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六十二章 萨绮丽的忧郁
    ***************************************************************************************************

    毕竟都是一群逗比,不需要我怎么介绍,图拉科夫沙希克两人就和大家迅速打成了一团,尤其是几个野蛮人,吹牛兴致高的不得了,大有吹一整个晚上的势头。

    不过,那边的女人组聊着聊着,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聊到了这次回家的情况,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作为案例也被拉了过去,美名其曰社区送温暖,心怀老同志。

    最先开口的是沙希克,或许是他的遭遇更轻松些吧。

    “我是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去了一趟我那两个妻子的家乡,说是衣锦还乡之类的话,有点太假,毕竟我家那两位啊,也不是什么知名的冒险者,说是混到了第三世界,在营地里也就当个士兵的料,能记得她们名字的只剩下一些老人了,找到了她们的家人,道了一声平安,给了一点钱,大概就是这样吧。”

    “你自己的家人呢?”我好奇问道。

    “我没和你说过吗?我是孤儿,虽然小的时候被抚养过但是抚养我的人都已经离世了。”

    “没牵没挂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谁知道呢,反正我可不打算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去,对吧,图拉科夫,你呢?”般敷衍的说完了自己的事,沙希克转眼就将包袱扔给老对头。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也知道我们野蛮人不是很看重这些离别重逢之类的复杂东西。”图拉科夫挠着大光头,尽量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但脸上的忧郁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回去以后,小的变大了,大的变老了,老的去了。一些叫得上名字的伙伴还在,大部分都已经走了,家人还有几个,其余的都回归先祖之灵的怀抱了呗。”

    野蛮人的寿命比人类要长一点,但是因为生活在苦寒之地,为了生存而长年累月的战斗,让他们经常付出牺牲,或者身体积累下暗伤暗疾,提前离去。他们逐渐看开了,称之为回归到先祖之灵的怀抱中,成为一份子,是一种荣耀,面对亲人的离去,他们并不会过于悲哀,当然肯定也不会无动于衷。

    马拉这些年来救活了数不清的野蛮人,同时将高超的药师技艺带到哈洛加斯。联盟不间断的提供足够草药,让受伤的野蛮人得以存活下来。逐渐建立起了一条重要枢纽,将野蛮人稳稳的搭在了联盟大船上面,也是功德无量。

    “那你郁闷个什么劲?”沙希克不愧是图拉科夫的老对手,一眼就看出了对方还没有把话说完,最重要的,让他露出闷闷不乐表情的事情。

    “我一个长辈。还活着。”图拉科夫瞪了他一眼,声音更加沉闷,

    “那是好事啊。”

    “可是,我还没结婚。”

    “噗噗,所以呢?”我们已经大概能想到了。忍不住明里暗里的偷笑起来。

    “所以就被催婚了,满意了吧你这混蛋,可恶,我老图堂堂一百多岁的世界之力强者,竟然还会遇到这种糟心的事情,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图拉科夫越说越气愤,干脆和沙希克扭打起来,借此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场。

    拉斐尔笑的快直不起腰了,不过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可不是一个会轻易放过调侃机会的人,她一边笑,一边将目光瞄向萨绮丽。

    “我还以为只有萨绮丽一个大龄处女,差点忘了图拉科夫你这家伙也是光棍一条,不行,作为第三世界的负责人,你们的上司,我感觉到了一股不容推卸的压力和使命感。”

    “谁是大龄……那玩意了?”萨绮丽羞极,恨恨的瞪着拉斐尔,一副你敢再说这么过分我就和你扯破脸皮开撕了!

    “是是是,我不说总行了吧。”拉斐尔好不容易才将更加过分的话忍下去,你这反应一看就知道是大龄处女了好不好,就跟大龄废宅被小萝莉问到叔叔还是处男吗一个反应,不想承认,又无力反驳,突出一个人生负犬。

    在这个问题上,萨绮丽的确很被动,每次被戳到痛处都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你看比她小的拉斐尔都做奶奶了,到是图拉科夫一个人过的潇潇洒洒,就算被别人提醒也是大咧咧的满不在乎,可惜这次也悲剧了,谁让催婚的是长辈呢?传宗接代这种大事,谁敢说个不字,就等着被赶出家门吧。

    尤其是像图拉科夫,世界之力强者,基因妥妥的优秀,他的后代就算再差也比一般野蛮人强,在战斗种族野蛮人一族眼中,这就是千里挑一的那啥,大家恨不得给他找上十个八个,他要是百般抗拒,更不会被长辈祖宗们饶恕,我们大概能想到他现在的处境有多悲凉,说不定这趟回地狱山,他身边就要多上三两位……呃,肌肉雄壮,二头肌一鼓就能弹死苍蝇蚊子的【美蛮女】了。

    想到这里,萨绮丽舒畅的呼出一口气,愁眉苦脸的一张俏脸上总算是有了点笑容。

    原来还有人那么惨,果然幸福是靠对比产生出来的哇。

    “萨绮丽,你看着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都开口了,现在该轮到你了吧。”

    话题一转,大家注意力终于落到了最后一个人身上,虽说拉斐尔什么都没说,但光用眼睛看就知道她这一趟回来到底混得怎么样了,让她亲口说,不是给机会她炫耀吗?常年和拉斐尔打交道的萨绮丽等人才不会露出这样的破绽。

    然而,萨绮丽却备受大家关心,我想拉斐尔这一次将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拉过来,都只是为了做铺垫,为了引出萨绮丽的心底话,就算是我这样的没眼色的人也能看出来。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的事只能说是蛋蛋的忧伤,而萨绮丽时不时发呆的样子,才是真的遇到了大事。

    “哈,我?我也没什么……”萨绮丽刚想蒙混,就被拉斐尔打断:“你这样就不对了,你看沙希克和图拉科夫都说了。你却想含糊过去,你对得起他们至今以来受到的那么多衰老一指吗?”

    “对对对,要不你给自己一记衰老一指,我们就既往不咎了。”两个大男人小人得志的露出复仇的快意目光,这就让萨绮丽自己选择了,她要是宁愿给自己一记衰老一指也不肯说出口,那么大家也不会再逼问她了,拉斐尔这举重若轻的手段啊……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认识你们这些家伙或许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失误。”萨绮丽烦躁的将垂落指胸口处的卷发一拉,一挑,似乎下定了决心。

    “其实也没什么,我的老家呢,在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庄,是个比较大的家庭,从我爷爷开始就分了很多支系,我回去的时候呢。刚好我那个支系的亲人们都已经离去了,其他支系因为不是很熟。所以就变得不认识我了,当然了,我一个堂堂的世界之力级别强者,岂会撒谎冒任亲人,所以和她们这么一说,就顺利的认祖归宗了。就是这样,有什么意见吗?”

    就只有这样?我们纷纷露出疑惑目光,乍一听似乎合情合理,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竟然是这样。为什么萨绮丽会变成郁郁的文学少女呢?是在为自己的支系的亲人而默哀吗?也勉强说的通。

    “不对。”就在我们打算罢手的时候,拉斐尔眼睛一转,却发现了破绽。

    “萨绮丽,你别欺负我在第三世界混久了,就不清楚第一世界的状况了,一个支系哪有可能说没就没,一个人都没留下,一定还有内情吧。”

    然后,就见萨绮丽咬牙切齿的瞪着对方,满满一副你蠢一次会死啊的不甘懊悔:“早知道就宁愿赏自己一记衰老一指也要把这个无聊的话题揭过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一时间猜测纷纷,难道说是家庭里出现了内乱,被谋杀,还是说……

    “你们都别瞎猜了,事情没有那么复杂。”见大家一个个脸色变来变去,萨绮丽哪不知道这些人脑子里已经闪过了好几个诸如宫斗一般复杂的宫斗版本,连忙开口,免得这些人越想越过分。

    “是地狱一族干的好事,一次忽然的袭击,让村子伤亡惨重,我那个支系刚好……事情就是这样。”

    原来是地狱怪物,我们的目光透着了然,暗暗为萨绮丽叹息,怪不得了,如果是遭到怪物袭击的话,运气不好,那啥……用原来世界的俗语来说,就是容易团灭,尤其是住在一个屋子里的人。

    虽然这几年没怎么听说过怪物袭击村庄的事情了,但也没办法完全杜绝,尤其是在比较偏远一点的村庄里,还是会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弱一点的怪物袭击,村庄自己有自己的防御力量,还有联盟经常派驻的士兵,也能安然应对过去,但是这样一来,却造成更多的村民不愿意离开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而等待怪物来上一波强大的袭击,想后悔却已经迟了。

    也不是没想过逼迫这些人离开危险的地方,另寻安全之处重新建立家园,或者干脆搬到罗格营地,但这谈何容易?这个世界的人们对土地的眷恋十分强烈,就连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族,这样一个文明睿智的种族,刚刚脱困,也要坚持在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沙漠上重新建立部落,而不是暂时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修生养息,积蓄足够的力量后再谋发展。

    愿意抛弃自己的故土的人们,在当年罗格新区刚刚建立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被联盟召集过来了,剩下的就是一些顽固村落,也不能不管他们,毕竟他们和联盟的冒险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比如说像萨绮丽这样的,要是放这些村落不管,让怪物屠村,想必堕落联盟会很高兴吧,因为能招收大量成员了。

    萨绮丽的诉说,就是暗黑大陆一角,联盟一角时不时发生的真实写照。

    “抱歉,没能保护好大家。”就在大家暗暗叹息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是阿卡拉她们,完成了工作赶来一起凑个热闹了,没想到却恰巧听到了萨绮丽的遭遇。

    “不,这不能怪你,阿卡拉,你已经尽力了,只是……只是那片土地,对我们来说也同样重要,大家不愿意离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在大家的目光被阿卡拉一行人吸引住的时候,萨绮丽飞快的擦了擦眼角,强颜笑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也难咎其责,还有,我想你一定也受了很多委屈吧。”阿卡拉坚持己见的摇着头,脸上的皱纹皱的更深了。

    “委屈?阿卡拉,这是怎么回事?”拉斐尔一时还没想通,不禁问道。

    “为什么,明明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一点用都没有,为什么没有保护大家,这可是生你养你的家啊,你去当了光荣的冒险者,享受无数的尊敬和赞美,却没有为这个家,为这个村子做一点一丁的贡献,大家都死了你才回来,当初真是白生养你了,这样的目光,应该没有少遭遇到吧。”

    在阿卡拉了然于胸的目光注视下,萨绮丽仿佛被剥下最后一层掩饰般,渐渐低下了头,双拳紧握。

    “人啊,总是有那么一些自私,尤其是当自己遭受到灾难的时候,更是会蒙蔽理智,变得偏激,只能看眼前的事情,并且喜欢推卸责任,把过错和愤恨都发泄到能找到借口发泄的对象身上,萨绮丽的实力越强,她的家族就越是愤愤难平,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这样也……太过分了,对绮丽阿姨太不公平了。”

    “亲爱的吴,这就是人啊,就算是我,也不敢说自己没有从未产生过私心,从未迁怒于人。”阿卡拉轻叹说着,下一刻,泛白的目光却闪过轻易见不到的冷色。

    “人犯了错不要紧,怕就怕不懂得反省,一直错下去,那些人或许从未想过,若不是因为他们家,他们的村子里出了一个萨绮丽,联盟根本就不会派驻那么多士兵去保护,甚至可以说……以这个村庄的规模和距离,根本就不会派遣士兵过去。这个村子,或许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怪物攻占了!”……(未完待续……)

    ps:治疗懒癌得去哪啊,求推荐。

    啊,顺便无责任帮群友推荐一本书:/book/3612914.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