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 误会,真的是误会啊!
    ***************************************************************************************************

    “呼~~~”终于要离开了,不知为何,明明没有在这里呆多长时间却感觉特别累,是昨晚没睡好的关系吗?

    我们并没有等待吾王醒过来,和她打了招呼再走,反正离开通世界传送也没几天了,到时候肯定还能见面,这次分别不会太久。

    还有黄段子侍女也是,想到这里,我心里竟有点小高兴,哪怕被魔王之名坑了一脸,但是教廷山这个据点却是实打实的好东西,不说它有什么强大的功能,从今以后,在三个世界漂泊不定的自己,终于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据点,不用再东奔西跑,想见到女孩们会变得更加容易,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兴奋不已了。

    明明没在教廷山上呆过多少天,却忽然从那儿感受到了家的感觉,你说奇怪不奇怪?

    脑海里幻想着以教廷山为家,和女孩们在那里各种各样的幸福生活,竟然停不下来,连前方冲过来一道尘埃滚滚的身影都视而不见。

    “饲主饲主,有人冲过来了。”

    “别吵。”

    “饲主饲主,有人朝你冲过来了。”

    “都说别吵了。”

    “饲主饲主,有人朝你撞过来了。”

    “再吵我就把你的尾巴绑起来吊在树上!”我怒了。你这无知**的水晶龙,连让我好好幻想一下都不给,你这是自寻死路!

    咦。水晶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不能忽视的事情。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笨蛋吴接招!”

    声音响起的同时,一枚少女娴熟的带着巨大冲势,双足一蹬,身体横着化作一颗呼啸的炮弹朝我这已经被水晶破了防的小腹直撞过来。

    “噗喔!!”

    身体弯成一个“<”型,连着迎头撞过来的少女一起,两人飞了出去,在半空划过一道华丽的抛物线。双双砸落在地,咕噜噜的打着滚,滚出十多米才停下来。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仰躺在地上,我两眼潺潺流落泪水,没有干涸的迹象。

    到底招谁惹谁,招谁惹谁了我?!

    “哼哼。终于中招了。笨蛋吴你也有今天,知道本殿下的厉害了吧。”捂着肿了一个包的脑袋,笨蛋精灵公主摇摇晃晃的从我身上站起来,一脸神气的高举右手,宣告自己的又一次胜利。

    什么叫“又”,说的好像她以前赢过我似的,不能忍!

    一跃翻身,我怒气冲冲的向贝雅扑了过去。贝雅也早戴好了铁指虎,娇喝一声。和我这个救世主战成一团,都是老套路了,相斗多年,彼此的手段大家门儿清,到是贝雅丫头,实力一天一天见涨,比我的本体似乎提升的更快的样子。

    但是,总体实力差距还是有的,在冒着被铁虎指揍了三拳,咬了两口之后,我终于制服了这只胆敢向上位猎人挑衅的小速龙。

    “咯吱咯吱咯吱~~~”我挠,我挠痒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混……混蛋……哈哈哈……笨蛋吴……哈……哈哈……有种……哈哈哈哈哈……有种放开本殿下……哈哈……哈……再……再战个痛快哈哈哈哈……”被我挠了个痛快的笨蛋精灵公主,笑喘吁吁的瞪着我,还敢继续挑衅。

    我眉头一横,想起之前被水晶撞飞的惨痛回忆,顿时新旧怒火一起涌上来,都以为我好欺负是吧,不给你们一点深刻的教训,你们还不懂得消停了。

    于是,我停下咯吱挠痒,把贝雅丫头的身体轻巧一翻,就让她乖乖的横趴在了自己大腿上,看到这个体位,水晶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双手下意识的捂住屁股,连连退后。

    正如她猜的那样,紧接着,啪啪啪啪的连绵清脆声再次响彻整个水晶之树。

    “放……放开我你这个笨蛋!变态!禽兽!放开我!不许再打了,这是命令,命令!呜呜呜~~~可恶,你给我等着瞧,连……连阿尔托姐姐也没有这样打过我,等着瞧你这个笨蛋吴!!”

    贝雅露出满脸羞红欲哭的表情,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和异性接触的酥麻,以及让她羞耻欲绝的啪啪脆响,仿佛直冲脑袋的芥末,让她大脑晕乎乎,嘴里的叫骂声,竟然渐渐如同发酵一般变得奇怪起来,非要从文字上表达的话,比如说变成娇骂声,再变成娇声……什么的。

    打着贝雅的屁股,我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件事,就是今天早上见雅兰德兰的时候,曾经想过的东西,贝雅这笨蛋公主竟然学会了处理公务?该不会是地狱恶魔附身了吧,不行,得检查一下她的小内内风格,确认她还是不是真货。

    当然,这只不过是在心里开开玩笑而已,哪怕是现在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情况,我也不会作死的去掀开她的裙子,毕竟我这个人,无节操还是有底线的,嗯嗯。

    “有破绽!”大概是想的太深入了,竟然被贝雅找到机会,那又长又细又直,光滑娇嫩的宛如稀世美玉一般,足以配得上【腿玩辈】的双腿,在半空中以不可思议的柔软和柔韧,忽然似托马斯大回旋般用力一翻,借助这股力道,她整个人从一时走神的我手中脱开。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如果她只是单纯的想脱身,一切都好说。可是这笨蛋精灵公主太贪心了,在脱身的同时,她心里怒气值爆满。在半空凌厉舞动的其中一条**,毫不犹豫的爆气开大,带着呼啸声拐弯朝我的脑袋踢了过来。

    这么临时变更动作,体现了我们的精灵公主殿下,身体惊人柔韧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让她两条腿之间分开的角度略大了一点,过膝的裙子整个翻起。如果旁边有男人在,那贝雅可就亏大了。

    幸好没有,而我。在这个位置角度肯定也是看不见的,但是也有不幸的事情发生,还是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面对贝雅的挣扎。大手还在按照之前的轨迹落下,结果嘛,被她这么一折腾,自然没可能再打到屁股,但是你要说完全落空,又不是那么回事。

    总之,指尖上是传来了柔软的难以形容,且温温的。仿佛有着一股子淡淡湿气的感觉,就似不小心陷入到了一团棉花的夹缝中。然后呢?我熟能生巧的……咳咳,不对,怎么能用这种词来形容呢?应该说是不小心,意外,事故才对。

    总之,不可避免的事故发生了,大手一落一抬间,手指上仿佛多了件什么东西在上面死死挂着,而贝雅的双腿舞动,恰似在配合我的动作般,让这件牢牢挂在自己手指上的小东西,哧溜一下,无声无息的从她两腿之间滑落剥离下来。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贝雅的爆气大招准确无误的踢在了我脑袋上,将我踢飞出去,而她,则是借助这股力道,只堪一握的柳腰一扭,在半空一个完美的鹞子翻身,双脚着陆,单手撑地,就仿佛是好莱坞的动作大片般,帅气的不要不要。

    这时候的贝雅,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以自认为帅气,实际上也是帅气的不行的落地姿势,打击敌人的同时衬托了自己高大的形象,让她喜不自禁,还想多帅个几秒,于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变,直到……

    直到一阵轻风吹过,吹起她翩翩起舞的裙子,让她感觉到下面莫名的一阵凉飕飕,这反应迟钝的笨蛋公主才慌忙站直起来,小手隔着裙子摸了摸,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不敢相信的又摸了摸,直到确认,她呆呆的,呆呆的,先是整张俏脸通红,如同水煮大虾,随即眼眶布满了羞耻泪光,两腿以最快的速度死死紧夹,双手一前一后用力将裙子压住。

    根本不用猜,她那水汪汪的,充满了羞愤的眼睛,立刻锁定住了对面人仰马翻的德鲁伊。

    疼疼疼,这丫头,还真敢用十分的力道踢过来呀。

    我下意识的在被踢的晕乎乎的脑袋上揉了揉,然后,两眼一黑,一块挂在手上的不知名柔软布料,便随着这个动作pia一下整个贴在了脸上。

    柔软的,温暖的,近乎体温的完美触感,仿佛是刚刚脱下的贴身之物,并且还带着一股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淡淡腥香……

    嗯?

    将贴在脸上的布料扯开一看,一个大大的卡通狗头,印在纯白色的只有巴掌大的三角状布料上面,映入眼中的便是如此事物。

    抬起头,贝雅那一边流落着大颗大颗泪珠,一边黑化,变得生无可恋的灰色瞳孔,正在随着她摇摇晃晃的一步一步接近的步伐,向自己逐渐逼近。

    “等……等等,贝雅,这是误会,误会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断蹬着双腿后退,挂着小内内的那只手挡在前面,拼命向她摇手,宛如一面迎风飘展的旗帜。

    这真的是误会啊!

    最终,退到角落的我,被贝雅的阴影笼罩了。

    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太恐怖了,语言已经无法表达我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总之最后似乎是口吐白沫的被水晶和尤丽叶抬着回到了罗格营地,幸好穿着斗篷,否则我这个救世主魔王的名声可就要毁于一旦了。

    因为这样,尤丽叶也顺便在家里住了下来,可绝对不是我诱拐她哦。

    第二天,自贝雅那受到的精神创伤已经痊愈,我第一件事就是抓住想要畏罪潜逃的水晶,让她乖乖站在门口,脑袋上顶着一只装满了水的水缸。

    “水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记对饲主我解释说明了?”施施然在水晶面前摆上一张太师椅,懒懒的躺在上面,我吸了口果汁,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皮,用闲聊家常的口吻问道。

    “水晶,和饲主没有什么好说的话。”

    水晶气鼓鼓着腮帮,脸用力一撇,头顶上的水缸却稳如泰山,不得不说她这门功夫已经练到家了,大概就算让她限时绕营地快跑一圈,水缸都不会溅出一滴水,看来这头蠢萌的水晶龙平时没少闯祸,被这么罚站。

    “哦,是吗?”手中一翻,一坛清神水被我拿了出来,指尖顶着坛底,耍杂技般的放到水晶面前。

    你这只吃货,现在还忍得住吗?

    水晶果然忍不住,口水哗啦啦的流,但被我作弄了那么久,她也算学精了不少,强行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然后忽然猛地一个饿虎扑食,想要将坛子抢到手。

    太天真了!

    我将坛子耍来耍去,就是不让水晶碰到,放到平时可能没办法这样调戏她,可现在她头上顶着一个大水缸,行动受阻,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水晶不敢让水缸掉下来,不是慑于我的淫威,而是维拉丝,对于一名吃货而言,谁掌管了她的胃,谁就是老大。

    最后,被我调戏的死去活来的水晶,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水晶说,水晶老实交代还不行吗?”

    “早这样做,不就不会受罪了吗?”

    “饲主才是,明明昨天被揍的那么惨,没有资格说水晶。”

    我面无表情的来到水晶身后,咯吱咯吱。

    “哈哈哈哈……水晶错了……哈哈……水晶不敢了……呜呜呜哈哈哈哈……饲主饶命……维拉丝……会……哈哈哈……水缸要是掉下来的话……哈哈……哈……维拉丝会罚水晶……哈哈哈哈……一天不许吃……呜呜……哈哈哈哈……呜呜呜~~~~”

    拼命扭动着身躯,头顶上的水缸开始摇来晃去,水晶被我挠的一边笑一边哭,也是凄惨的不行。

    所以说这只**水晶龙,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作死的本事也是越来越强了。

    最后,在我的威胁下,水晶终于不情不愿的拿出一样东西,说是她在水晶之树底下挖出来的,然后乘着我接过这玩意的时候,抱着清神水一溜烟跑了,我说,你头顶上的水缸还在呢,已经和它合体了,不用取下来也没关系吗?

    我琢磨着,以后是不是该叫她水缸龙比较合适?

    目光落到手上,这是一个火红色的头盔,造型典雅精致华丽,满满的精灵艺术风格扑面而来。

    区区一坛清神水就能换来的东西……也就徒有其表吧,我不为所动,因为天空之灵的阴影,现在我对所有的头盔……不,是对所有的装备都充满了戒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