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七十四章 越闹越大的比武大会
    ***************************************************************************************************

    本来这是一场尽兴的盛会,在享受到了无以伦比的视听盛宴同时,又从阿卡拉那了解了拉斐尔不为人知的坚强可敬一面,实在是皆大欢喜,可喜可贺。

    但是,在庆祝会的最后,阿卡拉却做了一件让我极乐生悲的事情。

    乘着大部分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都聚集于此,她理所当然的顺势宣布了一个决定,一个看似刚刚冒出来,实在策谋已久的决定。

    没错,就是之前阿卡拉和我商量过的,由联盟自己举办的比武大会。

    具体的制度、方式、内容,尚未决定下来,但是在一干效率惊人的领导者支持下,想必很快就会向大家公布,势必会让第一世界的所有冒险者都可以自由参与进来,全民同乐。

    这一决定自然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全员支持,包括平民们也不例外,整个第一世界的冒险者的比武大会耶,以前只有天使族举办的,五十年一次,一个人一辈子最多也就看一次,而今,虽然没有公布联盟比武大会具体的内容,但怎么说也不会学天使那样五十年才举办一届吧,这意味着在有生之年里,大家又可以享受许多场可以和三年一度的神诞日比肩的盛会,在这缺乏娱乐的暗黑大陆里,实在是弥足珍贵,谁反对。灭了谁。

    没错,就是这股气势,众人的热烈程度,可以和拉斐尔登场表演的时候相比,整个罗格营地上空响彻着数十万人的欢呼拥戴。

    阿卡拉这一举动如同反将一军,让她的好闺蜜十分不爽。直呼心机婊,遇人不淑,就不能让我风光到底吗?非要在这种时候宣布这种抢她最后风头的大事。

    看这对好姬友兼联盟老大老二互相撕逼,本是一件趣事,但我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虽然阿卡拉宣布会尽快将比武大会的骨架搭起来,不会让大家等待太久,除此之外并没有公布任何有关于大会的内容。但唯独一件事,她却已经决定下来,并顺势公布。

    第一届联盟比武大会的总负责人,我亲爱的妹妹莱娜,这大家没意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阿卡拉正在逐步的将一些担子转移到她的候补继承人身上。

    然后,第一届联盟比武大会的评委长。是无辜躺枪的我。

    这个评委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很简单,总负责人莱娜要做的是搭建整个比武大会的规则制度内容。以及全部的筹备工作,还有在比武大会中的安全秩序,可谓责任重大,不容有丝毫疏忽。

    而我这个评委长,则是在比武大会期间负责一切和擂台相关事宜,如果只抓重点的话。或许可以用裁判长来形容也没关系。

    然后,或许还得当一回特邀嘉宾,看上去工作量不是很大的样子,但我总有股不翔的预感。

    坐立不安的渡过一晚,第二天一早。阿卡拉又把我叫了过去,包括莱娜和琳娅。

    “阿卡拉奶奶,有什么事叫我……嗯?”带着两个女孩一起来到阿卡拉的小黑店,掀开帐门一看,我随意的招呼顿住了,里面的人有点多啊,飞快扫了一眼,这些不是各族代表吗?

    “吴,莱娜还有琳娅,你们来的正好,坐吧。”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吗?”看着阵势,我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什么严峻的事情,还记得昨天我宣布的比武大会吗?大家好像都很感兴趣的样子,所以我干脆把诸位一起叫上来,大家好好合计合计,怎么样?”

    这种事情你们商量就好了,我又出不了什么主意。

    打了一个哈欠,我好歹没抱怨出口,毕竟是评委长,这种琐事是没办法推脱了。

    “没错,我们希望能就此商定一个框架下来,以后便按照这个框架,将这样的盛事长久延续下去。”各种代表纷纷点头。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首先从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章程开始,这个比武大会,到底多少年举办一次为妙?”

    众人纷说云云,有说一年的,有说两年的,有说三年的,有说五年的,寿命较长的精灵方代表,干脆就说十年一届。

    “咳咳,我觉得大家说的都有理,不妨听一听阿卡拉大长老的意见如何?”最后,大家还是将目光放到阿卡拉身上,期待她能拿出一个让大家都赞同的方案。

    “一年一次,过于频繁,可能会影响到冒险者的历练安排,十年一次,不利于举办比武大会的初衷,大家应该也知道,之所以举办这样一个大会,最大的目的是要展现我们暗黑大陆愈来愈强大的实力,稳定民心。”

    大家纷纷点头:“那阿卡拉大长老,您觉得几年比较合适?”

    “我觉得,三年或者五年举办一次为佳,以联盟的冒险者为例,一般来说,优秀的冒险者可以在三年突破到下一区域,而普通的冒险者,也能在五年时间内到达下一区域,每一个区域,代表着一个阶段的实力,以三年五年为间隔,正是验证他们每一阶段所收获的成果的好时机,我想其他各族虽然历练方式有所不同,但也都是大同小异吧。”

    “没错,阿卡拉大长老说的在理。”各族代表再次点头,其中,多个种族是完全加入了联盟的成熟历练体系,比如说亚马逊族,野蛮人族,而个别种族,有着自己的独立历练体系,比如说精灵族。

    但是无论是联盟体系。还是其他历练体系,对于第一世界的冒险者而言,三到五年时间,都差不多是实力提升一个阶段的间隔期。

    “所以,我们就以三年为期吧。”见大家都赞同说法了,阿卡拉颇有些一锤定音的决定道。

    “为什么不是五年为一期。这对天赋较差的冒险者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头脑较为呆憨的熊人族代表问道,然后被集体瞩目,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明白原因了。

    虽说是每个冒险者都可以参与的盛会,但是比武大会本质上还是给天才们准备的舞台,在擂台上站到最后的只会是天才冒险者,普通冒险者重在参与,当做消遣娱乐即可,所以理所当然的。大会召开的间隔时间要以这些天才冒险者为基准。

    接下来是比武大会的各种规则制度,这些内容本来就没什么种族之分,对所有参赛者都是一视同仁,所以迅速获得了通过。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比赛地点,这样的盛事,无疑是一次扩大影响力,宣扬荣誉感的好机会,如果只是联盟举办还好。每一届的地点自然放到罗格营地,谁都不会有异议。但是规模扩大到整个第一世界所有种族的话,可就没办法独占这样的好事了。

    虽然各种代表的关系融洽,但是在这种重要事情上,谁也不会轻易做出让步,最后讨论得出了两个比较能让大家接受的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区分选拔赛和强者赛。选拔赛的地点由各族决定,也就是说各玩各的,最后决定出一定名额,共同参与到最后的强者赛中,第二个方案则是俩个赛事合并一起。不做区分,但是每一届大会的举办地点进行轮换,所谓排排坐,分苹果,谁也不吃亏。

    “吴,你觉得呢?”在大家激烈讨论的时候,阿卡拉忽然将这个问题抛给了我。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目光也集中过来,让我感到亚历山大。

    好吧,我有点明白阿卡拉把我这个无用之人叫过来的意思了,早已经看穿一切的沼跃鱼阿卡拉童鞋,就是为了让我在这个比较为难的决定上,派上用场。

    这是一个事关各族利益的事情,谁越不会轻易让步,阿卡拉作为联盟的大长老,就算做出最公平,最让人信服的决定,也难免会让各族下面的人有所非议,这时候,我这个平时无用的百族亲王就可以召唤出来了,虽然作为联盟长老,我和联盟有着最为密切的关系,但是同时和赫拉迪克族,精灵族,以及其他各族也有着不菲关系的我,从比烂的角度来看,做出的决定无疑是更容易得到民众们的认可。

    当然,或许有人会说百族公主拉斐尔不是更佳选择吗?不同的,拉斐尔毕竟已经去了第三世界二十多年,虽然她的声望依旧,仍被各族所尊敬着,但却已经失去了亲密感和熟悉感,相反,我在各族的声望虽不如拉斐尔,尤其是在狐人族……呃,这个别再说了,但因为总是厚着脸皮在各族里刷存在感,所以显得更亲密一些。

    简单来形容吧,拉斐尔要是去了其他种族,大家会纷纷向她投以仰慕崇拜目光,要个签名合照什么的,好评如潮,换做是我,说不定在半路走着走着,忽然就从巷子里跑出一个腰比水桶还粗的大婶,指着我一声大喝,喂,那谁来着,快点来帮我修窗户,什么,你连窗户都不会修你还好意思自称救世主?要不将我家昨天失踪的小花给找回来也行,话说回来,你到底叫什么来着,杜蕾斯吴?杰士邦凡?不好意思大婶的记性比较差哈,不过你也真是长得一点都不起眼啊明明昨天还听别人在议论你哈哈哈哈哈。

    好悲哀,好心塞,我也想要拉斐尔这样的尊敬啊,能拜托你们疏远我一点吗?距离产生美有木有啊亲?

    总之,这个锅我背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我深沉的摆了个碇司令模式,故作思考。

    “第一个方案,我觉得有所欠缺,现在不是提出百族联盟,共同抵抗地狱势力吗?分开各族进行选拔赛的话,很容易会让民众们觉得我们并没有真正的齐心合力。”

    “说的对,的确会出现这样的恐慌,不得不考虑。”阿卡拉适时发出赞同,让我暗地里翻起了白眼,你什么都知道。锅却让我来背。

    “那么第二种方案,亲王殿下觉得该如何是好?”精灵族的代表出声问道,怎么不是贝雅那笨蛋精灵公主呢?听说是前些天回去了,憾未能一睹拉斐尔的欢迎盛会,肯定肠子都悔青了吧,真是个可怜虫。容我大笑三声以示同情。

    “这……或许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也或许是你们想的太复杂了,其实我觉得有一个办法,似乎恰恰好,按照轮换的话,罗格营地,西部王国,库拉斯特,群魔堡垒。哈洛加斯,就在这五个地点轮换不就行了?”

    大家呆了呆,这也太随便了吧,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也的确有道理。

    罗格营地这边自然由联盟来操办主持,西部王国那儿有赫拉迪克一族,库拉斯特不用说是精灵族的主场,群魔堡垒则是让矮人族去操心。最后的哈洛加斯肯定就是兽人族的事儿了。如此一来,也算是把所有种族都兼顾到了。至于公不公平对兽人族是有点不公平,毕竟里面包含着狐人狼人和熊人三个种族,我们这么做,却把他们算到了一块,相当于是三个人分一份蛋糕的样子。

    但是也别忘了,哈洛加斯是一块苦寒之地。让这三个种族单独承办一个比武大会,无论是场地还是费用,他们承受得起吗?

    以昨天的拉斐尔的欢迎盛会作为参考对象,粗略估算,一个比武大会至少会带来二十万以上的客人。而所有已知的狐人部落人口加到一块,却不足百万,狼人也是如此,熊人族经过千年的修身养息,人口数字到是好看一点,但是他们所在的雪山深处,比狐人狼人更加贫乏,整一个非洲模板,人多,但穷。

    所以说,让狐人狼人熊人族联合到一起举办,虽然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总比和自己过不去要强吧。

    “我觉得,哥哥这个办法很好。”身旁,莱娜用让各族代表如沐春风般的恬静声音,轻点着头赞同道。

    她是联盟的候补大长老,但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她是狼人族的身份,所以这轻轻一句,对狼人代表而言却有着非同凡响的分量,让他下意识的点头同意了。

    熊人族和狐人族见此,也就顺势答应下来了,熊人族心脏大,并不在乎这些,狐人嘛,虽然比较爱斤斤计较,但是想到自家的天狐圣女殿下都给这可恶的德鲁伊抢走了,心一冷,就感觉这点亏,就像是甩卖一件神器附赠一包瓜子,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对于能单独承包一次比武大会,剩下的赫拉迪克族,精灵族和矮人族自然更不会有意见,矮人族别看他们一个个胡子邋遢,身上没件干净的衣服,家底丰厚着呢,不然矮人王城你以为是凭空变出来的?

    仔细合计的话,其实这般分,联盟还是占了很大便宜,不过比武大会的构思是阿卡拉提出来的,让联盟沾些光也合情合理。

    “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了,那么就这样暂时决定下来吧,多亏了你,吴。”

    “哪里,都是因为大家通情达理。”我言不由衷的附和着,尽让我背锅当黑脸,不给我好处,小心我罢工。

    接下来还有大量的内容需要讨论和商议,看阿卡拉的意思,是打算乘着人齐气氛热烈,一口气将部分细节也做好,我打着哈欠,无所事事,又不能提前离场,只好暗地里,执着地底下摆弄琳娅和莱娜的小手打发时间了。

    直到傍晚,这场讨论才暂时结束,各族代表并不是决策者,他们还要将这次的讨论内容汇报上去,等各族头领通过后才能算正式决定下来,若是有异议,还得打下来重新商议,所以这是个麻烦事,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

    “终于结束了,累死人了。”手牵着手,在萨满黄昏色调的回家路上,我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的悲鸣道。

    “振作点,你看莱娜都还精神着呢。”知道我又在甩来求安慰的琳娅,偏不遂我的心愿。

    “不同,不同,我这是精神上的疲惫,动脑子的事情,你们可擅长多了。”

    “可是吴大哥也没动什么脑子吧。”

    “谁说的。虽然我没怎么开口,但也在和大家一起思考,一起苦恼,只是一直没提出自己的意见罢了。”

    “那么说来,吴大哥一定很多想法咯?”

    “咳咳,可……可不是嘛。我也是想了很多的。”在莱娜偷笑的注视中,我死鸭子嘴硬。

    “太好了,明天我一定要和阿卡拉奶奶说说,让吴大哥你多给她出些主意。”

    “你这小妮子,今天我不教训你,我就不当这个一家之主了。”我大怒,将娇笑不已的琳娅牵在怀里,狠狠瞪去,企图用杀人的目光让她害怕。然并卵。

    “莱娜,你以后可别学琳娅,她以前是多么可爱的女孩,你看看现在。”我无奈,只能玩隔山打牛的手段,向莱娜诉苦。

    “哦,以前的琳娅姐姐是什么样子的?”莱娜故作不懂。

    “温柔亲切,笑容甜美。知书达理,对我特别好。特别温顺,每天早上都会给我早安吻。”

    “你说的真的不是维拉丝姐姐?”

    “最后一样维拉丝做不到吧。”

    “是这样吗?琳娅姐姐。”莱娜眨眨眼,看向琳娅。

    “基本上说的没错。”

    “那为什么现在变了呢?”俨然化身成资深记者的莱娜,继续问道。

    “有变吗?”

    “哥哥说你变了。”

    “是吗?吴大哥,把头低下来。”

    我顺势低下头,琳娅立刻给了我一个炫目般的甜美笑容:“吴大哥。我现在的笑容,甜美吗?”

    “嗯。”被迷的神魂颠倒的我,老实的点着头。

    “那么接下来……啾。”琳娅踮起脚尖,拉着我的脖子,乘我低下头的瞬间在嘴角上留下一记香吻。脸红扑扑的带着盛放的笑意,继续问道。

    “吴大哥,我温柔亲切,知书达理,对你好,特别温顺吗?”

    “好,琳娅亲最好了。”几乎快要从琳娅的绝美笑颜中清醒过来的我,再次受到99999伤害,陷入昏迷,再次老实的点起了头。

    “每天不仅有早安吻,还有晚安吻,吴大哥满足吗?”

    “满足,满足。”

    “嗯,这不是一点都没变嘛。”至此,琳娅做出结论。

    “我说你们夫妻俩啊,秀恩爱的时候,就不能顾及一下我这个无辜人士吗?”莱娜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感觉却十分敏锐,对于琳娅这些如同新婚尔尔,蜜里调油的夫妻举动,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吴大哥,莱娜妹妹似乎有些被冷落了,该怎么办好呢?”琳娅眨眨眼,向我问道。

    “咦,冷落,谁?莱娜?”我刚清醒过来,又被琳娅小妮子牵着鼻子走了。

    “莱娜刚说了【最近哥哥都不理我了,很孤单】这样的话。”

    “才没有说这样的话,琳娅姐姐!”恬静如莱娜,雪白俏脸也不禁羞了个大红。

    “是吗?说起来最近的确是疏落了莱娜,我这个人啊。”

    “哥哥,不是这样的,反倒是因为我比较忙,没有时间陪哥哥。”莱娜牵了牵我的袖口,以不容反驳的语气认真说道。

    我这个妹妹呀,是不是越来越有领导者的气势了呢?

    “所以说,虽然有点寂寞,但是想到这样的我,能为哥哥做些什么,就已经很满足了。”

    “你啊……”我感动极了,妹控之魂瞬间膨胀到无限大。

    “不管怎么说,让你寂寞就是哥哥的错,为了补偿你,决定了。”

    说完,在莱娜的一声惊呼中,我将她公主抱起。

    “不……不要,哥哥,被人看到的话……”莱娜细如蚊吟的羞涩拒绝,但是身体却很老实的轻轻一挪,换到了最舒服的姿势。

    “安心,这里已经到法师公会了,而且又是在这个时间,没有人会看到的。”

    “不是还有琳娅姐姐吗?”

    “琳娅不是外人。”

    “但是她会打趣人。”

    “你看,琳娅,你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已经一降千里了。”

    “怎么这样,明明刚才吴大哥说了我还是那个温柔亲切,笑容甜美,知书达理,对吴大哥特别好,特别温顺的女孩。”

    “咦,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想诓我再来一次可不行哦。”

    “切,等着瞧吧,现在我不稀罕这一点小甜头,今晚家法伺候。”

    “在莱娜面前说什么混话,吴大哥不知羞。”

    “放心,我什么都看不见。”

    “是啊,在哥哥的怀抱里,已经满足的不想听,不想见了,对吧。”

    “哦?我似乎听到了羡慕的声音。”

    夕阳下,三人拉得老长的背影,播下一地银铃欢笑,渐渐远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