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四十二章 我是哈迪玛斯他叔!
    ***************************************************************************************************

    想了想,我有点不大确认的试探问道:“你是……哈迪玛斯?”

    对方点了点头,我正得意洋洋,以为自己的记忆力还可以抢救一下,却对方酷酷的补充了一句。

    “准确的说,我是哈迪玛斯他叔。”

    我:“……”

    也……也是呢,当年和我对战的时候,哈迪玛斯虽然达到了五阶,也就是四十八级以上,但是并没有迈入伪领域的门槛,想来他就是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在这十多年内一下子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又不是我这样的,被上帝从时空管理局的马桶里抽到暗黑大陆的一枚奇葩。

    最重要的是,狼人寿命不短,怎么想哈迪玛斯也不可能在十多年的时间面孔就变得那么……那么沧桑,还白了头,原来是哈迪马斯他叔,咳咳,难怪那么像了,难怪……咳咳!

    见小狐狸在一旁抿嘴偷笑,笑的肩膀都嗦嗦颤抖起来,我瞪了过去,你这无情无义骚狐狸,早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还我出丑!

    “我叫玛力玛斯,吴凡阁下叫我玛力即可,此次奉狼人王之命,作为我一族负责人前来教廷山,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狼人族没有怕死的。”

    冷酷似乎是狼人族的专长,除了假笑王子这个另类,我见到的多数狼人男性都喜欢板着脸。说好听点是酷毙,说难听点是僵尸脸。

    所以,眼前这位哈达玛斯他叔,玛力玛斯,也板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说出让我差点将茶水喷出去的话。

    玛力……你怎么不干脆叫超级玛力或者玛力奥?

    “狼人族的勇猛果然非同凡响。”我还能说什么。擦擦冷汗,恭维一句呗,现在忽然怀念假笑王子的好了,他应该是狼人族里最好打交道的吧?果然不愧是狼人王子。

    “哈迪马斯,他也来了,作为这次支援部队的一员。”顿了顿,玛力玛斯又补充了一句。

    “哦,他到底还是来了,也就是说。哈迪马斯也达到了领域境界?”

    我喜不自禁,虽然并没有和哈迪马斯打过多少交道,主要是这货在历练方式上是个自虐狂人,喜欢躲到环境极其残酷的地方,比如大雪山深处,比如火焰之河深处,进行非人的磨练,一去至少就是一年。想见都难,但毕竟和他战斗过两次。说不上是朋友,但至少认识,勉强混个熟人关系。

    十年多一点的时间,他从一个不到伪领域境界的五阶狂狼战士,竟然突破到了领域境界,这份天赋。这份努力,实在是非常难得,大师兄和二师兄当年的提升速度也没那么快吧?

    不过,其实对于有天赋的人来说,前期到伪领域反而是要花最长时间去折腾的阶段。因为天赋再怎么高也要受到等级限制,像大师兄二师兄,莎尔娜姐姐这些堪比塔拉夏的天才,都要乖乖花上漫长的时间去升级,我这个人称上帝私生子的人形作弊器,也在突破世界之力境界的时候,被六十级大关卡上一卡。

    等突破到伪领域境界之后,天赋高低的差距就立刻凸显出来了,有些人一辈子停留在这个境界,有些人厚积薄发,有些人突飞猛进,有些人一泻千里……总之就是考校你和上帝的血缘有多亲的时候到了。

    大师兄和二师兄很不幸,在前期阶段花的时间太长了,大师兄是要分心寻找安洁丽尔的线索,情有可原,至于二师兄西雅图克,则是因为钻牛角尖了,不好好埋头历练升级经常跑去和人干架,两人还加入了堕落联盟这样的奇怪组织,简直不务正业,要是他们能像莎尔娜姐姐这样心无旁焉的磨练自己,估计能提早个十年进入世界之力境界,也就是说当年的比武大会,他们就以领域强者的身份出战,我只有被他们吊打的份,一切都是3510啊。

    哈迪马斯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前期,现在正是突飞猛进的时候,不知道他到底能走多远呢?有点期待啊。

    “去年突破的。”在我感慨万分的时候,玛力玛斯说道,他那一直板着脸,以及毫无感情的语气,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带着一分唏嘘感叹。

    “可惜,一直将吴凡阁下当做目标的他,已经被你远远的抛下了。”

    是……是吗?抱歉了哈迪玛斯,没想到你对当年的事情还念念不忘,我都早已忘记了……咳咳,我这个人记性不好,这可是公认的哦。

    说起来,玛力玛斯这么一说,我还想起,哈迪玛斯似乎也喜欢小狐狸的样子?原来还是我为数不多的情敌来着,不,不能这样说,我的情敌有不少吧?非要计较的话,大半个暗黑大陆的男人都是,谁让维拉丝她们那么受欢迎,这样也就罢了,甚至莫名其妙的成为菲妮粉丝团的劲敌,你说我冤不冤?

    想到这里,我偷偷瞄了小狐狸一眼,发现她正在百无聊赖的将她的狐狸大尾巴摆到面前,细细梳理,看到这一幕,连我都为哈迪马斯心疼了,喂喂,好歹对曾经喜欢过你的人表示一点关注啊,给个面子如何?

    “咳咳,玛力……叔叔,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教廷山就劳烦你和大家全力支持了。”这个名字,果然还是让我略感蛋疼,玛力玛斯这样的性格,又不能像马大奥大叔那样随便开玩笑。

    “图矮冬瓜,你不打算解释解释吗?”冷不防的,我将锐利的目光刺向某个抠脚矮汉身上。

    “解释?解释什么?”图矮冬瓜故作迷茫的东张西望几眼,反问。

    “解释一下,这次领队的为什么是你?说好的五长老呢?”

    矮人族除了矮人王以外,还有十大长老。人称十大斯巴达矮人战士,比起矮人王,他们才是靠谱的主,矮人族没了矮人王,屁大的事没有,要是缺了这十大长老。却分分钟拉个屎厕所都要爆炸,就是这么严重。

    “我前些天不是来过一次吗?”

    “然后呢?”

    “发现这里矿藏很丰富。”

    “所以呢?”

    “我把五长老绑了起来塞到柜子里面去了,自己带队来了。”

    我:“……”

    我算明白了,这矮人族迟早药丸。

    “等等,你塞到哪个柜子去了,万一没有被找到该怎么办?”我忽然有点担心五长老的生命安危。

    “放心吧,其他长老肯定知道,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图矮冬瓜淡定的将抠了脚的手,又伸到鼻孔里挖起来。

    “……”我说。为啥不干脆取消矮人王这种坑爹的东西,干脆成立十大长老议会制好了?改天有空和矮人族们建议一下吧。

    累了,已经不想再和这矮冬瓜说话,我将目光转向夸尔凯克。

    “夸尔凯克大叔,你呢?似乎原本说好的野蛮人领队,也不是你吧,你也该不会把原来的领队绑了塞到柜子里去吧?”

    “我才不像这树墩子。”吃饱喝足的夸尔凯克,对图矮冬瓜投去不屑目光。

    “其实我们一族这个领队嘛。也就意思意思,你也知道我们野蛮人的性格。都不怎么合适,原本是打算随便一点,让西雅图克顺便兼任一下就是了,没想到他没来。”

    “嗯,他在第三世界有任务,暂时走不开。”

    “所以说啊。本以为按照他那样的性格,肯定会第一时间来这里,我们也就没有指派其他领队了,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意外,所以就暂时由我先顶一顶。等西雅图克来了再说。”

    “明白了,那么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了然点头,哟呵,没想到二师兄也是领导了,就是不知道等他得知自己莫名成了野蛮人战士领队的时候,到底开森不开森。

    至于亚马逊一族……连个临时领队都懒得派了,铁了心赖上莎尔娜姐姐的样子,谁说亚马逊女人高傲,你看这脸皮不是也挺厚的嘛?

    剩余的熊人族哈吉塔,还有本子娜,小狐狸,以及精灵族……呃,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卡露洁,我原本以为阿尔托莉雅就算想当甩手掌柜,专心锻炼,也会让咪啪骑士来当这个领队,甚至干脆把红b给弄过来,没想到却是卡露洁。

    哦,我想起来了,最早的时候阿姆露迪娜说过,卡露洁以前似乎还当过皇家骑士团团长来着,她一直以贴身侍女的身份在我面前出现,都让我忘记了这小侍女有多厉害,多全能,到是她的姐姐有多废材,在床上有多抖m,我记得一清二楚。

    然而,等我本着公事公办的原则和她打招呼的时候,深得吾王风范的卡露洁表示也要当甩手掌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要和吾王一起行动啊。

    于是乎,卡露洁的代理人更是让我万万没想到,是阿姆露迪娜!这摸摸头骑士也来了?

    呼,这样也好,要是红b来了,和莎尔娜姐姐以及老酒鬼见面的情景,画面太美,我这样的脑洞都不敢去想象。

    本来还想召集各族的援军,开个誓师大会什么的,然后再搞个盛大的晚宴,热闹一番,让大家都熟悉起来,但是想到联盟这边,萨绮丽她们还没有赶到,我决定再等等,今天就先开了领导人碰头会吧,联盟这边的代表自然就是我这个金牌打杂长老兼无责任伪救世主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站在教廷山的船头位置,化身一枚望穿秋水的望夫石,不断瞅来瞅去,时不时抬头看向天空,或许萨绮丽她们会化作流星降临……啊呸呸,干嘛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这份急切的等待,到了下午,渐渐变成了焦虑,怎么还没有动静,明明已经在地狱山范围设下了大量的引导魔法阵,按道理来说,队伍中又没我这样的准悲剧帝,应该不会被拉低幸运值,出现意外才对啊。

    或许是还在准备吧,我压下坐世界传送回去,冲到第三世界一探究竟的冲动,继续耐心等待。

    终于,就在我耐心就要消耗完的时候,离教廷山数十公里的地方,一道瞩目的魔法信号冉冉升起,方圆百里可见。

    卧槽,来就来了,要不要闹那么大动静?

    我吓的小心肝噗通噗通乱跳,还好信号升起的地方不是中西地带的方向,否则如此强烈的信号,估计骸骨之地那头骸骨巨龙都能看到,它也跑来凑热闹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连同一直明里暗里关注着我这边的众人,一起向信号发出的方向掠去,约莫半个小时过后,我们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绮丽阿姨,这边,这边!!!”我兴冲冲的飞奔上去,给了领头的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一个大大拥抱,然后目光四处张望,终于在离队伍远远的,仿佛被隔离开来的一角,看到了小师妹的身影,立刻见色忘友,扔下大家跑上去,将萌萌的小师妹搂在怀里。

    “太好了,贝安沙,你果然来了。”

    “因为,和师兄约好了,不能说话不算数,不是吗?”似乎对我过于激动的反应有些迷惑,小师妹歪了歪头,最后还是张开一双纤细胳膊,回以同样拥抱。

    差点就把我的八根肋骨给抱断了。

    “猜猜我是谁?”忽然,贝安沙退后,紧接着我的眼睛就被一双温软的小手给蒙住了。

    这声音……难道是……

    我差点吓尿,将遮着眼的手摘下来,连忙回头一看,果然没错。

    “拉斐尔大人,你怎么也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

    “你来了,第三世界怎么办?”

    “在出现乱子之前回去不就行了?”拉斐尔一脸担心的将小手探到我额头上,表情似在说,哎呀不好,只是一会儿没见小小吴,智商又降低了不少,这样下去何时才是个低啊?

    “但是……但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为什么你会来?”我结结巴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内心的坑爹感情好。

    “为了回第一世界啊,想见见阿卡拉,想见见小琳娅,想见见……族人们。”拉斐尔露出清淡而美丽的笑容,近乎梦呓一样的迷离之语,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她此时内心的浓厚复杂感情。

    原来,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百族公主,也会近乡情怯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