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 阿露卡琪的小小报复
    ***************************************************************************************************

    早在我突破领域境界的那年……是哪一年来着,算了,细节不必在意,在那时候,阿卡拉就已经开始逐渐的公开牧师职业的存在了,这么多年过去,牧师职业已经基本为世人所知,不再是一个联盟秘密。

    至于为什么我身边还是难得见到牧师职业,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虽然牧师职业正式公开了,但也就这两年才渐渐出现在冒险者的队伍当中,数量也不是很多,高级牧师的数量更是少得可怜,像西露丝和艾柯露这样的只有几年历练经验,等级才四十多级的牧师,就已经能够成为训练营的导师了,可想而知牧师资源还是很紧张的。

    没办法,和已经发展了上万年的联盟七大职业不同,牧师职业差点被地狱势力给抹杀了,也就近些年来才重新冒头,并且为了隐瞒对牧师职业十分敏感的地狱势力,以及抱着些许不想让天使知道的想法,最终只能秘密训练,无法扩大规模。

    缺乏培养牧师的丰富经验,(以前)无法大规模的培养,以及牧师自身成长的困难,让这个职业受到了很大限制,就算现在联盟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支持力度发展牧师职业,没有个数百上千年,牧师也很难像其他七大职业一样繁荣。

    不过,牧师的重要性显而易见,一方面在对付地狱势力的时候有着天然的克制优势。但我觉得牧师现在最大的用处,还是体现在发展人口方面。

    说到这一点,就不得不拿出药师和牧师比较,这两者并非是互相竞争,而是优势互补的关系,并不是说有了一个。就可以抛弃另外一个,药师的优势在于可以治疗很多牧师无法治疗的重疾,就比如说莱娜的病,牧师就毫无办法。

    但是对付一些简单的小病,特别是物理性的创伤,比如说治疗外伤内伤骨折肿痛,牧师的优势甩了药师十条街,简单一个治疗术,方便快捷。虽说治疗术是以激发生命潜力为代价,会对人的寿命造成损害,但假如是你肚子被开膛了,或者是第三条腿断了,谁还管得了这些?

    在如今的暗黑大陆环境下,因为这些小病以及物理性创伤而死亡的平民,基数比例远远大于患了重病的人,所以牧师的存在。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很难说这几年联盟人口的迅速增长。和牧师的出现一点关系都没有。

    人口增长,必定带动冒险者的数量增加,如果能一直这样良性循环下去,或许联盟的崛起真的不是梦想。

    好吧,解释了那么多,其实我只想说一句话。我家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太伟大太厉害了,将来必定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牧师训练营还是在原来的位置,并没有挪动,只是因为完全公开的关系,遮掩法阵被移除了。现在任何一个人只要获得允许,都可以进入训练营中一看究竟。

    比起其他七大职业,牧师职业明显更受平民欢迎,毕竟你亚马逊野蛮人等等战斗职业,为了保护大家在外面和地狱势力战斗,大家看不到,而谁受了伤,牧师一个治疗术下去立刻活蹦乱跳,却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人们更喜欢、更在乎、更相信眼睛能看得到的东西。

    我来到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稍显混乱的景象,想要来牧师训练营报名测试的人,比其他职业多了两倍不止。

    好不容易挤进训练营里,环顾一眼,我又迷茫了,如今的牧师训练营比当初我知道的那个扩大了足足三倍不止,熟悉的景色变得陌生,让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双子公主好。

    还好,在这种时候遇到了老熟人,阿露卡琪牧师,如今她已经是牧师训练营的负责人之一,非要具体表述她的职位,大概就相当于是教导主任,年级主任,或者是副校长,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长老大人。”行色匆匆,显得十分忙碌的阿露卡琪,好歹是看到了我这个可怜虫,停下了脚步,转向这边行礼道。

    “西露丝和艾柯露在哪?”我也不和她废话,直奔主题问道。

    “她们的话,是在那边,顺着这条路……”阿露卡琪想都不想,便转过身指向一片木制的建筑群,显示她对新训练营的熟悉,但说着说着,她忽然停下来。

    “怎么了?”我有点疑惑,好像还没有说完吧,虽然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该在哪个岔路口转弯。

    “不,没什么,长老大人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找西露丝和艾柯露,光是指路的话未免太怠慢您了,还是由我来亲自带路吧。”

    阿露卡琪温柔的笑了笑,那不掺丝毫杂质的笑容,就宛如圣母一般让人感到温暖,卡洛斯师兄啊,你真的是错过了一个好女孩。

    只是,为什么我会莫名的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被小看了呢?

    “其实我并不怎么忙,到是你看起来挺忙的。”

    “不碍事,忙是因为最近加入训练营的新人数量有些出乎意料,一时间处理不过来,阿卡拉大长老已经开始调派在外历练的牧师回来,过几天情况就会好转,而且,这应该算是幸福的忙碌吧,看到牧师队伍一天一天的壮大,大家都很开心。”

    阿露卡琪一边带路,一边毫不掩饰她内心的喜悦,这样对我说道。

    “难怪,连西露丝和艾柯露都用上了。”

    “长老大人您……难道说不愿意?”看了我一眼,阿露卡琪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们的成绩能够得到大家承认,成为牧师学员的老师,我当然很高兴,只是感觉时间过的太快了。而且西露丝和艾柯露从接受训练到现在,也就十年多一些,我有些担心她们会不会压力过大。”

    “长老大人的心情我能理解。”阿露卡琪稍微有些紧张的神色,完全舒展开来,绽放为笑容。

    “父母眼中的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或许就是这样。”我耸了耸肩。并不否认。

    “西露丝和艾柯露她们成长的很快,在我的经历中,从未见过像她们这么有天赋的牧师,还有等级方面,别的牧师花数十年才能提升到的等级,她们只花了几年,当然,我想这里面长老大人您的功劳是最大的,对吧。”

    我躲开阿露卡琪的直视目光。吹着口哨远目望天,准确的说,应该是bug小护身符的功劳最大,嗯哼。

    “或许用我的话来说明,说服力还不够,长老大人待会不妨亲自看一看,就知道西露丝和艾柯露到底能不能胜任了。”

    和阿露卡琪一路聊着,在她的带领下经过了许多地方。粗略一看,训练营果然扩大了不少。光是训练场地我就见到了好几个。

    约莫走了五分钟左右,阿露卡琪忽然停下来,指了指前面排式的木制平房,透过一个个窗户,可以清晰看到许多小的只有六七岁,大的有十**岁的孩子们。一个个聚精会神的坐在里面,朗朗的教导声音传了出来。

    阿露卡琪所指的这栋排式木屋,有五个教室,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声音夹杂在其中,我一听便听出来了。

    我笑着对阿露卡琪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悄靠近一间教室,躲在窗户旁边偷窥里面的景色。

    清一色的十岁以内的小孩,坐在教室里,而在正上方的形似教堂风格的讲台上,那个到现在还经常向我撒娇,在我眼中还是个小孩一般的小公主,此时正露出我从未见过的一面,严肃认真的面孔上,透露出七分威严,三分柔和,在我面前用来撒娇的甜美声音,到了这里,变得自信和干练,清脆中带着循循善诱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就沉浸在了她的话语之中,将一字一句,以及她的每一个表情神态,都深深印入脑海。

    老师的魅力,在此时,在我眼中的西露丝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让我都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感触,要是在原来世界,那时候读着书的自己能遇到像西露丝这样的魅力和能力并重的老师,什么211和985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怎么样,很厉害吧,就算是我第一次见到也惊呆了,难以想象我的这两个宝贝学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要不是她们的潜力惊人,我说什么也要向阿卡拉大长老请求,让她们两个留在训练营当常驻导师。”

    阿露卡琪赞叹的微笑中带着几分引以为豪,毕竟西露丝和艾柯露是她教出来的学生。

    “是吓了一跳。”我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去看看艾柯露吧。”

    “本来担心她们初来乍到,没办法立刻胜任导师的职责,所以一开始便让她们两个一起给学员上课,可是后来学员增多,忙不过来,只好将她们拆开,没想到她们还是在短短时间内就适应过来了,真是太了不起了。”

    “毕竟是我的宝贝女儿们。”我脸不红气不喘的给自己脸上pia一坨金,没想到阿露卡琪很认真的分析了一下。

    “的确,作为牧师的天赋是天生的,但是其余的能力却大多都是后天形成,西露丝和艾柯露能有现在的成绩,和长老大人您是分不开的。”

    “哈哈……啊哈哈哈,也不止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脸皮厚如我,听到阿露卡琪这句话也终于脸红了,就算双子公主的这些能力是后天形成,那也和我没多大关系,是维拉丝她们作为榜样,教导有方,我这个父亲陪女儿的时间并不多,不仅没有认真的教导过她们,反而让她们染上了奇怪的父控属性,我惭愧,我有罪,我伏法。

    来到艾柯露的教室,躲在窗户旁一看,明明和西露丝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公主,但是两人作为导师的风格,却让我感受到了比较明显的区别。

    艾柯露大概是知道自己平时的性格有些活泼调皮,并不像姐姐那样温柔内敛,看起来更显成熟,为了做好这个老师,课堂上,她的娇美面庞微板,比西露丝还要多一两分的严肃和威严,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干练一些。

    这样一看,到是有点像高露洁姐妹,黄段子侍女那笨蛋在假冒妹妹的时候,也是装的比妹妹表情还要死板严肃,极具欺骗性,当然,我家的艾柯露可比那废柴侍女优秀多了,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看完两个宝贝女儿的表现后,我的心情不知道是宽慰,还是失落,有些复杂,既为女儿们表现出来的成熟一面而开心,但作为父亲,却又极其怀念不舍她们天真可爱,对我撒娇的一面。

    忽然,阿露卡琪敲响了吊在一旁的挂铃,伴随着铛铛铛的脆响,安静的教室伴转眼间变得热闹起来。

    “阿露卡琪?”我有些慌张失措。

    “怎么了,长老大人,现在正好是下课时间,有什么不对吗?”阿露卡琪微微歪头问道。

    “不……没什么。”我张大嘴巴,一定是错觉吧,面带温柔和认真之色的阿露卡琪,刚才的眼神似乎有点……有点狡黠和不怀好意。

    看到慌慌张张的某德鲁伊,阿露卡琪心里悲伤的偷笑着——卡洛斯大人终于和妻子团圆了,看到他获得幸福,我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但是说一点失落伤心都没有,那绝对是骗人的,所以说,帮卡洛斯大人找回妻子的长老大人您,就原谅我任性一次,稍微承受一点我的怒火吧。

    这是失恋少女的复仇啊。

    我已经无暇分辨阿露卡琪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因为西露丝和艾柯露正双双的从教室里走出来,紧接着心有灵犀的将目光一起落到呆站着的我身上。

    “爸爸?”两声一模一样的惊呼同时响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是……西露丝(艾柯露)老师的父亲?等等,那岂不是等于说……就是那个……那个……

    孩子们的心思没有大人那么复杂,和在其他地方被认出身份后,立刻就遭受到无数羡慕嫉妒恨的刺人目光不同,等大家反应过来后,上百道尊敬崇拜的目光一下子集中过来。

    另外,别忘了还有奶爸光环这种设定。

    活生生的联盟英雄,大陆公认的救世主,就站在自己眼前,一瞬间,学员们的时间仿佛被定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