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水晶也有一个梦想
    ***************************************************************************************************

    “哈呜~~~~~~~~”一个大大的哈欠,从刚刚推开房门走出来,显得无精打采的圣月贤狼口中发出。

    用幽怨的目光看着维拉丝等人,我幽幽道:“昨晚为什么不阻止西露丝艾柯露她们?”

    “这个……”维拉丝和莎拉她们发出微妙的苦笑。

    “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不小了,不是和爸爸一起睡的年纪了,你们也这么认为对吧。”我再次发出正义的喝斥,只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多少显得有些气势不足。

    “话是这么说,本来我们的确应该阻止才对,可是,既然是和【圣月贤狼妈妈】一起睡的话,完全没有感觉到一点违和感,让大家忽略了要去阻止,抱歉了,吴……大哥?”

    不知为何,抖m天使公主在那一个劲的兴奋激动拼命点头,我点你妹啊!!

    “琳娅你越来越调皮了!这种道歉方式更让我痛心,还有末尾那可疑的上扬式疑问语调是怎么回事?已经忘记你家丈夫该怎么叫了吗?”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不……不行,面对这样的吴大哥,想要再将吴大哥叫出口,不得不承受一次心理上的拷问!”琳娅这小妮子,演技逼真,仿佛我这副模样真的让她很难办似的,假装伤心的泪奔而去。让我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定是和她奶奶学坏了,这一定是和她奶奶学坏了,我气急败坏,决定今晚好好【教训】一下这越发放肆的小妮子,一振夫纲。

    “哥哥,别怪大家好吗?”莱娜主动从轮椅上站起。走了过来,我连忙上前几步将她半搀半抱着。

    “别说西露丝和艾柯露,就连我现在也有点想和哥哥一起睡呢,一定会很舒服吧。”说完,莱娜将小脑袋钻了过来,靠在圣月贤狼胸前,发出舒服叹息。

    为什么连莱娜你也……还有那边的抖m公主,你再拼命点头外加露出渴望表情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不是还有你的琳娅姐姐吗?去找她去。”我没办法对莱娜发火,只好小小的翻个白眼。道,明明琳娅比圣月贤狼要大,为什么都拿圣月贤狼来调侃,圣月贤狼到底和你们有什么仇,就因为她的本体是男人吗?

    仔细一想,好像这的确是一个充分的调侃理由,绝望了,对这种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调侃度爆满的世界绝望了!

    我终于发现。变身圣月贤狼后家里的女孩们会变得有些奇怪,或者说自己根本处于极大的弱势地位。你看连平时只能被我欺负的害羞晕倒的小狗狗维拉丝,都有调侃我的野心了。

    白光一闪,我取消了圣月贤狼变身,变回了本体,那边那位天使公主,就算我不回头看也知道你现在一脸的失望表情。再这样我真的要发飙了啊!

    大手轻轻在依然依偎在怀里不肯离去的妹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将她重新小心翼翼的送回到轮椅上,回过头,恰好看见萨绮丽从房间里走出来:“我似乎错过了一场好戏。”

    “不,一点都没错过。什么也没发生。”

    我连忙摇头,女孩们调侃我也就罢了,就算是最狡猾的琳娅,也只不过是蚊子轻叮的等级,但是眼前的营地魔女可就不同了,被她找到破绽我至少得羞耻一上午。

    “说起来……”声音依然在原地飘荡过来,但是一瞬间,萨绮丽人却已经近在眼前,半个身姿倚过来,细嫩的小手在我面庞上轻轻抚摸,不足半尺距离的樱唇呼出幽香温热的气息,显得极为ai昧。

    “绮丽阿姨你……你靠太近了!”我立刻身体僵直,喂喂,女孩们可是在一旁看着啊,不对,就算女孩们没有在一旁也不能靠那么近!

    “说起来,我也有些怀念和小弟你一起睡觉的那一夜呢。”

    “不不不,没这回事,就算是圣月贤狼也绝对没发生过这种事!”我连连摇头,萨绮丽靠近的一刹那,我就知道她要使坏了,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底气十足的否认道。

    “是吗?该不会是小弟你记错了吧,小弟你的记忆力不好,这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萨绮丽头一歪,轻眨美目。

    “不,我相信我没记错,我更相信绮丽阿姨你。”

    “相信我什么?”见我一本正经严肃的样子,萨绮丽好奇问道。

    “绮丽阿姨的纯洁少女心啊,和你熟悉的人都知道,你虽然看起来很大胆,其实十分保守,就算是我变身圣月贤狼,也不会无缘无故,心安理得的和我睡觉。”

    “小弟你真是的……为什么总是能若无其事的说出打击人的话呢?等等,你该不会是在戏弄我吧?!”

    这会儿轮到萨绮丽难为情了,脸上还真升起了一坨红晕,绝对百分百原汁原味的纯情少女一枚,但是顿了顿,纯洁少女心这个字眼似乎刺激到了她,营地魔女阁下立刻竖起柳眉,对我发动了拧耳攻击。

    只准你戏弄我,不准我戏弄你吗?果真是个霸道的魔女。

    打打闹闹一番,双子公主也揉着眼睛走出来了,见着我,两位公主殿下眼前一亮,立刻如同往常那般一左一右抱上来,一脸幸福满足。

    “多亏了爸爸陪伴,西露丝(艾柯露)昨晚睡的很舒服哦。”

    我:“……”

    我仿佛听到门外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唉,真拿这两个小公主没办法,还好圣月贤狼还有一招入睡**,名曰梦之境界,正好可以进去挥霍多余的精力,否则面对无论身心都已经变成妙龄少女的公主殿下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渡过漫漫长夜好。

    吃过早餐后,阿卡拉出乎意料的传来了口讯,让我过去一趟。

    到底有什么事呢?该不会是嫌我回来的太久了,想把我赶回地狱世界去吧,不对呀,虽说最近过的挺充实。感觉发生了不少好事,但离我和拉斐尔她们一起回来也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教廷山那边暂无大事,魔王军还在逐步适应地狱世界的战斗难度,而教廷山的改造也才刚刚开了个头,起码还要三个月后才能完成,现在我回去能做的东西也不多,阿卡拉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才对。

    带着这个疑惑,我和顺路的琳娅莱娜几个一起离家出发。片刻后来到了阿卡拉的小黑店。

    水晶这家伙,早餐的时候明明还见着她,没想到转眼间,竟然神出鬼没的先我几步又出现在了这里,是打算一辈子在阿卡拉这蹭吃蹭喝吗?告诉你以后可没这种好事了,这次回教廷山我就要把你给带上。

    我张牙舞爪的瞪向水晶,却不料这蠢萌的**水晶龙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出神的看着我。目露渴求和……嫌弃?

    为什么一道眼神里能够表达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意思?因为是巨龙所以什么都能办到吗?

    阿卡拉还在里屋忙着什么,我有充分的时间采访探索一下这头蠢萌水晶龙的复杂内心。于是走了上去,捏了捏水晶的柔软脸蛋。

    “怎么了水晶,为什么要用这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不,没什么,水晶才不羡慕,一点都不羡慕的说。饲主走开。”水晶呼噜噜的摇着头,退后几步,说出了更加奇怪的话,口是心非的傲娇嘴硬萌了我一脸。

    羡慕什么你到是说呀?

    在我不断的威胁利诱下,这小屁孩果然还是斗不过身为大人的我。终于吞吞吐吐的开了口。

    “饲主,水晶也有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

    “饲主变成那个样子……抱着水晶睡,想要……”说着,水晶低下了头,修长睫毛一眨一眨,上面沾满了湿润泪光。

    什么呀,露出一副好像受到了父母冷遇的寂寞表情,是想让我产生内疚感吗?不可能,我可是有着铁石心肠号称的男人啊。

    大手下意识的放到水晶头上,轻轻抚摸,见她低头不语的寂寞模样,我渐渐有些明白了。

    或许,得从父母这两个字着手。

    水晶的父母是谁?一般而言,水晶龙是大自然酝酿的奇迹产物,并没有父母,非要说到底是谁的话,那应该就是大自然,以及将她孕育出来的死去巨龙魂魄。

    身为水晶龙,应该对父母这种东西意识很淡薄吧,水晶也不止一次的说过,父母什么的,对伟大的水晶龙而言是不必要的,不需要讨论的东西。

    但是,千万别忘记了,她只是一个刚刚从冰雪世界中醒过来的小孩子,心理年龄说不定比卡洁儿还要小,就算一开始对父母的存在意识淡薄,但是见多了双子公主对我撒娇,见多了我宠溺女儿们的举动,大概也会生出一些心思吧。

    到底水晶龙该向谁撒娇好呢?大自然?巨龙魂魄?如果它们能凝聚成实体出现在水晶面前,到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水晶就算再怎么笨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说,虽然有点无辜,但这个锅必须唯一只能由圣月贤狼背。谁让圣月贤狼变成了水晶的蜕变选择呢,水晶龙一开始没有性别,直到蜕变以后才会根据蜕变选择产生性别,因此可以说蜕变是水晶龙的一次新生,圣月贤狼让水晶获得了新生,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就是她的父母了。

    这口重重压在背上的大锅,不仅砸不烂摔不坏,甩了还要遭受万人谴责,我看我可以改名叫哈凡或者吴克了,职业背锅侠,妥妥的。

    不过说实话,我是知道水晶有这么点朦胧的,把我当成父母一样依赖的本能,只是下意识的认为水晶龙这种存在,对父母的观念极为薄弱,所以应该可以忽略不计,却没料到会变得那么强烈。

    到底是一开始就这样,只是我神经大条没感觉出来,还是说受到了双子公主和小黑炭的刺激才会变成这样,现在讨论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面对水晶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有点心软了,想了想,西露丝艾柯露已经长大,我必须有所顾忌,这头**水晶龙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不需要有任何的压力,答应也没什么吧,于是点了点头。

    “真的可以吗?”水晶大喜过望的抬起头。

    “嗯,不过不许太过分,偶尔,就偶尔。”我有些头疼了,答应的太爽快会不会让这头笨龙嚣张起来?

    “真好,饲主万岁。”水晶欢呼三声,忽然动作停顿下来,又变得无精打采。

    “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一看到饲主现在的模样,又高兴不起来了,有些嫌弃罢了,饲主就不能一直保持妈妈的模样吗?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黄金巨龙和烂泥怪的区别,水晶严重怀疑饲主的审美观有问题,不,这已经不是审美观的问题了,这是病,得治。”

    “……”哦哦哦,我明白了,一开始对我露出的,既渴望又嫌弃的表情,原来就是这个,我懂了,我现在非常明白了。

    明白的,不知为何,巴掌就这么高高举了起来,受死吧你这头蠢水晶龙,吼吼!!

    就在这时,阿卡拉终于从里屋出来,逃脱一劫的水晶连忙躲到她身后,气的我直瞪眼。

    “你们两个啊,一直一直都是这般,就没有不打闹的时候吗?”阿卡拉又气又好笑的顿了顿拐杖,温柔摸着水晶的头。

    得,有阿卡拉罩着,你暂时安全了,别回家,我对水晶露出一个狞笑,之后忽然一本正经的面向阿卡拉。

    “阿卡拉奶奶,把我叫过来有什么事,不会是想赶我去教廷山吧。”

    “不是,不是。”阿卡拉连摇两次头,笑道:“这个不急,只是我听说昨天发生了一件事,和你有关,对吧?”

    “和我有关的事?”我想了想,变得吞吞吐吐,不好意思起来:“该不会是……我把罗格酒吧拆了这事吧,但是这次我也没拆光,只是开了五个洞而已。”

    水晶适时给我一个鬼脸,仿佛在说饲主真是活该,饲主不愧是饲主,比恶龙还要残暴,让我气的直咬牙,忍你!

    “的确和这有关,不过是另外一件。”

    “西露丝和艾柯露被攻击这件事?放心放心,当时有我在场,她们不可能有事。”我【恍然大悟】道。

    “你啊,为什么就知道为别人着想,不想想你自己呢?”阿卡拉无奈,似对我的智商又有了全新的认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