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七章 无聊的救世主大人
    ***************************************************************************************************

    街也逛了,还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双子公主的兴致完全没了,因此,在离开新新新罗格酒吧后,我们直接回到了家。

    不过,之前吃霸王餐的后遗症在这时候显现出来了,这不,远远的看向家门,就见有几个人正堵在那里,似乎在等谁回来,要讨个说法。

    不用说,正是老马和菲妮她们,高特大猩猩不在,再次为他的智商默哀一个。

    “哟,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个两个都站在这里,不进去坐坐吗?”我面不改色的上前招呼了一个,想要飙一飙自己这日益精湛的演技。

    “凡老大应该很清楚才对吧,为什么我们会站在这里。”老马臭着一张脸,到是站在他身后的库特和白狼看起来挺开心,尤其是库特,不断挤眉弄眼,似在夸我干得漂亮。

    “没错,表哥太可恶了喵!”菲妮也高高握起小拳头,发出抗议。

    “好好说话,我不接受任何没有证据的冤枉。”

    “证据就是这个喵。”

    她将一张纸条展在我面前,上面赫然是我在偷走她的海鲜馅饼时留下的话,就在这时。站在菲妮身边的碧丝忽然把头低的更低了,那遮目的美丽刘海下边,白皙精致的小脸迅速染上了显目的红晕。

    “这是什么。拿着一张纸条就想定我的什么罪?貌似不是我的字迹吧。”我故作疑惑的凑上去,认认真真看了几遍,才将目光转向菲妮。

    没错,机智如我,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呢,深知自己的字极具特色,寻常人难以模仿。所以这张纸条上面的字,是我让爱娃儿写的。

    为什么要找爱娃儿呢?首先,双子公主和大家也是熟人。我怕老马菲妮她们见过双子公主的字迹,被认出来,爱娃儿就不用有这个担心了。

    这抖m天使的孤僻冷傲症颇为严重,家里也就双子公主和她比较说得上话。连维拉丝她们都交流不了几句。更何况是老马等人,平时在家举办热热闹闹的宴会时,她要么就是直接玩消失,就算在场,也是默默窝在角落里头吃东西看风景,不怎么搭话。

    再有一个,爱娃儿也跟着我们一起吃了霸王餐,总得做点什么。让她有点参与感吧,说白点就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拉多一个人下水更有趣。

    “的确,就算是笨如表哥喵,也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喵。”对于我的辩驳,菲妮嗯了一下点头,这话是不是说的有些过分了?这小伪娘一阵子没欺负,胆子变大了不小嘛?

    “既然如此,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我敢向全天下保证,会留下这种奇怪字条的只有表哥一个喵,不会再有其他人了喵。”

    “这是武断,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

    “有理由喵,我们三个,表哥最喜欢照顾碧丝喵,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纸条喵,换做是其他人肯定会全部偷光了不留喵。”

    菲妮喵喵喵的,把本就已经脸红耳赤的低着头的碧丝,羞得更是恨不得挖一个地洞躲进去,小脚横挪,哧溜一下就躲到了欧娜身后,不敢接受众人此刻的目光注视。

    不不不,这种说法有点奇怪吧,一般人根本不会偷,也没办法从你这个大盗身上偷吧。

    “说不定是碧丝的粉丝。”我试图狡辩。

    “我一开始也这么想过喵。”菲妮做了一个大侦探的抱胸沉思动作,然后眼角锐利光芒一闪:“但是喵,仔细一想,这种可能性根本没有,如果是碧丝的粉丝喵,肯定知道我们三个的关系很好,碧丝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又怎么会做出偷我的东西这种事,让碧丝讨厌喵?”

    系……系马达,说的好像真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喵!”锐利的目光,再次在菲妮眼角一闪,此时此刻,她俨然已经名侦探附体了。

    “有能力做这种事且无聊到会去做这种事的人,想来想去,也只有表哥一个喵。”

    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赞同点了点头,就连身为同犯的爱娃儿,竟然也露出了深以为然的表情。

    原来这才是最重要的理由吗!我这个人在你们眼中就无聊到了这种程度吗混蛋!

    “好吧,那老马你呢?”我将目光转向老马,他的证据应该没有吧。

    “理由同上。”老马言简意赅,让我无言以对。

    “凡老大,还是乖乖认罪吧,看在你态度良好的份上,说不定我们还会原谅你。”这时候,老马又拿出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嘴脸,一副这里有份母亲味道的盖浇饭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的诚恳表情,他不去当条子真是太可惜了。

    然而在我的信念里头,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没有绝对的证据休想让我认罪,我做的坏事还少吗?你们都太天真了桀桀桀桀。

    但是,我忽略了身边还有两个天真善良,或者说经不起组织考验的可爱小公主,西露丝和艾柯露,一见已经暴露到这种程度,她们立刻就站不住了,感觉必须站出来给爸爸说话。

    “马拉叔叔,菲妮阿姨,不是爸爸的错,是因为我们两个想吃好吃的,爸爸为了我们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要怪就怪我们吧。”

    “原来是为了西露丝和艾柯露呀,凡老大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误会,都是误会。”老马这张脸,刚才还是正义严肃的刑警。一下子就春暖花开,洋溢起了让人恶心的讨好笑容。

    “如果是两位小公主想吃,只要说一声,马拉叔叔我别说奉上手上的东西,就算给你们找遍全营地,不,是全世界。也会把你们想吃的东西给弄来。”

    “对对,是为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话就不同了喵。”菲妮也在一旁点起了头,她们到是没有怀疑双子公主的话。一是她们不像某德鲁伊那般爱撒谎,第二,某德鲁伊的女儿控之名,也有充足的理由让他会去为了女儿做这种事情。

    当然。以某德鲁伊的节操和无聊程度。其实就算不是为了女儿,他也能做得出这种事就是了,这就是救世主你敢信?

    这还真是……虽然双子公主能够得到大家的喜爱我很高兴,但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些人到是没想到爱娃儿竟然也是同犯之一。

    见事情已经暴露,我无奈的耸耸肩,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应该是碧丝吧,你看。羞的都快要像维拉丝那样晕倒过去了,我留下那张字条。也是因为经常蹭碧丝酿的酒,同样的拿人手短,又怎么好意思再把她的份抢走呢,没想到却变成了关键的证据之一。

    “好吧,真相大白,你们应该满意了吧,快点去玩你们的去吧。”

    “说什么傻话呀凡老大,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今晚当然是要痛痛快快的大闹一场了不是吗?”

    “真的很难得吗?”我对老马的话表示怀疑,貌似是三天一小场五天一大场吧,你们还真是闹不够了。

    “当然是真的,得乘着拉斐尔大人还没有离开,多热闹一下。”

    老马竖起大拇指,不可告人的目的终于暴露,原来是已经变成了百族公主的脑残粉了,好吧,多他一个也不多了。

    “上一次我们没在,好可惜喵,光是听马拉格比他们描述,就已经神往的不得了了,这次有机会一定要亲眼见识到拉斐尔大人的风采喵。”

    菲妮也是满脸的崇拜表情,还有欧娜,就连躲在她身后的碧丝,在拉斐尔的魅力面前,竟然暂时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探出充满激动和期待的面庞,不断附和的点头赞同。

    别这样,你们的粉丝团数量也不小,虽然和拉斐尔相比的确是存在着质和量的绝对性差距。

    “随你们的便吧,我可没办法保证拉斐尔大人会来,你们也知道她最近很忙。”

    “凡老大一定有办法对吧。”老马冲我一个劲眨眼,搞的好像他很了解我有多厉害似的,这种吹捧+激将法的手段,对我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嗯哼,当然了,有一句话老马完全没有说错,我可是很厉害的。

    “想要让拉斐尔大人来,就得拿出更有趣的东西吸引她才行。”

    百族公主的性格我很了解,她其实有着很孩子气的一面,那就是喜欢热闹和有趣的东西,对这些东西有着可以说得上是相当狂热的爱好。

    “能够吸引拉斐尔大人的东西……”为了能够再次和偶像近距离交流,老马智商也算是爆表一次了,沉思片刻,他就眼前一亮,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的样子。

    “凡老大,我们用【这个】来吸引拉斐尔大人,行不?”

    很快,黄昏降临,得知拉斐尔可能会来,大家都屁颠屁颠的老早赶了过来,宴会还未开始就已经很热闹了。

    再晚一点,卡丽娜领着小黑炭她们,顺利回归。

    “对了,吴小弟,今天那几个闹事者是你送过来的吗?”在我张开怀抱迎接小黑炭的时候,卡丽娜忽然问道。

    “闹事者?哦,你说的是从天而降那几个?”和小黑炭玩着额头亲亲碰,我稍微回忆了那么一下下,才终于想起还有这件事。

    “不然你以为?脖子上插着木牌掉下来,上面盖着长老印章,会做出这种事的大概也只有小弟你一个人了吧。”卡丽娜甩了我一记白眼。

    “是我做的,当时没空将他们亲自送到你们手上,想着你们也很忙,干脆就这么做了,不是省了很多功夫吗?”

    “是省了不少功夫,但是也砸烂了不少东西。”罗格士兵统领大人嘴角一抽一抽。

    “抱歉抱歉。”我挠着头哈哈一笑,虽然能控制对方的大概落点,但是具体砸到什么我可就控制不了了。

    “嘛,毕竟吴小弟也是在帮我们的忙,我就不怪你了,照价赔偿就行了。”

    “……”原来还是得掏钱包啊。

    “那之后,我也稍微去罗格酒吧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难怪吴小弟要管这件事,一般遇到这种事,怕麻烦的你都是绕开的。”

    喂喂,对我有些太了解了吧,已经打算把我列入重点研究戒备黑名单对象之一了吗你这个警察头头!

    “不过,罗格酒吧破开的五个大洞,还是得麻烦你掏钱修理一下。”

    卡丽娜面带微笑的,再次说出让我捂住胸口,痛苦不已的事实,为什么只关心这些细节,我可是制服了犯罪的大英雄啊,不谈钱大家还是好朋友。

    不过,让我更加在意的是酒吧老板,这家伙该不会真的神经失常了吧,为此我稍稍的问了一下。

    “酒吧老板?没有啊,他很正常。”卡丽娜一脸莫名。

    “可能在你面前是这样。”

    “不,像酒吧老板这些人员,我们一般都会比较关注,对方并没有像吴小弟你说的那样表现出什么异常,按照你这么说的话……”

    “如何?”

    “或许我应该把刚才那句话还给你,可能他在你面前才是这样。”

    “怎么会!”

    “怎么不会,你这个把他的酒吧拆了两次半的凶手。”

    “……”我竟无言以对。

    “所以吴小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营地的酒吧还有很多,可以的话,请尽量不要再去那间,避免再次给对方刺激了。”

    “我……我明白了。”在散发出强大魄力的卡丽娜面前,当然,最重要的是对酒吧老板一家怀着的内疚,我乖乖点了点头,就算她不说,我以后也会尽量绕着新新新罗格酒吧走了。

    “什么什么?你们好像在说些很有趣的事情,凡老大又将罗格酒吧拆了?”老马里肯他们好奇的凑了过来。

    真是失礼,什么叫又,这次只不过是给它开了五个洞,想让它变得更透气一些而已。

    这时候,身为在场人员之一的拉尔他们立刻抖擞起来,又到了给大家讲故事的时间了,口沫横飞的,小小一件事,他们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说完,中间穿插了一些我完全不知道的,他们和五个闹事者斗智斗勇,大战三百回合的剧情。

    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因为和身边的伙伴有关才得到关注而已,剔除了吹牛的99%部分,大家的反应也并没有多激烈,只是对那五个家伙连双子公主都敢出手的勇气,以及理解为救世主是联盟吹出来的智商,表示了强烈的鄙视。

    这年头,竟然还有这种奇葩,联盟对冒险者的筛选是不是该把关的再严格一些比较好?……(未完待续……)

    ps:唉,又要过上压秒的生活了,富鱿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