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八章 女儿和妈妈一起睡没什么不对
    ***************************************************************************************************

    夜幕来临,人已经来齐了,包括一阵子不见的米山和可汗几个,可是今天的主角却还是没见踪影,老马临危受命,屁颠屁颠的跑来向我询问,我也只能给他一个无奈眼神,话我已经传到了,拉斐尔能不能来,就只能看天看地看……阿卡拉了。

    没错,阿卡拉一个开心,放拉斐尔一晚上假,也是可以的,虽然可能性极小,毕竟我们的大长老阁下是万恶的资本家,想想我以前的打杂经历吧。

    在大家望眼欲穿的时候,终于,仿佛自带bgm和星光背景的百族公主殿下,千呼万唤始出来,带着绝美自信的微笑,闪亮登场。

    “让大家久等了,难得你们那么有心,今晚我会好好表演,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这百族公主到是一点都不自谦,上来就自我感觉良好的打招呼道,仿佛所有人都在盼望她一个人似的。

    虽说大致上是这样没错。

    “拉斐大人万岁!”老马他们已经忍不住欢腾庆祝起来,我说停下来,好丢脸,菲妮你们这些家伙竟然也……

    不光是这群大男人,就连菲妮她们,就连家里的女孩们都欢呼起来,这个可恶的魅力男女通杀的百族公主,再这样下去,我一家之主的威严可就难保了。

    这次一定要将我绝对不逊色于这个百族公主的歌神本事给拿出来。以挽回(?)我在女孩们心中的形象和威严。

    不过,今晚的主题好像不是这个,至少不是现在。

    热热闹闹的晚宴过后,大家三三两两的聚成一团,喝着酒,聊着天。吹着牛,就在这时,老马和菲妮煞有其事的站出来,往后打了一个响指,啪啪两声,在无数花瓣的渲染下,挂在树上的竖幅唰一下滚落,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雀神争霸赛!!

    唉,我就知道这家伙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不靠谱的办法还是将我们的百族公主给吸引过来了。

    “终于开始了吗?哼哼哼,可别欺负我新手哦,小小吴发明的游戏,我在第三世界可是经常在玩。”

    拉斐尔目光顿时闪亮起来,身上仿佛燃烧起了肉眼可见的斗志。

    “奶奶,原来你在第三世界就这么不务正业。”琳娅鼓起小嘴,一副准备向阿卡拉告状的样子。

    “等等。听我解释啊,小琳娅。这是萨绮丽的阴谋!”

    “胡说八道什么呀,拉斐尔,你的性子大家还不了解么。”修着指甲的萨绮丽,吹了吹指尖,嗤之以鼻道。

    “说起来,我们两个总是输呢。这次应该不会那么倒霉了吧。”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表示对这游戏有点心灵阴影。

    “莫慌,我们经常输是因为对手是萨绮丽和拉斐尔,今天有那么多人,未必会输。”

    “虽然有点残忍但我还是要再三重申,禁止莱娜参赛。”

    “放肆。我拉尔玩游戏就从来没有输过。”

    “老大,我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你从来没有玩过游戏吗?”

    “道格你小子老是挖苦我,受死!”

    “呜~~~大家的眼神……好像有点可怕。”

    “碧丝别怕,你的运气向来不赖。”

    “我……我负责收拾碗筷,斟茶倒水好了,大家慢慢玩……咦咦,别拉我,丽娜姐姐,别拉我,这样的游戏我真的玩不过来,呜呜呜~~~”

    游戏还未开始,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气氛眨眼间就热烈起来了,这份热闹,更是让我们的百族公主开心不已,干劲满满。

    “废话少说,快点开始吧,怎么决定比赛顺序好呢?”

    “老规矩,抽签。”

    “噢!”这个公平的办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于是乎……

    一阵萧风吹过,雀台上,四张面无表情的面孔,在命运的撮合下凑再次到了一起。

    为什么要说再次呢?

    我:“……”

    老马:“……”

    菲妮:“……”

    蕾奥娜:“……”

    这场景……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算了,细节不必在意,总之。

    “咳咳,老马,菲妮,缘分呐。”我皮笑肉不笑。

    “是啊,凡老大,缘分啊。”老马笑里藏刀。

    “胜利女神在向我招手喵。”悲剧帝菲妮看看我,又看看老马,忽然有了自信。

    “愚蠢的人类。”蕾奥娜表示你们连我的小狗状态都打不赢,还想向我的完全体挑战?图样图森破,等着输光底裤哭着回家吧。

    “蕾娜啊,你会打麻将吗?要是不会,要不这样,先做一做观众吧。”我目光扫向还未决定分组的高特,想先将场上的最不确定因素驱除。

    “放一百个心,我比你厉害多了。”蕾奥娜已经大马金刀的坐了下去,目光透露着睥睨,仿佛在说,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乐色。

    啧,死鸭子嘴硬,那么来这招如何?

    “咳咳,你似乎还不明白,我和老马和菲妮几个,有一份宿命的对决尚未完成,所以我们打的不是一般的麻将,而是——脱!衣!麻!将!”

    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顿,我昂首挺胸,一副了不起的神气模样,丝毫不知,今时不同往日,已经晋升为警察头头的卡丽娜,默默在心里给我们记上了一笔伤风败俗的罪名。

    本以为能吓走这只恶龙,没想到她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没关系,反正我不会输。”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没理由赶她了,哼,等会别赖账就行。

    我回过头,却见马拉格比捂着脸,仰天疯狂大笑起来,卧槽草薙京你在哪。快来制裁你的宿敌!

    “终于来了,为了这一天,我老马等了多少年。”

    “什么意思。”

    “哼哼,你以为我只是单纯为了吸引拉斐尔大人过来,才想出这个办法的吗?”

    “难道不是喵,根据菲妮我的判断,你的智商也就这个水平了喵。”

    “闭嘴!所以说你们太天真了,我老马可是一个百折不挠,屡败屡战的男人啊。”

    “是屡战屡败才对吧。”

    “混蛋。让我把话说完会死啊!听好了,为了这一刻,我苦练了多年,看吧,这就是证据!”说完,老马低吼一声,全身肌肉鼓动爆发,膨胀了不止一倍的肌肉团硬生生将身上的衣服撑爆。露出几乎全是由块状肌肉所组成的结实上半身。

    在我们震惊的目光注视下,这一块块的肌肉。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宛若蚯蚓的诅咒符文,仔细一看,并不是什么自残诅咒,而是一些胡牌名词。

    什么四暗刻,大四喜。国士无双,天胡,大三元,字一色,怎么厉害怎么刻。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修炼成果,问你们怕不怕,哈哈哈哈!!!”

    “表哥喵,这里似乎还有一块肌肉是空白的喵。”

    “我们给他加上吧,别辜负了他这番努力。”

    “喵喵。”

    “你们到是听我说话啊混蛋……等等,你们在我身上刻了什么,为什么是屁胡?混蛋,我饶不了你们!”

    追杀了我和菲妮一圈后,我们终于冷静下来,准备开始。

    “规矩不用我多说了吧,输一局脱一件,现在开始!”说完,我们三个都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老马。

    “你们看我做什么……等等,不算,让我先穿上衣服。”愣了半秒,老马才发现自己刚才爆衣的举动,等于是平白送出了好几个筹码,连忙喊停。

    “老马啊,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作完,还是说你输不起?”

    “明明是你们使诈才对吧,我明明看到了,凡老大你刚才在喊开始的一刻,身上的斗篷忽然就厚了几十倍!”

    “哦,那一定是吸水了,我说怎么身体沉重了那么多,算了,无妨,就让我用这副沉重的身躯战斗吧,真正的猛士,敢于面对任何困境。”

    “吸水你妹,明明就是多穿了十几层吧!在一瞬间穿上了起码十几层的斗篷吧!”

    “老马,我的斗篷男外号,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可恶,竟然还有这一手,那么菲妮你呢,你身上的缎带饰品刚才在一瞬间也多了起码十几件对吧,瞒不过我的双眼!”

    “喵,身为一名偶像型的酒吧侍女,这些可都是必备的喵。”

    面对我和菲妮的无耻,老马彻底跪了。

    “胡。”就在我们三个争吵不已的时候,对面的蕾奥娜不声不响的把牌一推。

    “啧,都是老马你,一直吵吵嚷嚷的害我们分神。”

    “没错没错,刚才明明有胡牌的机会的。”

    “少罗嗦,和我一起下地狱吧!”老马已然黑化。

    “胡。”第二局,在我们还在该怎么听牌的时候,恶龙少女又开胡了。

    这家伙该不会是在开挂吧?明明还没摸几张牌。

    我和菲妮交流了一记眼神,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老马的衣服已经没几件了,再输个一两局,他就要gameover了,一旦他完了,我们两个也要玩完。

    为今之计,只能先贿赂住老马了。

    于是,一场阴谋大网在三人的目光交流下,悄悄地编织起来,向台面上唯一的大赢家蕾奥娜笼罩而去。

    老马收到我们的握手言和暗示,立刻眉开眼笑,三人开始打起了心机牌。

    不得不说,老马还是有苦练过的,在我和菲妮的刻意放水下,他一连胡了几把,身上的衣服渐渐多了起来,接下来我和菲妮再胡几把,就可以顺利的将这头恶龙少女赶下场了,呼嘿嘿嘿。

    蕾奥娜终于发现了端倪,这场面太和气了,和气的有点诡异,明明刚才三人还在勾心斗角。

    难道说……是在联手对付自己?哼哼哼,原来如此,人类果然是一群卑鄙的家伙。

    蕾奥娜巍然不惧,身为巨龙,她们已经习惯了敌人组团过来送死,若是一个人跑上来找单挑,那才让她们觉得诡异。

    不得不说,三个臭皮匠顶上一个诸葛亮,尤其是在雀台上,若是三人联手起来,的确是挺无解的,连输了几把之后,蕾奥娜脸色终于变了。

    是你们要自寻死路的,可别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没说过不许吃东西吧?”扫了三个洋洋得意的将死之人一眼,蕾奥娜冷着脸问道。

    “没,你尽管吃吧。”某德鲁伊的嘴脸,仿佛在对蕾奥娜说,这就是你最后的晚餐了,好好享受吧。

    蕾奥娜无言的在兜里摸了摸,摸出一株四根叶子模样,看起来不是很起眼的青草,囫囵的吞了下去。

    龙族特产,能让自己的运气在短时间内爆发的幸运草,get,当然,对于某些倒霉透顶的人而言,就算是将一百株幸运草啃下去也无济于事。

    我和菲妮不约而同的摸了摸心脏,似乎感受到了命运的嘲讽,着一定是错觉对吧?

    战局再次打响,从一开始,三人就感受到了幸运女神的碾压。

    “胡。”

    “再胡。”

    “又胡了。”

    “慢……慢点,我牌还没砌好。”某德鲁伊的双手哆哆嗦嗦,身子快要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导演,剧本不对啊,不是说好了给我们一个诸葛亮吗?怎么成王朗了!

    “谁管你,我再胡!”

    蕾奥娜毫不留情的挥出最后一击,老马捂着只剩底裤的全身,泪奔而去。

    “马拉格比,等等我,人生就是要不断的奔跑在河边,让我们一起朝自由前进吧!”

    “去死!”卡丽娜一个火球挥出,高特和老马齐齐化作流星。

    可怜的老马啊……我擦了擦泪水,感觉今天自己这个准悲剧帝的称号可以暂时让给他了。

    凭着幸运草的功效,蕾奥娜一路破关斩将,竟然来到了决赛。

    最后四人,蕾奥娜,拉斐尔,双子公主。

    半个多小时后,双子公主以巨大优势拿下了比赛,蕾奥娜的幸运草功效在一开始没多久就消失了,面对眼前的敌人,她不想作弊,不,或许就算作弊了也不一定能赢,双子公主本来的幸运值就很高,再加上逆天的双子属性,就算是预言师也能一战。

    “可惜,还是输给你们两个了,可爱的公主们,作为比赛的胜利者,有什么愿望就尽管说吧,大家会尽全力的满足你们。”

    拉斐尔十分爽快的愿赌服输了,作为胜利的奖励,虽然一开始没这么说,但也没人反对,因为大家都知道双子公主不会提出让人为难的愿望。

    “我们想要……”双子公主相视一眼,齐齐露出宛如少女怀春般明媚动人的笑容,异口同声道。

    “我们想要今晚和妈妈一起睡。”

    原来是这样的条件啊,这对可爱的小公主,还真是喜欢向妈妈撒娇呢,听到如此充满【童真】的愿望,大家都不禁露出了温暖笑容。

    只有我一个冷汗嗖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啥……西露丝艾柯露,能说清楚到底是哪一个【妈妈】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