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向女儿撒娇的妈妈(?)不是好救世主
    ***************************************************************************************************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夜月下,法师公会空旷的草地上,两道身影不断交错,宛如月下的魅灵般编织在一起,互相缠斗。

    或者应该这样说,是一方连续不间断的攻击另外一方。

    莉莉斯很恼火,她被调戏了两个多月,被她的区区血奴,明知道只要不出来,就不会被调戏,但是身为夜魔女王,怎么能忍受这种退缩的屈辱?

    而且,她并不否认,这种调戏有助于她的实力提升,为了报复,为了让这个嚣张血奴有一天乖乖拜倒在自己脚下,任由自己凌辱,莉莉斯便觉得这份忍辱负重是值得的。

    只是,还是很不甘心啊啊!!为什么差距会那么大,明明只是血奴,而且,而且到现在为止他还未变身,从小黑炭的记忆中她完全得知,这嚣张血奴变身以后,可是要强上一万倍,十万倍不止。

    必须,必须变得更强,快点变得更强才行,否则的话,继承了高贵血统的自己将永无出头之日,一直一直要被这罪该万死的卑贱血奴欺负!

    想到这里,莉莉斯咬紧一口贝牙,深深呼吸着血红月色带来的刺激畅快感。发出一波更加凌厉的攻势。

    “这样不行啊,莉莉斯,你太着急了。节奏已经完全乱了,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绝对不要打出十分力道的拳头,不是已经教过你了吗?虽然我也经常这么犯错,并没有什么资格说教你。”

    “啰嗦啰嗦啰嗦!!”

    这句忠告,换来的只有莉莉斯恼羞成怒的娇喝,不过她还是选择了深呼吸,放慢攻势。没错,才不要和这嚣张血奴混为一谈。

    在鲜红色的月光照耀下,不断拍打着蝙蝠翅膀的莉莉斯。就似一道血色光影,不断在光芒笼罩的地方来回穿梭,留下的残光,编织出了一条条红线。短短不到半分钟时间。空地上就遍布了如同蛛网一样的凌乱红线,这些都是莉莉斯攻击过的轨迹。

    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完全可以从这些红线轨迹中看出,莉莉斯的身手以及战斗意识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夜魔虽然不是一个以战斗为主的种族,但是仅次于高等天使和真恶魔等几个少数种族的高等种族身份,依然让她们掌握着不菲的战斗天赋,足以让所谓的人类天才自愧不如。像莉莉斯这样的,拥有真恶魔血统的夜魔女王。普通的天使以及一些较弱的混血巨龙种类,都要逊色她几分。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今天是满月,夜魔在满月可以发挥出远超平时的实力,现在的莉莉斯明明也就伪领域的程度,在满月的情况下,竟然提升到了领域级的战斗力,可想而知满月对夜魔的助攻有多大,当然,这也是因为莉莉斯是纯血的夜魔女王的原因。

    面对这样的攻势,如果是没有经受野蛮人三大爷考验的某德鲁伊,说不定就要方了,不得不说,和野蛮人三大爷的那三个月苦战,绝对是某人历练十多年来影响最深,获益最大的一次,连续不断的现实战斗以及梦之境界战斗,这些加起来,等同于冒险者十几二十年的战斗份额,而且还是高强度的战斗,很好的补充了某德鲁伊历练年龄带来的诸多不足。

    现在,就算拉出一名第三世界的冒险者前辈,不说境界实力,单是经验应对方面,某德鲁伊也不会输,当然,比起萨绮丽这些更老资格的冒险者还是差了一些,就更别说威克森这些老老老前辈了。

    总之,拿来应付现在还不是很成熟的莉莉斯,已经绰绰有余,哪怕是受到满月影响,莉莉斯的实力超过了某人,依然只有被压制的份。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以莉莉斯累倒在地暂告一段落。

    连续一个多小时的强攻,换做是其他人也该累了,毕竟不是cosplay熊那种能面不改色的大战三天三夜的体能怪物。

    “今天发挥的不错,莉莉斯。”我也出了点汗,虽说是因为满月,莉莉斯的实力超常发挥,但不可否认她的实力已经越来越强,经验也越来越丰富。

    结果,我厚着脸皮凑上去表扬,换来了莉莉斯一撇脸,看也不看一眼。

    在战斗经验变得丰富的同时,应对这个厚脸皮的血奴的经验也在不断丰富,所以莉莉斯果断选择了无视之。

    我并不在意,和以前相比,莉莉斯现在的态度已经好了太多了,无视就无视吧。

    我乐呵呵的凑上去,大手一张将莉莉斯抱在了怀里:“莉莉斯啊,是不是到了进餐的时间了?”

    脚踢,肘击,头顶,莉莉斯立刻就给了我一记从头到脚的三段式攻击。

    疼疼疼疼疼!!

    我呲牙咧嘴的心里呼喊着,满月状态的莉莉斯,攻击力比平时可增长了好几倍,不过不能放弃啊,我的女儿控之魂,爆发吧!

    凭着毅力,我硬是没有松手,双臂多加了一分力道,总算让莉莉斯接受现实,安分下来。

    无数的夜魔传承记忆里,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着脸皮主动献血的混蛋血奴!

    莉莉斯怒的无可奈何,虽然对对方胆敢将自己抱住的举动,愤恨无比,但是主动献血的理由,又让她高贵的自尊心稍微好受。

    就当是——这嚣张无理卑贱血奴的讨好举动吧?

    明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所以莉莉斯还是憋着一口怒气。献血对吧,本王就成全你!

    她的小手一抬,往对方肩膀上狠狠一扒。隐藏着两颗锐利犬牙的嘴唇微张,用力一口咬了下去。

    去死!吸死你!!

    然而愿望虽然美好,但现实很残酷,仅仅吸了几口,莉莉斯就有饱腹的感觉了。

    这混蛋血奴的血之力量,越来越强大了,这是一方面。最大的原因是这段时间吸的过于频繁了。

    想想看,以前平均十天半月才一次,很多时候得到的还是冷冰冰的血包。里面的力量已经减弱,味道也不怎么好。

    最近这几个月呢?和以前相比的话那真算是天天满汉全席了,热乎乎的,饱含着新鲜力量的鲜血。而且几乎每天都有主动上供。

    这就好比以前一日两餐。咸菜稀粥,现在却是一天十顿,鸡鸭鱼肉,哪吃得下啊。

    屈辱,自己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屈辱的夜魔。

    意识到这一点的莉莉斯,那份来自高贵的坚强也差点没忍住,哭了。

    不仅被区区一介卑贱血奴欺辱,而且这个嚣张至极的血奴。明明伸长脖子让自己吸,吸个痛快。自己还差点被撑坏了。

    就像被一只虫子狠狠欺负完了后,对方过意不去,假惺惺的说要不你也揍我几拳消消气吧,然后几拳揍过去,对方露出莫名其妙的目光,自己的拳头反而给揍疼了。

    这简直就是夜魔一族有史以来最大的污点!

    “莉莉斯?”忽然见宝贝女儿不吭声了,我连忙抬起她的小脸一看,看到了一双晶莹闪烁,就要哭出来的委屈泪眼,我有点方了。

    “不哭不哭,到底怎么了,不开心的话揍爸爸几拳也可以,只要别哭就好了,乖,乖。”帮莉莉斯擦着眼角,我心疼的在她额头上轻吻了吻,将怀里娇弱无助的身子抱紧。

    “还不都是因为你……还不都是因为你的错!!”一股澎湃的力量自莉莉斯体内爆发,将我狠狠弹出去,月下,她张开蝙蝠翅膀,高高飞起,身影再次化作一道红光狠狠袭来。

    这是要……继续练习的意思?不管怎么说,有这份精神和气势就好。

    我松了一口气,摸着后脑勺站起来,继续陪莉莉斯练习,毕竟满月难得。

    这次莉莉斯似乎发了狠,想乘着大好时机一发逆转,报仇雪恨,可惜终究经验和实力上都存在差距,最后练习着练习着,竟然直接累晕了。

    我吓了一大跳,这到底是多大的怒气,才能支撑她做到这种程度啊?我又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吗?仔细回想一下,没有啊,不是天天都在做着的事情吗?今天我并没有任何作死的举动。

    搞不明白,我只好将晕倒在地的莉莉斯背上,将她送回房间,看看天色,似乎离天亮也没多少时间了,便懒得回房,坐在床缘,支着枕头,看着莉莉斯难得一见的恬静睡脸,打了几个盹,差点睡着的时候才想起还要继续修炼,忙不迭的变身,眼睛终于安心的合了起来。

    “哟,今天可够晚啊。”才刚刚进入梦之境界的雪白世界,还没想好要捏什么敌人耍一耍,耳中就听到了一段时间没有出现的非男非女人妖声音。

    “你的心声别暴露在脸上,我们觉得我们还可以试一下做朋友。”艾芙丽娜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

    “你才是,别随随便便窥视别人的脸色,这种失礼举动改一下,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好好相处。”我讪讪一笑,口头上却丝毫不愿示弱。

    “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的人,到底是谁的教育失责?”艾芙丽娜表示痛心疾首。

    “睡了一觉你连脑子都不清醒了?”

    “谁说的,我没睡。”

    不否认脑子不清醒这个问题吗?看来这把咸鱼剑的确是睡蒙了。

    “我可是很忙的。”

    “哦,知道了,开始修炼吧,今天要练习些什么好呢?”

    “喂,等等,你就不想知道我在忙些什么吗?一点都不好奇吗?”

    “一点都不。”

    “别骗我了,你一定很好奇吧,乖乖问的话我说不定会大发慈悲告诉你。”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寂寞的四处让别人理一理你的小孩。”

    “混蛋,你才是小屁孩,以后休想我主动和你搭话了!”艾芙丽娜忿忿吼了一句,消失了。

    我不以为意,想了想,还是温习一下cosplay熊吧,顺便再琢磨琢磨狂怒技巧,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练习了不到一会儿,艾芙丽娜不死心的声音就再次弱弱响起。

    “我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得了得了,看在你一而再再而三求我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问一句吧,你最近都去做了些什么?”我取消变身,无奈叹气,若是不满足这家伙,它肯定会死缠烂打的。

    再说我的确是很感兴趣,只是知道用什么办法对付艾芙丽娜最好。

    “哈哈哈。”艾芙丽娜神气的大笑三声:“抱歉,这是禁止事项,不能告诉你。”

    我:“……”

    看吧,它就这德性,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是一个正直诚实的好孩子,到底是被谁给教坏了,真想看看那个人的嘴脸。

    “好吧,给你一点提示也不是不行。”

    “不要,说了更让人心痒痒,你还是什么都别说吧。”我连忙拒绝这种吊胃口的把戏。

    “你到是偶尔也挺机智的。”

    “没办法,每次一遇到你,我的高智商就凸显出来了。”

    “你是说我的智商低吗混蛋!”

    “我可没这样说,为什么你不能往好处想一想呢,比如说我们两个的智商都很高,只是我的比你更高一点,这样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让我承认你的智商很高这种连蚂蚁也骗不了的谎言,我做不到!”

    “愚蠢的咸鱼锤子剑。”

    “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

    真是的,每次艾芙丽娜一出现,修炼的时间总是会偷偷跑掉。

    ……

    第二天,身体传来暖洋洋的感觉,我结束修炼,朦胧的睁开眼,就发现身上已经被谁细心体贴的盖上了被子,小黑炭那双令人灵魂颤动的美丽重瞳,正从浓密的水银色刘海之中露出,在离自己很近很近的距离下注视过来。

    “妈妈。”见我睁开眼,小黑炭软软的,娇怯的喊了一声。

    “学你的那两个调皮姐姐。”我伸手在小黑炭的额头上轻轻一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或许,圣月贤狼的确让她们很为难吧。

    “抱歉,昨天又让您受累了,现在天色还早,妈……爸爸可以再睡一会儿也没关系。”小黑炭摸了摸被弹的额头,嘴角似乎飞快弯起一道温暖幸福的弧度,一闪即逝,让我以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太见外了,为了我的宝贝女儿,我可是什么都愿意做。”见小黑炭如此乖巧可爱,我忍不住伸手将她拢到怀里,在她的细致脸蛋和秀丽发丝上蹭了又蹭。

    “还有,想要我再睡一会儿的话,没有小黑炭陪着,我可睡不着哦。”

    脸皮厚到向自己的女儿撒娇这种程度,大概也只有某暂时性别不明的救世主才能做得出来。

    咝~~~我仿佛听到了充满恶意的迷之旁白,是错觉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