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 此尤丽叶于汝有缘是也
    ***************************************************************************************************

    和雅兰德兰聊了一会教廷山的事情,见老人有些疲惫了,我便起身告辞,刚想叫水晶,却发现这头蠢萌水晶龙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水晶吗?刚才跟在阿尔托她们后面一起走了。”雅兰德兰虽然年纪大,但眼光似乎比我还要好,一见我在屋子里四处寻找水晶的踪影,于是笑着提醒道。

    “雅兰德兰奶奶你怎么不提醒我,那家伙头脑简单,万一在这精灵圣地里闹出什么事情,我可怎么向大家交代,唉,早知道就不带她来了。”

    “没事,没事,出不了问题,你就放心吧。”

    虽然雅兰德兰这样安慰我了,我也不是不相信她的话,但我不相信水晶啊,那笨蛋可是连野蛮人的圣物都敢咬一口,她还有什么不敢?给她足够的能力,她说不定连水晶之树都能拆咯。

    告别雅兰德兰后,我就急急忙忙的在水晶之树范围内四处寻找,四处打听,可是巡逻的精锐精灵骑士们,明明看上去一个个认真负责,巡逻路线严密的连只蚊子也靠近不了水晶之树,却偏偏都不知道水晶这家伙跑哪去了。

    结果,水晶我没找到,却意外的找到了两个稍微有点麻烦的家伙。

    尤丽叶亲和咪啪骑士这对好姬友,该说是偶遇呢,还是算准了恰到好处的出现在我面前,引发口中叼着面包怀里抱着旗鱼的少女在上学路上的命运拐角处和命中注定的男性相遇碰撞。旗鱼将对方刺了个串串烧而爆发的女高中生杀人事件。

    总之,我必须警惕,如果说咪啪骑士是女高中生的话,那么尤丽叶毫无疑问就是那只单纯无辜的旗鱼,不要再被对方当枪使了啊尤丽叶亲!

    “你们……想要做什么?”我下意识的急刹车,摆出防御架势。动作一气呵成。

    “殿下的举动……可是有点失礼呢,好像我们是坏人一样。”咪啪骑士露出难过表情,迷糊骑士看看她,又看看我,花了三秒钟理解后,也跟着露出难过表情。

    “兰斯特大人,莫非是昨晚的宴会没有吃饱,心情不好?”

    哪晚的宴会啊哪晚的?你脑子里的时间轴到底穿越回去了多少天?!

    “哼,兰斯特大人我很忙的。”单手扶额。我摆出一个万分头疼的表情,喜欢叫错我对吧,那我就陪你一起错。

    “亲王殿下,不疼,不疼。”温柔的迷糊软妹子,伸出小手,轻轻帮我抚平着额头上的皱纹,我说你到是又叫对了啊。就不能有点规律可循吗?!

    “亲王殿下我啊,现在心情很不好。”

    “心情不好?”尤丽叶萌萌哒把头一歪。思考片刻,双手轻轻合十,露出治愈的柔软笑容,全身上下仿佛都在闪闪发光,这自带背景的少女也是让人醉了。

    “蜜拉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多吃一点。兰斯特大人也这么认为吗?”

    “……”尤丽叶亲……你,是故意的,是故意的对吧?!还有吃饱肚子就能让心情好起来到底是哪来的原始人理论,这个世界上哪可能有那么单纯的烦恼!

    不知为何,明明才聊了几句。我却已经有点累了,算了,脱身要紧,现在不是和两人闲聊的时候。

    “多亏了尤丽叶,我心情好多了,那就这样吧,下次见。”

    “啪嗒。”

    我:“……”

    毫无疑问,这“啪嗒”一声,代表着我的手,被尤丽叶给握住了。

    尤丽叶:“……”

    玩家尤丽叶施展“棉花糖笑容”,造成无视防御的十万吨伤害。

    玩家吴凡,选择防御。

    玩家尤丽叶施展“闪闪发亮的期盼眼神”,造成压碎性打击的百万吨伤害。

    玩家吴凡,选择狗带。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短短不到三秒钟,我就在迷糊骑士面前全面溃败,她足以为这份战绩感到自豪了,要知道我可是在莎拉双子公主等等的训(调)练(教)下,早已经变成了铁(柳)石(下)心(惠)肠的男人。

    咝~~~我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深沉的恶意侵袭而来,是错觉吗?

    “那尤丽叶就拜托你了,亲王殿下。”咪啪骑士到是一点都不客气,见我和尤丽叶牵手成功,立刻就来了招神龙摆尾,边走边回头潇洒的一摆手,随即跑的无影无踪。

    喂喂喂!!

    目送咪啪骑士远去,我半晌无语,回过头,看看尤丽叶亲,她干脆连我胳膊都抱上了,正定定的看过来,目光在半空相遇,她再次露出那棉花糖般,让人感觉到口中甜软,心中如蜜的纯洁无垢笑容。

    真是的,就知道用这招对付我。

    无奈抓了抓头,我四处看了一下,将尤丽叶从身上剥开,手也分开。

    “这里人来人往,不适宜玩过家家,你可是十二骑士传承者,要保持形象,形象知道吗?”

    “嗯。”尤丽叶亲乖巧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凑过来,但是。

    “也就是说,没有人的时候,殿下可以陪尤丽叶玩过家家,对吗?”

    她如是目光闪闪发亮的举一反三道,卧槽,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单核单线程的迷糊骑士吗?别在关键时刻忽然超频啊你,这是犯规行为!

    “这……呃,当然没问题,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没办法拒绝,我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咪啪骑士离去的方向。

    “但是。和蜜拉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我可不会傻的以为,我在迷糊骑士的心目中,地位已经超过了咪啪骑士。

    “蜜拉她,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很忙,尤丽叶帮不上。会给她添麻烦。”似乎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尤丽叶伤心的低下头,露出难过面容。

    原来如此,自己帮不上忙,所以不想打扰蜜拉对吗?真是个好孩子,但是……但是我可以理解成你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是个不务正业,无所事事的家伙,所以打扰了也没关系吗?

    心好疼。老实说吧尤丽叶亲,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

    唉,真拿她没办法。

    看着神色伤感茫然,似乎迷失了什么的迷糊骑士,我犹豫一下,还是伸出手,轻轻将她牵住。

    “牵手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挠了挠脸颊,我不好意思的撇过脸去。巡逻的精灵骑士们,应该也知道尤丽叶很迷糊。很容易迷路,所以就算见到我们两个牵手,也不会误会什么吧,所以没问题。

    “嗯。”安静的注视了几秒,尤丽叶轻轻点头,笑容特清澈动人。乍一看还真以为她已经稳定超频到四核八线程了。

    可惜啊……

    “殿下殿下,还没有轮到尤丽叶和殿下去历练吗?”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好不好。

    “兰斯特大人,昨天做的森林盛宴味道怎么样?”

    “……”不,就算你这样说,又不是只做过一次两次。到底说的是哪一次?一个月前的庆祝宴会那次?还是一年前的哪一次?

    “殿下,尤丽叶觉得,殿下和蜜拉很般配哦。”

    “你……这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我震惊的终于认不出声了,这迷糊骑士的脑洞已经突破天际。

    “因为,殿下和蜜拉都很会照顾人。”迷糊骑士软乎乎的笑道。

    好吧,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和咪啪骑士结婚,然后你开开心心的做我们两个的女儿对吧。

    不行了,头好疼,不能再让尤丽叶的脑洞开下去了,我伸手摸了摸,摸出两个已经冷掉的肉包子,我一个,尤丽叶一个,边走边吃,顺利的把她的嘴巴堵住了,我真他喵的机智。

    只不过……原本看到我和尤丽叶手牵手的路过的巡逻精灵骑士,表情尚没有什么变化,仅仅是我们手上加了几个肉包子这样的微弱不足道的道具,她们的目光却忽然变得不同了。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们呢?哦,我明白了,这就是维拉丝特制的肉包子的魅力吗?你们也想吃肉包子吗?

    终于找到答案的我,舒展了一口气,看到尤丽叶嘴角边粘了一点馅酱,于是掏出手帕,帮她擦了擦,尤丽叶则是回过头,回以迷糊糊软乎乎的笑容,然后忽然发现了什么,伸出纤细白皙的指头,在我的嘴角上也发现了一粒面屑,指尖一抹,嘴里一含,露出小孩子般的单纯笑容,这份唯美笑容之中,又似乎有着点点的温柔。

    前面又迎来了一群精灵骑士的古怪目光,我连忙捂住手中的肉包子,没有了,就算你们想吃,用这副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也真的没有了。

    结果,我之前想做什么来着?

    几个肉包子吃下去,似乎把我的脑子给塞满了,我完美的忘记了刚才在做什么。

    想了想,算了,记不起来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重要事情,往怀里一抹,嗯,大师兄的家(情)书(书)还在,是时候送去了。

    和尤丽叶一商量,她本来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我去哪,她自然也会去哪,于是我们手牵着手,愉快的去拜访安洁丽尔嫂子了。

    “这不是吴师弟吗?还有尤丽叶,真是难得,快请进吧。”

    “不算什么难得吧,一个月的时间,这都是第三次了,安洁丽尔大嫂你不要把我当蹭饭的赶走就好。”我将飞扑到怀里尽情撒娇的小天使卡洁儿抱住,在她稚嫩可爱的小脸蛋上用力【啵】了一口,笑道。

    “我是说,难得你和尤丽叶一起来。”

    “哦?尤丽叶经常来吗?”

    “嗯,和蜜拉一起,我们两个挺聊得来的。”安洁丽尔眯眼轻笑着,点头道。

    原来如此,看看安洁丽尔,又回忆起咪啪骑士的模样,的确,两人都是十足的人妻属性,性格方面不好说,但是应该也有摩擦点,能有共同话题,相谈甚欢,一点都不奇怪。

    “蜜拉最近有点忙,所以只有我们两个过来了。”我一手抱着卡洁儿,另一手下意识的重新牵上尤丽叶,带着她在沙发上坐下,一旁为我们倒茶的安洁丽尔用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抿嘴笑了起来。

    “其实我一直觉得,要是蜜拉是男的就好了,和尤丽叶简直天生一对。”

    “是吗?”我眨了眨眼,好像的确是这样,两人的性格……该怎么说呢,挺互补的,咪啪骑士的人妻属性,让她看上去母性光环十分耀眼,而尤丽叶正是需要照顾的对象。“的确,你这么一说,我也感到挺遗憾的。”

    或许是我们讨论的问题有点难度,尤丽叶看看我,又看看安洁丽尔,想知道我们到底在说什么,想表达什么,但那可怜的单核单线程完全处理不过来,眼看着大脑发热,两眼已经转起了蚊香,这时候,她终于机智了一回,果断转移注意力和趴在我怀里的卡洁儿玩闹起来。

    nice,做的好,不知为何,我竟然有种父亲看到女儿成长的欣慰感动。

    “是啊,心里还想着,要是哪一天蜜拉不在,尤丽叶该怎么办才好?”

    看到和自己的女儿玩耍的迷糊骑士,安洁丽尔的目光中,竟也激发出了丝丝母性光辉,不愧是迷糊骑士。

    “啊哈哈哈,我想总会有办法的,尤丽叶她啊,虽然平时迷迷糊糊的,但是在关键的方面却不会含糊。”

    我打了个哈哈,这也不是胡说,的确有依据,想当初尤丽叶亲对我说过的那番话,迷糊成这个样子的她,对男性并非毫无防备。

    “嗯,我想也是,不过平时迷糊的话,也会很不方便,对吧。”安洁丽尔那一双透露着高洁睿智的眼眸,不知为何定定的落在我身上,看的我有些发慌。

    “所以说,看到吴师弟和尤丽叶以后,我就放心了。”

    “等……等等,此话何解?”我一惊,狗屁不通的古文都蹦出来了。

    “这样看上去,吴师弟和尤丽叶也挺般配的,不是吗?”

    “误会,绝对是误会。”我一口盐汽水喷出,连忙摇手否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