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好人卡?
    ***************************************************************************************************

    “不是吗?吴师弟可是很会照顾女孩子,再看看尤丽叶,似乎也不讨厌被你照顾。”

    似乎终于听懂了这一句话,尤丽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半知半解的把头轻轻一点,我说你到底理解了什么?快点帮忙一起解释啊,否则我跳双子海里都洗不清了!

    “不不不,或许是这样,但只能说明我和尤丽叶比较合得来,可以成为好朋友,不能光因为这种理由就说我们两个般配。”

    “一般人的话,或许的确是这样,但是尤丽叶不同,能够和尤丽叶合得来的男性当中,据我说知也只有吴师弟你一个了。”

    “呃……”我头疼摁了摁太阳穴,安洁丽尔大嫂,你这叫乱点鸳鸯谱啊!

    “哦~~”这时候,尤丽叶似乎终于弄懂了我们在谈什么,啪一声合十,仿佛惊讶,仿佛恍然的发出惊叹。

    这单核单线程终于是转过弯来了?对对对,快点帮我解释,让安洁丽尔知道,我们两个与其做夫妻,倒不如做父女更合适。

    心里催促着尤丽叶的我,再一次华丽的忘记了,尤丽叶可是敌方第六人,专业坑我一百年。

    于是乎,做出一副了然状的尤丽叶,那紧挨着的身子,自然而然的倾斜靠过来。搂住了我的胳膊,自然的就像是那西湖边,柳堤上,清风吹拂下,莲叶笑靥中,乐滋滋的手牵上手散着步的小情侣。

    尤尤尤尤尤尤……尤丽叶亲啊啊啊!!

    意识到不妙的我。内心发出巨大悲鸣,然而这一瞬间,可耻的被那压在胳膊上的,比看起来还要硕大几分的柔软给眩晕了半秒,导致来不及阻止这一切。

    “尤丽叶,早就已经和殿下玩了夫妻的过家家游戏。”点头表示【理解】了我们对话意思的尤丽叶,如是用九分肯定,一分害羞的,让人完美陷入误会深渊的语气说道。

    “夫妻的……过家家游戏?”

    安洁丽尔愣了愣。消化这番话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目光有些刺人,既是谴责我欺骗了无知少女的身心,又在责怪我遮遮掩掩不像个男人,明明吃了还要把最一抹不承认。

    总结一句话:吴师弟,原本以为你是温和的杂食系,原来私底下真面目竟是一头肉食猛禽。我看错你了。

    “误会,误会啊。我和尤丽叶……和尤丽叶……”我比手画脚,想要解释清楚,可是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清不楚,又有一旁的无知少女尤丽叶在推波助澜,简直就是泥巴掉裆裤,洗不清了。

    “噗嗤”一声。安洁丽尔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骗你的,其实我早就从蜜拉那里知道这件事了。”

    “安洁丽尔大嫂你……”我松口气之余,不禁没好气的瞪着对方,果然没错,我现在完全确信了。安洁丽尔和咪啪骑士很有共同语言。

    呆萌的迷糊骑士,见我和安洁丽尔上演变脸似的,一个两个表情变的飞快,她又把头一歪,露出了困惑迷糊的表情,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乖乖当好吉祥物就行了,大人的事情不用理会。

    本想在尤丽叶秀丽微卷的长发上乱揉几把,当做是她坑我坑的深沉的惩罚,可是大手落到她的头上,触及她那迷糊柔软,清澈纯洁的眼神,立刻就变得无力了,只好在上面抚摸猫咪一般摸了摸,尤丽叶诶嘿嘿笑了几声,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

    “嗯,果然看来看去,你们还是很合适。”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安洁丽尔,十分十肯定的把头一点。

    “安洁丽尔大嫂,别给我添乱了,我现在可是精灵族的亲王。”

    眼看对方好像越发有意将媒婆做到底,为了避免第二个咪啪骑士出现,我只好提醒她,抢走了精灵族的女王,如今还勾引她们的十二骑士传承者,这是嫌我在精灵族的仇恨值还不够高吗?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像尤丽叶这样的优秀女孩,为了她,付出一点代价不是很划算吗?”

    “好吧,你这样说的话。”我压低身子,用鹰隼一样(自以为)的锐利目光盯着安洁丽尔,别以为我只会被动挨打,不会还手。

    “既然安洁丽尔大嫂你这样说,那改天我劝卡洛斯多找几个,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我可是一点都不介意哦。”安洁丽尔微微一笑,露出从容而富有余裕的表情,就好像是胜券在握的女诸葛般,让我哑口。

    可恶,对卡洛斯的用情专一就那么有信心吗?不过也的确是这样,你看阿露卡琪牧师那样的优秀女人,在安洁丽尔尚未回来,也就是卡洛斯内心的感情缝隙最大的时候,都被卡洛斯无情的拒之门外,黯然伤神,更何况是现在,安洁丽尔已经回来,卡洛斯的感情缝隙被完美填上,别人就更没机会了。

    “我说啊,吴师弟,就算是虚情假意也好,这样直截了当的拒绝真的好吗?”在我愣神的时候,安洁丽尔冷不防的忽然说道。

    什么意思?

    我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就感到气氛不对了,只见刚才搂着我胳膊的尤丽叶,不知何时松开了手,紧挨着的身子,也能感觉到拉开了一两分距离。

    她深深低下头,露出沮丧无助之色,就仿佛是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系……系马达!被安洁丽尔下套了!

    虽然因为单核单线程的关系,尤丽叶的理解能力很差,反应也总是慢了十拍,但某些方面,她又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敏锐,就比如说现在。或许她没办法一口气理解我和安洁丽尔这番谈话,但是敏锐的直觉却已经告诉她,我似乎正是极力的拒绝她,应该是这样没错。

    所以尤丽叶沮丧了,失落了,那双闪烁着清纯明媚的眼眸黯淡了下来。

    不……不是这样的啊尤丽叶!我没说过不要你。要抛弃你,只不过是……只不过是……

    我忽然发现,现在的情况已经没办法解释了。

    眼角余光狠狠瞪了偷笑不已的安洁丽尔一眼,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而我,明知道这是套,却不得不一头钻进去,现在满意了吧,满足了吧?!

    “这是卡洛斯让我寄给你的东西。”没好气的将包裹放到安洁丽尔面前。我将在怀里不明所以的小天使抱紧了紧,轻轻抚摸着她的柔软天使翅膀。

    “卡洁儿,以后长大了,可不要像你妈妈那么狡猾爱作弄人哦。”

    我的反击力度,也只能到这里了,不管怎么说,安洁丽尔这样做也是处于好心,我实在没办法责备她什么。

    将小天使哄睡着后。我将她交给了安洁丽尔,拉着还在沮丧中的尤丽叶告辞离去了。

    “吴师弟。尤丽叶,请慢走,还有,请务必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远远的,还能听到安洁丽尔的声音传来,让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实在难以想象,那个平素温柔成熟,贤惠安静的天使嫂子,竟然也有这样一面,这是想当媒婆想疯了吧。翻了翻白眼,我拉着尤丽叶,脚步迈的更大了。

    “尤丽叶,刚才真是抱歉……”眼角余光猫一眼,尤丽叶还是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低垂着脑袋,任由我拉扯着走。

    “兰斯特大人……没有向尤丽叶道歉的理由,是尤丽叶不好,明明兰斯特大人也很忙,却非得缠着,给您添麻烦了……一直在给您添麻烦……”

    死死低着头,尤丽叶没有生气的说完这句话,被我牵着的小手轻挣。

    “我……我还是去找蜜拉好了……不能再打扰殿下了……”

    “尤丽叶。”我下意识的抓紧尤丽叶,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定定的看了她几秒,忽然问道。

    “你真的是回蜜拉那?不能骗人。”

    “我……”尤丽叶头低的更低:“蜜拉……也在忙着,我……我四处去走走……或者……或者回家……”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细的几不可闻。

    “笨蛋吗你。”想也没想,我的手刀就落到了她额头上。

    让你一个人四处去逛逛?别以为我不知道这迷糊骑士,是个比我还要重度路……啊呸!!差点说了奇怪的话,应该说,迷糊骑士是个超级重度路痴,哪怕将她扔到家里,她大概都会迷失在各个房间之中,就这样的人,谁放心她一个去逛啊。

    至于回家,听起来是个好主意,迷糊骑士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有家可回了,而且她和咪啪骑士,和阿姆露迪娜一样,都是精灵名门贵族之后。

    问题是,我同样也听迷糊骑士说过,对自身毫无自信,甚至自卑的她,当时戚戚的和我述说着,除了作为歌姬以及十二骑士传承者以外,她一无是处,什么也帮不上忙不单止,还处处帮倒忙。

    所以,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她也什么都做不到,或者说什么都不敢做,甚至慢了好几拍的反应,以及一根脑筋的理解方式,没办法和大家好好对话,往往让对话者不知失措,却又敬畏着自己的身份,没办法将对话置之不理。

    因为这些,为了避免给大家添麻烦,她只能坐在角落里头,远离人群中心,茫然的看着大家忙碌,享受着让她觉得刺目的敬畏目光,就仿佛是动物园里,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一样。

    虽然喜欢家人,喜欢怀着善意对待自己的大家,但是……不想回家,那是沐浴在亲情之中的孤独,孤身一人,她这样说过。

    内心泛起的浓浓怜惜,瞬间击中了最柔软的地方,让我没办法扔下这样的尤丽叶不管,虽然还是没办法好好组织语言,但是……

    “尤丽叶,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说……嗯,我的意思是,将来,你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和他结婚,组成幸福的家庭,我们玩夫妻的过家家,不就是为了如此,为了你的梦想,为了将你变成一个合格的妻子,然后找到自己的幸福,不是这样吗?”

    “尤丽叶……不是很懂。”终于抬起了头,尤丽叶神色茫然而急切,就像一个找不到路的孩子,她迫切想了解我的想法,然而连这种简单的事情也没办法立刻做到。

    “用不着强行理解,用你的直觉去感受就可以了,我并不是要扔下你不管,我们一直一直都会是好朋友,如果可以的话,像你和蜜拉那样,那样的亲密朋友。”

    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尤丽叶,将她的一双小手都握了起来,我投以最诚恳的眼神,说道。

    算不算是给尤丽叶发了一张好人卡呢……算了吧,别太自以为是了,男女之间的爱情这种东西,对尤丽叶来说还太高深了,也是强行发卡。

    尤丽叶没有再低头,也没有避开我的目光,就这么手握着手,互相凝视着彼此的眼睛,好一会,她那沮丧不安的面庞终于舒展开来,雨过天晴的露出灿烂笑容。

    “虽然……没有理解殿下的意思,但是……总之……尤丽叶可以留在殿下身边……哪都不用去……不会给殿下添麻烦……不用担心被殿下赶走……对吧?”

    颤颤的说出最后两个字,尤丽叶更加努力的将脖子仰起,用湿润而渴望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我,似乎在等待生死审判的犯人。

    *********************************************************************************************************************************************************************************************************************************************************************************************************(未完待续……)

    ps:感谢nomoneyread酱的万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