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五十一章 第三世界的归客
    ***************************************************************************************************

    通过地狱世界的传送,直接回到了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世界之石大殿,我发现自己并不能急匆匆的赶回去见维拉丝她们。

    因为得等人,我能扔下埃里雅吗?我能扔下第一次去到第三世界,便对我无微不至照顾的萨绮丽她们吗?时隔数十年,她们第一次回来,现在该换成我带她们游第一世界了,至于蕾娜,无视之,总感觉对她太照顾的话她的尾巴会翘起来,这样不好。

    于是,我首次贪心不足的发现,现在的地狱传送阵效率实在太低了,的确该尽快改良,一次只能传送一个,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传送cd时间,我等啊等,先是等到了埃里雅,大家知道可爱的小人鱼公主会寂寞,会犯困,所以将她第二个给我送过来了,实在感激不尽。

    有埃里雅在身边陪伴,时间过的总算是不寂寞,可是别忘记了我们的人鱼公主是个小睡神,等着等着,她实在等不了了,只好百般歉意的拿出鱼缸,跳进去睡觉觉了,结果变成了我一个人抱着鱼缸在傻等。

    这副姿态,被第三个传送过来的蕾娜嘲笑了个饱,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她非得和我作对?虽说其实我莫名的也很想和她作对,要是她出了糗,我同样会毫不客气的开嘲讽模式。

    在我和蕾娜虎视眈眈,互相揣摩着恶意想要戏弄对方的时候。第四个人来了,不出所料是爱娃儿,有她在,世界之石大殿的气氛总算不那么险恶,不过这抖m百合天使公主面对本体的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好脸色给,叫蕾娜的那只恶龙少女,似乎也对爱娃儿有不小意见。

    理解,我理解,天使和巨龙虽然都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按道理来说关系应该和亲兄弟姐妹一般亲密融洽,但事实上它们的关系并不好,或许是因为巨龙觉得这位兄弟姐妹实在太能折腾了吧,先是搞内部分裂。出现了一群堕天使,也就是恶魔不说,双方还打起来,弄出一个末日之战,害自己躺枪,你说能不生气吗?换我我也要和这种兄弟姐妹闹分家,离的远远才好。

    在这诡异的气氛下,终于。第五到传送光芒出现,是拉斐尔。有这喧哗的百族公主在,气氛总算是缓和下来,估计拉斐尔也猜测到了我们的气氛不可能会好,害怕我们吵起来,才急急忙忙赶过来打圆场吧,真是辛苦她了。明明是近乡情怯的第一次回归,还没来得及宣泄自己的感情,就得安慰我们这群闹别扭的熊孩子——在她眼里或许就是这样。

    紧接着才是萨绮丽她们,比拉斐尔时隔更久的一一回归。

    “小弟,别等我们了。你和拉斐尔先回去吧,我们这还要不少时间。”见我坚持等人,萨绮丽推攘着我和拉斐尔,道。

    她们一共三个小队,足有十五人,这一等就要等将近十五个小时了,我是第一个回来,等于是在这等上将近一整天的时间。

    “这怎么行呢,这次该换我来招待你们了,绮丽阿姨,你们该不会是嫌弃我了吧。”我笑着,拒绝了萨绮丽的好意。

    “怎么会呢,有好酒,有好肉,我老图绝对是宾至如归。”图拉科夫大咧咧笑道,结果被萨绮丽狠狠瞪了一眼:“吃,就知道吃!”

    “我这次回来,也是奉了两位妻子大人的托付,去看一眼她们的家人。”沙希克一如既往的叼着红玫瑰,骚包的不行,不过他的深情却是异样的缅怀,和萨绮丽她们一样,看来除了见娘家以外,他应该还有不少自己的事情要做。

    话说,这家伙不说我还又忘记了,他也是在第三世界娶了两个美娇妻的伪后宫男,再加上幸福圆满的卡洛斯师兄,还有都已经成了我的岳父的拉尔,怎么样,那些妄图指责我——跟凡长老走在一起的男人注定打光棍的谣言,该不攻自破了吧?

    “对对对,大家一起来,当然要一起回了。”拉斐尔适时的附和,让我和萨绮丽都是大吃一惊。

    不对劲呀这百族公主,有那么好心会留下来等我们?

    不,等等,说不定她这也是近乡情怯,不知道回去以后该怎么面对大家,想找个借口多赖一阵是一阵而已,噗噗噗,没想到我们能说会道,七窍玲珑的百族公主殿下,也有那么纯真的一面。

    “你们笑什么,尤其是你,小小吴!”拉斐尔生气的提着我的耳朵,用力一扭。

    “唉唉?!明明绮丽阿姨也一起笑了,为什么只欺负我一个,你这是欺软怕硬。”我大声抗议。

    “你这不是废话吗?有软的不欺去捏硬的,这种人脑子才不正常吧!”

    我:“……”

    她说的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话说回来,怎么也没见个人来迎接啊,尤其是拉斐尔大人你,可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哦,就算是阿卡拉奶奶,也该亲自过来一趟吧。”其实还有琳娅以及爱德华家族的人,不过我怎么能抱怨我的【大】娇妻呢。

    “我没有通知任何人,今天便是看小小吴你闲下来,心血来潮就抓着你回来的,就算是阿卡拉也不可能预料到。”拉斐尔如是解释。

    “难怪……心血来潮,我真是躺枪。”

    “怎么,不乐意?”拉斐尔把眼睛一眯:“不乐意你现在可以回去,我们多等一个小时,没什么所谓。”

    “谁说的,我这可是要护送拉斐尔大人您回去啊。”我立刻道貌岸然,声音里仿佛多了一股浩然正气,好不容易回来了。我怎么舍得家里的宝贝妻子女儿们?大禹治水什么的我可学不来。

    “哎呀,其实到是拉斐尔你,真的不用等我们,貌似你在第一世界有自己的大家族吧,在联盟里可不是一个小家族呢,怎么。你这个大人物不用赶回去向家里报喜吗?”

    萨绮丽明显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在一旁调侃起来。

    “你……萨绮丽你这朵过期的大王花,我好心等你们,你竟然还拿来说事,蹭鼻子上脸了是不?”拉斐尔被点中了死穴般,气的连连跺脚。

    “我再也不是怕耽误你吗?”萨绮丽无辜的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一副很委屈的模样,演技飙的不行。

    “哼哼哼,不用你假惺惺。到是你,我也记得萨绮丽你的家……”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心眼的拉斐尔立刻展开报复,罗格营地两大魔女又开始了日常的斗嘴,让冷清的世界之石大殿热闹起来。

    嗨,有破绽,受死吧愚蠢的德鲁伊!

    在我远距离围观两大魔女表演的时候,忽然。背后蹑手蹑脚靠近的蕾奥娜,心里怒吼一声德玛西亚。袭了上来。

    这次,这次能成!

    “咿呀咿呀!(不许伤害主人哥哥)”忽然,沉睡中的埃里雅仿佛冥冥中受到某种召唤,海蓝色的深邃美丽眼眸一睁,从她那华丽的贝壳软床中苏醒过来,即可一跃而起。宛如天边升起了一抹金色的美丽晨曦般,从鱼缸里鱼跃现身。

    眨眼间,她手中的三叉戟刺了出去,卷起一股凌厉的水柱,将背后猛然袭来。措不及防的蕾奥娜击飞,并冲了个落汤鸡。

    水缸被某德鲁伊抱在怀里,他只能看到已经睡的安安稳稳的埃里雅忽然从里面跳出来,对于她越过其肩膀用水柱将蕾奥娜击飞的一幕,侧边和背后都没长眼的某德鲁伊自然没法看见。

    咦,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安安稳稳的重新落回水缸中,对我咿呀咿呀的高举小小三叉戟,露出一副捍卫了胜利果实的欢快满足表情的小人鱼公主,我一脸茫然,回过头,发现十多米外,蕾娜这只恶龙少女,正浑身湿透,人仰马翻的倒在地上,在我的莫名目光注视下,坐起来,目光死死瞪着我怀里的鱼缸,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

    咦,咦咦?!虽说巨龙和人鱼关系很紧张,但也不至于这样吧?我蒙了。

    打打闹闹中,在回到第二世界后,过了将近一天时间,人总算是到齐了,一行足足二十人,分成两批,继续坐着眼前的第二世界世界之石传送,回到了第一世界。

    看着熟悉而陌生的罗格草原天空,拉斐尔和萨绮丽等人精神都有点恍惚,似乎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回来了?

    “怎么,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家,到底是什么样了吗?我亲爱的拉斐尔。”

    忽然间,黄昏的朦胧光线下,一道驼着背,持着拐杖的苍老身影,站在那里,站在传送台对面的不起眼的小小山坡上,身影拉的老长,仿佛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许久。

    “我……你……阿卡拉……”仅仅是这一声,拉斐尔的眼眶便夺泪而出,汹涌滚滚,仿佛要将在异乡积累了数十年的泪水一口气流出来。

    “真是的,还是像以前一样任性啊,你这家伙,我可是每天都站在这里等你回来。”从黄昏的朦胧中,缓缓向前踏出几步,终于,阿卡拉那已经见惯了的苍老容颜,映入了眼中。

    “少骗人了,你这工作狂,换成【一有空就站在这里等你】我还会信一点。”一边擦着泪水,拉斐尔一边慢慢踏出脚步,越来越快,最终飞奔而去。

    “竟然被你识破了吗?真不愧是我的挚友,想让你欠我点人情还真不容易。”

    阿卡拉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任由着拉斐尔张开怀抱,将她牢牢抱住,隐约间,那布满沟壑的眼角,似乎也有泪光在晶莹闪烁。

    “阿卡拉,我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

    数十年的情谊,数十年的离别,让这句平平淡淡的招呼,变得感人至深,萨绮丽她们的眼角不由自主也跟着湿润起来了,似在感同身受。

    我也在感动和叹息,青梅竹马的童年伙伴,在分别了数十年后终于重逢,如诗如画,确实美好,只是一个已经驼背弯腰,白发苍苍,另外一个却依然青春活力,如同少女,两厢拥抱,这份景色带着残酷的美丽。

    预言师……我是不是让莱娜做了错误的选择?

    阿卡拉和拉斐尔手牵着手走了,目送她们的身影直到消失,我才久久的回过神来,看向其他人。

    “绮丽阿姨,你们呢,如果没有打算的话,不妨去我家?”

    “小弟的家我们一定回去,不过不是现在,可以吗?”或许是目睹了拉斐尔的久别重逢,素来带着大姐姐式的强气温柔的萨绮丽,此时声音也多了几分柔软脆弱。

    “当然,那……有什么事,记得一定要找我,只要和士兵说一声,或者随便找个人问一问,就能找到我了。”

    看着这群散发出浓浓伤感的归来客,我知道说什么都是枉然,只能用担忧的目光目送这些人一步一步,仿佛脚上挂着千斤的铅块一般,渐渐消失在夕阳之中,当然,也有家乡并非在营地的人,比如说图拉科夫这个大野蛮人,他们则是紧接着回过头坐传送阵离去。

    自此,从第三世界回来的十六人全部离开,哦,还有我那神出鬼没的小师妹,时不时忽然出现,时不时又忽然失踪,已经有两天没见着她的人影,所以我只能在离开的时候托大家给她留个话,如果她想回来的话,就自个坐传送阵回来吧,虽然我这呆萌的小师妹有着笨蛋属性,但也不至于笨的连传送阵都不会用。

    从发愣中清醒过来,我摇了摇头,也迈上了回家的道路,忽然间,脚步停顿下来,我僵硬的回过头,看看理所当然的尾随在身后的两人。

    爱娃儿也就罢了,在营地的时候,她一直都住在家里,虽说我很怀疑她有没有用过特地给她准备的房间里的床,据我所见,天使的睡觉方式好像是翅膀向前一拢,将自己像羽毛茧子一样整个包裹在内,并不需要用到床这种东西。

    我想吐槽的是恶龙蕾娜,你跟过来做什么?回你自己的家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