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 双子公主的审判
    ***************************************************************************************************

    半个多小时过后,我才脱离苦海,在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拥簇保护下离开案发现场,阿露卡琪负责断后,搞的跟在机场中被热情粉丝围住苦苦脱身的大明星似的,让人不明觉厉。

    有点低估这群熊孩子的威力了,不,倒不如说,有点低估自己的奶爸光环威力了,似乎为了报被冷落许久的一箭之仇,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奶爸光环瞬间爆炸,偏偏这几个教室的学员大多都是十岁上下的低龄熊孩子,于是乎,场面就以人看不懂的方式暴走了,就连始作俑者阿露卡琪都万万没有想到,本来只是想小小的报复一下害自己失恋的凡长老,没想到小小报复变成了小报复,嗯。

    “对不起对不起,长老大人,是我欠缺考虑了,造成这样的结果都是我的错。”

    见我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躺在椅子上浑身呈苍白颜色,仿佛刚被确诊不治之症的病人,阿露卡琪连连道歉。

    她不知道什么奶爸不奶爸光环,只是在怪责自己一时冲动,没有考虑周祥便这么做了,想想也是,凡长老可是大陆英雄,联盟救世主,还有诸多其他不得了的身份,细数整个暗黑大陆现存的大人物,他的地位和名声都绝对能排在前五。

    崇拜英雄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好像是打开闸门。放出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奶狗,围绕着一头凶猛威严的巨龙在打转,仗着自己是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老师,自己和凡长老有过几面之缘,关系较熟,无意中便忽略了他的高贵身份。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当然,凡长老和蔼可亲,并不会让人感受到高高在上的压迫感的一面——不,这样想是不对的,是在给自己的过错开脱!

    见阿露卡琪陷入自责,本来我该安慰她几句,“不要紧的,我没事的”这样,可是不知为何胸口一阵做闷。仿佛在不知何时何地,我又躺枪了。

    “阿露卡琪老师,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是因为今天太忙了吗?从一早上开始就见你四处奔波,可以的话,请让我们给你分担一些吧。”

    我正想开口,双子公主却抢了个先,指了指阿露卡琪怀抱着的许多文件。目露关心的关切问道。

    脸色不大好?不对吧,她是在为刚才的事情而自责吧?我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不,怎么会呢,今天才刚开始忙碌而已,要是现在就忙坏了,那可糟糕了,啊。糟糕,现在的确不是悠闲说话的时候,得将这些名单赶紧送过去,否则的话……”

    被双子公主一指,阿露卡琪终于发现了躺在自己怀里的文件。急急忙忙的说道,已经耽误了半个多小时,但愿那边不要出乱子才好,不好了不好了,再不赶紧送过去的话就真的要乱了。

    “阿露卡琪,你赶紧去忙吧,浪费了你那么多宝贵时间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不不不,怎么会呢,是我的不对才是,对不起,我真的得走了,之后再回来向长老大人您道歉。”

    大概是真的很急,一直表现着从容不迫的阿露卡琪,一边向我鞠躬道歉,一边向门外退去,然后一个气势十足的转身,提起脚步,带着滚滚尘埃的飞奔而去。

    “快去吧,小心点。”我招了招手,笑着目送阿露卡琪的身影离开,真是难为她了,穿着牧师袍这般跑。

    回过头,我又气又好笑的看着双子公主:“你们啊。”

    “才不是爸爸想的那样,我们可不是故意要赶走阿露卡琪老师,是真的怕她忘记了急事才提醒她的哦。”艾柯露无辜的眨眨眼,解释道。

    “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不打自招了。”我捏了捏这小可爱的鼻子,笑道。

    “都说了瞒不过爸爸的,艾柯露你也真是的。”西露丝在一旁冲妹妹没好气的皱着秀眉。

    什么时候说了?你们又在爸爸面前玩心灵感应对吧?

    对于双子公主心心相印,甚至是身身相印的能力,我也无可奈何,这就跟我和维拉丝她们建立灵魂联接之后获得的短距离灵魂沟通一样,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交流。

    因为这种灵魂交流有碍于家庭和谐,所以在家里是禁止使用的,有什么话要么憋在心里,要么就好好说出来,再不济,你用说悄悄话的形式,至少得让别人看到你说话了,否则将来女孩们和我说话,一个个都用灵魂交流,那家里的气氛可能会变得很诡异,我可不想做什么资讯统合思念体。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情况不同,她们身为双胞胎是天然的灵魂感应,或许在有的时候,并非刻意的交流,一个念头从这个人身上迸发出来,立刻就会被另外一个人感觉到,这种情况是怎么也禁止不了的,这就是这对双子公主的可怕之处,至少在打麻将的时候是这样,她们不是故意作弊,但她们已经在作弊了。

    “好了好了,爸爸不怪你们,阿露卡琪也的确是有急事,你们提醒的很好。”

    我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责怪宝贝女儿们,有维拉丝这种完美女性作为模范,她们平时是很善良温柔的,只是遇到和我有关的事情时,会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比如说这一次竟然悄然暗示一手教导她们成为牧师的尊敬老师阿露卡琪——倪邹凯!

    “爸爸为什么会忽然来这里?”性格内敛害羞的西露丝,红扑扑着脸蛋问道:“莫非我们上课的样子,都被爸爸看到了?”

    “嗯,看到了。”我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呜呜~~~”西露丝发出一声可爱悲鸣,神似维拉丝的羞怯性格。让她捂着通红发烫的脸蛋,害羞极了的低下头。

    “西露丝担心什么,应该担心的人不是我才对吗?让爸爸看到那样的艾柯露。”性格活泼的艾柯露也变得无精打采,宛若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小孩子般。

    “怎么了,为什么要害羞和失落呢,你们表现的很好啊?”我奇怪问道。不懂双子公主为何会露出这样的反应。

    “因为……因为和平时的我们不一样,不是吗?”西露丝还在害羞,说话的人自然是活泼胆大的艾柯露。

    “是很不一样,爸爸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的一面,说实话很惊讶,也很高兴。”我摸了摸双子公主的头,由衷欣慰。

    “我们怕爸爸不喜欢。”西露丝也抬起了头,和艾柯露一起异口同声的说道,看来这就是她们的真正心声了。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不喜欢呢?”

    “爸爸不是更喜欢温柔一点的。更有女人味一点的女孩子吗?成熟干练的女性爸爸好像不怎么喜欢。”

    “咦,咦咦?到底是谁说的?”我诧异了,我是年下控吗?

    “没有谁说,我们自己猜的。”公主殿下们齐齐摇头。

    “其他人不说,就拿你们的阿尔托莉雅妈妈说吧,她可是成熟干练的代表了,难道我不喜欢她吗?”

    “当然喜欢。”

    “那不就对了吗?”

    “可是阿尔托莉雅妈妈偶尔也会有很可爱的一面啊。”

    “而且,爸爸虽说很喜欢阿尔托莉雅妈妈。但是她的气场太强大了,所以你们很少有亲近的机会。不是吗?”

    我:“……”

    竟然连这种事情都发现了?的确,因为阿尔托莉雅性格太过正经严肃,虽说我们两个之间也不能说缺少情调吧,但在正常的情况下,总是很难像对其他女孩一样和她亲昵。

    我说你们两个呀,到底观察我观察的有多仔细。这已经是跟踪狂的级别了吧,竟然连我和阿尔托莉雅相较于其他女孩较少有亲昵举动这种十分**的事情都知道。

    “刚才或许我们的表达方式出现了错误,爸爸并不是不喜欢成熟干练的女性,只是更容易受到气氛影响,而没有办法和对方亲昵。这种事情,我们可不喜欢,西露丝(艾柯露)想和爸爸一直很亲昵。”

    “这就是你们不想让我发现你们这一面的理由?”我有些啼笑皆非,我的小公主们呀,是不是想太多了?或许到了这个年纪的少女都喜欢胡思乱想吧?

    “嗯。”两人神色认真的同时点头。

    “难道说,你们平时和我撒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刻意压抑冷静成熟的一面?”

    “并没有刻意压抑,西露丝(艾柯露)是真心实意的想向爸爸撒娇。”

    “这不就对了吗?”双子公主的奇怪想法,差点连我也被绕进去了,摇了摇头,我用力握住她们的小手,合在一起。

    “你们想太多了,无论你们是小孩子,或者说已经变成成熟的大人,都是爸爸的宝贝女儿,不用刻意的表现什么,也不用去压抑自己,那样反而会让爸爸心疼和伤心,知道吗?”

    “知道了。”双子公主一如既往的异口同声应道。

    “也就是说,继续向爸爸撒娇也没关系,对吧。”话锋一转,艾柯露这调皮的小公主就抱了上来,亲昵的用脑袋蹭着我。

    “啊,艾柯露好狡猾,我也好。”西露丝不甘示弱的抱住另外一只胳膊,又变成了日常的左右开弓撒娇模式。

    “真拿你们没办法,至少回到家再撒娇怎么样?要是让学生们看到你们现在的模样,老师的形象可就要破灭了。”

    “安心安心。”艾柯露抬起头,冲我明媚一笑,就连害羞的西露丝也不慌不忙。

    “为了应付爆发的学员数量,训练营紧急扩张了,爸爸一路上也该看到了吧,所以现在有很多空房子,这个房间现在算是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私人休息室哦,不过等以后学员和老师多了。应该会有其他人一起分享吧,现在暂时是我们的……对,秘密基地,嗯。”

    “还秘密基地呢,当老师可不是在玩小孩子过家家。”

    我半是无奈半是溺爱的在艾柯露娇嫩脸蛋上轻轻一刮,小公主立刻抓住我的手指头。像抓住真凶一样,先是可爱的张牙舞爪,要对这根手指头绳之以法,张开小嘴作势欲狠狠咬一口,可是真的进了那柔软温湿的小嘴,却变成了轻轻含住。

    喂喂喂!!!

    看到妹妹的表现,西露丝一脸羡慕,她可没办法像妹妹那么大胆,不过幸好。身为双子的她们身身相印,对方有什么感觉,她也能清晰感受得到。

    面对艾柯露的举动,我坐立不安,又怕强硬的抗拒会伤到她的心,只好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

    “话说回来,刚才可真是危险啊,没想到大家……嗯。大家那么的热情,我还以为脱不了身了。”

    “就是。太过分了,那些学员!”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刺激到了艾柯露,她终于松开了我的可怜手指,忿忿的抬起小拳头附和。

    “不……她们是你们的学生对吧,也没有必要生气。”我又蒙了,女孩的心思十八变。现在是真不懂双子公主心里在想什么。

    “就算是学生也不行。”艾柯露就像是站在高台上义愤填膺的演说家似的,夸张的挥动着小拳头。

    “至少在这里,在我们的地盘里,爸爸是我和西露丝的,谁也不许和我们争!”

    西露丝。你到是制止一下你的妹妹呀。

    眼看艾柯露表现的如同以前被卡洁儿抢走了我的怀抱一般,我连忙向西露丝打眼色示意,让她制止暴走的艾柯露。

    没想到这个眼色是白打了,因为西露丝也露出了赞同表情,只不过性格内敛的她没有像艾柯露那样用强而有力的语言和肢体动作表达心声罢了,那对着妹妹嗯嗯点头附和的模样已经暴露了一切。

    连自己学生的醋都吃,我又开始有点担心双子公主到底能不能胜任老师的工作了。

    “再怎么说,她们也是小孩子。”没办法,我只好亲自出马,告诉双子公主,不要和小孩子计较,你们已经是大人了。

    “正因为是小孩子才危险。”没想到艾柯露应了我这么一句,西露丝仿佛脖子拧了发条般,继续赞同的点头。

    “为什么?”我感觉我幼小的心灵被伤害到了,好像在女儿们的心目中,我这个父亲已经变成了不得了的人物,或者更直接的说——是变态。

    “因为爸爸有前科。”

    “有什么前科?”

    “卡洁儿!”提起自己的死对头,西露丝也忍不住和艾柯露一起共同出声讨伐。

    “拜托了,为什么你们会提起卡洁儿,爸爸我真的不明白。”我快跪了,这都已经误会成什么样子了?在她们眼中我这个爸爸还有节操吗?

    “那么放下卡洁儿不说,莎拉姐姐呢。”

    我:“……”

    绝对是一箭穿心的名字,让我无言以对。

    哦,是么,原来是这样,平时为了安慰莎拉而大吼出来,半个法师公会都能听到的“我其实是个萝莉控啊”的宣言,已经深入双子公主的内心了吗?

    但是,我觉得我必须还要挣扎抢救一下,不能让双子公主误会越深。

    “你们也知道莎拉的心病,我那不是为了安慰她吗?当然,我的确是很喜欢你们的莎拉姐姐,但不是因为那个而喜欢。”

    “呼哼哼,真是这样吗?爸爸,我们当然不是说爸爸因为莎拉姐姐那样的属性才喜欢上莎拉姐姐,但是真的没有一点这样的因素在内吗?”

    双子公主如同星辰一般闪烁的乌黑眼眸,轻轻眯起,明明还一左一右的抱着我的胳膊,在我怀里撒娇,但是我却忽然感觉她们越来越远,越来越高,最后变成了坐在高台之上的法官,而我,变成了身在囚笼的犯人,在接受她们的审判。

    以萝莉控的罪名!

    “这……这……你们看……小狗小猫什么的……在很小的时候更加可爱对吧,这是人之常情,这是没办法的事实,我并不是因为年龄小才喜欢,只是觉得年龄小更可爱一些……对,我喜欢的不是年龄,只不过是那份可爱罢了!”

    越说下去,我觉得这种说法越靠得住脚,于是越发理直气壮,最后高举拳头,目光坚定,仿佛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不,不是的,那只是一扇我经常进进出出,却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的大门而已,哼。

    “爸爸,你……”西露丝和艾柯露震惊的看着我,半晌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难道说……刚才那番话……不是萝莉控的变相发言?”

    “不不不,你们绝对是误会了。”

    “我到是觉得我们一点都没误会。”乖巧温柔的双子公主,在这件事上却显得异常执着,非要弄个明白不可,因为这涉及到她们将来的计划攻略。

    “说起来,小布可也是。”

    “在精灵族的时候,爸爸可是异常的疼爱小布可呢。”

    “小布可来到营地之后,爸爸似乎去训练营探望小布可的次数,比来这儿看我们的次数还要多。”

    “难道说长大后的我们,已经不符合爸爸的审美观,不能再得到爸爸的宠爱了?”

    “西露丝!”

    “艾柯露!”

    双子公主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之中,两只小手隔着我的怀抱紧握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是冰冷雨夜下两只互相依偎在一起取暖的湿漉漉的可怜幼猫。

    “你们真的给我够了哦,再说下去爸爸就要生气了。”

    眼看小公主们越说越离谱,我这次没有心软,用满是胡渣的下巴在她们光洁的额头上轻轻磕了一下,将沉浸在悲惨想象之中的公主殿下们拉回现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