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 风华绝代拉斐然
    ***************************************************************************************************

    联盟会将有限的防御力量,更多倾向于冒险者家庭,这是许多冒险者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事实,人毕竟是自私的,都希望自己的家人和亲人能够得到更好的保护,否则我们怎么放心外出历练战斗?

    其中,联盟为某个冒险者投入的家庭保护力量,更是到了无微不至,丧心病狂的地步,至于是谁嘛,咳咳。

    虽然这种事大家都知道,但是像阿卡拉这么直接了当,甚至是略带残酷的说出来,还是第一次,所以大家都有点发愣,可以看出来,我们的大长老是真生气了,而类似萨绮丽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极为容易导致冒险者出现问题。

    虽说冒险者心智坚定,坚强不屈,但大多数都体现在战斗方面,面对亲人的时候,他们或许会比普通人更加容易受伤,像萨绮丽这种事就很令阿卡拉头疼,还好萨绮丽自身想得开。

    “抱歉,我有点失态了。”阿卡拉很快就稳定住情绪,不过面色还是有点不大好,她想了想,仿佛下定了决心。

    “你村子发生的事,恰好是我们最近正在处理的事件,那边的位置实在是太偏远了,支援根本来不及,上次为了守卫村庄,我们有不少宝贵的士兵阵亡,已经没办法继续这样下去了。萨绮丽,虽然在你伤心的时候说这种事情很残忍,但是我们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只能将村子迁移到更安全,离营地更近的地方,否则。我们将无力再提供守护。”

    “我知道了,我支持你的决定,村子那边……我会去劝说的。”萨绮丽也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咬着唇应道。

    “你笨蛋吗?”结果下一刻,她就被拉斐尔敲头了。

    “你去劝说的话,只会让你在村子和家族里的处境更加堪忧,这种事还是交给最擅长的人去做就好了。”

    “哼,终于轮到我出场了吗?不是我跟你们吹,我这个人。其实也有巧舌如簧的一面啊。”想为可怜的萨绮丽做点什么的心情迫切,我站了出来,表示我有嘴炮,让我上。

    “哦,小小吴是想抢我的生意吗?还是说觉得我百族公主的外号是徒有虚名?”

    “那必定是拉斐尔大人您更厉害啊。”我当场就怂了,你早说你亲自出马不就成了?还有谁敢和你抢这种活啊。

    “拉斐尔你……”“怎么怎么,你认为我不合适?”

    “那到不是,只是……”萨绮丽一半难为情。一半闹别扭,很不开心的撇过头:“只是不想欠你这家伙的人情罢了。”

    “说的你欠我的人情还少似的。”

    “话可不能乱说。要不咱当场数一数,看看到底是谁还欠谁的没还清?”

    “啊,是吗?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改天再说吧。”拉斐尔做了一个让恨得牙痒痒的斜视眼神,明显避开了萨绮丽的正面交锋。

    在第三世界,她没少使唤过萨绮丽做这做那。其中很是有一些并非是萨绮丽的义务,非要计算人情的话,她这个百族公主可要亏大了。

    “拉斐尔说的对,这件事就交给她去处理吧,这也是她分内的事情。”阿卡拉轻轻一笑。就将事情决定下来。

    “喂喂,阿卡拉,你这样说我可不同意,什么叫是我的分内事情?”

    “你不是联盟长老吗?”

    “是,但我是第三世界的负责人。”

    “似乎没有谁规定第三世界的负责人不用负责第一世界的事吧,你这样说,万一哪天吴闹别扭,也跟我说,你再去找两个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的救世主吧,以后我只负责第一世界,那我该怎么办?”

    “那种事和这种事怎么能相提并论呢?对吧,小小吴。”

    “我觉得阿卡拉奶奶说的相当有道理,如果拉斐尔大人你的说法正确,那我也是可怜的打杂长老,为什么要我负责三个世界的事情?”

    我果断选择了站在阿卡拉这边,虽然两个人都很可怕,但谁更容易给我穿小鞋子?当然是阿卡拉,不顶我们的大长老大人不行啊。

    “小小吴,你竟然背叛我。”拉斐尔气的贝牙直咬,忽然,她似乎终于醒悟了:“难道说,阿卡拉你千盼万盼着我回来,就是想给我增加工作?”

    你这才转过弯来啊?

    “怎么会呢,呵呵呵,只是让你发挥所长罢了。”

    “绝望了,对这个充满背叛和出卖的世界绝望了,呜呜呜,小琳娅,以后我只有你了。”意识到阿卡拉的资本主义嘴脸和我的墙头草属性的百族公主殿下,呜呜悲鸣的向自己的孙女寻求最后安慰。

    然而,琳娅一句话将拉斐尔彻底打入深渊:“奶奶,请好好工作吧。”

    “呜呜呜,不单是小小吴和阿卡拉,连琳娅也这样对我,我不管了!”拉斐尔闹别扭中。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太感谢了。”聪慧如萨绮丽,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从头到尾,大家都在帮助她化解心结,让她开心起来,眼眶里的晶莹再也忍不住化作泪水流落,她害羞的迅速擦干。

    “没想到还会让小弟你反过来操心我,今天真是太失态了。”

    “哪里的话,这里可是你的家,不是吗?绮丽阿姨。”

    “还有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这么多年来,也多亏你们一直在我身边……”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立刻做昂首挺胸状,能让萨绮丽老老实实的说出感激的话可不容易啊,这一刻值得留念,但是很快。萨绮丽的下一句就将他们打回原形,愤怒抗议。

    “多亏你们一直在我身边,我的衰老一指才能练的那么纯熟。”

    “萨绮丽你这家伙……”

    “太可恶了,我要和你绝交,这次绝对要绝交!”

    “还有阿卡拉,也多亏了你。”

    “哪里哪里。看到你能振作起来,我比什么都要开心。”阿卡拉笑眯眯的应道,可不是吗?这些世界之力强者可都是联盟的宝贝疙瘩啊。

    “你好像还少了一个人。”闹别扭中的拉斐尔忍不住出声提醒。

    “有吗?是谁?”萨绮丽故作迷茫。

    “我啊,我!!”

    “你?”

    “对,有什么不妥吗?”百族公主殿下气势汹汹,已经准备打一场轰轰烈烈的魔女之战了。

    “不,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次谢谢你了,拉斐尔。”

    画风一变。在拉斐尔的惊愣中,比她高出半个头的萨绮丽已经将其搂住,摸摸头。

    “你……你你你你,你在做什么呀,你真是萨绮丽?”拉斐尔吓了一大跳,连忙挣脱,瞪大眼看着萨绮丽。

    “我萨绮丽可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怎么。难道不是吗?”

    “呸,还恩怨分明呢。睁眼说瞎话到是有一手。”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在背后斜着眼,小声议论道。

    “衰老一指!”

    “啊啊!!”

    回过头,萨绮丽一脸好笑的看着惊疑不定的拉斐尔:“怎么,难道说你这家伙根本不经夸?”

    “谁……谁说的,任何赞美之词放到我身上都不足为过!”

    “说起来,拉斐尔偶尔是经不起夸。在极少数的时候。”资深闺蜜阿卡拉立刻爆料。

    “阿!卡!拉!”遭到二度背叛的拉斐尔累感不爱。

    “好了好了,我们可不比得你,可是一直忙到天黑,肚子早就饿了,先让我们休息一会如何?”

    “谁管你。哼,想来想去,果然还是莱娜最乖巧。”目光一扫,看向唯一没有煽风点火的莱娜,拉斐尔目光柔和亲热,将莱娜拉到了怀里。

    “做我的孙女怎么样?小琳娅那种叛徒不要也罢。”伤心的说着,忽然间,拉斐尔一愣,用力抱了抱莱娜,似乎从莱娜身上发现了点什么,紧接着,她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小手竟然飞快的在莱娜胸前袭了一下胸。

    还没等我们开口训斥,百族公主殿下已经泪奔而去,留下最后的绝望之语。

    “呜呜呜,孙女什么的,不要算了,这个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可怜的百族公主哟,虽然莱娜看起来是瘦瘦弱弱的病少女,但可是隐藏型的那啥,不会逊色于小狐狸她们呀,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将目标锁定莎拉?

    我将惊慌失措,脸红耳赤的莱娜抱在怀里,一边安慰,一边暗自吐槽。

    那边,振作起来的萨绮丽已经和小黑炭说上话,似乎想从乖巧的学生身上找到更多的动力。

    维拉丝,丽莎阿姨和莎拉她们回厨房去了,因为意想不到的人连续加入,她们决定再做一些好吃的。

    “呀嚯,终于能吃到维拉丝做的了!”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夸张的拥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我做的就真这么不入你们两个混蛋的眼吗?”拉斐尔不知何时归来,气尤未消,一听到这句话顿时嚷嚷起来。

    “这得看和谁比较了,你们说对吧。”两**水东引。

    “这……光论美味的话的确是维拉丝更胜一筹,但是拉斐尔大人做的胜在第一次吃到,意义非同凡响。”作死帝老马终于机智了一回,但是。

    “我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你已经吃腻了维拉丝做的饭菜吗?看来以后可以不用做你的份了。”

    我一脸张牙舞爪的将拳头握在老马面前,胆子不小啊老马你,见识过黑夜下云朵长得什么样子吗?送你上去瞧一瞧如何?

    “别啊凡老大,拉斐尔大人做的怎么可能和维拉丝相比呢?”老马大声喊冤,立刻就开始作死了。

    “哼哼哼,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吗?”

    “不对,虽然维拉丝做的更好吃但是拉斐尔大人你在我心目中更值得尊敬啊!”

    “原来你从来没有尊重过维拉丝她们!”

    “不是这样啊!!”

    在我和拉斐尔联手调戏下,老马陷入了无限作死崩溃模式,然而,他的队友库特和白狼看的很开心,这或许才是老马最该悲哀的事情。

    等维拉丝将做好的菜端出来,拉斐尔一吃,心情大好,整个人就擅自嗨起来了。

    “好了,小的们,让你们久等了,请期待联盟最伟大的歌姬和舞姬的表演吧。”

    “噢!噢!噢!!”不管是看过拉斐尔表演的,还是第一次见到的,都忍不住兴奋的欢呼起来,家门口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简陋的舞台。

    “等等,我不服,我家维拉丝也是歌姬呢,还是现任的。”我拍了拍维拉丝的肩膀,被大家的目光所注视着,这只害羞的小狗狗缩紧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摇着头。

    “也就是说,小小吴想让我和维拉丝比一比咯?”站在舞台上的拉斐尔,是绝对的王者,绝对的强气,哪怕是面对温柔胆小的维拉丝,她也表现的毫不客气。

    “不!”我大手一伸,温顺善良的维拉丝,光在性格和气势上就已经输了不止一筹,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比得出来。

    将身后的斗篷一扬,我大步上前,露出斗志高昂的自信狰狞(?)笑容:“你的对手,是我才对。”

    然后,意识就消失了。

    一起将某德鲁伊摁倒在地的沙希克和里肯他们,露出了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目光。

    同志,原来你也受过苦,知道这家伙的破坏力啊。

    “阿琉斯,可以伴奏。”眼看老师已经倒下,阿琉斯一脸坚毅,表示要继(脚)承(踏)老师的遗(尸)愿(体)继续前进。

    “汉娜啊啊啊!!!”汉斯泪流满面:“刚才我好像看见了两个男的偷偷摸摸朝那边的小丛林里钻进去了。”

    “阿琉斯,灵感来了!”小腐女立刻将萨奇斯手琴一收,飞快朝丛林深处窜去。

    “汉斯,干的好。”

    “哼哼,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吴老弟教的这招转移阿琉斯注意力的办法果然管用。”

    解决掉两个最大的麻烦后,众人终于可以安心的享受百族公主带来的视听盛宴,那位带着无数光环的歌舞双姬,在夜空下翩翩起舞,歌声袅袅,似乎连天上的繁星也被吸引,将璀璨星光集中到她的身上,这片天空和大地,都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舞台,这一刻,哪怕是上帝来了也无法抢走她的光芒,空前绝后,风华绝代,便是专门给她量身定做的赞美之词。

    在大家的痴迷目光中,有一道微微低垂,主人忍耐不住的擦了擦眼角泪光。

    “活着真好啊,还以为这辈子再也没办法看到你的表演了,我亲爱的拉斐尔,我引以为豪的伙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