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四十六章 绝想不到的援军
    ***************************************************************************************************

    或许是因为在梦之境界中见过许多次埃里雅变大后的模样,我定力高深,最先反应过来,惊疑困惑又欢喜,不敢置信,还以为这是在梦中。

    “埃里雅,真的是你吗?”

    “咿呀,主……咳咳,哥哥,是埃里雅没错。”小人鱼那标志性的,娇甜柔软稚嫩的“咿呀咿呀”,独此一家,别无分店,让我终于认清楚了这不是在做梦。

    “可是,可是为什么你会……会来这里?”

    “来找哥哥哦。”轻提裙子,行了一礼,下一刻,埃里雅带着百花绽放般的笑容,飞扑了上来,我下意识的,熟练无比的张开怀抱,将她娇小的身子迎入怀里,摸着脑袋。

    “太好了,埃里雅,终于又见到哥哥了。”怀里的小人鱼公主,满足的蹭着我的大手,发出幸福叹息,本该是温馨重逢的画面,但我却没办法好好享受。

    无他,无论是前方还是背后,都传来了锐利的杀气。

    埃里雅带来的那群士兵,或高大威猛,不逊色于野蛮人,或娇小美丽,比之天使亦各有风情,全都目瞪口呆,然后用杀人的目光瞪着我,似乎随时都要冲上来将胆敢亵渎它们尊贵的人鱼公主的混蛋给碎尸万段了。

    至于身后的伙伴呢?被埃里雅的美丽所惊艳,见埃里雅投入我的怀抱之中,下意识也投来了锐利目光,或者如本子娜那种。充斥着“你这猴子又瞒着蒂亚在外面花心了实在不可原谅”的怒火。

    “为什么,埃里雅,我还是没有搞懂,上次你和死狗一起不辞而别,说是你的父亲让你回去,现在又忽然出现。我这边也发生了不少事情,还以为以后再也难以见到你了。”

    “怎么会呢,埃里雅,无论如何,咿呀,也不舍得和哥哥分别咿呀。”听到我的真情意切之言,埃里雅更加开心的将娇小美丽的身段,拼命地往我怀里钻,仿佛要融为一体似的。

    “不管怎么说。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也很开心。”虽然前后都承受着杀人的目光,但我也是久经战场,很快就无视了,和埃里雅亲亲热热的聊了起来,等发现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才想起正事。

    “对了,埃里雅。你还没有告诉我来这里的目的呢,并不单纯是来找我的吧。否则的话……”我目光看向那些她带过来的士兵,光是来看我,用不着带这些人来吧,或者说人鱼之王怕地狱世界不安全,给埃里雅安排了保镖?这也说得通,但我总觉得应该不止如此。

    提到正事。埃里雅那让人宛如掉入蜜罐之中的撒娇劲儿,也褪去了几分,她依依不舍的离开怀抱,退后几步,回到伙伴身边。那甜美可人的笑容,带上了几分严肃。

    就是这一两分的严肃,陡然让所有人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威严压在心头,无关实力气势,那是一种种族以及身份上的天生高贵,就宛如面对巨龙时一样。

    此时此刻,众人才从她那无人能及的美丽之中完全清醒过来,开始惊讶的暗暗揣摩眼前让人不可小视的绝美少女的身份。

    “埃里雅,代表海之主,人鱼之王,作为大陆的一份子,前来支援。”

    这番话落音,足足静了四五秒钟,然后,仿佛在水中投下了一颗巨大炸弹,在众人心里掀起滔天巨浪,乃至诸多经验丰富,见识广博的冒险者,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海之主?人鱼之王?!”

    生活在暗黑大陆上的人,哪怕是平民,对人鱼一族也并不陌生,她们以各种身份和性格,出现在诸多的小说故事之中,哪怕是一个十岁大的小孩,也能为人鱼这个种族聊上几句。

    但是,那只是在故事里面,真正见过人鱼的十万人里也没一个,无他,人鱼生活在海里,人生活在陆上,隔着一条海岸线,那就是天与地的区别,大家各自活动的范围完全不同,像是两条平行线,又何来的交集?

    也就人鱼偶尔闷得发慌,从海里走出来的时候,人们才有幸窥视她们的真面目,让人潜入深海之中去找她们,那是找死,哪怕是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也没办法潜入深海寻找她们的踪迹。现在,这个只生活在故事之中的童话种族,竟然活生生的站在面前,竟然还说是来支援教廷山的,你说大家能不震惊吗?

    当然,在家里见过埃里雅的吾王塔莫娅她们,却是已经免疫,而且随着埃里雅的到来,还带着一大批手下,她们也和我一样,隐隐猜测到了要发生什么事,并没有表现的太过震惊。

    “埃里雅,你确定吗?这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人鱼之王大人的意思?”我皱了皱眉头,忽然感觉事态好像有点不受控制的在发展了。

    呸呸,说的好像有哪一次事态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似的,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有点暴走的意思了,不但天使族来凑一脚,连生活在海里的人鱼一族,闲看花开花落,从未关涉过陆地的她们竟然也冒出头来了,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大决战的前凑吗?

    “父……是人鱼之王的意思,埃里雅,咿呀,也十分想这么做,支援哥哥,为哥哥而战咿呀。”

    小人鱼下意识的高举右手,似乎想举起什么东西,动作做到中途,却吐了吐小舌头,把手缩了回去,这个萌卖的,简直老少男女通杀,都被埃里雅萌毙了,她身后的伙伴们。甚至都被萌哭了,一脸欣慰的擦着泪水,似在说,看,这就是我们骄傲的公主殿下,萌的不要不要。你们能有幸看到,就算将来十辈子下地狱,也该觉得幸福了。

    和埃里雅再熟悉不过的我却看出来了,她是想高举她平时不离手的三叉戟,只是她没有拿出来,毕竟黄金三叉戟是一种人鱼王族身份的象征,而从埃里雅的言行之中,很容易能看出来,她并不想暴露自己的人鱼公主的高贵身份。

    所以。不单是不离手的黄金三叉戟没有拿出来,连象征着她王族身份的那双纯金色眼眸,也被染成海蓝色,和她的发色一样,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亲切。

    顺便一说,爱娃儿的天使公主身份也隐瞒的很好,只不过和埃里雅不同。她的公主身份只是大家普遍心中承认,并非官方认定。天使族是长老议会制,并不存在什么王不王的,当然,要是米迦勒有女儿,那铁定是公主……不,就算说是皇女也没问题。

    大家都想偷偷的进村。打枪滴不要呢,到底想干什么,这些人,我心里不爽的嘀咕着,虽然早就有作为棋子的觉悟。但是现在各方老大好像在拿教廷山当棋盘,这就让我有点富鱿凯了,不要太过分了你们,摆布我也就算了,现在还盯上了我的老巢,到底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真的?埃里雅,你没有骗我?”虽然埃里雅说的真诚,但我还是希望这是我的错觉,虽说能得到人鱼一族的助力,确实很不错,但是我却不想让更多的种族掺和进来,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化。

    “无礼之徒,你竟敢怀疑埃里雅……埃里雅队长的话?这是天大冒犯!”跟在埃里雅身后的一名壮汉,终于忍不住咆哮,张嘴就是一股原汁原味的海风海味,喷的我脸都湿了。

    “无妨,鲨人队长,我和哥哥可是……可是像亲人一样,哥哥的话就是我的话,以后不得对哥哥无礼。”

    我还没说话,埃里雅就发话了,虽然声音也是柔柔的,但却带着浓浓的威严,甚至是一丝不满喝斥,让我更清晰的意识到她的人鱼公主身份。

    “是,埃里雅……队长,属下失礼了!”鲨人队长连忙低下头,诚惶诚恐,喂,我说,表现的太明显了,你这样做,埃里雅的身份很容易被人怀疑哦。

    “哥哥咿呀。”转眼间,埃里雅又扑了上来,将我搂住,在我耳边轻声细语。

    “抱歉哦,哥哥,人家是想让父亲派更强大一点,数量更多一点的战士过来,但父亲说不合适,所以才派了这么点,实力哥哥大概也看不上眼,不过这些海族战士都是年轻一辈的优秀之才,潜力很大,只要给他们一点时间,肯定能派上用场。”

    小小可爱的人鱼公主,轻咬着我的耳朵,柔声的,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我已经很知足了,替我感谢你的父亲。”轻拍埃里雅的后背,在她脑袋上摸了摸,我笑着应道,抬头打量了那些将我和埃里雅的亲昵举动看在眼里,差点把下巴吓掉的海族战士几眼。

    埃里雅真是谦虚了,这些海族战士可都是有领域境界,尤其是刚才那位鲨人队长,已经快接近世界之力境界了。

    顺便一说,埃里雅和她的父母,可是有神秘的疑似脑电波远程通讯能力,可以随时拨打国际免费电话和老爸老妈说晚安,我就经常会见到埃里雅双手合十做出一副祈祷的模样在和她父母联系,每当这时我总是生恐埃里雅会说些让人误会的关于我的话题,然后身为女儿控的人鱼之王一个愤怒,把手中的三叉戟狠狠一扔,来个洲际导弹,跨越数千里将我串成骨肉相连。

    就是不知道埃里雅现在来到地狱世界,这个能力还在不在,毕竟相隔的不仅仅是距离了。

    人鱼一族的到来,着实吓掉了不少人的眼球,哪怕是昨天来的那些天使,都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人鱼一族可是暗黑大陆的最古老最强大的种族之一,其种族地位,也就只在天使恶魔巨龙之下了,这样的势力贸然插上一脚,天使的小心肝也得颤上几颤,偏偏对方还有理有据让人信服,我也是大陆的一员,加入大陆联盟。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反倒是你们天使并不属于大陆一员。

    曾经,人鱼一族是暗黑【大陆】的一员这句话,是个全大陆一半人都知道的笑话,其意思相当于是大海是属于陆地的。

    我也没办法一下子和大家解释清楚,还是先安顿好埃里雅她们再说吧。援军原来越多本该是好事,但为什么我却有股蛋蛋的忧伤呢?

    回头数了一数,埃里雅这次带来的人,包括她在内也恰好是二十个,仿佛和天使约定好了似的,队长自然是埃里雅,不过依我看,真正做主的应该还是刚才吼我的那名鲨人队长,以及一名姿态优雅轻灵的海族女性。埃里雅是叫她海贝队长,浓郁的水之灵气环绕,仿佛是身上披着的霓裳缎带,一看就知道是个水系法爷无误。

    至于埃里雅嘛……都忘记了吗?她可是家里排在小幽灵之后的第二睡神,一天少说睡个十八二十个小时,哪有功夫管理她的战士。

    扔下眼球掉了一地的围观群众,我领着海族战士们惯例的先绕了教廷山一圈,在安排住所的时候遇到了难题。

    总不能在教廷山里挖个湖泊给她们住吧。虽说的确是打算在未来的教廷山内部,在村庄模式的设计下增加一个小湖。或许那时候可以安排这些海族在那里落脚,但那是几个月以后教廷山改造落成的事情了,在这之前呢?

    “没关系,埃里雅早有准备。”面对我的困惑,埃里雅甜美笑道。

    “哥哥只要安排一个房间给大家就好了,嗯~~~最好是密封一点的房间。”

    “密封的房间?那到是有。”我有些困惑。不过埃里雅这样的小小要求,却绝对可以满足,教廷山内部一共八层,并不是八层全都要改造,我特地留在最上面一层以及最底下一层。其中最底下一层包括中枢大厅,那是万万不能改造的。

    埃里雅只让我提供房间,我想了想,就在最上层找了几间,怀着巨大的好奇心在一旁观看,只见那些海族战士不慌不忙的进入里面,左右看了几眼,将大部分的家具移走,又添加了一些私人物品,然后拿出一颗乒乓球大小的水珠,这颗水珠在我眼定定的注视下飞快膨胀,化作漫天的海水,将整个房间填满,却似被束缚着了般,一丝都没有流出敞开的房门,形成了一个人工海水房间,让我忍不住鼓掌。

    哦哦哦,人鱼一族的黑科技太厉害了,当然最厉害的还是埃里雅的鱼缸。

    秉承着战士的良好传统,四人一个房间,十九名战士只不过占用了五个房间,其实还有大把的,一个人一个房间都绰绰有余,不过对方说不需要,我也没办法强求。

    “埃里雅,你呢?”眼看海族战士们都安顿好了,我看向我的小小人鱼公主,问道。

    “埃里雅,当然是和以前一样,要和哥哥一起住。”

    一直腻在怀里的小人鱼,说了句让那些海族战士们忍不住纷纷亮出九环大刀的话,杀机四伏,我这小心肝啊,差点直接从菊花里漏出来了。

    埃里雅,告诉我,你平时都是怎么和你的父母聊起我的,我能活到现在难道说是一个奇迹?

    不过,埃里雅接下来的动作似乎帮我解了围,眼看周围都是熟人,包括知道她身份的阿尔托莉雅她们,小人鱼也就不再隐瞒身份,金光一闪变回了只有手臂大小的迷你人鱼形态,那金色的人鱼尾巴,调皮的在我的手臂上轻轻厮磨。

    “咿呀,咿呀咿呀咿呀(果然还是这样被主人哥哥抱着最舒服)~~~”

    变回本体(?)的埃里雅,也完全用回了她的咿呀语,就连其他的海族战士也听不懂,所以这一声压抑已久的主人哥哥,那是叫的一个荡气回肠,让我听了浑身酥软。

    用这副模样和我撒娇片刻,小人鱼拿出她的鱼缸,一跃而入,在里面打了几个转后钻出水面,趴在边缘向我张开小手撒娇。

    “真拿你没办法。”我抱起鱼缸,于是埃里雅湿滑柔软的脸蛋再次蹭上了我。

    塔莫娅她们到是看习惯了这一幕,只有那些海族战士,看到她们的公主殿下如此肆意的暴露身份,而且在身份暴露后,竟然还和眼前的人类如此亲密,她们的眼球和下巴再次掉落在地。

    节奏不对啊,海之主,请聆听您的子民的困扰,眼前这位莫非就是未来的人鱼亲王?

    总而言之,埃里雅做了这样一个貌似不经意的小小举动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她和我一起住了,我是早就习惯了家里摆着鱼缸,不见了反而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怪寂寞的,所以完全没有抗拒和埃里雅住在一起,只是这个说法嘛,有待商榷,不要让人误会了才好。

    就这样,人鱼一族的援军也在教廷山安顿了下来,我开始头疼,到底该怎么安排她们好了,将天使和海族战士扔到一起,让她们组队自个玩耍去?貌似是个不错的偷懒安排。

    然后,在人鱼一族到来的第二天,俨然化身成为报信喽啰的沙希克,再次踉踉跄跄的冲进来,脸色已经变得白里透青。

    “又……又有援军到了。”前来报信的山妖喽啰……哦不,是沙希克,浑身打着颤,不由分说的将我拎起就冲了出去。

    这家伙,又受到了什么样的冲击?变得比昨天还要失态。

    等来到广场,看到几头宛如小山一样庞大高傲的身影,我顿时就不淡定了,差点比沙希克还要失态的双膝一软,给跪。

    我一定是眼花了,是谁的恶作剧,把巨龙的雕像弄到广场上吓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