时机了。”

    阿卡拉眉开眼笑的催促着闺蜜快点上船,快去快回,那正是资本主义家见到免费劳工时所露出的丑陋嘴脸。

    “呜呜~~~现在的阿卡拉好可怕,已经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好友了。”

    悲哀的叹息着,拉斐尔还是给了阿卡拉一个大大的,紧密的告别拥抱,朝我们招了招手,便毫无留念一般进了传送阵,消失在白光之中。

    “好了好了,人都走了,大家快散了吧,行行好给我让条路,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搞的跟生死离别似的。”萨绮丽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赶着回去。

    不过,虽然话是这样说,她应该是蛮寂寞的吧,毕竟唯一能斗嘴的冤家姬友就这么离开了,虽然不是不能再见到,但也是散多聚少了。

    萨绮丽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就开始收拾准备,出发前往地狱世界了,因为不是很赶,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小狗狗维拉丝就开始大显身手。各种干粮点心,以恐怖的速度和分量开始生产,似乎要把所有人的物品栏塞满了才善罢甘休。

    这一趟回去,我数一数要带上多少人呢?首先一起回来的肯定是要一起回去,有萨绮丽,埃里雅。恶龙蕾娜,以及爱娃儿。

    要带走的人包括琳娅,小黑炭,以及还有一个吃货水晶,顺便去观光旅游的有大长老团阿卡拉和凯恩两位。

    这么一来,营地暂时就只剩下莱娜一个核心管理者了,她肯定会压力大增,我虽然心疼,但是想到这估计也是阿卡拉对莱娜的一次考验。所以没办法制止,只能乘着空儿安慰安慰莱娜,补充一点妹之力什么的……

    咦,等等,我是不是把妹之力这玩意理解的越来越远了?本来就是意义不明之物,只知道它是一个妹控的必须养分,现在呢,又把妹之力和安慰莱娜联系到了一起。明明是我在补充妹之力,怎么又变成是安慰莱娜了?

    难道说……只有我一个人没搞懂?

    准备了足足两天时间。维拉丝和莎拉还真差不多把我们的物品栏给塞满了,她们俩折腾也就罢了,随行人员琳娅竟然也掺和到一起,唯恐背包不满,这应该算是自给自足吗?

    转眼间,我们一群人头几天才送别了拉斐尔。现在轮到别人给我们送别了,场面自然没有拉斐尔那么壮观,不过也来了不少人,包括各族代表在内,毕竟是联盟大佬难得一次出行。一干小弟当然得恭送圣驾。

    大家分工合作,阿卡拉凯恩他们负责打发小弟们,我负责打发……啊呸,我负责抚慰家里的女孩。

    “心情格外的复杂啊。”维拉丝深深叹息一声,虽然这只小狗狗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每次我要离开都快伤心的哭出来,但那只是学会了压抑感情,不想给我徒增内疚罢了。

    “怎么个复杂法?”我轻轻把玩着她胸前的乌黑发束和饰品,好奇问道。

    维拉丝脸一红,羞涩的看了被我的大手玩弄不断的发饰一眼:“一开始的时候,是送大人去其他区域,渐渐的,变成了目送大人去第二世界,最后到了第三世界。”

    “这不是很正常吗?每个冒险者都要经历这样的事情。”

    “可问题是紧接着大人就没走寻常路,开始踏足地狱世界了。”

    “……”我无言以对。

    “唉,总觉得不应该这样,明明应该更担心才对,怎么能觉得好像已经习惯了大人去地狱世界似的呢?”

    维拉丝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似在说,要振作起来啊我,要更担心起来啊我!

    “那不是因为你家大人实力越来越强了,就算是去地狱世界,也和以前去其他区域,去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差不了多少吗?”

    “才怪呢。”温柔贤淑的妻子大人,听到这番话,也忍不住给了我一个白眼。

    “没事的,没事的,等教廷山改造好了之后,你们也来吧,我会在那里给你留一片菜圃,再给你圈一个羊圈,到时候,我们一起种地放羊。”

    察觉到这小狗狗内心的不舍和伤心,只是试图用这些话转移话题,不让自己的真正感情流露出来,我心生不忍的将她抱在怀里。

    我这个人啊,到底是渣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让单纯率直,善良温柔的维拉丝,也学会了撒谎和掩饰。

    本来有些害羞的维拉丝,听到这番话,娇躯一颤,随即颔首温顺的紧贴在怀里。

    紧抱着怀里的娇妻,虽然看不到听不见,但我知道,她哭了。

    和莎拉,双子公主,三无公主也依依惜别后,我拖着老大不情愿去地狱山,想继续在营地好吃好喝的水晶,向大家挥手道别。

    这次回来,总归来说是很圆满,享受到了家人的温柔,和小伙伴也一起痛痛快快的闹了半个月,还有百族公主的盛宴,期间并没有发生突发事件,让我都以为自己的准悲剧帝已经治好了。

    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和蒂亚温存的较少,一开始她作为赫拉迪克族的代表来了营地,参加拉斐尔的回归庆祝,但是紧接着她就离开了,后面的雀神争霸(?),以及数十万人共欢腾的盛宴,她都没有参加。

    我知道她那么急是想做什么,是想尽快提升等级和实力,实现当初和我的约定,只要到达领域巅峰,就允许她来教廷山一起并肩作战,所以我并没有阻止她离去。

    我们的天才法师赫拉迪克小公主一旦认真起来,怕是真的用不了一年时间,就能再度重逢了吧?有点害怕,怕蒂亚无法适应地狱世界的高强度战斗,但是又有点期待。

    除阿尔托莉雅以外,自己将迎来第二个可以一起战斗的妻子,感觉很不错呢,说实话我并没有和阿尔托莉雅怎么并肩作战过,虽然黑龙艾利亚斯一战我们一起合作过,也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夫妻默契,但是随着我们两的实力越来越强,战斗风格也愈发强烈,然后发现,我们的战斗画风是有点不一样,两人都是地图炮挂逼,就算默契度再高,也很容易妨碍到对方。

    到是唯独猪突猛进的作风是一样,这或许是我唯一可以沾沾自喜的宣称我和吾王很配的优势。

    蒂亚就不同了,她作为法师,可以远程支援进攻,到是或许能很好配合也说不定,不过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就先蒂亚已经达到了领域巅峰,她想和cosplay熊站在同一个战场也还太遥远…………(未完待续。)

    ps:一个通宵就把第一大关通了,不愧是小七我,走位妖娆,经验丰富,一路见神杀神,什么boss都不在话下……桥豆麻袋,符文工房貌似是恋爱养成【冒险】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