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章 一(师)人(兄)一(药)半(丸)
    ***************************************************************************************************

    五彩蘑菇我没吃过,不过色彩鲜艳的蘑菇有毒吃不得,大概三岁小孩都知道吧,这还是五彩的,该有多毒?吃这玩意和直接亲吻安姐有什么分别吗?

    然后是风暴蘑菇,沙漠中心里的特产,曾经在拯救赫拉迪克一族中有幸品尝过,我只能用很过瘾来形容,没错,那绝对是头脑风暴,我说的是字面意义上的,脑子里刮起了风暴,就如同把脑浆脑髓脑干什么的,统统放到洗衣筒里那种感觉,吃下后会让人忍不住幸福的唱起“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

    库拉斯特森林的梦幻蘑菇,虽然我没有亲自品尝过,但请参考菲妮受难录。

    群魔堡垒的熔岩蘑菇是第一次听,但是光用听的就知道这玩意不好下口,估计会很烫嘴。哈洛加斯的雪精灵蘑菇,如你所见,怎么说呢,毒应该没有,也不至于会让人痛苦或者产生幻觉,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你让我选,我当然会选择雪精灵蘑菇啦。

    脑子里转了一圈,我觉得自己已经机智的找到了唯一一个通往ge而非柴刀好船结局的选项,于是欣然把头一点,蘑菇就蘑菇吧,我也来体验一把小师妹的妹妹。

    正想从贝安沙手中接过蘑菇袋子,挑些雪精灵蘑菇出来,贝安沙的胃很强大。我是早见识过了,我可没有这个的胃,所以抱歉了小师妹,请给我一条活路吧!

    结果,就是在我的手伸到一半时,贝安沙将蘑菇袋子合了起来。

    “师兄想吃哪种呢?”

    雪精灵啊雪精灵。我刚想张开,就见小师妹完全没有等待我的答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贝安沙,忽然想到一个好玩的游戏,和妹妹经常玩的游戏,师兄想要玩吗?”

    什么游戏?我露出警惕目光,转眼一想,贝安沙虽然很坑,但总不会坑她最喜欢的妹妹吧。所以和妹妹玩的游戏,应该也不会太坑。

    于是,缓和表情,我点了点头,玩就玩,只要能把雪精灵蘑菇哪来。

    “太好了,那么游戏开始!”贝安沙欢呼一声,随即沉下脸色。一只手探入蘑菇袋子里,宛如抓着剑柄即将拔刀。眼角闪过如同刺客的锐光,吓了我一大跳。

    “师兄,要这一把吗?”

    “什么这一把?”

    “就是贝安沙手中这一把,还是说要其他?”说着,贝安沙探入蘑菇袋子里的小手,似乎往更深处抓了一下。

    哦。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就跟抓娃娃机一样对吧,只不过机械手臂完全操纵在贝安沙手中,我只有选择要第几把抓取物的权力。

    恍然一拍手心,我真是太他喵机智了。竟然一转眼就看懂了贝安沙的迷之游戏,真不愧是我,到了这个年纪智力还在以恐怖的速度嗖嗖上涨,明明一分钟前的我是不可能猜得出来的。

    等……等等啊!!

    下一刻,我差点给贝安沙跪了。

    告诉我,小师妹,这和俄罗斯轮盘有什么区别?!

    泪眼朦胧的看着贝安沙期待万分的目光,那双乌黑眼眸仿佛能闪烁出无限繁星,充满了天真,烂漫,纯洁,以及对我的依赖和信任。

    师兄不会食言的对吧,师兄会和贝安沙玩游戏的对吧?

    拒绝不了,正如没办法拒绝迷糊骑士的过家家一样,我拒绝不了这样的贝安沙啊啊啊!!

    在心里头悲怆的仰天长啸一声,我通红着双眼,真宛如输急眼的赌徒。

    俄罗斯轮盘是吧,好,我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德鲁伊魔王大爷尘封已久的可怕第七感,愚蠢的人类,是你们逼我的,受死吧喵!

    食指轻敲太阳穴,我露出深沉目光,注视着贝安沙的一举一动,嘴唇微颤,简洁有力的说了一个字。

    “下一把。”

    “哦。”贝安沙放在蘑菇袋子里的手挪了一个位置,一抓。

    耳垂轻抖,下一刻,我猛瞪大眼,听到了,我听到了!这声音……扎实有力,并且伴随轻微的气泡破响,应该是风暴蘑菇!

    哼,想坑我,你还是太嫩了小师妹。

    “下一把。”

    这声音,滋滋作响,宛如在做油炸肉饼,应该是熔岩蘑菇,pass,下一把。

    这声音,充满怪异,宛如鬼魂哀嚎,应该是五彩蘑菇,继续pass。

    一直到第9把,我眼前一亮。

    薄如蝉翼的脆声,似乎只要再加一份力道就会支离破碎,毫无疑问,这一把就是雪精灵蘑菇无疑了!

    “就是你了,第9把!”我大喝一声,生怕贝安沙反悔一样,紧紧抓住她的手腕。

    咦,是错觉吗?好像从数字中感觉到了迷之恶意。

    “师兄真的确定要这一把?”

    “嗯。”

    “不后悔?”

    “不!”

    我眼神炯炯,宛如已经找到了生命的真正价值和意义。

    “好吧,答案公布。”贝安沙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将被我抓着手腕的手从布袋里取出,带着满满一抓的……梦幻蘑菇。

    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吾命休矣————!!!

    “不愧是师兄,梦幻蘑菇的味道可是最美味的。”顿了顿,贝安沙补充一句:“妹妹是这样说的。”

    这一刻,我很想拍着贝安沙的肩膀,用这辈子最正经认真的表情对她说。

    现在送你妹妹去戒毒所,还来得及!

    贝安沙没有注意到我惨兮兮的表情,将满满一抓烤蘑菇串起来,放到篝火上开烤。还真别说,架势是有几分,靠了一会,蘑菇的香味也出来了。

    “不错不错,这火真不错。”贝安沙不断点头,满意的地方有点奇怪。

    为什么不是满意你自己的手艺或者蘑菇的香味。而是……篝火?

    why?!

    “因为……”贝安沙犹豫了一下,斟酌着词语解释道:“妹妹那……冷,很难烤熟。”

    “哈?”我完全蒙了。

    按照小师妹这理论,东北人该吃凉拌菜,毛熊更是得吃冻薯条了是吧?

    算了,似乎有各种难以启齿的原因,我就不深究下去了,最重要的是,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受难。你们说对吧,喔哈哈哈哈哈哈!!!

    破罐子破摔的发出邪恶笑声,我拿来蘑菇袋子,有样学样的往里面一抓,是时候了,贝安沙,该轮到你玩俄罗斯轮盘了。

    滋滋~~滋滋~~

    手上好像传来类似煎烤的声音,我愣了半秒。才尖叫着将手抽出来,看着已经肿烫的跟五根红萝卜似的手指头。满地打滚叫疼。

    “熔岩蘑菇有点烫,不可以用力抓。”贝安沙看到我的样子,好心提醒一句。

    太晚了!

    可……可恶,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贝安沙,就算你是我的可爱小师妹。这次也别想师兄能轻易放过你哦,不会放弃的,来吧,俄罗斯轮盘,继续走你!

    宛如要在这神之右手中灌注自己的意念一般。我高高举起另外一只完好无损的大手,默念数声,往袋子里一抓,来吧,贝安沙,抉择吧!

    “师兄也要和贝安沙玩游戏吗?太好了,贝安沙要玩。”这笨蛋小师妹,竟然终于送上门来了,哼哼,太好了,省去了我劝(忽)说(悠)的力气。

    “下一把。”“下一把。”“下一把。”

    饶有兴致的让我抓了好几把后,贝安沙仿佛找到了感觉,眼角一闪:“就是这把了,贝安沙,要这把!”

    很好,以准悲剧帝之名起誓,接受悲剧命运的审判吧,小师妹!

    我将手中之物高高举起,因为比贝安沙的手要大许多的原因,这一把抓出来的蘑菇数量非同小可,直接就翻倍了。

    这是……这竟然是……也是梦幻蘑菇。

    什么呀,稍微有点失望,不过也罢,算是完美的以牙还牙了吧。

    “贝安沙的运气,也不错呢。”看到是一大把梦幻蘑菇,贝安沙很是满意,等等,这家伙该不会……体质强的脸梦幻蘑菇对她也无效吧?

    我隐隐有不翔的预感。

    为了避免更严重的事件,我机智的把蘑菇袋子先收好了,一切等活过眼前的梦幻蘑菇再说吧。

    眼看着贝安沙娴熟的将两串蘑菇烤好了,我不得不佩服,能做出那样的黑暗料理的贝安沙,竟然能烤出普普通通的蘑菇,这绝对是苦练了数十年……不,甚至是数百数千年才能磨练出来的能力!

    “烤好了!”贝安沙高举两串蘑菇,两根乌黑马尾也在同时笔直竖起,和蘑菇串平行,一下子就凑齐了四个天线宝宝,萌萌哒。

    “好吧,让我尝一尝你的手艺。”我的手伸向那一串比较少的,这是我的哦,这才是我的哦,贝安沙你是那串比较大的,可别混淆了哦,乖乖接受命运石之门的安排,和我一起死吧喔哈哈哈哈哈!!!

    “不对。”贝安沙摇了摇头,表示我弄错了蘑菇的正确吃法……不,准确说是师兄妹用餐的正确吃法。

    “一人一半。”用着仿佛温柔懂事的姐姐叮嘱调皮不省心的弟弟般的语气,逐字逐句的咬着对我说道,然后,贝安沙先把一串蘑菇放下,另一串扳成两半,递给我一半。

    我:“……”

    等等,这样玩俄罗斯轮盘还有个毛线意义啊?!

    再等等,这岂不是说,我要经受两次梦幻蘑菇的洗礼?!死一次都不够?!

    看着向我递来蘑菇串,笑容灿烂的贝安沙,我仿佛看到了七巨头,正面带狰狞笑容向我逼近过来。

    这次,真的药丸……(未完待续……)

    ps:保持住了二更,诸位,月票不够给力啊,最后几天了,大家再加把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