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法拉:队长别开枪,是我!
    ***************************************************************************************************

    “也是呢,区区人偶,就算想在身上养虫子,虫子也不会愿意,对吧,大不了就是漏个油什么的,我看看我看看,关节漏油了没?不用客气,大家相识一场,我免费用泥巴帮你堵上。”

    面对本子娜的一而再挑衅,我怎么能忍,扇着鼻子便凑上去,眉头皱起,仿佛真的闻到了机油味。

    “你才漏油,受死!”本子娜一怒,收于剑鞘的细剑再次拔出,似闪光一样向我不断刺来。

    “愚昧,愚蠢,你的招式早就已经被我看透了。”

    我扭动着腰肢,挪动着步伐,摇晃着脑袋,在那滴水不漏的无数道刺光中,似滑不溜丢的泥鳅,头上闪过接连不断的miss。

    哼,用相同的招式对付圣斗士是没用的,愚蠢的人偶娜哟。

    深吸一口气,那淡棕色的,如同琥珀一般光泽明亮的眼眸,漠无感情的注视着像泥鳅一样扭来扭去的某德鲁伊,娜娜公主做了一个决定,她将细剑收了回去。

    “的确,我也是太大意了,一直一直以来都是用细剑收拾你这只笨猴子,导致套路被看穿了,没办法,在想到新的招式之前,就用点其他手段吧。”

    这样说着的娜娜公主,一边咔嚓咔嚓的左右互相扳着指节。一边面露笑容的向我靠近。

    等……等等,空手是犯规的!

    一见情况不妙,我撒腿就跑,躲到了蒂亚身后。

    “竟然躲在女人后面,你算什么男人。”

    “一直猴子猴子的叫,只有现在才把我当男人看吗?”

    “就算是公猴。也该拿出公猴的胆量,给我站出来!”

    “给谁?母猴子?”

    “很好,我已经想到一道菜了,正好缺个材料。”本子娜变得杀气腾腾,绕着蒂亚,把我追杀了个惨。

    战斗力不行啊,这人偶公主,今个儿好像特别易怒,是那个来了吗?话说人偶也有那个吗?

    我们并没有打闹多久。因为阿尔托莉雅也来了,带着她的咪啪骑士。

    “陛下,蜜拉~~~”一见好闺蜜来了,迷糊骑士立刻抛弃我这条忠心耿耿含辛茹苦的导盲犬,奔向对面,先向吾王行礼,然后开森的和蜜拉手牵手相亲相爱中。

    “抱歉,来迟了。”见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吾王加快脚步走过来。

    “没事,还有没来的。”我冲吾王妻子罢了罢手。和她一起来到阿卡拉身边,静看着世界传送的完成。

    耳朵一抖,背后的咪啪骑士和迷糊骑士似乎在小声细语的说我,嗯哼,想说我什么坏话?

    “抱歉,尤丽叶。将你扔下那么长时间,有被殿下欺负吗?”

    “没有,殿下是个大好人呢。”

    “……”偷偷摸摸的又塞给我一张好人卡,尤丽叶亲你这样做是不行的。

    “不但把尤丽叶带回家,每天也会陪尤丽叶玩。尤丽叶,被殿下深深的宠爱着呢。”

    “……”喂喂,这样说有歧义啊,咪啪骑士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把尤丽叶当宠物那般宠爱罢了,还有,我不是威尔士人。

    “哦,是吗?还在玩夫妻过家家吗?”

    “嗯,尤丽叶想做一个合格的妻子,愿望,不会改变!”迷糊骑士小拳头一握,满是坚定,但随即,她有些失望的低下头。

    “虽然殿下愿意陪我玩,但是也有不愿意陪我玩的时候。”

    “哦?”

    “晚上,殿下说什么也不愿意陪我玩。”

    “啊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没办法,殿下也要陪家人,不可能光顾着你一个。”

    “……”哦哦哦,我对你改观了咪啪骑士,莫非腹黑的你,切开来里面竟然是粉色的?!

    “没错,尤丽叶十分理解哦,殿下,很爱很爱家人,虽然没办法说明,但是能一眼就看出来。”尤丽叶双手合十,露出幸福笑容。

    “要是,如果尤丽叶以后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妻子,也能找到像殿下这样的丈夫就好了。”

    “……”不不不,你的要求太低了,只要你想,天底下的大部分男人都愿意排着队给你更完美的幸福。

    “但是,尤丽叶还是有点好奇,晚上,殿下到底在做些什么呢?”

    “……”桀桀桀桀,当然是和女孩们做少儿不宜的事情,尤丽叶你不会知道,也不会懂的桀桀桀桀。

    “于是,尤丽叶偷偷去看了一眼。”

    “……”咦?哈?她刚才说了什么?我笑的太得意忘形好像出现幻听了,一定是我听错了对吧。

    “结果看到光着身子的殿下将一样光着身子的琳娅压在下面……”

    “噢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啊啊呜哇哇哇哇————————!!!”

    口中发着意义不明的惨叫声,我一个转身,一个飞扑,将尤丽叶扑倒在了地上,死死捂住她的小嘴。

    “哈……啊哈哈哈,尤丽叶,你在说些什么呀,一定是在做梦,做梦梦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对吧。”

    捂着尤丽叶的嘴,我压低面庞,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说道,企图强行扭曲尤丽叶的回忆。

    “嗯呜,呜呜。”尤丽叶含糊不清的点了点头,好像真的被我轻易说服了,毕竟单核单线程嘛,我松了口气,缓缓放开手。

    “原来,是在做梦啊。”尤丽叶露出茫然之色,喃喃自语道。

    “对,对对,是在做梦没错。”我拼命点头。

    “不过,真的很真实呢。”仰躺在地上。恍惚迷离的看着将她扑倒的我,尤丽叶忽然露出笑容,带着一抹少女最纯真的羞涩。

    “梦里,殿下和琳娅那样……就像现在殿下和尤丽叶一样。”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听尤丽叶冷不防的又蹦出这样一句,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连忙从她身上站起来,看一眼周围,发现除了阿卡拉和哈吉塔等少数几个以外,大家都在用微妙的眼神看着我,发现我的扫视目光,连忙若无其事的回避,好像在说,我没听到,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哦。

    “我……”我张大嘴巴。想解释点什么,却见大家一副掩耳盗铃的模样,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唯一能出来的,只有那夺眶而落的汹涌泪水。

    “殿下……请节哀顺变,尤丽叶不是有心的。”最后,还是咪啪骑士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就因为是无心的。才更加坑爹啊!

    还好,紧接而来的其他各族代表。总算将世界之石大厅里的微妙气氛打破了。

    比如说……图矮冬瓜,他一来就吵吵嚷嚷,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酒臭,站在这庄严的大厅,简直就跟一堆大型不可回收的垃圾般刺眼。

    相对的,代表狼人族的假笑王子克里斯就温雅多了。哪怕和阿卡拉她们聊天,也是细声细气。

    然后是亚马逊一族的代表,她们似乎有意让已经进入地狱世界的莎尔娜姐姐,作为这次亚马逊一族支援部队的首领,颇有点先斩后奏。赶鸭子上架的想法,只是,我怕她们的算盘打错了,我所认识的莎尔娜姐姐可不是会这么轻易妥协的女王大人。

    只不过,莎尔娜姐姐对亚马逊一族毕竟还存在一分特殊复杂的感情,扔不掉,放不下,作为亚马逊和精灵混血的她本人,似乎也更倾向于承认自己的亚马逊血统,所以说,姐姐最后会做怎么样的选择,我也不敢打包票,总而言之视情况再做定夺吧。

    很快,各族的代表都已经到齐了,眼看世界传送开通到了最关键时刻,围绕着世界之石的法师们已经在做最后冲刺,身上的宽松法师长袍,竟已被汗水打湿,而世界之石以及连同地面上的巨大世界传送魔法阵,亮起了各色光芒,众人纷纷后退,一直退到大厅的边缘位置才停下来,看着已经被一团亮光包裹住的世界之石和数十位法师,心中都捏了一把汗。

    “那啥……阿卡拉奶奶,有说过开通的成功率是多少吗?”我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一直忽略了件事情,和开通的时间相比,开通的成功率似乎更加重要。

    “这个……很大,很大,总之吴你不用担心,我们肯定是在有十足的把握情况下,才敢这样做,否则把世界之石弄坏了,那整个联盟可就要倒退一千年了。”

    阿卡拉面带微笑的宽慰着我,但常年和她打交道,我却隐约看得出来,隐藏在她淡定自如的神色之下,是正在急速膨胀的紧张,她的忧虑不会输给在场任何人,毕竟这一切都是在她的主导下进行,说没有压力,那肯定是骗人的。

    还好,以法拉老头为首的法师公会,没有辜负阿卡拉的期待,在大家紧张的就快要窒息的时候,伴随着一道环形华光扩散,整个世界之石大厅陡然明亮起来,散发着比以往更加辉煌的光芒。

    哪怕是魔法白痴,这么一看,也能立刻猜想得到应该是好消息。

    “阿卡拉大长老,幸不辱命。”在众人被大厅散发出的璀璨光辉所吸引之时,那数十名法师,浑身湿漉漉的滴着汗水,疲惫不堪的朝我们走过来。

    “辛苦你们了,大陆不会忘记你们,历史也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身为领袖的阿卡拉,当然知道这种时候什么话最能振奋人心,果然,一听到铭刻历史这样的字眼,这群原本站都难站稳的法师们,精神一振,硬生生的挤出了几分力气。

    “都是多亏了法拉会长,是因为这些年他一直坚持不懈的研究空间魔法,积累了庞大的知识和经验,才足以支持这次世界传送的开通,我们只不过是顺势从旁推上一把罢了。”

    领头的老法师笑了笑,不顾法师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深邃,炯炯发光的看着大厅中央的世界之石,那里,将永远凝聚一份属于他们的汗水。

    “这一次,是得好好表彰一下法拉的贡献。”连一向对法拉格外严厉,严格控制他的私人研究经费的阿卡拉,此时都露出了满意笑容。

    嘛,那老头一直致力于空间魔法研究这点,我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家,那顶看似只有十几个平方,实则内有乾坤的白色小帐篷,都是他的功劳,所以这时候,哪怕脑海中再怎么翻腾起这老家伙的作恶多端、节操丧尽过往,我也不得不和阿卡拉一样,真心实意的给他点个赞。

    点赞完毕,该轮到我登场了!

    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不止一个,当我向世界之石走过去的时候,好几个人不约而同的也迈出了脚步。

    大家的动作同时顿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坚定目光,简直就像是一群老鼠在抢奶酪,这一刻,正是考验人性和友谊的时候。

    “哈洛加斯的心脏是我弄回来的,教廷山也是我弄回来的,所以这个第一,我当仁不让。”我先开了口,一股子霸王气势喷薄而出,没错,你们谁有我功劳大?都没有吧,那你们也好意思和我抢?

    “蜜拉,尤丽叶,将凡按住。”

    伴随着吾王的命令,她忠心耿耿的骑士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对我这个亲王殿下,没有一丝犹豫,就将我按倒在地,不得动弹。

    “为什么?阿尔托莉雅!”被挚爱的妻子所背叛,我心碎了,拼命挣扎的同时,向吾王悲戚的大声质问道。

    “要说为什么,凡的运气一直都不是很好,怎么能让你第一个尝试呢?”吾王一脸理所当然,其余的竞争者也纷纷点头,总之,我这个功劳最大的,反倒是树大招风,被第一个流放出局了。

    “说到对魔法的理解,我想我们几个当中,我应该能排在第一位吧,所以应该我第一个尝试。”蒂亚背着小手,笑的阳光灿烂,元气无邪,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骄傲。

    “不,哈洛加斯的心脏是我们野蛮人一族的圣物,而且我的身体最结实,就算发生了什么或许也能承受得住,所以我才是第一个。”野蛮人一族的代表夸尔凯克,上前一步,展露着他孔武有力的肌肉。

    “我和熊塔存在召唤关系,万一发生了什么事,他能立刻把我召唤回来,所以说我第一个去才是最安全的。”武帝大人声音沉稳大气,那娇小纤长的美丽身段,在面对夸尔凯克这样的五米巨汉时,也丝毫不露胆怯。

    “我的实力最强,理应由我来。”吾王轻合双目,说出的一字一句重若千钧,那股王者之威强烈若同实质,让人生出无法反抗她的臣服之心。

    就在这些人你争我夺,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世界之石毫无预兆的亮起炙白光芒,里面隐约浮现一道身影。

    白光消失,从里面走出来的胡子稀疏的法拉,看了一眼气氛热烈的大厅,露出无辜眼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