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 再斗,终极海鲜面包!
    ***************************************************************************************************

    除了大姐二姐和妹妹的事情,就是各种地方摘蘑菇的经历,在罗格草原摘五彩蘑菇,在西部王国摘暴风蘑菇,在库拉斯特森林摘梦幻蘑菇,在群魔堡垒摘熔岩蘑菇,在哈洛加斯摘雪精灵蘑菇,贝安沙,俨然已经是暗黑大陆的蘑菇专家了!

    喂我说等等,暴风蘑菇也就罢了,五彩蘑菇和梦幻蘑菇不是很危险的玩意吗?你的妹妹真不是因为吃了这些蘑菇才病弱吗?

    我无语的看着贝安沙,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家子呀,大姐不靠谱二姐常暴走妹妹重度宅,就连在眼前说着话的老三,也是个单纯可爱到极点的笨蛋,这样的家庭真的没问题吗?哪怕是放到穷苦的联盟,怎么也得给她们申请个五保户比较合适吧?

    虽然对贝安沙这四姐妹的未来充满了担忧,不过也不是没有让我感到安心的事情,那就是,从贝安沙描述的这一切来看,至少她这几年的生活过的十分纯粹,除了找不到我很寂寞以外,并没有被其他的麻烦或者痛苦的事情所困扰,每天就是照顾妹妹,摘蘑菇,喂妹妹蘑菇,照顾妹妹,摘毒蘑菇,喂妹妹毒蘑菇……

    呃,这样真的……应该安心吗?抱歉我脑子有些混乱了。

    咳咳,终于轮到我了吗?我这波澜壮阔的人生。相比你每天摘蘑菇和照顾妹妹可是要精彩多了,贝安沙,你已经做好惊讶的准备了吗?

    不过……看看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时间了,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吃了午饭。反正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和贝安沙在一起。

    至于这个地方,当然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点,也是我们的秘密据点,那处废弃的旧旅馆。

    贝安沙一马当先,仿佛急着要邀功似的,噗哒噗哒的奔跑着,一跃而起进了二楼,等我跟上去的时候,她已经在某个隐蔽的房间翻找着什么。

    “铛铛铛!!”一手抱着一个坛子。贝安沙转过头,兴奋而神气的向我展示她的战利品。

    “那是……蜂蜜?”

    “猜对了,不愧是师兄。”

    不不不,这根本不用猜吧,话说回来,我之前进来找贝安沙的时候,就隐约闻到了一股蜂蜜味道,原本以为是她在这里吃了蜂蜜残留下来的气味。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这样。

    我好奇的来到贝安沙身边,隔着她探头往房间里一看。顿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一坛坛的蜂蜜宛如积木般垒到接近屋顶那么高,然后摆满了约莫四十多平的宽敞房间。

    这到底是有多少坛啊老天?已经完全数不过来了,难怪萨绮丽说时常缺蜂蜜,原来都到了这里!

    “不止这些哦。”见我呆若木鸡,贝安沙更加起劲的炫耀她的战果。哒哒哒的小跑着打开另外一个房间,又是一整房间的蜂蜜,我说你这是要把整个第三世界的蜂蜜收罗到手上吗?

    “师兄,一起来吃贝安沙特制的美味食物吧。”

    展示了自己的战利品之后,贝安沙牵着完全呆愣的我。回到被我们当做起居室和生篝火的房间,让我坐在篝火旁边,她随后挨着我亲亲蜜蜜的一起坐下,点燃篝火。

    我这时候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又看了看做出一副多啦b梦低头翻找自己的四次元口袋姿态的贝安沙,全身的寒毛竖了起来。

    毁天灭地,比小狐狸的咸味地狱还要恐怖百倍的黑暗料理,难道说又要重现江湖了吗?

    幸运的是,贝安沙似乎没有预料到会和我相遇,身上并没有准备太多的东西,总之翻找了一阵子,她露出懊恼之色,嘀咕着准备不足呢之类的话语,然后决定了一个午餐新方案。

    “锵锵锵,因为材料不足没办法做最丰盛的午餐所以只能吃它了。”贝安沙将手中之物高高举起,依然是十足的多啦b梦派头。

    微微抬头一看,我好不容易软下来的寒毛再次竖起。

    贝安沙拿在手中的是一块面包,一块看似普通的夹心面包,只是夹心有点奇怪,竟然露出了八只脚和一对钳子,更奇怪的是,这八只脚和一对钳子还在活蹦乱跳的挥舞着,让人觉得这时候要是将面包放到地上,它绝对会自己走动起来。

    致命的海鲜面包——出现了啊啊!!

    我说,卖这种奇葩食物的面包店到现在还没有倒闭吗?暗黑大陆人你们的口味到底是有多独特?!还是说,贝安沙仅凭一人之力支撑起了这家万恶的海鲜面包店的经营?

    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总而言之要是这家海鲜面包店要是敢把它的连锁店开到教廷山来,我绝对会在滴酒不沾的情况下将它给砸了。

    “一人一半。”贝安沙依旧还记得海鲜面包的正确吃法,拿着活蹦乱跳的螃蟹面包,从中间整齐撕开,滋拉一声,那八根腿和一对钳子,就宛如熄火的汽车一样,缓缓停下动作,垂了下去。

    “来,师兄,给。”

    我接过半个面包,下意识看了一眼,内脏什么的,一大团黏糊糊的东西,滴滴答答的从断面流了下来,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

    “咔嚓,咔嚓。”身旁,将面包完全浸泡到蜂蜜坛子里后,贝安沙已经开心的大口吃起,连同沾满了面包和手的蜂蜜,以及那些从螃蟹肚子里流出来的奇怪东西,坚硬的螃蟹壳、螃蟹爪,三两口嚼一嚼,就吞咽了下去,

    看看眼前生起的篝火。我做了一个艰难决定,贝安沙的心意不能拒绝,但是请容我将面包泡一泡蜂蜜,然后再放到火上烤一烤,至少比较容易入口。

    我真他喵的机智。

    “下一个!”半个螃蟹面包肯定不够填饱肚子,贝安沙以再接再厉的气势。在我猛烈一颤的注视下,拿出第二个面包。

    脸盆大的夹心面包啊!!

    “为……为什么会那么大?”我僵硬的问道,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没办法,因为夹心很大的说。”贝安沙骄傲的微仰下巴,好像在说,原来还有师兄不知道的事情。

    “不,夹心的大小应该可以随意……调……整……”说着说着,我就沉默了。

    从面包的夹层中,缓缓探出一根滑溜溜的章鱼粘液触手。朝我勾了勾,似在招呼,你们来啊,来吃我啊,乘着新鲜生猛才好吃。

    从触手大小看,这应该是一只成年章鱼,哦,难怪了。难怪面包要做的脸盆那么大,是为了将这只章鱼整个夹住啊。我懂了,我理解了哈哈哈——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混蛋!!

    “嘶啦”一声,章鱼也没逃过被贝安沙撕成两半的命运,因为太大没办法塞到蜂蜜坛子里浸泡,贝安沙就将整一坛蜂蜜倒在面包上面,想了想。又多倒了一坛,多么豪迈的吃法啊,我吴日天服了。

    紧接着是,一决胜负的海龟面包!

    我:“……”

    看着一个刚刚下出来的新鲜热乎海龟蛋,从圆桌大小的面包的夹层中滑出来。摔了一地蛋黄,我陷入久久沉默。

    抱歉,贝安沙,我已经饱了,真的已经饱了。

    “其实……”贝安沙大口大口的吃着蜂蜜海龟面包,还不忘开口炫耀她的海鲜大餐。

    “其实还有鲸……鲸鱼……哈姆哈姆(吞嚼声)的终极挑战……哈姆哈姆,那个实在是有点……哈姆哈姆……太大了……哈姆哈姆……”

    决定了,明天就让士兵去把那家奇怪的海鲜店给封了,以浪费食物和欺骗无知少女的罪名!

    ……

    令人幸福欲哭的午饭过后,贝安沙有些意犹未尽,舔了舔尚残留着蜂蜜味的手指,目光看向捂着肚子,脸色发青,身体摇摇欲坠的萌萌哒师兄,她忽然含起来手指头。

    “肉包子,好想吃。”

    “嗯?”我回过头,正对着贝安沙眼巴巴看过来的眼神。

    是吗?想吃肉包子吗?

    “这里应该有卖吧。”温柔摸着她的头,我问道,你都会买蜂蜜,买海鲜面包,别告诉我不会买肉包子。

    “有是有。”贝安沙困惑的点点头,又摇了摇:“但是,味道不对,和师兄给我吃的不一样,贝安沙喜欢师兄给我的肉包子。”

    原来如此,维拉丝的手艺当然是不用说,肯定比买的好吃十倍百倍,我欣慰的是,贝安沙的喜好虽然奇葩,但总归还是有一点正常味觉。

    “没问题,大概下午,最迟晚上,就有原汁原味的肉包子吃了。”

    “师兄万岁!”两根乌黑马尾高速旋转着,化身吃货的贝安沙兴奋扑了过来,继续对我使用蹭脸招数。

    “好了好了,再蹭,脸皮子都要给你蹭掉了。”贝安沙的热情实在让我这个师兄又高兴,又是害羞,好不容易和她分开,她又贴了上来,跨坐在我的两条腿上,摆出面对面拥抱的姿势,埋首在怀,只不过是换了个目标,小小的,甜美的脸蛋在我怀里继续蹭着。

    “对了,贝安沙,最近流传的神秘暗金商人,应该就是你吧。”我忽然想起这件事,于是随口问道。

    “神秘暗金商人?”怀里的贝安沙透露出困惑语气。

    “就是最近出现过几次的,蒙着大斗篷,专卖暗金和绿装的商人。”

    “师兄说的是这个呀,没错,是贝安沙。”小师妹语气淡然的点了点头,表示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隐瞒和夸耀的事情…………(未完待续……)