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七十三章 羡慕与崇敬
    ***************************************************************************************************

    阿卡拉给拉斐尔筹办的庆祝盛会很快就到来了,营地的喧闹也到了空前程度,绝对超越了以前的神诞日,所有旅馆爆满,划分好的临时空地已经扎满帐篷,一条狗都站不下了,酒吧成为不少人度夜的第一选择。

    琳娅她们统计的数字显示,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有超过三十万的人涌入营地,第一世界除罗格营地外的另外四大区域,鲁高因,库拉斯特,群魔堡垒以及哈洛加斯,冒险者消失了近三分之二,这几个区域的冒险者乐园几乎能用一座空城来形容。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各族涌过来的客人,别忘记拉斐尔的百族公主称号,她在外族人里面也是名声鼎沸,想要一睹其风采的外族如过江之鲫,不计其数。

    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人族,在如今简易远程传送阵普及的情况下,富裕的平民家庭咬咬牙,也能支付得起来回营地的费用,这些人才是主力军,甚至连阿卡拉都没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下,联盟之中还隐藏着如此多高产阶级,人民群众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视,当然,这也能说明拉斐尔的魅力是何等惊人。

    营地的人越来越多,已经让这个联盟大本营有点应暇不接的感觉了,七大训练营停了课,因为训练场地已经成了临时居住区,牧师训练营也接着停了课,因为大多数牧师已经投入到【战斗】之中。前来一睹百族公主风采的人们,不少也是打着顺便来找牧师治疗一下身体的伤疾的目的。

    牧师通过治疗可以获取经验,面对送上门来的海量经验,大家也顾不上上课,跑去赚经验去了,毕竟放到平时。想让那么多急需治疗人士集中到一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深知牧师升级不易,阿卡拉也是乐见其成,大笔一挥就给牧师训练营批了假期。

    我家的双子公主没有参与到其中,她们想要获取经验可比其他牧师快多了,没必要去争这一点,另外,法师公会幸免于难。并没有被划分为临时居住区,这也让这里清净了很多,可以说是营地为数不多的几块恬静乐园。

    整个营地,现在就一个字体现,乱,不过在阿卡拉和凯恩他们的大量准备下,可谓乱中有序,虽然小事如麻。但并没有发生出人命的大事,就是罗格监狱快要被塞爆了。

    如此的场面。连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没有了出去诳街的兴致,所谓过犹不及,现在的大街人挤着人,乱糟糟一片,简直和原来世界的大都会闹街中心没什么区别,谁还能在这种环境下享受喧闹和美食玩乐?大概只有那些第一次来营地的人吧。

    这些天的罗格营地。已经成了拉斐尔一个人的主场,我这个伪救世主自动自觉的选择了退散,不去和她抢这个风头,好吧,说的我能抢得过她似的。还是老老实实窝在家里头吧。

    见我一副躺在懒椅上晒太阳的事不关己态度,同样不想外出去挤沙丁鱼罐头的小莎拉,亲亲昵昵的凑过来,笑容甜美的有如天使。

    “明天就是拉斐尔大人的盛会了呢。”

    “是啊。”做贼心虚的左右张望一眼,我将这萝莉小人妻抱在怀里,在她娇滴滴的樱唇上亲了一口。

    “大哥哥不用帮忙吗?”莎拉脸蛋微红,不过已经很好的适应了妻子身份的她,却甘之如饴的将整个娇小玲珑的身躯挪了挪,更加紧贴上来,轻轻在自家丈夫的怀抱里蹭着。

    “有琳娅和莱娜她们就够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无奈耸了耸肩,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丈夫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

    “我是说明天,大哥哥也要一起登台露面吗?”

    “大概是免不了吧。”一听,我顿时苦起了脸:“谁让我还是打杂长老呢,怎么说也得当个陪衬,但愿阿卡拉奶奶不要搞别出心裁,我就悄悄露个面,往角落上一坐就好了。”

    “这也太偷懒了吧,别忘了大哥哥还是救世主呢,怎么能躲在角落里头。”小莎拉从怀里仰起头,笑看着我。

    “我是盼望阿卡拉奶奶到时候能把我忘掉才好,不过想来也不可能,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你的丈夫我,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仗。”感觉不能在妻子面前认怂,我挺起胸膛,目光堂堂,怒龙傲天了一把。

    “嗯,莎拉就知道,大哥哥最厉害了。”小萝莉甜甜一笑,圈着脖子,小小的樱唇努上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这萝莉小人妻,时而纯真时而诱惑,弄的我心痒痒的。

    “小莎拉啊,来和大哥哥玩个游戏吧。”将怀里的莎拉往上抱了抱,我贴近她的白皙耳垂,低声轻语。

    “什么游戏?”多年老夫老妻的莎拉,立刻想到什么,脸蛋红润起来。

    “亲嘴嘴的游戏。”

    “不要,大家都在附近呢。”莎拉立刻害羞的摇起了头,果然是这样,大哥哥真好色。

    “就是因为要在大家都没有主意到的时候亲嘴嘴,这样才能叫游戏嘛,否则和普通的亲嘴嘴有什么区别,比如说……就是现在!”

    下一刻,我亲在了莎拉的小嘴上,数秒过后即刻分开,正好这时候三无公主抬起了头,喝口茶,无意识扫了这一眼。

    望着脸红耳赤的联盟第一美人儿,我露出贼笑:“你看,这不是大家都没发现吗?现在该轮到你了。”

    “不要,好羞人,万一被发现了,非得被西露丝她们取笑不可。”莎拉害羞的低下头。娇躯微蜷,无论我怎么哄都不愿意主动。

    没办法,我只能以身作则多教莎拉几次,让她慢慢习惯了,嗯哼。

    第二天,拉斐尔的欢迎盛会……我只能说。这真是百族公主殿下一个人的舞台,甚至没阿卡拉这个联盟大长老什么事,更别说我这个被等得不耐烦的观众用急切目光催促下场的伪救世主了。

    拉斐尔不仅是歌舞双姬,同时也是率领第三世界的联盟长老,在整个联盟里,她的权限和职责之重,可以说仅在阿卡拉之下,所以身兼数任,既是整个盛会的主持人。也是主角,表演者,对她来说压根没有一点难度,阿卡拉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十分淡定的早早下台当了配角,看着拉斐尔一个人唱独角戏。

    那大概是整个暗黑大陆最华丽,最激动人心的独角戏了,位于营地新区的整个罗格广场。其气氛之热烈,人山人海。大概仅次于当年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大婚。

    “真不错啊,拉斐尔大人真是太厉害了。”台下,我坐在阿卡拉旁边,由衷赞叹道,然后在心里补充一句,和能力强的人打交道太舒服了。只要乖乖坐在台下当观众,就可以悠哉悠哉的坐看闲云,渡过一天。

    “是啊,拉斐尔可是帮了我大忙,如果没有这个密友。我难以想象这个大长老该怎么当下去。”

    显然,阿卡拉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惬意的眯着泛白双目,完全是一副忙里偷闲的乐呵呵笑脸,有一段时间没见她这么开心过了。

    “平时性格能再正经一点就好了,奶奶。”在我身后第二排的琳娅,发出自豪而又复杂的叹息,亲密的关系,让她知道她的这位无所不能的奶奶,还有另外一副让人头疼的面孔。

    “已经足够了,我也好想要这样一个奶奶,全天下人都在羡慕着你呢。”已经和琳娅成为亲密无间的搭档的莱娜,握住小伙伴的手恬静轻声道。

    “哼,总有一天我会让大家改口,我才不是拉斐尔的孙女,我是琳娅。”平时在人面前亲切有加的琳娅,只有在她的好友和丈夫面前,才会露出这样好胜的一面。

    “我可是巴不得哦,琳娅姐姐要是越来越厉害,我的担子岂不是会越来越轻?”

    “啊,好你个莱娜,现在就想把我当苦力了是吧。”

    两位未来的联盟领导者,就这么低声细语,嬉戏的打闹起来,要是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惊呼联盟药丸。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坐在这里,比如说阿卡拉,台下的第一排正中央,当之无愧的联盟头头,在她左边是我和凯恩等一干长老,右边是各族代表,琳娅和莱娜所在的第二排也是领导席,周围都是知根知底的熟人,才能这样放得开。

    当然,今天的唯一主角是拉斐尔,这一点毫无疑问,阿卡拉这个联盟头头也得退避三舍,她乐得这样做,如果拉斐尔比她更合适当大长老的话,她说不定会立刻让位。

    可以容纳十多万人的罗格广场,放到原来世界也是一个巨无霸舞台,是联盟举办各种盛大活动的专用场所,从第三次神诞日开始,每一届神诞日的开幕和闭幕都是在这里举行,可是今天,偌大的广场却显得太小,太挤,别说营地这将近百万人口,就连远道而来的客人,都无法容纳一半。

    没办法,就算是万能的阿卡拉也不能凭空造物,将容纳十几万人的广场变成可以容纳几十万人,无法进入广场的人们只能在广场外面围上一圈又一圈,屏住呼吸,从遍布广场高墙外的扩音器上,聆听着拉斐尔如同仙音般的话语。

    很难想象数十万人聚到一起,竟然能形成如此安静的氛围,这是只有拉斐尔才能做到的事情。

    幸好阿卡拉早有预料,在拉斐尔进入广场前安排了一场巡礼,让所有人都能一睹百族公主的风姿,扩音器也安排到位,让拉斐尔的声音几乎响彻半个罗格新区,这才平息无法进入广场的人群的怨言。

    主菜是接下来的百族公主的表演,在一场欢迎盛会上,只安排了这么单调的节目,放在平时肯定会让人哭笑不得。抗议联盟偷工减料,但是现在,谁也不会有半句不满,有的只有满心期待。

    当拉斐尔的轻快简洁发言结束,伴随着她的天籁歌声响起时,整个营地陷入了痴狂。安静的诡异的痴狂,大家的内心如痴如醉,想要热烈欢呼,表达自己的狂热喜爱,但是与之相反的却是安静无比,甚至不少人紧紧捂住了嘴巴鼻子,生怕呼吸声让自己听漏了一个妙曼音符。

    “奇迹,这是只有拉斐尔能创造的奇迹。”台下,阿卡拉笑意满盈的嘀咕道。经常能听到百族公主的歌声,我们虽然也陶醉其中,但仍能保持清醒。

    “奶奶,我为你而自豪。”琳娅更是激动的泪眼湿润。

    “今天有幸一睹百族公主的风采,才知我们一族的十大歌姬,尚有所不如。”精灵族的代表,也发出心悦诚服的感叹。

    “拉斐尔大人的魅力,总是如此惊人。”虽然经常观看拉斐尔的表演。也不是说她今天发挥的格外优秀,但是在数十万人的痴迷衬托下。我依然感受到了一分格外的震撼,原来这百族公主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

    “是的,但是你知道为什么吗?”阿卡拉一边跟着闺蜜的歌声节奏,手指轻敲,一边考起我来了。

    “因为拉斐尔大人唱的好,跳的好。能够感染所有人。”我不假思索的说出自己的答案。

    “只说对了一半。”呵呵一笑,那双泛白的眼珠落到舞台上,仿佛倒映着载歌载舞,如同妖精一般华丽唯美的密友。

    “拉斐尔的一生是幸运的,仿佛被上帝时刻眷顾着一样。她出生在一个大家族,在苦难交织的暗黑大陆里,也能衣食无忧,同时聪明绝顶,才华无双,一路成长,哪怕是遇到困难,对她而言也不是困难,简直就像……对,就像是童话故事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公主一样。”

    “然后呢?”难得听到阿卡拉如此滔滔不绝的叙说往事,虽然是她闺蜜的,但我依然兴致勃勃,连身后的琳娅和莱娜也都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

    “然后?没有然后了。”

    “阿卡拉奶奶,你可不能只把话说一半,快点告诉我们吧。”我不干了,我德鲁伊吴凡活了三十多年,就没见过吊胃口吊的如此丧心病狂的。

    “这个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万,也不是没有像拉斐尔这样的上天宠儿,你知道她们和拉斐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百族公主最大的秘密武器。”

    莱娜和琳娅若有所思,我却懒得动脑,或者说智商余额不足,厚着脸皮继续讨问。

    “最大的区别在于,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拉斐尔的内心充满快乐和希望,但是,上天的宠儿如此之多,却只有她一个,能够将这份快乐和希望分享给她周围的人,我从未见过还有谁能比拉斐尔更具有感染力,再加上歌姬舞姬级别的能力作为传播武器,你说还有谁能抵挡得了拉斐尔的魅力?”

    阿卡拉说出的最终答案,让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被她这么一说,的确是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这才是拉斐尔最厉害的地方,以前我只是以为拉斐尔的歌舞双姬再加上八面玲珑的性格,让她无往不利,因而获得了百族公主的外号,然而事实上,这些都只不过是一种手段,一个窗口,真正让她魅力无双的是那份感染力。

    虽然经常被这营地魔女作弄,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和拉斐尔在一起,的确是每每都充满快乐,让人心生向往。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快乐和希望是如此重要,如此奢侈,人们不断疯狂的追求,如同信仰,哪怕饿死累死也在所不惜,而拉斐尔却无偿的将这份奢侈品撒播到每一个人心中,让绝望的人看到希望,让悲伤的人浸染快乐,这样的魅力,难道还不足以让她名传天下?

    “如果只是这样,拉斐尔也只不过是个让人羡慕的幸运儿而已。”阿卡拉接着突兀的开口。

    “但是,经历过第三世界的洗礼,我以为我们快乐的公主殿下,多少也会受到打击,受到压力,悲伤和绝望的残酷,会渐渐磨灭她心中的光明,至少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纯粹和明亮,但是我错了,即便是掉入这个绝望哀伤的大染缸里,拉斐尔的心,依然没有受到丝毫污染,你听,她的歌还是那么快乐,能给大家带来光芒和希望,一如既往,不,甚至比以前更加出色。”

    听着阿卡拉的话,我们呆呆的看着台上的拉斐尔,渐渐地,一股肃穆庄然的敬意,在心中翻腾而起,久久无法平息。

    拉斐尔感受不到绝望吗?感受不到悲伤吗?不,身为第三世界负责人的她,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只不过她更懂得坚强,她知道自己这份能力的可贵,可以带给人快乐和希望,所以用她的坚强撑起了一切,努力让这份独一无二的光明之心不受到丝毫污染。

    对别人而言,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是拉斐尔做到了,她背负起一切,默默用自己照亮了周围的所有人。

    阿卡拉说的一点没错,以前的拉斐尔,让人羡慕,因为她有着别人所没有的优秀天赋,现在的拉斐尔,让人崇敬,因为她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不愧是,能够和阿卡拉并肩的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