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四十章 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

    说起剧毒花藤,已经通过德鲁伊的召唤融合魔法阵融合了三个技能,也就是猛毒花藤,食尸藤以及太阳藤,成功的进化成了完全体……不,是究极体才对。

    然而,花藤童靴似乎并不满足,它的胃口大的很,先是吞了两只魔王史莱姆,还虎视眈眈的想要把冈姆大魔王的尸体也给吃了,野(饭)心(量)很大,不止如此,这货似乎还想长驻教廷山,成为教廷山的人工智能之类的存在。

    话说……该不会变成舰娘吧?我可是一点都没期待过哦,真的。

    总之,将它扔了一个多月没管,怎么说也得去看一眼,表达一下我这个主人的关心才对。

    等来到那片荒芜的圆形花园,看到眼前的景色,我瞪大眼睛,双膝啪的一下就跪下去,再起不能了。

    剧……剧毒花藤啊啊啊!!

    出现在我眼前的,已经不是剧毒花藤那滋溜滋溜的青色藤(触)条(手)身体了,而是……而是一棵树!

    一颗两三米高的,似状似圣诞树一般的存在。

    终于,还是对我这个主人心灰意冷,竟然没有道别,一声不吭的就……我泪流满面,心里空空一片,没想到花藤就这么一去不返,变成了这副模样。和自己永远的天人永隔了。

    好吧,刚才的演技拿个奥斯卡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瞬间换脸,若无其事的拍拍膝盖站起来,我心里呼唤着剧毒花藤,得到了回应。

    剧毒花藤没死,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形态而已。它已经舍弃了作为一条花藤的高贵和自尊,变成了一颗充满喜庆感的圣诞树,也就说,从此以后它没办法再移动,随我一起出征制敌了。

    说的好像这货跟过我南征北战似的,你自己说说看,因为贪嘴都睡了几年了?!

    也罢,既然是剧毒花藤自己的选择,我就默默的祝福好了。

    想了想。心里还是有点惋惜,毕竟苏醒过来之后的剧毒花藤,已经有了将近世界之力级别的战斗力,等它彻底消化掉两只魔王剧毒史莱姆后,肯定能够成功的晋升到世界之力境界,再次将小雪甩到后面,当之无愧是我第一个召唤出来的召唤宠物。

    最后,还有一只冈姆大魔王的尸体供它日夜吸收。或许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消化完,但是你不能否认。剧毒花藤的潜力,和它的饭量息息相关,只要有吃的,它的成长就停不下来,说不定将来弄具地狱七巨头的尸体让它吞下去,就能突破到极限之境。甚至超越之境也说不定。

    现在,剧毒花藤竟然放弃了花藤大魔王这条充满光明和未来的道路,选择和教廷山结合,做一颗默默无闻的圣诞树,说它有野心。还真是高估了它,我想这货只是吸取上次囫囵吞枣导致沉睡数年的教训,单纯地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当个安静的美花藤,花个十年八年把冈姆大魔王慢慢消化掉。

    说白了,单纯的吃货思维而已,为什么自己身边尽是一些吃货呢?莫非时隔十多年,我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吃货光环,专门吸引吃货,甚至将周围的人变成吃货?

    挠了挠头,面对着眼前这颗小小的圣诞树,我良久无语,都说德鲁伊是植物之友,但我想任何一个德鲁伊过来,都要对眼前的这颗圣诞树行无言的注目礼。

    算了,干站在这里也没用。

    剧毒花藤和教廷山还处于融合阶段,并没有完全化身为教廷山的人工智能,所以我现在也没办法通过它尝试一下指挥教廷山,等融合了后在说吧,现在暂时别打扰它。

    我转身刚想离开,忽然,心里一阵莫名的悸动,几乎下意识的施展出了召唤术。

    召唤橡木智者。

    橡木智者也有好久没登场了,路人甲级别的饭盒都混不上,饿的那叫一个面黄肌瘦,都饿成海星模样了。

    它到是没像剧毒花藤一样一睡就是几年,所以早早的,在我升到六十级,学会了棘灵之后,就主持了召唤融合魔法阵,让它进化成究极体的存在。

    可惜这个究极体有点水,倒不是说它彻底没用,不能给我提供多少战斗力加成,其实还是有的,但是橡木智者太脆了,根本没办法在战场上生存,尤其是cosplay熊的战场,地图炮隔一分钟出现一次,我要是像其他德鲁伊一样,不在乎橡木智者的死活,到也可以随意召唤,问题是橡木智者通过融合,已经进化到了精英等级,它要是挂了,重新召唤一个可就得从头再来了。

    说白了,自己的召唤宠物可以变异,不能像其他德鲁伊一样变成消耗品,这反而导致了橡木智者沦为酱油角色。

    现在,这个酱油角色似乎要逆袭了,正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它主动的,强烈的呼唤,才让我将它召唤出来。

    “怎么,橡木智者,有什么要求吗?”

    我将能量海星状的橡木智者捧起来,问道,还别说,暖暖的,软软的,像极了抱枕,难怪女孩们历练休息的时候喜欢抱着它,或者睡觉的时候将它枕在头底下……呃,这个有点太惨了。

    橡木智者当然不会说话,回应我的疑问,它只能在心灵之中发出强烈的意愿,让我这个主人一点一点的读懂。

    简单来说,橡木智者好像想去剧毒花藤那边,到底想做什么?抱着疑问,我将橡木智者放到已经变成圣诞树状的剧毒花藤身边,刚松手,就将它立刻升了起来。越升越高。

    卧槽,这货该不会是想飞升吧?

    是我想多了,橡木智者只是升到了五六米的空中,然后缓缓挪动,再挪动,直到位于圣诞树的正上方才停下来。

    然后。如同万众期待(?)的那般,它开始降落,这一刻,仿佛在我的脑海中响起了【xxxx,合体!】之类的经典台词,然后,橡木智者就安家在了剧毒花藤的头顶上。

    一颗圣诞树,顶上再加颗星星,这很科学。科学的让我泪流满面,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这种时候,小凡只要微笑就可以了。”不知何时,小幽灵跑了出来,拍着我的肩膀,老气横秋的安慰道。

    “哈……啊哈哈哈……”

    “我微笑个屁啊!”

    狠狠将心灵的茶几怒掀一记,我大声吼道。

    一天之间,自己就连续永久性的失去了两只召唤宠物的助力。,等于是召唤系的技能废了整整三分之二。换成哪个德鲁伊遇到这种事情也得跪。

    可不是么,德鲁伊的召唤系一共就三个支系,分别是藤系,灵系,以及狼熊系,现在一下子不见了两系。不是三分之二还能是二分之三不成?

    咦,好像还漏了什么?算了,记不起来的事情,说明并不重要。

    “加油,坚强点。你不是还有本圣女吗?”小幽灵继续使用她那不着调的安慰**。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安慰我说至少还有小雪和塔莫娅吗?”我无精打采的瞟了她一眼,生气都懒得了。

    “小雪干脆也融合了吧。”

    “千万不要啊啊啊!!”我抱头悲鸣,已经无法想象万一小雪看到这颗圣诞树,表示自己要变成圣诞老人的雪橇犬,那将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

    然后,武帝大人表示我就是圣诞老人,还缺辆(坐)车(骑),然后眼定定的望着我。

    整个画风都不对了啊导演!

    “不错不错,这不是挺好看的吗?你们啊,也终于发挥了自己的最大用处了。”

    无视我的痛苦悲鸣,小幽灵飘到花园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对于剧毒花藤和橡木智者携手变成的完全体圣诞树,非常满意。

    究极体和究极体合体明明应该是变成奥米加兽才对怎么可能会是完全体的圣诞树,这不是退化了而且一口气退化了数百万年去了么混蛋!

    还有,什么叫终于发挥了最大的用处,莫非在这小圣女眼中看来,剧毒花藤和橡木智者一直都是类似圣诞树这般的吉祥物的存在?

    我:“……”

    好像……也没办法反驳,别说它们,就连小雪它们都快成吉祥物了。

    想到这里,我就一阵心虚,对于猛毒花藤和橡木智者抛弃我这个主人的行为,原本那一丁点不满也都烟消云散了。

    算了算了,就算继续留在我身边,它们也只能打打酱油,尤其是橡木智者,连酱油钱都出不起了,身为罪魁祸首的我有什么资格说它们,或许小幽灵说的对,这的确是它们的最好归宿,至少在这教廷山的广场花园上,变成喜气洋洋的圣诞树这么一驻,还能时不时的上镜刷一下脸。

    气势一泻千里,我耷拉着肩膀,无精打采的转身离去。

    “小凡小凡,真的不用管它们了吗?小凡小凡,被召唤宠物嫌弃的感觉到底怎么样?”

    小幽灵在我身边飞来飞去,担心的样子看起来又透露出几分幸灾乐祸,我一个发火啊,就将她狠狠搂到怀里,三天没刮的下巴蹭了过去。

    直到小幽灵发出求饶的悲鸣,我才心满意足的松开她,轻吻上那双银色的,如同星辰一般闪耀的眸子,含糊问道:“乖乖回你的项链去,初代圣女给的东西,都消化完了没?”

    “没有。”

    “没有你还应的理直气壮?!”我被气乐了。

    “睡了好久忽然想醒一醒。”

    我一下惊呆,差点将怀里的小圣女扔了出去,如同见鬼了一般……呃,好像她的确就是个女鬼没错,按照原来世界说法的话。

    夭寿了,我家的第一睡神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说,你是不是贝利尔假冒的!

    “今天的苏醒,是为了明天继续放心的大睡一觉。”

    果然,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睡神圣女,我安心的松了一口气。

    “哇!总觉得小凡在想很失礼的事情。”

    “你的错觉罢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了无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我只是想问一问,教廷山的改造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还早着呢,起码要半年时间吧,现在连图纸都还没有弄出来。”

    “嗯,这种小事小凡去处理就成了,小凡也就只有这种事情才能派上一点用场,还有,图纸做出来后可要记得给本圣女过目。”

    小幽灵神气把头一点,甩手女总裁的架势十足,我瞬间就体会到了刚才法拉老头的心情。

    “是是是,教廷山的真正主人,我主爱丽丝圣女殿下哟,不中用的仆人遵从您的吩咐。”

    “就是这样,再多说一些,再多夸一夸我。”小幽灵的脸皮也不是一般厚,竟然还不满足,让我继续恭维。

    “我主爱丽丝圣女殿下,您的卑微佣人正在发出祈求。”

    “汝等凡人,所求何物?”小幽灵也进入了状态。

    “请求我主圣女,今天晚上给卑微的佣人我暖床。”

    “才……才不要呢,主人为什么要给仆人暖床,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道理。”小幽灵一愣,随即粉拳招呼过来。

    “都已经暖过多少次了现在才说这种话不是已经太迟了吗?”我哈哈笑道。

    “一点也不迟,啊呜(我咬)~~”

    瞬间,我的笑声变成哀嚎。

    糟糕,闹着闹着好像又忘记正题了,都是这只幽灵圣女的错。

    “等教廷山改造好了,你想怎么样?像你刚才说的那样,真正的大睡一觉?”我带着几分调侃的意思,笑着问道。

    岂料,小幽灵竟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样哦,这一次,打算好好的,美美的睡一觉。”

    注视着小幽灵不像在开玩笑的眼神,我的嘴巴慢慢张大,根本合不上去。

    好好的,美美的睡一觉,到底是怎么个睡法,您老千万别告诉我,别吓我,以前您从来没有又美又好的睡过一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